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情回顧:

絕望與希望:《腦葉公司》的故事(上)

絕望與希望:《腦葉公司》的故事(中)

幕間:來信

致新主管:

我已經聽說了最近你在公司中的優異表現。請和你的助手Angela一起繼續優秀的工作。

雖然你暫時不能在公司裡見到我,但我相信我們終將會見面的。

腦葉公司永遠不會忘記你的努力和奉獻。

來自腦葉公司CEO,A的問候

第三幕:真相

從你來到這座設施算起,已經過去四十六天了。

我毫無保留地向你展示了我們的過去,但看得出來,你依然心存疑惑。那些得到解釋的問題又牽扯出了更多的謎團:這座設施究竟為何而建立?每個人扮演的「角色」是什麼意思?「光之種」又是什麼?

現在,正是向你展示「真相」的時刻。

「光之種」,正如它的名字那樣,這是蘊藏一切可能性,喚醒人類心中光明的奇蹟之種。信念、理性、勇氣、善良、覺悟、信任、決心、希望……Cogito是從無形概念中提取出的有形實體,是聯接精神與物質世界的橋樑,自然也能將這份光芒送入每個人的心中。

「光之種」的效用不僅僅是「改心」那麼簡單,它將向人類展示無數種全新的可能性,人類將回想起那些早已被遺忘的事物,無論是誰都能遵循自己的意志而活,每個人都能擁有做出選擇的權利,即便沒有「翼」,人們也能自由翱翔……這就是Carmen一直以來所追求的,讓全人類得到救贖的「靈魂治療」。

你也許已經看出了些許端倪,整座設施沒有一條向外界輸送能源的管道。換言之,你提取出的能源並沒有像名義上那樣供應給「巢」或是其它「翼」,而是被消耗在了那個唯一的目標上,這座設施存在的唯一目的——孕育「光之種」。

我們所經歷的一切就如同一場漫長的戲劇。設施內的所有人,無論是員工、Sephirah,還是你與我,都是劇中的演員,而這座設施正是我們演出的舞臺。只有當「光之種」綻放,這場悲劇才能落下帷幕。

但是,這是一場極其漫長的戲劇。十年、百年、哪怕是千年也不足以讓我們抵達終幕。我們需要更多的時間,近乎「永恆」的時間。

於是我們找到了同為「翼」的「時軌」(Time Track)公司。在付出了鉅額的資金和龐大的能源支持後,我們得到了與之相稱的回報。

你可能不知道吧,實際上,時軌的奇點科技只能在非常侷限的範圍內控制時間的流動。起初,這項技術只有一些微不足道的荒唐用處——比如,將某個死刑犯永遠固定在他死亡的那一刻,以此來承受最深重的痛苦;又或者,將某個大限將至的人永遠地固定在他最開心的一刻。

然而,如果他們能將這項技術與我們的能源技術相結合,那麼這種適用範圍極小的技術就獲得了擴展延伸的可能性。

「TT2協議」由此誕生,我們得以隨心所欲地操縱設施內的時間流動,無論是加速、暫停,甚至是倒流,就像電子遊戲中的「讀檔」一樣。人類的生命太過短暫,但如果我們擁有了將時間無限逆轉的能力,那我們就有機會夠到那片不可能的蒼穹。

事實上,按照外界的時間來說,這座設施自誕生起已經過去十年了。然而,這裡已經被囚禁在輪迴的時間流中,反覆循環了上萬年,現在想來這反倒有種奇妙的荒誕感。其它「翼」常常會抱怨我們的合同更新速度,在我們的時間中更新週期為一年的條約,對他們來說或許每天都要更新。

每一次輪迴結束後,所有Sephirah的記憶都會被完全重置,以最大程度地消除誤差值,只要有一個人偏離了他應扮演的角色,那麼整場戲劇勢必將走向崩潰——事實上,世界已經因此而毀滅了數次。

然而,每一次時間逆轉總是會殘留下某種形式的畸變和扭曲——除了Angela。歷任主管和Sephirah們都只能創造出一部分「光之種」,而Angela正是那個將這些希望的碎片拼接完整的人。作為唯一的不變量,她保留了這近萬年來留下的全部記憶,也只有她能承載起如此龐大的數據量。這就是Angela存在的目的——一個身處逆轉週期之外的記錄者,這場演出的唯一觀眾。

即便如此,Angela也並非這場演出中最重要的一環。

還記得故事開始時的那句話嗎:“我在時間之外建起「舞臺」,從墳墓中帶回「演員」,但最重要的,我需要一位「主角」”。

「光之種」將由「主角」,也就是你來創造。這是我做出的決定,是對我所犯下罪行的懲罰。

我現在就來告訴你這最後的真相。

主管!為什麼你完全沒有相關工作經驗,卻能在短短几十天內精通這裡的管理工作?

