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到跟監獄有關的電影,恐怕十個人中有九個會想到《肖申克的救贖》。這部充滿傳奇色彩的反映牢獄生活的電影已經成為世界電影史上的一個符號,也成為了許多人腦海中關於牢獄生活的想象來源,或許你認為,《肖申克的救贖》中的牢獄生活已經非常糟糕了,但其實,那已經是非常藝術和美化之後的樣子了。

2018年,烏拉圭電影《地牢回憶》上映,同這部電影比起來,你會發現《肖申克的救贖》中的主角安迪德福瑞恩簡直就是生活在天堂之中。

在講這部電影之前,首先要提一個人:何塞穆希卡

2009年11月,74歲高齡的何塞穆希卡在大選中獲勝,次年成為烏拉圭總統。就任後,他拒絕入住政府官邸而是依舊住在自己的農場中,每天開著小破汽車上下班,護衛僅有兩名保鏢和一條狗,大部分工資也被他捐贈出去,被評為“全世界最窮的總統”,美國《外交雜誌》連續兩年將他評為拉美地區最具影響力的五人之一。

這位看起來平凡普通的老人家在自己的總統任期內充滿了傳奇色彩,而這一切都不如他年輕時所經歷的事情來的傳奇。1973年,作為反對軍人獨裁政權的“圖帕馬羅斯”游擊隊的一員,何塞穆希卡與另外兩名戰友受到了監獄的“特別對待”,但他們不再像普通的囚犯一樣被關在普通的牢房之中,而是被分開囚禁,禁止與一切人交談,甚至連睡覺和飲食這些最基本的人權也被剝奪。一直到1985年烏拉圭恢復民主之後,他們才重獲自由。而影片《地牢回憶》,講述的就是三人這段痛苦與漫長的牢獄生活。

作為一個生活在互聯網時代的人,我很難想象失去自由十二年是一種什麼樣的感受,更何況,這十二年的時光還充滿了各種非人的折磨。在影片中我們能夠看到,主角三人在這十二年中被一次次的轉移看押地,有暗無天日的地牢,也有老鼠遍地的廢舊倉庫,他們幾乎無法跟任何外人交流,有時能通過敲擊牆壁互相交流,更多的時候則只能陷入死寂之中,甚至連睡覺、吃飯、上廁所這些最基本的人權有時候也被剝奪。

我覺得,我在這種情況下根本撐不住幾天就會發瘋,死亡在這種情況下反倒是成了一種恩賜,而這也是當時的烏拉圭軍政府想要的結果。迫於國際社會的壓力,他們不能處決這些人,於是便想盡辦法的折磨他們,讓他們自己變瘋。

但幸運的是,雖然經歷了十二年的非人生活,他們三人仍然憑藉著強大的意志力保持理智的活了下來。雖然這是一部充滿了苦痛的電影,但其中卻不乏明亮與歡樂的場景。當你無法在肉體上衝破圍欄的時候,你就要想盡辦法讓思想衝破阻礙,當他們發現能夠通過敲擊牆壁互相交流的時候,這便成了他們對抗孤獨和瘋狂的武器。在片中我們能夠看到,他們甚至通過敲擊牆壁來對弈國際象棋解悶,就如同是現實中坐在街邊下棋的兩個人一樣,有時候還會因為輸不起而面紅耳赤,但當鏡頭給到他們的手時,我們看到的卻是他們因為敲擊牆壁而早已磨破所有關節的雙手。

片中還有這麼一個片段,因為要大便,所以看守把三人之一的胡道布羅的一隻手拷在廁所的水管上,但問題是,如此一來胡道布羅就無法下蹲,也就無法大便。他想讓看守把自己的手銬鬆開一點,但得到的答覆卻是沒有授權,無奈的他只好告訴士兵不讓他蹲下,他就只能拉的到處都是。於是,為了解決這個讓他鬆開手大便的授權問題,看守找到了下士、下士找到了中士、中士又找到了中尉......到最後,整個廁所裡擠滿了從上到下的各級軍官,他們都無法解決一個“把囚犯的手銬打開以便讓他能夠蹲下大便”的問題,最後的場面讓人忍俊不禁,又感覺到是多麼的荒誕。

