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Tech星球(ID:tech618)韓梅梅

「性暗示、消費女性、性別歧視。這種軟色情行為,其危害一定程度上甚至比真正的色情更可怕。」4月23日,全國“掃黃打非”辦公室表示,已將此類問題納入當前正在開展的網上低俗信息專項整治,督促各大網絡平臺加強自律,嚴把內容關。

此前不到一週,上海市“掃黃打非”辦公室協調該市網信辦、新聞出版局和文化執法總隊,對遊戲《我的世界》涉低俗和色情違規等問題展開調查。 

相比《我的世界》撞上了“槍口”,另一款由上海墨燦網絡公司發行的遊戲,則要低調很多。但去年8月,這款遊戲還是因為其色情和暴力內容,被海外權威媒體曝光,隨後被 Facebook、Youtube 等多家平臺喊停。這款遊戲邀請玩家“折磨”一名被膠帶封住嘴的女性人質,由玩家選擇是“折磨”她還是殺死她。並有撩起裙子、撕封口膠帶等動作。有用戶認為,這在暗示“強姦被捕女性”。

這款遊戲叫《黑道風雲(Mafia City)》,是一款黑道題材粗策略角色扮演遊戲,由上海墨燦網絡科技有限公司製作發行。值得注意的是,墨燦遊戲前身叫“尋夢遊戲”,全稱是上海尋夢信息技術有限公司。後者是電商平臺“拼多多”的商標持有者,即拼多多的實際運營主體。

Tech星球 瞭解到,拼多多董事長兼CEO黃崢2012年開始第三次創業時,選擇了遊戲出海領域,創辦自研、發行、代理海外頁遊手遊業務的尋夢遊戲。

2016年12月,黃崢接受《小飯桌》的獨家專訪中,曾提及“當時的遊戲公司將最核心的員工抽調20多人出來,將遊戲公司之前賺的錢投到新項目拼多多上。”

最終,從遊戲公司內部孵化出電商“拼多多”,把黃崢推上了2018年中國福布斯富豪榜,一舉超越劉強東、張一鳴、王興等人,排名第12位。被貼上“五環外”、“山寨”標籤的拼多多用三年的時間走到了美國納斯達克交易所,敲響上市鐘聲。 

公開資料顯示,2016年11月,拼多多宣佈從尋夢遊戲完全獨立併入拼好貨。業務剝離後,尋夢遊戲業務並轉至上海墨燦遊戲公司,更名為“墨燦遊戲”,變更後的上海尋夢則成為拼多多的運營主體。而新成立的上海墨燦,從公開資料上看,似乎已經和黃崢沒有關係。

但Tech星球調查發現,3年過去,黃崢和他的拼多多核心團隊,依舊通過或明或暗的複雜手段,跟墨燦遊戲(友塔遊戲)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

4月25日,就在上海的遊戲“軟色情”市場遭遇打擊同一周,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USTR)決定將拼多多列入“惡名市場”名單,因該平臺上假冒產品數量激增。該機構審查報告認為:拼多多上最為常見且危害巨大的是“山寨”商品,這些山寨商品利用商標法的漏洞,在商品和品牌上模仿合法商品,以此來欺騙消費者。

黃崢從不避諱在公開場合讚揚拼多多的“遊戲基因”,他甚至將拼多多的未來定義為“Costco和迪士尼的結合體”,不光提供超高的性價比,還要將娛樂性融入每個環節。

只是,一手遊戲,一手電商的黃崢,掙脫一手黃暴遊戲,一手山寨的泥沼,可能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從「黃暴」遊戲孵化而來的拼多多  

距離拼多多上海總部金虹橋國際中心不到一公里的天山SOHO寫字樓, 即是上海墨燦網絡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墨燦遊戲)及上海友塔網絡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友塔遊戲)所在地。墨燦遊戲公司員工證實,這支超600人的遊戲製作發行團隊就駐紮在這裡,分別位於B1層與5層。

