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離中元節還有一個月,但我現在已經迫不及待想和大家分享一個極其適合過節玩的遊戲了。這是個二十多年前PS平臺上的作品,劇情開頭是這樣子的——

夜晚,某座廢棄校園中,出現了五個神祕的人影。

一年前,由於發生了不可言說的事件,你眼前的這間小學成了閒人禁止入內的廢墟。廢墟歸廢墟,這完全不能阻止富有探險精神的人們跑去大半夜作死。下面的五位主角,剛巧都是極富作死精神的人。

半夜探索廢墟的五個人是小學同學,都是這座廢校的畢業生。他們曾在學校埋下時空膠囊,膠囊裡包裹著當年祕密真心話。於是一個月黑風高的夜晚,大家相約去把小時候埋的時空膠囊挖出來。

五人組中有兩個女生。左邊是冰山美人京子,右邊是長得更可愛的環奈。

京子醬和環奈醬

另外三個男生也各有特點。時髦帥氣,但很喜歡惡作劇的男生名字叫英明。

英明君

在集合地點左等右等等不來……最後終於姍姍來遲的男生,是以前不管幹什麼都是最後一名的裕一。

裕一君

還有一個人是誰呢?那個人眼球又紅又突出,一張低多邊形的臉佈滿驚恐,這個人你肯定認識,因為他就是你自己。

遊戲中的“我”

五個人相約在夜晚的廢校集合。大家都沒有變,尤其是姍姍來遲的裕一,仍舊老樣子慢慢吞吞。似乎對自己遲到有點不好意思,裕一拿出了自帶的果汁分給大家。吃人嘴短拿人手軟,大家也沒說啥,拿著果汁,半夜什麼照明設備都沒帶,五人一起潛入了廢校。

這時候,寂靜的夜晚裡突然傳來慘叫聲,是裕一的慘叫。

京子和英明決定去尋找裕一,“我”和環奈留在原地。然而誰也想不到的不幸還是發生了……

好啦,如果故事看到這兒的您覺得被嚇到了,先向您道個歉。這段情節正是1996年發售於PS平臺的恐怖遊戲《厄 友情談疑》的主線劇情,可是接下來想聊的完全不是這個遊戲有多恐怖。

在90年代驚悚題材的全盛期,這個包含了所有時髦的恐怖元素,包括廢校、怪談、友情、背叛、霸凌、復仇,甚至怪物和生化改造等等等等,看似流行值爆炸的文字冒險遊戲,正是PS遊戲史上知名度最高的糞作之一。

《厄 友情談疑》/PlayStation/1996年發售/IDEA FACTORY

那麼到底糞在哪呢?一部糞作當然是要糞得全方位啦。

《厄 友情談疑》的製作公司IDEA FACTORY,現在靠《薄櫻鬼》、《緋色欠片》等乙女遊戲發家致富,雖然IF社出品的紙片人老公一直以美型頗受好評,但是回過頭來看這部《厄 友情談疑》,你會發現儘管本作美術設計打著怪談漫畫家日野日出志的名號,但每個角色的外觀都極為詭異,且並不是“年代久遠技術不足”這種藉口能圓過來的詭異。爆炸般充血的眼珠子,死屍般的面色,搭配低多邊形畫風塑造的變形身軀,儼然不可言說的重度精神汙染源。如果這真的是日野日出志的作品,那確實是日野比《下水道的美人魚》更黑的黑歷史了。

裕一君的臉稱得上精神汙染

只是畫風醜,這遊戲還不至於被罵到如此地步。《厄 友情談疑》的製作之粗糙可謂無所不用其極,遊戲中經常能看到同一段動畫素材,同樣的場景,同樣的圖片出現無數次,當然為了省錢這也算能理解的操作了——因為除此之外,遊戲中還有一些根本理解不了的操作。

比如在主線進行的時候畫面會突然插入保護環境的廣告,和遊戲一丁點關係都沒有的環保廣告,完全摸不著頭腦。能想象嗎?一個恐怖遊戲,玩著玩著畫面竟然出現裝著水龍頭的地球,上面飄來一行字:節約資源,人人有責。

節約資源,人人有責

《厄 友情談疑》的主線故事,講述的是好朋友兼同學五人組,半夜潛入廢校,之後發生了神祕死亡事件。但一週目只要30分鐘就能打完,而且剛剛玩兩分鐘你就已經知道凶手是誰了。

在這裡不怕給大家劇透,凶手就是長得最奇怪的裕一(雖然每個人都長得很奇怪)。就在角色出場的前幾分鐘,玩家會發現無論是人物形象還是描述的文本,都在明示裕一是凶手,自己的智商被遊戲製作者傻瓜一樣玩弄著,實在是過於傷自尊。

