平時總推薦我喜歡玩的桌遊,各種安利多了,今天突然想反著來一把,說說我不喜歡玩的桌遊類型,注意是類型,絕對一竿子打翻一船人!

另外還是那句話,我不愛玩的不等於誰都不愛玩,更不等於這個遊戲不夠好,這和挑食一個道理。正這篇文是我寫的所以只能寫“我不愛玩的”了,而你,歡迎在留言中分享你不愛玩的是什麼~

【第一類】合作遊戲

我不愛玩的天字第一號基本可以交給合作遊戲,為什麼不愛玩呢,現在有人非要追問我為什麼的時候,我一般都把原因交給星座之類這些玄學答案,比如我是天蠍座,天蠍座愛玩合作遊戲?這話我敢說你敢信麼?不科學嘛~

當然,今天咱們寫的是一篇正經文章,所以我還是打算說點正經的理由。

我玩的第一個合作類遊戲叫《瘟疫危機》現在已經是盡人皆知了,但是當年我剛玩這個遊戲的時候還是在天津的一個週末桌遊推廣活動上,那會我剛入坑,沒見過幾個遊戲,更不知道遊戲還分什麼這個類型那個類型的,稀裡糊塗就在某次活動上被拉進了那天新遊戲體驗局,就是《瘟疫危機》,但是感覺很不爽。因為其中有兩個人是玩過兩次的,除了承擔規則解析之外(後來發現有不少村了~),這兩個人一直在遊戲過程裡起到主導遊戲的作用,我的意思是幾乎完全替我們的行動做主,而且兩個人都很較真,經常隨時覆盤推演剛才的行動到底怎麼決定是對的……

作為當時的萌新,自然也不好干涉大佬們,畢竟人家在義務給你帶遊戲。但是那個體驗真的超級差,我們其他幾個人全局遊離在遊戲之外,更有人無聊到半路換人,兩位大佬還在樂此不疲地探討、爭執和覆盤……如果說是否有某次玩新遊戲是讓我強忍著玩下來的話,這次《瘟疫危機》應該算是初體驗了。

這次糟糕的體驗之後,我又陸續接觸了一些合作類遊戲,但給我的感覺都不好。總是有那麼一個人在主導遊戲,其他人淪為看客ABCD,路人甲乙丙丁。雖然後來總有遊戲號稱能夠在設計上打破這種尷尬局面,但就我個人來說,當我聽說某個遊戲是合作類型的時候,我已經先在心裡打了一個X號。

不過我非常喜歡半合作類遊戲,印象裡接觸到的第一個半合作遊戲是《卡美洛的陰影》,發現竟然可以悄悄叛變這件事簡直爽到飛起,讓整個遊戲也變得全然不同。但《太空堡壘:卡拉狄加》這類半合作遊戲卻不在此列,為啥呢,您往下瞧。

【第二類】嘴炮遊戲/談判遊戲

我不喜歡玩嘴炮類遊戲的一個重要原因是遊戲的時間很容易無法控制,例如《權利遊戲》版圖版,當年雖然對《冰與火之歌》愛看得一塌糊塗,但每次開這個遊戲我都會頭疼,談判會無限制拉長遊戲時間,而且幾乎很難控制,那怕專門找人擔任DM。時間到的時候,還會有人說,等下我還要和XXX聊兩句,然後其他人也藉機聊兩句……就這樣又沒譜了。

另外,我的另一個不擅長之處是如何說服別人,所以在談判中總容易被帶著跑,下面第三類我不愛玩的遊戲也有這個原因。怎麼去讓別人接受我的邏輯對我來說其實挺難的,因為生活裡我信奉的就是“你懂我就懂,你不懂就算了”這樣的生活原則,體現到遊戲中的時候自然成了嘴炮談判遊戲的短板。

不過這裡要說一個例外,真的是唯一的例外,這個遊戲我曾經極度沉迷,沉迷到暑假時我們一群人在朋友的小書店裡通宵玩遊戲,凌晨十分旁邊掛小粉燈洗頭店都拉簾關門了,我們還在樂此不疲的開遊戲。這個充滿魔力的談判類經典遊戲叫《強權外交》。大概是2005年前後,我們一群朋友偶然接觸到這個遊戲,當時根本不知道這個世界上還有賣成品的,也根本買不到。所有資料都是愛好者翻譯後免費提供下載,人手一張打印的一戰前夕歐洲地圖,一張大地圖鋪在桌子上給裁判來用,然後大家就開始入戲了。

曾經我在公司的電腦桌面都是《強權外交》地圖,然後用 word文件代表海軍,excel文件代表陸軍,光明正大地在公司上班時間研究戰略,到我辭職離開公司前為止從來沒人能看出破綻,頂多部門經理會偶爾善意提醒我電腦桌面上文件太亂了……絕不推薦這個辦法給各位上班的朋友,你非要用……那我也攔不住你,不用謝了。