如同馬爾克斯的《百年孤獨》一樣,《地牢回憶》裡面也充滿了南美大陸獨有的那種魔幻感覺,你在其中既能夠看到這世界的荒謬怪誕,又能感受到看似柔弱的人在逆境之中所爆發出的強大精神力量。

但即便是在如此黑暗的故事中,我們仍然能夠窺見一絲人性的光輝。因為有文采,三人之中的另一人羅森考夫在1977年的轉移後得到了一份工作,幫當地監獄的中士寫情書,於是他便將自己對愛人的情感和思念融入其中,寫出了一封封熱情洋溢感人至深的情書。而那名中士也不是一個冷酷無情的獄吏,他給羅森考夫帶吃的,跟他交流自己的情感問題,甚至在收聽足球轉播的時候故意調大收音機的音量,讓身處絕境之中的三人在精神上得到了一絲慰藉。但好景不長,沒過多長時間,他們便再一次的被轉移走。

然而命運中充滿了神奇。1982年,當他們再一次被轉移後,羅森考夫驚訝的發現自己又一次的回到了那名中士的地盤上,而中士手上的戒指也表明了當初自己的幫忙起到了多大的作用。當中士提出有什麼能夠幫到他的時候,羅森考夫笑了,於是,在一個陽光明媚的日子裡,他被帶到了監獄的操場上,而同時被帶到操場的,還有何塞穆希卡和胡道布羅。

這一次,三個人終於在十年之後又一次見到了彼此的容貌,他們既沒有嚎啕大哭也沒有相互擁抱,就是看著彼此靜靜的微笑,然後沐浴著陽光大口的呼吸著新鮮的空氣,最後靜靜的醉倒在陽光之中。這時背景音樂想起了女聲的《寂靜之聲》,讓我根本無法控制自己的眼淚。

天空中的鳥兒不知道什麼是自由,大海中的魚兒不知道什麼是自由,能夠自由歌唱的我們也不知道什麼是自由,但當寂靜降臨、萬物不許發聲之時,你才能夠體會到什麼叫真正的自由,那些在黑暗中的低語,是支撐人們等待黎明到來的火苗,微弱卻又堅定。羅森考夫、何塞穆希卡和胡道布羅用自己強大而堅強的意志力捱過了人生中最黑暗的一段日子,他們用自己的親身經歷告訴全世界,只要堅持,希望就一定會到來。

看完這部電影,我想到了食指的那首詩《相信未來》,這首詩曾經支撐了無數人走過那段黑暗的歲月,與《地牢回憶》這部電影所表達的內容也有著許多相合的部分,因此,我想用這首詩來作為本文的結尾。

《相信未來》
作者:食指

當蜘蛛網無情地查封了我的爐臺,

當灰燼的餘煙嘆息著貧困的悲哀,

我依然固執地鋪平失望的灰燼,

用美麗的雪花寫下:相信未來。

當我的紫葡萄化為深秋的露水,

當我的鮮花依偎在別人的情懷,

我依然固執地用凝霜的枯藤,

在淒涼的大地上寫下:相信未來。

我要用手指那湧向天邊的排浪,

我要用手掌 那托起太陽的大海,

搖曳著曙光那支溫暖漂亮的筆桿,

用孩子的筆體寫下:相信未來。

我之所以堅定地相信未來,

是我相信未來人們的眼睛

她有撥開歷史風塵的睫毛,

她有看透歲月篇章的瞳孔。

不管人們對於我們腐爛的皮肉,

那些迷途的惆悵,失敗的苦痛,

是寄予感動的熱淚,深切的同情,

還是給以輕蔑的微笑,辛辣的嘲諷。

我堅信人們對於我們的脊骨,

那無數次地探索、迷途、失敗和成功,

一定會給予熱情、客觀、公正的評定,

是的,我焦急地等待著他們的評定。

朋友,堅定地相信未來吧,

相信不屈不撓的努力,

相信戰勝死亡的年輕,

相信未來,熱愛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