題圖 / 操控廣場大媽拯救B站!

本文由ACGx原創,轉載請註明出處。

B 站近日上線的一大波由知名 UP 主創作的互動視頻,可謂是賺足了不少用戶以及從業者的眼球。畢竟作為中國領先的年輕文化社區,B 站互動視頻的市場反響,都被各方視為了重要的參考樣本。

從不少普通觀眾和媒體的評價來看,這些在 B 站上發佈的互動視頻,總體來說都還算比較有趣,能夠抓住當下的文化潮流。比如 UP 主神奇的老皮創作的《操控廣場大媽拯救B站!》,其中就出現了“一出場就幹 BOSS”、“反覆撿起反彈大寶劍”、“大媽有1%的機率秒殺 BOSS”等令人捧腹的橋段和劇情。

當然,由於這些創作者都是普通的 UP 主,他們所創作出來的這些互動視頻內容,並不是所有作品都能稱得上是精品。考慮到這是一種全新的視頻內容形式,所以絕大部分的觀眾和媒體,都對其內容表現表達出了極大的包容,互動視頻的創作模式,顯然還需要花費大量的時間和精力來持續摸索。

實際上,B 站並不是第一家進入互動視頻市場的公司。

2019年1月,由潘粵明主演,互影娛樂、五元文化出品的互動劇《古董局中局之佛頭起源》,在騰訊視頻正式上線;2019年3月,騰訊在 UP2019 大會上,則發佈了移動端互動敘事合輯《一零零一》;2019年5月,愛奇藝發佈全球首個互動視頻標準,並宣佈將計劃推出互動視頻輔助製作工具平臺;同樣是2019年5月,波洞星球與大周互娛則在騰訊全球數字生態大會上聯合宣佈,將在今年暑期推出 RPR(Role-playing Reading)沉浸式互動閱讀產品《十八英靈》……

雖然這些互動內容的名字和概念都有所區別,其內容形態的展現方式也存在一定差異,但總體來說,他們其實都屬於互動視頻的範疇。這種加入了交互功能的新型視頻,顯然已經成為了當下中國文創行業的發展熱點。

為何互聯網大廠們會如此重視互動視頻?這還得從《黑鏡:潘達斯耐基》(Black Mirror: Bandersnatch)開始講起。

2018年12月28日,Netflix 正式上線了這部由電視劇《黑鏡》衍生出來的互動電影,觀眾可以自行控制劇情走向,然後看到不同的故事內容和結局。由於交互元素的加入,《黑鏡:潘達斯耐基》沒有傳統意義上固定的播放時間,觀眾們少則可能僅僅只需要50分鐘,多則可能要花將近2個小時才能看完。

這種加入分支劇情線路選擇的交互方式,所帶來的創作難度是顯而易見的。

以更早加入這種交互設計的 AVG 遊戲為例,多劇情線路不僅能有效提高遊戲的可玩性,讓玩家體會不同的結局,同時也能依靠不同的故事劇情,實現多角度的角色形象塑造。2004年由 TYPE-MOON 開發並出品的遊戲《Fate/stay night》,就在遊戲中設置了3條主線、5個不同的結局,讓玩家在反覆遊戲的過程中能夠更加深入地瞭解其世界觀和人物設定。也因此,這個IP在後來能夠基於這些不同的劇情線路和世界觀,創作出更多的衍生作品,形成巨大的文化影響力。

所以從內容創作的角度上看,多分支的劇情線路,本身就是在同一世界觀的框架下,實現多種不同劇本的疊加。這種內容結構特徵,在 Quantic Dream 工作室出品的《幻象殺手》、《暴雨》、《超凡雙生》、《底特律:變人》這些深受市場好評的互動遊戲電影中,亦有所體現。

也因此,如何讓這些故事都能呈現出較高的品質,對內容創作者來顯然是更高的挑戰。《黑鏡:潘達斯耐基》的製作公司花費了18個月的籌備和製作,但最終卻並沒有讓所有觀眾感到滿意,很多觀眾都認為互動元素的加入,只是形式上的噱頭,沒有在內容上達成真正的升級——爛番茄新鮮度僅72%、豆瓣6.9分的成績,就是最有力的證明。

那麼,為什麼互動視頻創作難度這麼高,包括 Netflix 在內的眾多視頻平臺,還將其視為一種重要的內容形式呢?

想盡一切辦法爭奪用戶時間,是唯一的合理答案。

在用戶時間高度碎片化的現在,如何讓他們在有限的時間內儘可能地來自己平臺上接受相應的服務,是所有互聯網平臺都面臨的共同問題。用戶使用時間的競爭,不是視頻平臺與視頻平臺之間的競爭,而是視頻平臺和社交網絡、遊戲公司、短視頻平臺之間的競爭,於是當互動視頻這種新的內容形態開始在市場中展露頭角時,所有的視頻平臺其實都願意花費更多精力去摸索和嘗試。

不過 ACGx 也注意到,由於互動視頻在娛樂性上已經超出了視頻原本的作用,所以創作者的專業程度其實至關重要,這種新興的視頻內容形態,一定是靠 PGC 來推動,很難依靠大規模的 UGC 來普及。

另外,考慮到中國編劇行業存在的客觀因素,相信在未來很長一段時間內,由中國視頻平臺出品的互動視頻,極有可能只是作為文創作品的宣發、IP 的包裝,亦或是創作者的嘗試和自娛自樂之用,很難會在短時間內湧現出大量高質量的 PGC 互動視頻內容。

那麼,現在這股創作互動視頻的風潮究竟能持續多久?

我們不能確定。但至少,想盡一切辦法與社交網絡、遊戲公司、短視頻平臺搶奪用戶的時長,將會是這些視頻平臺在未來的發展重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