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立遊戲(Independent Game)指的是這樣一類遊戲:電子遊戲開發者沒有遊戲公司或遊戲發行商提供的薪資,必須獨立承擔開發過程中所有開銷。相對而言獨立遊戲的開發者可以決定遊戲的走向發展,不受制於遊戲公司或市場,做出真正自己想做的遊戲。因此我一直認為,獨立遊戲才能稱得上是一個完整的藝術品。

大部分獨立遊戲的開發者團隊一般由2~10人組成,當然也不乏天賦異稟的全能開發者一個人就能製作出畫面精美、遊戲性兼優的作品。今天想和朋友們聊的這款遊戲就是這樣的神作:《地獄救援 Pinstripe》——Thomas Brush僅靠一人之力,耗時五年精心打磨出的2D橫版過關類冒險解謎遊戲。因為規模和資金的限制性,大部分獨立遊戲中的CG和人物配音相對較少。但Thomas Brush並沒有因為外部條件限制而放棄給玩家提供這部分的遊戲體驗,反而在注重創造遊戲樂趣的同時將大部分獨立遊戲缺失的東西做到了極致。

《地獄救援 Pinstripe》是一個關於救贖的故事,在美國老牌雜誌《Time》上也取得了不錯的口碑“A harrowing trip through Hell you have to play”。表面上看是講述了主業是神父的父親泰迪 (Teddy)為了找尋失蹤的女兒在地獄經歷的魔幻之旅(至於背地裡看是什麼樣兒,考慮到涉及到劇透放在後面聊)。

初入遊戲,一股強烈的“蒂姆·波頓”風撲面而來:畫面精緻充滿學院派的藝術風格、詭譎的氣氛搭配暗黑藍色系、纖細的身材和高矮對比誇張的人物——給我一種觀看《聖誕夜驚魂》續集的錯覺,骷髏傑克真的是我愛了很久的人物之一。除此之外,活波可愛萌值爆棚的女兒博 (Bo)也是非常的討人喜歡,奶聲奶氣的配音印證了萌即正義的觀點。試問這麼可愛的女兒被人搶走怎麼能忍呢!本Teddy就算死,從這裡跳下去,也要把女兒救出來。

遊戲整體的配樂風格也非常的百變。從唯美舒緩到緊張壓抑,隨著遊戲劇情的深入而不斷改變。六個令人難忘的地獄旅程各有千秋,一些小細節的展示音也將恐怖(暗黑)效果烘托的非常逼真,Thomas Brush簡直是為沉浸式體驗而生的人。

當然,就算Thomas Brush能一個人搞定所有的事情,遊戲中的人物配音還是要藉助他人的幫忙。沒有條件參與也無妨,Thomas Brush還是一個有趣的玩梗小能手:《地獄救援 Pinstripe》中的配音幾乎都是英式發音,優雅至極。唯獨主角的寵物狗George是美式發音。遊戲中某段劇情中Teddy還有問過George”你這是哪裡來的口音“,瞬間感受到英國人民對於美式發音的極度鄙視。

作為一款冒險解謎遊戲,《地獄救援 Pinstripe》的謎題設置也很有特點,種類多樣不顯單調:有密碼箱解鎖、兩幅照片找不同、flappybird風小遊戲等。除了密碼鎖略微有點難度以外,其他的都中規中矩。穿插在故事背景裡毫不突兀,正好可以在漫長的尋女之路上拿來解解悶。同時在這風格迥異的六個地獄裡,Teddy會遇到不同的NPC並以此衍生出好幾段故事:醉漢、老夫妻、商人、精神不振的路人,每段故事都在側面表現著主人公Teddy的心境。每當主人公Teddy與其他人物進行對話時,玩家都可以按照自己的喜好選擇回答。

一週目的時候我也是一頭霧水:Teddy的對話選項總是一個非常友善,另一個則咄咄逼人毫不留情。不明白為何二選一的答語設置的如此極端,亦正亦邪使得Teddy像一個思維混亂的精神病患者。好在這個疑問在二週目的時候得到了解答——找女兒其實只是一個表象,還有一種無形的力量在慢慢拖垮、侵蝕著Teddy。結合整個遊戲都雖然色彩豐富,但整體風格還是偏陰鬱的暗色系這個特點,不難發現《地獄救援 Pinstripe》這並不只是一普通的找尋女兒的故事——如果是的話就太讓人失望了。

好在接下來的遊戲體驗讓我嗅到了故事發展的更多可能性。泛黃有燒痕的全家福、名為喬治 (George) 的黑色寵物狗、走失的女兒、帶有菸酒和毒品的暗示、......以及主人公那美麗的妻子去了哪裡?身形與Teddy極其相似的Pinstripe先生到底是什麼來頭?那些諸多意味深長的對話又在暗示著什麼?這些都需要玩家靜下來心來仔細推敲。順便一提,朋友們也千萬不要因為醉心遊戲劇情而忘記遊戲操作:凍滴作為遊戲裡唯一的流通貨幣,著實需要玩家挖空心思去收集。這可是關係到你最終能不能順利救出女兒的大事。

