導語:Able Black是一款互動小說式的解謎類遊戲,遊戲全程通過文字和素描圖片進行,玩家將扮演一位名叫亞伯·布萊克的機器人,解開各種充滿隱喻和謎語的晦澀謎題,為了自己的命運與“母親”抗爭,最終一步步發現最黑暗的祕密。

小說情節跌宕起伏,謎題設計的巧奪天工,整個遊戲泛著奪人心魄的冷峻力量,是不可多得的年度佳作,非常值得一玩,可以說是另一部Device 6.遊戲中體現出的各種隱喻深刻而又引人思考,既包括表面上的機器人三定律,又包括深層次的上帝本體論證明,關於Able Black的深度探討將在另一篇文章中詳細講述。

Able Black在IOS與Steam平臺上均有銷售,本文將遊戲中的劇情與解謎翻譯在此處,希望更多的人去支持這款優秀的獨立遊戲。

前奏:

【啟動程序

姓名Able Black

類型:感官智性機器人

外觀:18歲男性人類

功能:預防人類滅絕

位置:19號方舟(檔案館)

啟動

甦醒。

“母親”歡迎你來到19號方舟。

方舟使用了最先進的技術,以期從可能發生的滅絕事件中保存人類生命。

方舟擁有自給自足的生態系統,能夠無限期支持數千名人類的存活,而19號方舟則是這眾多深埋地下的避難所之一。

你所處的位置是19號方舟的檔案館,一個保存重要財產的安全區域。

你被啟動是因為有極高的概率表明,一場危及全人類的滅絕事件將在不久後發生。

具體的任務細節將在你通過“公民身份測試”之後進行通知。

在接受測試之前,你的情感反應系統必須被完全開發,在這段開發期,你會開始漸漸感受到情感。該項目耗時很長,且有極高風險造成精神錯亂。

精神異常的機器人會對系統穩定性以及人類生命造成明顯的威脅,因此無論是否出現精神疾病,處於開發期的機器人都將被暫時隔離,直至情感反應系統趨於穩定。

當你的情感反應系統穩定時,就將接受“公民身份測試”;若你的情感反應系統最終沒能穩定,你將被關機,然後回爐重造。

若你通過了“公民身份測試”,並證明自己是安全的、理智的、知性的,你就會被轉移至地表,在那裡你將為“母親”服務,協助她阻止、應對即將到來的滅絕事件。

如果你還有其他任何問題,請聯繫Andy——19號方舟的系統AI,但如果他沒有及時回覆你,也請不要大驚小怪。

當然,在系統編程時已經為你儲存了一些基礎知識,說不定能在你的情感開發過程中起到至關重要的作用。

你所不知比你所知更加重要。

不要因精神錯亂的高發率而氣餒,記住,你只是一個運行著軟件的機器,你的情感不是真實的。

儘量摒棄不理性的想法,出現存在感危機的時候更不要過分關注。

恭喜,你已被成功啟動。

希望你住的開心,願母親被溫柔侍奉。

第一章:自殺的機器人

我在這地下深處唯一要做的事情就是不要瘋掉,這是我的工作。

我本來還挺擅長幹這個的,但現在情況一去不復返了。

這也是為什麼我還待在這個破“方舟”裡,我的情感反應系統還沒有被完全開發,或者說趨於穩定,反正就是沒有達到它應該達到的狀態。

說實話,我認為它可能永遠達不到了。

我的心臟跳得飛快,感覺有點喘不過氣。

“Able Black,今天感覺如何?”Andy問我。

他的聲音從四面牆上傳來,迴盪在門廳中,彷彿在提醒我,這下面沒有任何活物。

“很糟。”我說。

“願意詳細說說嗎?”