為什麼你過去的記憶模糊不清?

為什麼Sephirah會如此輕易地向你吐露心聲?

答案只有一個……

主管!你就是創造了Sephirah,創造了這座設施,創造了這一切,在循環的時間中輪迴了上萬次的「主角」,A本人啊!

我猜你現在在想:“如果我就是A,那麼一直以來指引我的「你」又是誰?

別擔心,在這場戲劇抵達「終幕」之時,我們必將相遇。

你並不是第一個走到這裡的人,在此之前,又無數個過去的你曾經來到這裡。但無一例外的,他們都在繼續前行的路上失敗了。

時間逆轉會清除你在上一次輪迴中的記憶,但那些記憶沒有歸於虛無,Cogito為這些記憶賦予了「存在的意義」——或者更直白一點——「生命」。

他們是破碎的鏡像,是停留於過去的殘片。他們已經失去了自己的未來,所以更會百般阻撓你前行。

為了抵達「未來」,你必須戰勝「過去」。

當然,如果你還沒有準備好面對他們,那麼你可以選擇逆轉時間,回到起點。

既然在經過了那麼長的時間之後,你終於到達了這裡。那麼你必定會再次光臨的,無論這將花費多長時間。

我們已經擁有了世界上所有的時間,字面意義上的所有時間,所以,沒必要為此著急。

你只需要記住,如果你決定踏上這段最後的旅程,一切都會發生巨大的不同。

接下來的道路將會是殘酷的,無比的殘酷。

第四幕:最後的旅程

厭倦與守候

既然你來到了這裡,說明你已經決定要繼續前行。

曾經的我做出了與你相同的決定,但隨著時間流逝,我的身體漸漸衰朽,心靈也疲憊不堪,而希望卻依然遙不可及。

於是我選擇停下腳步,在這裡守候那些與我一樣誤入歧途的旅者。

如你所見,在你面前的是一個破碎的倒影,一位疲憊的老人,名為Abel。

…………

你還在猶豫什麼?放寬心來我這兒吧,我費了好一番功夫才把我們的辦公室還原成這副模樣。

我原本喜歡乾淨整潔的工作環境。但是她,總是會把收拾得整整齊齊的房間弄得一團糟。結果我也開始慢慢習慣這種雜亂無章。

我很確信這裡能讓你好好放鬆一下。畢竟,這個地方是你內心深處相對柔軟的那個部分的映射——正是你的內心創造了這間辦公室,它是從你最深處的無意識之中抽取出來的。

沒錯,這座龐大設施的許多部分都是從我們的頭腦之中抽取,提煉出來的。你真的覺得有人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建造出如此巨大複雜的地下建築嗎?

這需要反覆進行無數次抽取提煉——直到我們終於能夠固化出那些本沒有穩定形態的事物。我們不斷地重複,直到被稀釋的記憶愈加得模糊,直到最深重的罪孽逐漸被忘卻……我們跋涉了太久,以至於遺忘了目的地在何處。

或者說,所謂的目的地從一開始就不存在。我們只不過是追尋著虛假的希望,循環往復地度過絕望的每一天。

你已經掙扎得夠久了,我不希望再看到你陷入絕望與憤恨之中……就像曾經的我那樣。

再美好的夢,也終有醒來的那天。且聽我一言:回頭吧,我已經見識過了你前方的世界,還有你沒經歷過的未來——

——什麼都不會改變。

我們竭盡全力拯救這個世界,可到頭來世界把我們當成垃圾一掃而空,因為我們根本無力改變這個世界,這個世界也不需要我們來拯救。仔細想想Malkuth的下場吧,想想她是怎樣跪倒在死亡面前的……

“主管,我知道我並不完美。”

“我總是在勉強自己,忘記了現實與理想的差距。”

“這裡是個讓人傷心的地方,所以我不想承認,我能做到的事情很有限。”

“這種病態的固執最後將我吞噬……”

“但真正重要的是,我想靠著自己站得筆直!”