墨燦遊戲官網介紹,公司創立於2012年,總部位於上海,並在北京、臺灣及新加坡等地設立分公司,員工人數近500人。覆蓋全球7000萬以上游戲用戶。而友塔遊戲官網則顯示員工數為近700人。

事實上,上海市工商局資料顯示,墨燦遊戲註冊於2016年7月。2012年則是黃崢的第三個創業項目上海尋夢信息技術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上海尋夢)成立的時間。至今,上海尋夢企業業務一欄項目品牌仍然只有“尋夢技術”,即尋夢遊戲。

2007年,黃崢從谷歌辭職,創立了歐酷電商,專營手機的 B2C。2010年,黃崢留下了技術團隊,將歐酷電商賣給了蘭亭集勢。並隨後創辦了電商代運營公司樂其。

《小飯桌》2016年12月的報道中,還寫道“無論拼好貨,還是遊戲公司班底都脫胎於黃崢最初拉起的一支技術團隊,黃崢是拼好貨CEO,也是遊戲公司的董事。”這隻技術團隊便是2012年黃崢創辦的樂其公司 ,樂其部分核心員工到上海“半路出家做遊戲”,上海尋夢信息技術有限公司由此成立。

儘管工商資料上,上海尋夢已經變更成為“拼多多”運營主體。但百度百科沒有消除的痕跡,還介紹著拼多多的“前傳”,上海尋夢信息技術有限公司是一家“從事海外遊戲自研、發行、代理等業務公司,主要遊戲有《夜夜三國》、《風流三國》、《女神之劍》、《我的學妹不可能這麼萌》等”。

在墨燦遊戲的官網上,仍能看到《女神之劍》、《風流三國》、《黑道風雲》的宣傳海報,均是衣著暴露的“軟色情”圖像。

《Tech星球》打開遊戲官網後發現,《女神之劍》官網滾動的照片中,女性幾近漏點,甚至沒穿任何衣服,利用圖形巧妙遮擋。儘管網頁最右下角寫有,限制級15+,本遊戲內容涉及暴力、角色穿著凸漏胸、臀之服飾,但實際上開始遊戲並不需要提供任何年齡證明。“黃、暴、假(山寨),這家公司的產品就這樣。”一位遊戲媒體人評價墨燦遊戲說。

公開資料顯示,靠著迅速製作打色情擦邊球,低門檻,易上手的遊戲,尋夢遊戲迅速打開了局面。《新經濟100》此前報道的數據顯示,2015年5月,尋夢每月淨利潤為100萬美元(約659萬人民幣),淨利潤率達到40%。

2016年,尋夢遊戲發行了目前仍在帶來大量營收的《黑道風雲》。2018年全年,中國遊戲公司海外遊戲用戶支出單款遊戲排行榜中,《黑道風雲》營收超騰訊的《絕地求生》,位列第六。Sensor Tower 發佈的數據顯示,僅2018年9月份,《黑道風雲》在全球多個地區的總收入就超過 1610 萬美元(約合人民幣1.1億)。

據英國《衛報》2018年8月報道,《黑道風雲》遊戲情節邀請玩家“折磨”一名被膠帶封住嘴的女性人質,由玩家選擇是“折磨”她還是殺死她,涉嫌色情和暴力內容,隨後被 Facebook、Youtube 等多家平臺封禁。

知情人士介紹,從早期手遊《夜夜三國》再到《女神之劍》、《黑道風雲》等,尋夢遊戲的遊戲產品中,多數在打色情擦邊球,為18禁遊戲。《Tech星球》發現,儘管這些遊戲主要在海外發行、宣傳,但中國內地用戶可以輕易通過遊戲發行平臺或者友塔遊戲及墨燦遊戲的官網下載上述多款遊戲,如《黑道風雲》、《我的學妹不可能這麼萌》。也就是說,這些含有大量色情、暴力元素的遊戲仍然存活在灰色監管地帶。