似李

有一說一,《厄 友情談疑》在講故事手法上還挺創新,或者說,也許製作人在最初也曾良心發現地懷著一丟丟創新的衝動。它使用了時髦的視角切換系統,每段劇情玩家都能選擇從某一個角色的視角來看,就像《冰與火之歌》裡的POV寫法一樣。

但這個視角切換系統看似酷炫,卻沒有任何意義。因為製作組太懶了,不管你選從誰的視角看,講的故事都沒什麼大差別。簡而言之就是完全沒好好運用視角切換的功能,只是不斷讓你選視角逗你玩。

只要玩五分鐘,就會被強制不斷選擇視角的選項煩死

遊戲會強制在每一個段落結束後選擇視角。由於敘事毫無結構可言,甚至一兩個靜止畫面閃過,就算一段結束了。玩家需要一直被迫毫無意義地選視角,還沒玩五分鐘80%的人就被會這個囉嗦且無意義的操作氣個半死。剩下20%的人可能在剛玩就知道真凶是誰時已經退出遊戲了。

玩的時候完全不覺得恐怖,只有氣憤

一開始視角只開放了兩個。五個主人公,一週目只能選擇“我”或環奈的視角看故事,京子、英明和裕一視角的劇本需要滿足某個條件之後解鎖,這當然聽起來是個挺正常的操作。但所謂的“滿足條件”是什麼?在一週目後會得到一個密碼,把密碼輸入二週目的初始畫面就滿足條件了。復古得令人難以相信,這可是PS上的遊戲啊。

一週目結束之後得到的密碼

更復古的不僅是輸密碼,而且該遊戲無法存檔,密碼只能保存主人公名字和目前解鎖的劇本,無法中途保存遊戲進度。如果Game Over或玩到一半中段了,就必須重頭開始。這可是PS上的遊戲啊。

系統如此詭異,主線和支線的劇情是怎麼進行的呢?

剛剛也說了,這個遊戲的流程特別短,一週目約30分鐘,其他視角劇本也是垃圾得令人髮指,京子和英明和劇情基本沒有文本。更讓人覺得智商受辱的是選擇肢的一多半和主線沒有任何關係。這意味著除了最後幾個選項決定結局外,前面的選項基本可以閉眼瞎選,裡面甚至有主角講什麼段子,或是怪物叫聲怎麼叫的選項。

在玩了十幾分鍾之後,主線劇情中還會插入諸如“一年前的神祕事件”或是“金庫怪談事件”這樣的小故事。你以為這是編劇故意安排的和主線大結局有關的線索吧?太天真!這些插入的小故事和主線沒有任何關係,玩到結局也沒明白到底是什麼鬼。

能有人堅持到最後嗎?

按照遊戲製作方的說法,玩到最後,也就是第五個人物視角的劇本時就能曝光整個事件的黑幕和真相了。但是如剛才所言,所謂的真相在遊戲一開始,你玩主人公POV五分鐘的時候,就已經知道了。

驚不驚喜?意不意外?

更惡意的是遊戲中還時不時出現各種指桑罵槐,話裡有話,威脅玩家的文字選項。比如選項中有這樣的對話:“要是說這個遊戲*的壞話,你身上可能會發生什麼可怕的事哦!”(*指主線“時間膠囊遊戲”)讓人不禁懷疑製作組已經破罐破摔了。

遊戲中充斥著疑似威脅玩家的言論

這還不是製作組最大的惡意。在遊戲中會看到各種故弄玄虛的隱藏元素。比如下圖中顯示的這段裕一君的臺詞:“你現在看到的所有結局都是假的,全部都是謊言。”

甚至每打出一個結局,最終都會顯示“終”字加一個問號。

這種嚴重的誤導,讓玩家們誤以為遊戲中真的隱藏著“真·結局”,甚至當年《電擊Super Famicom》編輯也曾誤傳該遊戲有隱藏的完美結局。但是瘋狂尋找真結局的朋友,大家想多了,這個遊戲不僅沒有真結局,甚至根本沒有不加問號的結局圖片——每一個結局的終字都是帶問號的。

其實並沒有不帶問號的結局圖

一款遊戲做成啥樣才能稱得上是糞作呢?關於糞,或者不那麼糞,似乎是個極為主觀的問題,或者說每個人的衡量標準肯定不同,但遇到這部《厄 友情談疑》之後,也許每個人對糞作的看法達會成空前統一也說不定。

不過,要說這個遊戲最後咋樣了?實際上它不僅沒怎麼樣,甚至後來又出了一部續作《厄痛 呪いのゲーム》。如果有興趣的朋友,也請試著挑戰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