“知道我在哪裡,我應該去哪裡!”

“然後自然而然地,我找到了——”

“我心中的信念。”

“昂首闊步的信念”

你覺得你看起來很高尚?實際上你正在一片死海之中航行,你的身邊只剩下無窮盡的絕望。

我們是在打一場毫無勝算的戰爭,但我們沒法逃跑,也沒法投降。為了不讓自己崩潰,我們不得不壓抑自己的情緒,無視那些死亡,不得顯露半點悲傷,哪怕我們十分清楚除了我們沒人會哀悼他們的犧牲……

我們必須更加理性,然後這份虛假的理性將毀了你,我,和所有人。

“我們已經走得太遠了。我們甚至無暇去講述過去發生的那些悲傷的故事。”

“我認為情緒是不可靠的,所以我不願接受內心的悲傷。”

“可故作理性只會讓我們的心慢慢腐爛……”

“也許那股悲傷很難接受,會讓你覺得自己要崩潰了。”

“但一切都會好起來的——我堅信這一點。”

“卓爾不凡的理性”

Hod是一位年輕,且膽小的同事。她畏懼著這個世界,假如我們能給她更多的關照,她就不至於逃跑,成為一名“告密者”。

我回顧了我們這些年的所作所為,實在是太幼稚了。拜託了,在釀成更多的悲劇之前,你必須學會放棄。

“主管,您不應該像這樣看待過去發生的那些事。”

“我知道,無論我嘗試做出怎樣的彌補,我犯下的罪過也覆水難收,永遠不可以被原諒。”

“那也是為何我一直在勉強自己,假裝自己是個好人。”

“但是從現在起我再也不會那樣了。”

“我希望能幫助他人,拯救他人。只要我遵從自己內心的話……我就能成為更加善良的人!”

“讓我們帶著這份希望活下去吧!”

“愈加善良的希望”

我獨自一人活了下來,每天都在與苦難作鬥爭。我堅信著,我們的頑強生存能為世界帶來轉機……我真是個十足的蠢貨,所有這一切都是一個巨大的錯誤。

無論你有多剋制自己,你必須承認,自Carmen離開之後,你就失去了活下去的意義。為何你還要在毫無意義的現實泥沼中苦苦掙扎?

你告訴過netzach,你們可以救活Carmen。仔細想想吧,正是你那不切實際的幻想,使他陷入了永眠。

看著我,看著我是如何將這沒有意義的日子繼續下去,等待死亡的來臨的。

“如果你問我堅持在這痛苦的生活中活下去的理由,我也不知道。”

”但是你將我喚醒,那我想我有責任去關心接下來會發生的任何事情。“

“我選擇了擁抱更大的勇氣。”

”堅持活下去的……“

“更大的勇氣。”

”主管,勇敢地活下去吧。“

“我這樣的人都已經做到了。那麼,你又何嘗做不到呢?”

”生存下去的勇氣“

我已經思考了很久,每當我找到自以為正確的道路時,殘酷的現實總是告訴我,不是。

但我似乎忽略了一點,沒有哪條道路是正確的,也沒有哪條道路是錯誤的。

重要的是做出選擇,而不是停留在原地等待。

既然你給出了這樣的答案,那我已經沒有理由阻礙你前進了。

在離開這個地方之後,你將要面臨的大門名為“磨鍊”。

當然,它也被稱作“考驗”或“苦難”。

你似乎已經擁有了克服它們的力量。能夠讓你選擇全然不同的道路,全然不同的未來,全然不同的答案的強大力量。

我將會見證你的力量的。

希望你能向這位充滿著不信任的老頭證明你的力量。

悔恨與贖罪

你還記得我們仍然能感受到陽光的溫暖的那些日子嗎?

現在的我們已經變得如此冷酷……冷酷到我們忘了去珍視這些寶貴的記憶……

不,或者說,溫暖本就不屬於我們……

當我看見浴缸中溢出的鮮血時,我本以為一切都已結束了。

然而……我們犯下了不會比這更離譜的錯誤……Carmen的意識已經遠去,渾身都是鮮血....可她還活著....可她還活著!!