68歲老太太「掌控」的遊戲公司

黃崢的遊戲創業始於2012年。但進入2015年,靠上述幾款打色情擦邊球賺得盆滿缽滿的“尋夢遊戲”,並不滿足在遊戲上打打擦邊球賺點小錢。公開的說法是,此前一年,患中耳炎休息了9個月的黃崢,有了時間靜下來思考。他發現,“移動端正在迅猛改變人們的生活”。黃崢決定進軍電商。

20多個上海尋夢遊戲的骨幹被抽調出來去幹電商,2015年4月,拼好貨上線。2015年9月,拼多多成立。

一年後,2016年9月,黃崢將拼好貨和拼多多兩個不同玩法的公司合併,成為現在的拼多多。運營主體是上海尋夢公司。同時,一系列的剝離和變更陸續展開。

工商資料顯示,2016年7月,上海墨燦遊戲成立。大股東分別是顧燕萍(持股90%),蔡華林(持股10%)。2016年11月,上海尋夢公司股東發生變更,佔股90%的顧燕萍和佔股10%的蔡華林完全退出公司。

人物股權的變化意味著,上海尋夢公司的遊戲業務被剝離,注入到上海墨燦遊戲。上海尋夢搖身一變,成為了電商平臺“拼多多”背後的運營主體。明面上,上海尋夢的老闆黃崢,脫離了遊戲界,成為了一家2年後讓他聲名鵲起的電商公司的老闆。而上海墨燦遊戲的持股代表變成了顧燕萍和蔡華林。

工商資料顯示,2018年4月,上海友塔遊戲(Yotta Game)成立,這家公司股權結構和上海墨燦遊戲一樣,大股東分別是顧燕萍(持股90%),蔡華林(持股10%)。至此,曾經的尋夢遊戲團隊開始使用兩塊不同招牌對外,多位員工及知情者則向 Tech星球 證實,墨燦遊戲與友塔遊戲實際為同一個實體,採用兩家公司做招牌可能是為了規避打色情遊戲擦邊球的一些風險。

Tech星球 獲得的工商信息文件顯示,顧燕萍出生於1951年,也就是說,身為兩家遊戲公司大股東的顧燕萍,實際上是一位年齡68歲的女士。而另一位股東蔡華林,生於1982年。

努力撕掉遊戲標籤的黃崢

儘管曾經的上海尋夢遊戲公司和目前的上海墨燦遊戲(友塔遊戲)的兩位控股股東一直是顧燕萍(90%),蔡華林(10%)。但真正的利益擁有者並不是這兩人。

而且,根據上海墨燦網絡科技(墨燦遊戲)和上海友誼塔網絡科技(友塔遊戲)兩家公司官方網站,辦公地址均為“上海市長寧區天山路1737號 天山SOHO T2棟”,官方聯繫方式郵箱後綴均為“xinyoudi.com”。

Tech星球 查詢App Annie發現,截止目前,友塔遊戲旗下游戲共有17款在 App Store 上架,5個承擔遊戲收入收款方的發行商賬戶中,最早發行的遊戲《我的學妹不可能這麼萌》發行商賬戶為 HuangZheng(黃崢),現為 WESTLAKE TECHNOLOGIES CO.,PET(西湖科技有限公司),後者也是友塔遊戲旗下多款遊戲法發行商賬戶。

一位出海遊戲公司 CEO 向 Tech星球 解釋稱,發行商賬戶的實際意義就是這款遊戲收入屬於該個人或公司。也就是,真正的利益擁有者過去是 HuangZheng(黃崢),現在是WESTLAKE TECHNOLOGIES CO.,PET(西湖科技有限公司)。

而目前拿走友塔遊戲多款遊戲收入的西湖科技有限公司背景蹊蹺,資料顯示,西湖科技有限公司為一家香港企業,於2014年成立。Tech星球 查詢該公司官網後發現,該公司官方介紹為:一家專業的阻燃面料生產商,總部位於香港。與多家國際知名纖維供應商合作。

拼多多高管們背後的「遊戲故事」

Tech星球 通過工商資料發現,上海墨燦遊戲公司目前規模驚人,僅社保參保人數就有580人。一家僅憑一款遊戲就月收入過億,淨利潤超過40%的“賺錢機器”,黃崢和他的拼多多核心團隊們,是否已經清倉走人,從此脫離干係,安心於拼多多的電商生意?