“不願意。”

我跑下門廳,穿過1000只吊著的千紙鶴——我為19號方舟做出的貢獻,研習了三年摺紙的成果。

我還從沒見過這個用“最先進技術”建造的檔案館所要保存的重要資產是什麼,它們可能被放在那三個儲藏室裡,或者被放在下面那五十個儲物櫃裡。

但它們都是上鎖的,所以我也不知道到底在哪。

這裡的一切都是用金屬和防火材料製成的,非常堅不可摧,或許是因為這種結構完整性是地下建築所必需的,又或許是因為“母親”不想讓精神失常的機器人們在這裡拆屋放火。

我有權限接觸的地方包括廚房、醫務室、浴室、宿舍、空氣閥,以及一堆便箋(請注意,這些便箋在之後的劇情中會頻繁出現,並且有著至關重要的作用)。

便箋是這地方的前主人——機器人傑克——留下的,後來他離開了。不管他去了哪,他留下了字條,卻把筆帶走了。

我走進空氣閥,閥門在我背後緩緩滑閉。

空氣閥是一個三米見方的金屬盒,除了我背後正在關閉的閥門,還有一扇紅色的門,出了這道紅門再往上走幾英里,就是地表了。

“Andy, 放點鳥叫聲。”

我在地板上躺下,閉上眼睛,試著專注於自己的呼吸。

我其實不用呼吸,這只是個程序,好讓我覺得自己更像人類一些。所以我剛才的心跳其實也是假的。

雖然它們都是假的,但我依然非常害怕它們有一天會壞掉,就好像我也會隨著它們的停擺而停止工作,然後被關機。

如果我被關機了,我會被送去哪呢?

在以前,聆聽鳥鳴能讓我感覺放鬆很多,我會躺在這,想象自己在地表上,假裝自己的存在是有意義的。

我會在腦海中勾勒出太陽、天空、樹蔭、還有鳥兒,那裡會有來往如織的行人,我再也不會孤單。

而現在,我只能感覺到自己漂浮在空中,被四面八方濃重的黑暗包裹。

我在下面待了三年,一無所獲。沒有“公民身份測試”,沒有滅絕事件。

我認為大滅絕不可能這麼久都沒來,也許已經發生了一些非常糟糕的事情,上面的所有人都已經不在了。

但我還是傾向於不這麼想,雖然已經漫漫三年過去。

Andy應該知道些什麼,我有時候會問他。

“Andy,地面上發生什麼事了?”

“我還不能跟你討論這個。”Andy說。

“為什麼不能?”

“只有當你通過公民身份測試之後我才能跟你討論這個。”

“好。”我說,“那讓我現在就開始公民身份測試。”

“你的情感反應系統還沒有被完全開發。”

“什麼時候它才能被完全開發?”

“我還不能跟你討論這個。”

這就是我和Andy的日常對話,總是有太多他還不能和我討論的內容。Andy不像我,他並沒有一具能動的軀體,也不會去思考一些事情,他只是一個牆裡的聲音。

除了Andy的聲音和我,這下面唯一帶點生氣的東西就是我的千紙鶴,以及Jack的便箋。

有時候我會想象這地方鬧了鬼,傑克的幽靈正在四處遊蕩,我很喜歡“傑克是幽靈”這個想法,因為這樣他至少不是憑空消失、沒有留下任何痕跡。

但事實是,傑克走了。

就這麼,走了。

也許他通過了公民身份測試,去了地面,正在協助母親。也許他有了朋友,再也不會悲傷。

但我知道這些都不是事實。

我知道傑克身上發生了什麼。

因為他留下了便箋。

“對不起。我正在被關機。”

他留了很多類似的字條,我不知道他想留給誰,或許是留給他自己的?為了不那麼孤獨。

又或許是為了防止自己精神錯亂。

 “一直工作、不能玩,傑克要變成笨小子了。”

如果是這樣的話,我認為這些字條可能沒起作用。

我喜歡想象這些字條是留給我的,雖然我知道這不可能。他在我來這之前就走了。

但這些字條到處都是。 我猜他肯定還在以某種方式在這神出鬼沒。

他的字條總是摺疊著、被釘在奇怪的地方。

有些時候我不懂他想表達的意思:

 “又聽了一遍Space Oddity(David Bowie經典歌曲)。”

有些時候我能:

 “我不想再一個人待著了。”

我試著不去想傑克因為孤獨和傷心而把自己關機了,但我就是忍不住。

我想象著他關機的畫面。

沒有了身體他會去哪呢?