【第三類】身份推理遊戲

之所以我不愛玩《狼人》《阿瓦隆》這些遊戲最主要就是這個原因,它們集“嘴炮遊戲”和“身份推理遊戲”之大成於一體,對我來說簡直就是災難。

其實最主要的理由前面說過了,這裡引用一次,填充一些文字量:“我的一個不擅長之處是如何說服別人,所以在談判中總容易被帶著跑,下面第三類我不愛玩的遊戲也有這個原因。怎麼去讓別人接受我的邏輯對我來說其實挺難的,因為生活裡我信奉的就是“你懂我就懂,你不懂就算了”這樣的生活原則,體現到遊戲中的時候自然成了嘴炮談判遊戲的短板 .

而純粹的身份遊戲最重要的就是如何隱藏自己身份和推理別人身份,或者如何誤導別人以及拆解別人的誤導信息,這對我來說難如登天。什麼主公殺忠臣,亂民坑先知之類的事在我這都不叫事,習慣成自然。只可惜我縱然能說服自己坐下來來玩這類遊戲,也很難找到能跟我玩一局下來不罵街的其他一群玩家……更何況這類遊戲的玩家越來越競技向發展更是感覺我不要去給人家添亂的好。

TIP:前文提到的《太空堡壘:卡拉狄加》恰好佔了嘴炮和身份推理兩項,你要是恰好喜歡這兩項,那這個遊戲真就是你的菜。

【第四類】拍賣類遊戲

我最不愛玩的拍賣類遊戲當屬RK大師的《現代藝術》,這個超級經典定義了拍賣遊戲這個類型的佳作,恰恰是我實在玩不下去的。因為這裡又涉及到我另外一個生活弱點——對錢無感。

雖然有曾有位桌遊行業大佬信誓旦旦地指著我鼻子說我是喜歡張嘴就談錢的人,但現實是我並沒能借他吉言。多我來說,沾錢的事就讓我頭疼。恨不得最好大家都按合同幹活給錢,我好好幹活別耽誤您的事,您也別裝傻充愣不提我該得的錢,這多好呢?可惜生活總不讓人如意,總是喜歡操蛋地去逼著我們去面對那些最厭煩的事,所以到了遊戲裡我就更不喜歡這類要直截了當反覆談錢的遊戲了。

簡單歸結一下:我不識數,討厭算賬。

但必須說明的是,這個類型的遊戲我並非都不喜歡,而是拍賣機制應用比例過大或者深度太深的遊戲我容易望而卻步,前面說到的《現代藝術》就是個例子。而同樣是RK設計的《夢工廠》《太陽神RA》這些拍賣遊戲,或者是應用到拍賣機制的其他遊戲基本就毫無問題,甚至《夢工廠》還是我經常用來推新的優選遊戲,以後在推薦遊戲的文章中咱們再細聊。

【第五類】抽象遊戲

其實說到“抽象類遊戲”是可以廣義地涵蓋進很多傳統棋牌遊戲的,比如像其、圍棋、國際象棋、麻將、撲克……即使到現在,抽象遊戲也是現代桌遊不可或缺的重要組成部分。

然而對我而言,從小我就對抽象遊戲毫無興趣,象棋、國際象棋這些基本停留在規則知曉水平,麻將、撲克,這些只能湊個人手,而且過程中我大多毫無樂趣。

關於這件事我曾仔細分析過原因,最後發現我起始是一個背景&美術控,桌遊對我最大的吸引力不是遊戲性本身,而是玩遊戲能夠令人帶入到另一個在現實中無法體驗的情景中去,這在很大程度上是通過圖形和文字實現的,換句話說就是直觀的美術和需要腦洞補充的背景。但是對於抽象類遊戲來說恰恰很難做到這一點,所以很難激起我的興趣。如同面對一個冰山美人,我大多也只會遠觀而已。

但是最後還要說這些年遊戲過程中發現的兩個例外,一個是使用六角形棋子模擬昆蟲行動的《昆蟲棋》,另一個是國人原創的《詭法棋》。前者用簡單的設計卻還帶出了不同昆蟲的模擬感覺,後者則來自國產奇幻IP“塔希里亞故事集”我自己恰恰就是個塔希里亞粉。當然,這兩款遊戲的遊戲性也非常值得稱道。所以,哪怕我見到抽象遊戲就頭疼,這兩個遊戲還是要不惜餘力地推薦一下。

OK,就寫到這。如果你有什麼特別不喜歡的遊戲類型,歡迎留言交流,看看是不是比我這個玩遊戲特別挑食的天蠍座還挑食~

歡迎關注我的公眾號,名字就叫: 瞬間思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