再來聊聊遊戲機制。不得不說Thomas Brush真的是一個追求完美的偏執狂(此處取褒義),不同於其他大部分“一遍過”的遊戲設置,很多謎題未發現就只能錯過重頭再來;《地獄救援 Pinstripe》是一個需要你“反覆斟酌”遊戲,就算你某一個謎題不慎錯過了也不要緊,在無路可走的情況下你只能硬著頭皮回頭再走一遍。結合自身的遊戲經歷,我真覺得這是一個來自處女座(我很喜歡處女座)選手的偏執:想通關找出路,必須要老老實實把遊戲裡的每個邊邊角角都走一遍才算。這種“強行遊戲”的思路就我目前淺薄的遊戲經驗來看,還是挺吸引眼球的。

以下劇情涉及劇透,請選擇閱讀

看到這裡,好像覺得《地獄救援 Pinstripe》也不過如此。當我的尋女之旅即將接近尾聲的時候,才發現自己錯了。就像我前面所說的,這不是一個簡單的尋女遊戲,但我沒想到的是Thomas Brush居然藏得這麼深(順便感嘆下做獨立遊戲的都是什麼神仙)。“找女兒”只是一副給外人看的皮囊,“找自己”才是作者想表達的深意。隨著故事的發展,玩家不難發現Teddy是一個迷失在菸酒和毒品中的單親父親,而面目可憎的Pinstripe先生則是他的心魔和陰暗面。可以大膽推測是因為妻子的意外過世,巨大的悲痛壓垮了Teddy才造成如今的局面。但他作為一個神父,也作為一個父親並沒有放棄,在如同地獄般的經歷中最終獲得了重生。

於是《地獄救援 Pinstripe》突然從一個溫馨的尋女遊戲上升到了遠離酒精和毒品的嚴肅層面。當Pinstripe先生被Teddy打敗時,說了一句耐人尋味的話:“你打擾了我們完美珍貴的聯盟。”但就算Teddy與自己的陰暗面作鬥爭,擺脫了那些酒精和毒品,又能如何呢?已經造成的傷害是無法修復的。Thomas Brush真的是一個很較真的人。被酒精和毒品浸淫的人幾乎是無法回頭的,即便是遊戲也不該給人一種虛幻的奢望。

毫無疑問這是一款值得深思的遊戲,Thomas Brush也特意為此設置了雙線結局。如果玩家從對話開始就選擇做一個洗心革面的好人Teddy,那麼最後會解鎖一個白天的結局。那裡天朗氣清,鳥語花香還有溫婉的妻子坐在長凳上看書等待父女倆。我認為其實這裡是一個隱喻,這個明媚的地方並不屬於人間,而是Teddy與妻女在天堂重聚(後續有去官網進行核實確實如此);如果玩家選擇做一個破罐破摔的壞人Teddy,隨之會解鎖一個黑夜的結局。妻子在長凳上熟睡著。我將其理解為白天結局裡的妻子最後原諒了丈夫,而黑夜結局裡妻子看到丈夫的所作所為卻沒能釋懷。

最後來說說《地獄救援 Pinstripe》的不足之處和需要改進的地方。首先是進入城堡之後的遊戲的引導性較弱,很容易卡關影響遊戲本身的流暢度。只能需要攻略來做外援,對追求完美的玩家來說是一個毀滅性的打擊;然後就是存檔機制的問題。無法自動存檔,必須到到達指定地點手動存檔。這對打著沉靜式體驗招牌的遊戲非常不友好。建議直接到達指定地點就可以直接存檔;最後是人物設定的問題。作為終極大BOSS,Pinstripe先生的攻擊力實在是太弱了。被主人公Teddy用一個彈弓就能輕鬆解決。實在是既沒有排面兒,又配不上玩家跑上跑下漫長尋女之路的辛苦。而且BOSS除了會飛和體型較大之外,毫無其他戰鬥特色,召喚出幾個小怪就開始摸魚了,Teddy甚至都不需要怎麼使勁兒,真的是一言難盡。個人覺得有點兒爛尾的嫌疑。

其實有關尋女、禁毒的影視劇向來都是層出不窮,《殺破狼·貪狼》和《門徒》是最接近《地獄救援 Pinstripe》題材的電影:一段艱辛的尋女之路,和最終沒有好下場的亡命之徒。也許是因為共情能力較強,又或者《貪狼》裡古仔將人物塑造的太豐滿,演繹的太深情,當跟在我身後可愛女兒不見了的時候,滿腦子都如果女兒找不回來怎麼辦的擔憂。

當然也不是全無好處,這種擔憂使我迅速熟悉了遊戲的套路:如何收集凍滴,以及去哪裡找尋女兒的線索。就算被人誆騙莫名其妙救了一個老婆婆也依然沒有放棄希望。只要叫我一聲爸爸,你就是我女兒了;結束遊戲之後,我不禁做出“如果Teddy不曾向精和毒品屈服“的假設。只是想到《門徒》裡阿力的那句感悟“究竟人為什麼要吸毒?是因為空虛。那究竟是毒品恐怖還是空虛恐怖。“之後,只好作罷。放眼望去整個食物鏈,雖然人類站在最頂點的地方,也依然弱小無助。但就像王爾德所說,我們都活在陰溝裡,但仍有人仰望星空。

一帆風順的怎麼能叫人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