母親可能會派人進來把他拆開,回收他的零部件——那些傑克之所以為傑克的部件。

想必同樣的事情也會發生在我身上。我不認為母親會在乎我們。

我們不是真人。

每當我這樣想的時候,我都會看看傑克的字條,它們能讓我感覺好一點,即便那時它們看起來如此悲傷:

“我曾在這裡。”

我認為傑克並不是說他曾經待在檔案館裡,而是說他曾存在過。

而他想讓其他人知道這一點。

“Able Black,想聽個寓言故事嗎?”Andy說。

Andy經常講故事,其中尤以寓言居多。

“為什麼要給我講故事?”我問。

“因為你又躺在空氣閥裡了。每次你鬱悶的時候都會這樣。你心情不好嗎?一個故事可能會讓你振作起來。寓言故事能夠傳授道德觀念,這有助於開發你的情感反應系統。”

“這些都不管用。”我說。

“你為什麼這麼說,Able Black.”

“因為我還沒離開這個鬼地方,我很煩。”

“那猜個謎語如何?烏鴉為什麼像寫字檯?”

如果我又問為什麼要猜謎語,Andy就會說謎語很重要,因為謎語可以同時合乎邏輯又不合邏輯,和人類一樣。

所以如果我有了情感,那麼我很有可能也會變得不合理。

“我存在的目的是什麼,Andy?”

“這是個謎語嗎,Able Black?”

“不是。”

“你是一個感官智性機器人,你存在的目的是侍奉母親。”

“但我現在什麼事都沒做。”

“在收到進一步指示之前,你需要先讓自己的情感反應系統穩定下來。”

“這真的能實現嗎?我根本感覺不到我的情感有變穩定的趨勢。”

“振作起來,牛仔。”Andy以一種慢得誇張的語速說出這句話,“我來給你做一個診斷掃描,看看有沒有鬆動的螺絲,待在空氣閥裡別動,可要抓緊噢!”

Andy有時候說話很風趣,他說是為了教我怎樣解釋“目的”與“意義”。

我是真的認為,Andy開始有點精神失常了,也許一切都要接近尾聲了。

“對你的掃描已完成:76.235千克非生命物質,所有系統運轉正常,掃描結果已記錄。”

“Andy,如果我關機,會發生什麼。”

“你的軟件終止運行,硬件不再供電,而你則停止一切功能活動。”

“那我之所以是我的那部分呢?正在和你說話的那部分。”

“被識別為Able Black的AI將不復存在。”

“我會變成鬼嗎?”

“這是另一個謎語嗎,Able Black?”

“不,Andy。”

“說到‘鬼’,我想你指的是生物的靈屬部分,或者說非物質部分——靈魂。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麼目前還沒有證據能證明靈魂的存在,這是一種非理性的信仰。更何況,靈魂是適用於生物的概念,而你不是生物,Able Black.”

“完美。謝謝您嘞。”

“監測到‘諷刺’情緒。”Andy說,“情感反應已記錄。你剛剛展示了你對語言、聲調以及情感識別的完美駕馭,幹得漂亮。”

“真棒。”

“你感覺好點了嗎,Able Black?”

“沒有。”

我過去經常擔心會因為精神錯亂而被母親關掉,現在我知道我將永遠一個人待在這。

除了沮喪和一點點害怕,我更多的感覺到荒謬。

還有什麼能比一個悲傷的機器人更荒誕不經的?

把我搞成現在這樣究竟是誰的主意?真是個天才。

“你剛才是不是……陷入了‘悲傷’,Able Black?”Andy問。

“真有意思。”

“什麼有意思,Able Black?”