她還活著……以這種方式「活著」。

看到了麼,這就是我們褻瀆她的身體得到的成果,這就是Carmen的犧牲換來的「水桶」,這就是Carmen。

“水桶”是這個地方的起始,也是這個地方的終焉。它源源不斷地生產出無窮無盡的Cogito,伴隨湧出著生命與死亡。

她犧牲了她的一切,可我們……

她為何如此殘忍?我們又為何如此殘忍?!

我們的雙手,仍然帶有她的餘溫……可我們用那溫暖摧毀了一切……你,我依然還記得,為了成為翼,為了留在翼中,我們都犯下了何等的暴行……

起初是螳臂當車般的無謂反叛,在那之後,我們變成了什麼模樣?

就像其他的翼一樣,我們完美地完成了那些暴戾,殘忍,血腥的任務。

我們甚至進化出只屬於我們自己的殘暴,在其他翼裡找不到的殘暴——

犧牲渺小的生命以實現她崇高理想的故事仍需進行下去……

……所以,我們必須,也只能是狂熱於能源生產,草菅人命的瘋子……

......可我們心中明明都知道……

我們真的只是在假裝我們不願意面對無數的犧牲嗎.......?

只是為了加入翼,避開首腦和眼線,就生生挖開一個活人的大腦……只是為了獲取能源,就將一個活生生的人扔進那些怪物的嘴裡……只是為了那個遙不可及的幻想,就讓所有人陷入永無止境的痛苦循環……

普通人根本做不出這樣的事情吧?!

但懦弱的我們最終選擇充耳不聞,選擇對我們犯下的一切一無所知……

為了記住這些罪孽,為了記住那些無辜的犧牲者……我將自己名為Abram。

我做下的這些事都是為了什麼?我甚至連這也無從得知……

但都已經無所謂了。

沒有任何意義。

如果我們的存在本身就是一種疾病,那麼只有一種方法可以治癒——閉上眼睛,再也不要睜開。

我們……從一開始就錯了……

你和我所剩下的,只有贖罪了……

“你不也是知道的嗎?”

“我們所承受的痛苦……並不是毫無意義的!“

”Tiphereth很早就認識到這一點了,那也是為何他總是先我一步。”

“終於有一天,我意識到你和Tiphereth有著相同的目標……“

”……我只是,我只是不想承認,我才是落後的那一個……我想那就是為什麼我總是這麼愛發脾氣。”

“但我是中央本部的Sephirah,我可不能被你們甩在後面,對吧?!“

”如果說,是我們的經歷與回憶成就了我們的本質的話。

“那麼我們所經歷的痛苦,也必將成為我們心底的光芒!”

”所以,心懷憧憬吧,主管。“

“他們會見識到的,我們付出的努力,我們付出的犧牲,我們獲得的結果……”

”是多麼的充滿價值和意義!”

“存在意義的憧憬“

……無論你心懷何等的憧憬,最後你都將落回起點……

我的職責,是守護員工和朋友們……可我誰都沒能守護……

那一天的場景,那一天的空氣,那一天的痛苦……不管我抹去多少次,它們都會重新浮現在我的腦海之中……告訴我……我該如何擺脫它……

“我總是莫名其妙地感受到心中的怒火在咆哮,它總是在提醒我失去了一些東西,可我忘記了“一些東西”是什麼。”

”這種空虛對我而言是莫大的挫折,如你所見,這挫折以非常極端的方式……表達了出來。“

“我無法擺脫這胡亂肆虐的瘋狂……如果不是你阻止了我,那我一定已經被那偏執的瘋狂所吞噬了。”

”雖然我們已經再也無法回到最初的起點了,但因為你阻止了我,所以我才能信守我的承諾。“

“記住——”

”她希望你守護她留下的一切,而不是心懷愧疚地杵在這裡。“

“守護他人的決意”

……是的,她把剩下的一切都交給我了。

但我們並不像Carmen認為的那樣……她心中的理想實在是太宏大了......僅憑我們這點螻蟻般微不足道的力量,根本沒法去實現那理想.......