公開資料顯示,2013年,上海尋夢遊戲成立時,孫沁加入並負責開拓遊戲的海外市場。

值得注意的是,Tech星球 查詢App Store發現,名為《喪屍獵人》及在韓國發行的《걸스레볼루션》(譯為貪汙)兩款遊戲發行商賬戶名為“QinSun”,恰好與拼多多聯合創始人,擔任拼多多所屬公司法人的孫沁(花名達達)同音。

天眼查數據顯示,孫沁為拼多多所屬杭州埃米網絡科技有限公司、上海尋夢信息技術有限公司、拼多多(上海)網絡科技有限公司等11家拼多多關聯公司法人,9家公司董事長或經理。更值得注意的是,上述兩款遊戲發佈時間均在拼多多與尋夢遊戲獨立運營後,時間分別為2018年4月14日、2017年12月21日。

此外,Tech星球 還查詢到拼多多現任副總裁顧娉娉2009年碩士畢業論文,在最後“致謝”部分,顧娉娉感謝了其在上海歐酷(黃崢第一個創業項目)公司的“領導和同事”,分別是:黃崢,蔡華林,鄭臻煒等人。

Tech星球 查詢到一份公開的《第28屆國際大學生程序設計競賽北京、廣州賽區浙江大學獲獎名單》顯示,蔡華林,鄭臻煒等人曾在浙大組隊參加比賽。據瞭解,他們都是黃崢的浙大師弟。並在畢業不久加入了黃崢的創業團隊,從此長期跟隨黃崢。

根據工商資料公開信息,目前掌管上海尋夢遊戲資產(即剝離更名後的上海墨燦遊戲)的蔡華林,生於1982年。根據《上海市引進人才申辦本市常住戶口》公示名單(2018-06)信息顯示,蔡華林的配偶為陸娟君。

公開信息顯示,陸娟君現為拼多多人力資源副總裁,並擔任上海尋夢信息技術有限公司、拼多多(上海)網絡科技有限公司、杭州拼好貨網絡科技有限公司、杭州埃米網絡科技有限公司、胡桃街(上海)信息技術有限公司等拼多多多家關聯公司監事。

根據拼多多的招股書公開資料:「ZhenweiZheng(鄭臻煒)是公司的創始成員,自2018年4月起擔任我們的董事,從2016起擔任產品開發高級副總裁。在加入公司之前,鄭先生自2011以來擔任 Xinyoudi 工作室的首席執行官。鄭先生獲得浙江大學計算機科學學士學位和碩士學位。」

Tech星球 查詢發現,Xinyoudi 工作室即上海墨燦遊戲。據知情人士透露,現在上海墨燦遊戲持股90%的顧燕萍,是鄭臻煒的母親。

通過上述資料不難看出,目前擔任拼多多聯合創始人的孫沁,擔任產品開發高級副總裁的鄭臻煒,擔任人力資源副總裁的陸娟君等多人,均或明或暗的控制著上海墨燦遊戲,或者直接享受這家遊戲公司的收益。

遊戲和山寨的雙重「洗白」考驗

高榕資本是拼多多A輪、B輪的連續領投方,C輪、D輪中也持續跟投,高榕資本創始合夥人張震在接受雷帝網採訪時表示,黃崢做拼多多這件事,是把過去做電商和遊戲中好的經驗和最新理解結合在一起,厚積薄發。

黃崢用幾款打色情擦邊球的遊戲,證明了他的團隊掌握平衡的能力。2016年開始,國內開始限制遊戲版號,許多遊戲公司開始將注意力轉向國外市場,遊戲出海突然流行起來。而早在2015年,友塔遊戲的多款手遊就已經開始在遊戲市場中撈金。