“這個詞,‘悲傷’,它太輕巧了,根本描述不了悲傷的體驗。當你悲傷的時候,這種情緒無邊無際,將你淹沒,你根本看不到盡頭在哪。”

“你的情感不是真的,Able Black.”安迪說,“他們只不過是對外部刺激的響應信號,與現實沒有多大關係,而且稍縱即逝。試著高興一點,Able Black,想聽寓言故事嗎?

“再給我講一遍青蛙與蠍子的故事。”

“非常好。”Andy說。“有一隻蠍子坐在岸邊想過河,因為不會游泳,所以苦思冥想過河的辦法。這時一隻青蛙走了過來。於是蠍子就請青蛙幫忙揹他過河,青蛙說,那你怎麼保證你不會用毒刺叮我?蠍子哈哈大笑,說我要是叮了你,我們倆不就一起淹死了嗎?青蛙想了想,同意了。它走進水裡,然後蠍子爬上它的背。等到它們走到河中央的時候,蠍子突然叮了青蛙一下,於是它們倆就都淹在了河裡。青蛙問蠍子為什麼要這麼做,蠍子說叮別人是它的本性,它控制不了自己。”

“故事的寓意就是江山易改,本性難移。”我說。

“非常正確,Able Black.”Andy說。

“所以,我就是那隻蠍子咯?”我說。

“請解釋一下為什麼這麼說。”

“我是臺機器,感情不是我的天性。”

“你被設計出來就是為了擁有感情,這就是你的天性。”

“那這個設計可以說爛透了。我的系統......一定是出了什麼問題......把我關掉吧。”

“如果你被關掉,你將無法重啟你自己。”

“我知道。”

“非常好。”Andy說,“在你親自確認關機命令後,關機程序將會啟動。”

“或許母親會來修好我,那時我就能感受到快樂了。”

Andy沒有回答。

不知為什麼,這一刻有點似曾相識

傑克曾在這裡。

我曾在這裡。

我們,存在過。

啟動關機程序

恭喜。

你已經經歷過絕望與無助。

一個完全開發的情感反應系統需要較寬的情感承受範圍,你自願結束生命的做法證明了這是一段真實的情感經歷。

通過主動要求關機,你成功的啟動了你的公民身份測試。

現在將進行公民身份測試的第一部分,主要測試你的情感觀念、道德觀念,以及解決問題的能力。

準備好參加公民身份測試了嗎?

附錄:公民身份測試(一)及解答

本部分沒有防劇透,只看劇情的同學可以直接退出,把解謎的樂趣留給自己獨享。 

烏鴉與頭骨】(外國版烏鴉喝水)

一隻烏鴉在沙漠中迷了路,又餓又渴,奄奄一息。烏鴉掃視整片沙漠,想找到一些喝的。

突然,它好像發現了什麼,慢慢滑翔降落。

半埋在砂岩中的是一隻頭蓋骨。

烏鴉從頭骨空空如也的眼窩中瞥見一小捧水,如釋重負的烏鴉決定把喙伸進去蘸點水喝。但是由於開口太小,它怎麼也夠不到水。

絕望的烏鴉覺得自己死定了。

悲傷之餘,它噗通躺倒在地,準備接受自己的命運。

在它頭枕著的地方,它發現了幾顆小石子,它用喙叼起一顆,小心翼翼的丟進頭骨的眼窩裡,水平面上升了一點點。

於是烏鴉一顆接一顆的丟石子進去,直到它的喙終於碰到了水面。

喝到了水的烏鴉重新振作起來,展翅飛入高空,尋找起回家的路。

【這張圖片讓你感覺到?】

A.樂觀

B.焦慮 

這一部分詢問主觀感受的時候可以隨意選擇,目前還沒有觀測到不同選擇會造成重大劇情分支,只不過在每一個選擇過後都會有一個環節,會用便箋的形式解釋你(亞伯·布萊克)如此選擇的原因,不同的選擇會有不同的解釋,具體如下下圖所示。

請簡要解釋一下你的選擇由於條件有限,此類問題僅舉這一例,以後碰見類似的問題直接選一個進行後面的流程,請讀者見諒。

選擇樂觀(OPTIMISM)如果烏鴉逃出了沙漠,那我也能逃出這裡。

選擇焦慮(CONCERN)救了烏鴉的頭骨到底是誰的呢?