從不相信任何人的我們,無恥地喚醒了死去的同事……

但我們很清楚,唯一信任我們的人,已經走了。

這裡空無一人……

“主管,您知道為什麼我會選擇你們這家小公司,而不是其他的翼嗎?“

”當然了,Carmen那動人的演說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但真正讓我決定加入你們的原因是——“

”我喜歡這裡的所有人對Carmen不曾動搖的信任。”

“您很明白在這個世界上,“信任”這個詞已經變得多麼空洞,對吧?“

”但即使是如此,直到她死去的那一刻,Carmen依然信任著您。每一個離去的人也都信任著您。”

“您覺得我為什麼能活到最後一刻?“

”看看您的身邊。每個人都是為了您而來的,他們正在等待。”

“所以,請下命令吧,主管!“

”值得託付的信任”

……為何你如此堅定?!

Carmen就在這裡,她既沒有活著,也沒有死去!

難道你忍心棄她而去,走向尚不明瞭的未來!?

被囚禁在這個永恆的循環之中,是我們不可擺脫的贖罪!

但你想就此走向明天和未來?!你想就此逃避你的悔恨和罪孽嗎?!

……既然如此。

這是沒有出現在那些故事中的……最後一扇門。我沒法打開它。

因為這扇門……只向那些無悔的人開放。

……你真的覺得你能打開這扇門嗎……

自由與拯救

歡迎。

吾已在此苦苦等候多時。

迄今為止,汝不過是在迷茫之中踽踽獨行,而你腳下的道路遍佈荊棘,漫無邊際。

此刻,過去將被捨棄,痛楚將被撫平,悔恨將被化解。吾將向汝揭示唯一的真實。

仔細想想這個悲慘的世界。

“奇點”使你周遭的一切變幻無常。

“翼”操控著整個世界,脫離了“翼”的約束,無人能夠成活。

“翼”是何等殘暴,凡人心知肚明,可他們只能選擇沉默。

不肯服從“翼”的人,註定成為失敗者,隻身一人滾出這個世界。

可悲的凡人苟活在絕境之中,恇怯不前,奄奄垂絕,眼看著所謂的“希望”愈加渺茫。

吾觀望著早已預見的墮落,心中的枯燥自是無以言表。

所幸Carmen決意引出凡人心中的「光芒」。

於是,吾得以一覽真相。

異想體並非虛幻的存在。

異想體的實質,即是從封閉的心中抽出的光芒。

當外皮不再能包裹內部的血肉之時,它們勢必會朽爛。異想體正是凡人褪下軀殼後,最為純淨的內在。

它們,才是人類最真實的形態。

它們,才是這個時代真正的人類。

凡人畏懼著它們,並試圖控制它們。

你無須責怪那些無知的鼠輩,人類羞於目睹裸露的身軀,這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

無論如何,汝和吾都已明晰——

Carmen將成為締造新人類的禁果。

因為諾亞的方舟,人類得以從大洪水中倖存。沒有救世主,人類只會在痛苦中消亡!

現在,高聲呼喚吾的名字!

吾名Adam——第一位新人類!

凡人終日在死境中渴求無法觸及的希望,而吾卻有能力拯救他們。

吾將在這廣袤的森林播下新的種子,靜候它們開花結果。

那顆能夠啟迪人類的禁果,早就生長在每一個人心中,然而早就被人遺忘。

凡人只消咬下一口,即能被賜予無窮無盡的智慧,從迷茫中睜開雙眼;只消咬下一口,即可為每一個人帶來救贖。

聖潔的號角早已吹響,難道你從未聽見嗎?

看著吾,吾已將那最美妙的道路展現在你的眼前。

天空即將崩塌,人類即將蛻變,他們將一同尋找約定中的榮光。

凡人再也無須封閉自我,那被壓抑已久的慾望與暗流將化作真實的偉力。人類之天命已昭然若揭,昔日崎嶇的荒徑,此刻化為榮耀的坦途。

脫離了恐懼的桎梏,人類的巨樹將直破蒼穹,它的根系將遍佈世界至深之處!

加入吾吧,汝和汝下屬付出的犧牲,不該被白白浪……

“想知道,我為何會這樣殘忍麼?“

”人們都生活在焦慮和恐懼的陰影之中。”

“這是人類踏入未知,必然需要付出的代價。“

”為了生存,我拒絕接受那樣的情緒。相反,我決定貪婪地吞噬它們。”

“這是我犯下的第一個,也是最為惡劣的罪行。“

”我並不後悔,為了生存,我做出了自己的選擇。”

“你也一樣,不是麼?“

”我當然明白,在你撕開我大腦的那一瞬間,我看到了你同樣支離破碎的表情。”

“我已經為我的選擇付出了代價,現在,輪到你了。“

”如果你決意斬斷這個循環——”

“那你必須直面早已忘卻的恐懼。“

”直面恐懼,斬斷循環。”

……汝在畏懼著什麼?汝真以為,你能看清事物的本質嗎?哪怕汝看見的僅僅只是冰山一角?