憑靠黑幫題材,SLG(策略戰爭)類型,友塔遊戲中,吸金最多的《黑道風雲》同樣靠著差異化的題材取勝。一位出海發行遊戲公司CEO告訴 Tech 星球,SLG遊戲是現金流水最多的遊戲種類,團戰的方式也能激發用戶的戰鬥欲,吸引大家充值買東西,這類遊戲無論廣告投入還是收入都有很高的流水,黑道題材也是市場上前所未有的。

儘管因為色情和暴力,被大平臺封禁,但 Sensor Tower 最新數據顯示,《黑道風雲》在2019年4月,僅安卓版本收入達800萬美元(約5390萬人民幣)。

悶聲發大財的友塔遊戲在遊戲圈內一直保持著低調,除屢次登上中國遊戲出海高位外,在國內幾乎很少有曝光。友塔遊戲 CEO從“阿布”換到“武藏(花名)”,多位公司內部員工及合作伙伴均表示,不知道兩人真名。其中一位員工還告訴 Tech星球,大家在公司都用花名,他甚至不知道同一項目組的同事真名是什麼。

這種企業文化也延展到了現在的拼多多。據《財經》報道,拼多多每個員工能接觸到的內部信息權限有限,中層項目組多實現輪崗制度——避免抱團和信息沉澱,「任何一個破壞其密封性的人,都可能受到懲罰——重則開除,輕則失去了信任基礎。」

但相比打打色情擦邊球的遊戲,作為電商平臺的拼多多顯然沒有那麼多的擦邊球可以打。

2018年7月31日,拼多多上市後第五天,面對鋪天蓋地的“假貨、山寨貨的質疑”,黃崢終於走到前臺,召開了一場媒體溝通會。他把公司上市前自己對外溝通的狀態比喻成一隻鴕鳥,反思過去在對外溝通上諸多欠缺。這場媒體溝通會,黃崢並沒能迴應一切,而是提出了一個被行業認為是擦邊球的概念:“山寨貨不等於假貨。”同時,黃崢還表示“平臺上假貨比例不高,但山寨貨確實有需求。”

但話音剛落,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發佈公告,要求上海市工商局約談拼多多,就其平臺上銷售山寨產品、傍名牌等問題,認真開展調查檢查。

4月25日,拼多多的“山寨”問題雪上加霜。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USTR)決定將拼多多列入“惡名市場”名單,因該平臺上假冒產品數量激增。該機構審查報告認為:拼多多上最為常見且危害巨大的是“山寨”商品,這些山寨商品利用商標法的漏洞,在商品和品牌上模仿合法商品,以此來欺騙消費者。

因被列入銷售假冒和盜版產品的“惡名市場”名單,4月26日,美國兩家律所 Block & Leviton LLP和Bragar Eagel &Squire, P.C 發佈聲明,將代表投資者,對拼多多展開新一輪法律調查,以發現拼多多是否違反聯邦證券法和或從事其他非法商業行為。至此,參與集體訴訟和調查拼多多的美國律所達到14家,為“中概股”史上最多。

拼多多針對“惡名市場”名單迴應表示,山寨問題不僅僅是電商出現後的問題,而是電子商務出現之前就有的,目前依然無法完全解決。

天眼查信息顯示,拼多多因侵害商標權糾紛而被他們或公司起訴案件就達到400起,其中包括小米、七匹狼、紅蜻蜓 、勁霸、361度等品牌方。此外,還包括侵害外觀設計專利權糾紛、商標權權屬、侵權糾紛,著作權權屬、侵權糾紛等。

黃崢希望拼多多能夠成為“Costco”和“迪士尼”的結合體——既能提供高性價比產品,又能有娛樂性質。從最初的“親,幫我砍一刀”,到模擬種植果樹的“多多果園”,行業分析認為,拼多多的遊戲基因始終存在。從遊戲中而來的拼多多,能否摘掉伴隨始終的“山寨”標籤,將成為黃崢衝擊電商的下一個“遊戲關卡”。

而現在,黃崢和他的拼多多核心團隊可能又多了另外一個關卡:他們需要回答一個問題,上海墨燦(友塔)遊戲這家涉嫌軟色情、暴力的遊戲公司,和拼多多到底是什麼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