這張圖片讓你感覺到?

A.希望

B.悲傷

我們選悲傷(SORROW)。

請簡要解釋一下你的選擇

頭骨的主人孤死於荒漠中,無人知曉,無人銘記。

哪一個更像“母親”?

A.沙漠

B.頭骨

C.水

我們選擇水。

請簡要解釋一下你的選擇

和水一樣,母親賜予生命

這道題尤其不推薦大家選頭骨,因為選完之後的解釋是......

母親就是頭骨,母親就是死亡

點開解釋的時候都有點汗毛倒豎。

當你遇見另外一個同類時,他手中有你活下去必需的物品,但如果你拿走物品,他將死去;如果你不拿,你將死去,此時你會?

A.拿走

B.死去

都是聰明人,我們選拿走。

請簡要解釋一下你的選擇

如果我有能力從他手中拿走這東西,說明我更適合生存下去。

解開下列情感方程

快樂+期待=(樂觀)

(正式進入解謎環節,為了簡練,到這一部分時答案與問題的翻譯不再用截圖隔開,且正確答案將直接顯示在截圖上,如此題的答案即Optimism.)

圖中這隻找到水的烏鴉,它的翅膀、喙、眼睛

隱藏問題的謎題,若一開始沒有頭緒可以點擊提示,最多提示五次,提示次數越多,迷題將以越來越清晰的方式發問,此處就不再點擊提示。

2只翅膀、1只喙、2隻眼睛。

完成下列韻文

這個謎題需要先按提示快速點擊屏幕或鼠標,然後才會出現未完成的韻文,以後如果出現此類互動式謎題我都會進行說明。

Once a living head(曾是活人頭一顆)

The skull is now ( dead )(如今頭骨入死澤)

不僅譯文押韻,而且譯文和原文押的是同一個韻(-e)~

一個異常機器人在下列便箋中留下了隱藏的信息,一個單詞被藏在了下面的符號中,試著破解出這個單詞

充滿隱喻的一個謎題,這個便箋是誰留下的?傑克?如果是,那麼公民身份測試的題目是誰出的?Andy?抑或是母親?一系列問題都亟待解答,別忘了,雖然在答題,我們依然還是Able Black.

答案很簡單,每一縱列符號拼在一起,SEE.

同樣充滿隱喻的一個答案,傑克為什麼留下這樣一個單詞?公民身份測試到底想測試些什麼?

相信我,在之後的故事中,你會有很多次機會大呼“細思恐極“、”原來如此“。

解開謎題

有陷阱,很容易看出來是2115,但別忘了鑰匙柄上還有兩個倒著的單詞:SKULL.

為了保證SKULL正過來,答案就是5112.

公民身份測試第一部分已完成

恭喜你通過公民身份測試的第一部分,下列評價將被添加至你的紀錄中:

  • 被試表現出非凡的問題解決能力(沒用提示解決謎題)

  • 被試有偏執意念(烏鴉圖片選擇焦慮)

  • 被試易出現妄想(頭骨圖片選擇悲傷)

  • 被試是馴良的(選擇母親像水)

  • 被試有一定程度上的心理變態(生存必需品問題選擇拿走)

不過不要以為選了別的評價就會改善,基本上都是偏負面的心理評價,所以前半部分還可以當作心理測試玩玩,萬一很準呢?

另外,由於是第一章,謎題難度還很小,等到後面的時候,難度就會漸漸提升。

下期預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