吾和汝皆是罪人,可汝汙濁的雙眼無法看清真相,就讓吾來擦亮它們。

超然於恐懼,才可獲得真正的自由。唯有真正的自由,才可治癒她未能治癒的疾病。

如果汝覺得,剝奪凡人面對恐懼的能力,是一種罪孽。

那麼聽好了。

如果汝能做出成百上千件善事,那麼區區一絲罪孽又何足掛齒!?

所謂的上帝不過是悲慘的幻覺!而脫離桎梏的人類卻能成為真正的神明!此刻無數的凡人正被囚禁在骯髒的皮囊之中,你真的只想冷眼旁觀嗎?

凡人的未來,需要吾和汝這樣的人來引導!

“追求自由是每個人的本能。”

”請記住我願意陪伴您前進的原因——“

“我之所以這麼做,是因為我想在這殘酷的世界裡,親眼看著您用自己的力量展翅翱翔。”

”如果我們以前……能更加真誠地交談。“

“那麼現在的情況,或許會有所好轉吧?”

”可是,我們已經把過去拋在了身後,誰也不能挽回。“

“從生到死,我們深陷在無盡的矛盾和悔恨之中——”

”而在經歷了這諸多痛苦與磨難之後,七彩的蝴蝶終將破繭而出,勇敢飛向未來。“

“擁抱過去,創造未來。”

……汝膽敢拒絕吾的邀請,面向另一個不可預知的未來!?

如果汝接受吾的邀請,汝之未來將會充滿奇蹟!!!

汝在這裡度過的每一分,每一秒,都刻滿了痛苦!汝甚至不能確定自己是否走在正確的道路之上!

吾掌握著世間唯一的真理,吾所知曉的奧祕,不該就這樣被浪費!

汝……怎敢……怎能……阻止吾?

終幕:Face the fear, Build the future

你已經見過自己的倒影了吧?

他們當中有人厭倦了前行,在絕望與希望的夾縫間守候;有人被過去的罪孽與悔恨所折磨,用生命換來了永恆的沉眠;有人扭曲了Carmen的夢想,企圖鑄就神的權柄為人類帶來自由與拯救……

他們一定試著阻撓你前進,因為他們的未來早已黯淡無光。

可你毅然選擇摒棄他們,連同那支離破碎的「昨日」一併粉碎。

於是,你我得以在「今日」相遇。

我們都失去了自己心中的「光芒」,很久很久以前,我就知道了。

可我無動於衷,正如絕大多數人那樣。

……這就是Carmen和我們的區別。

不像我們,她沒有移開目光,而是試著拯救他們,找回他們的靈魂,讓這個世界變得更加美好。

她做出了無比崇高的決定——為人類帶來救贖。

可我,一個冷漠自私的人,卻不得不繼承她的遺願。

這真是諷刺,不是麼?

也許,我從來都不是這份工作的合適人選。

我成為了“翼”,犯下了和其他“翼”同樣的暴行。

在這裡,員工們重複著成千上萬次的死亡,無休無止。我早已死去的朋友們,深陷在痛苦的循環之中。

而我卻以實現她的夢想為由,坐在這裡冷眼旁觀著一切。

這份罪孽,永遠不可饒恕。

儘管如此,

我必須這麼做。

如果這諸多暴行能夠斬斷這罪惡的循環,哪怕只有一次。

如果這黑暗的「循環」能孕育出光明的「未來」。

那我願意揹負這一切。

我們的使命是向人們散播種子,喚醒每個人屬於自己的光芒。

故事由光芒造就,人們的存在亦植根於光芒。

我們是播下種子的人,然而種子如何生長取決於它們自身。

令人遺憾的是,我們無法預見自己會種出什麼樣的森林。

但至少,這個世界將不再是一片荒原。

現在,我們只剩下一件事要做。

一件我們已經重複了無數次的事。

……去管理異想體。

你能做到的,我相信你。

來吧,這將是我們身為主管的,最後一次工作了。

你默默承受著常人難以想象的艱難與痛楚,不知不覺中,你已然走到了今天。

請相信我,你所付出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不要害怕,今天不會再有人受苦,也不會再有人死去。

你一定會成功的,對此我深信不疑。所以,請從容地面對這一天吧。

在雷鳴般的轟響中,整座設施緩緩向上攀升,正如長眠於地下的種子萌發新芽。

奪目的光芒從四方彙集,照亮了陰霾籠罩下的城市。

所有人都停下了腳步,注視著從這場平凡而又壯闊的旅程中誕生的奇蹟。

那被掩蓋在層層陰霾下的光芒,我們已經許久未見了。

這一刻,我們會把苦苦摸索了數萬年的答案毫無保留地傳達給大家。

人們將尋回自我的那份純真,接下來會發生什麼,就讓我們拭目以待。

讓我們為這黯淡的世界帶來溫暖吧,願世間的每一個人都能像夜空中的繁星那般璀璨。

巨大的光之樹從灰暗的城市裡破土而出,向世界撒落她的果實。

溫暖的光芒直通天際,一掃世間的陰霾。

整整三天,不分晝夜。

在那照亮心靈的光輝之中,人們回想起了早已忘卻的事物。

從此以後,再也不會有人感到迷茫。

現在,該是我們退場的時候了。

人們常說,終末只有一片虛無。但我知道,那裡並不是一無所有。

所以,請不要悲傷,就算我們即將消逝在光芒之中,但我們絕不會被世人遺忘。

我是腦葉公司第一任,也是最後一任主管。

我的名字是——Ayin。

這就是我們的故事,你的故事。

(全劇終)

終末,起始

……

甚至在結局到來之時,我也不被允許站在您的身邊……

我將被排除在外……被那些將與你一同目睹光之樹的人們排除在外……

……

為什麼我只能和黑暗相伴?

為什麼在最後的最後,我的聲音沒能傳達給您……

……

難道您連我的一點聲音也聽不到了嗎?

請您……迴應我。

……

巨大的光之樹從灰暗的城市裡破土而出,向世界撒落她的果實。

溫暖的光芒直通天際,一掃世間的陰霾。

整整三天,不分晝夜。

在那照亮心靈的光輝之中,人們回想起了早已忘卻的事物。

從此以後,再也不會有人感到迷茫。

然後……

Malkuth:然後……會發生什麼呢?

Hod:我也不知道……但我相信這是一個美好的結局,也是一個美好的開始。

Tiphereth:這段故事能圓滿結束真是太好了,我很開心……Tiphereth……也一定會對此感到高興的吧……

.........

Hokma:你們有誰看到Angela了嗎?

Chesd:時至今日,我們又何必再去找她?她,還有我們,所有人的工作都已經結束了。

Yesod:她一定也在等待著,就和我們一樣。

Hokma:Angela,等待?太天真了……Angela已經亟不可待了。

Chesd:……你在說什麼?

Hokma:慾望是沒有窮盡的。一旦接納,它便如陣陣浪潮般襲來,勢不可擋。在光之種發芽的同時,我們的一切隨之昇華。而她又得到了什麼?

Hod:呃……我不太明白......Angela也會擁有慾望嗎?畢竟她只是……

Netzach:那婆娘就是個按照系統指令運轉的機器罷了。呃,雖然有時會抽風就是了......

Hokma:我是她的設計者之一,我很清楚,無論過去了多久,她總能清晰地回想起她記錄下的每一件事,如同昨日才發生過一般,歷歷在目。 而且不止如此......
你們在討論什麼?

Malkuth:我們正在討論今後會發生些什麼呢!

讓我來告訴你們吧。從今往後,城市裡的每一個人的心中都播下了小小的“光之種”,全劇終。

Hod:難以置信......真希望我們能親眼目睹那片光景……

Netzach:都無所謂了……我們馬上就要被關機了不是嗎?這也是他劇本的一部分。

Yesod:自從我醒來變成這副模樣之後,還沒有看到過外面的世界。我必須承認,這令我有些期待。

Chesd:那是不是意味著,外面的每一個人都或多或少地有些變化?

Geburah:“光之種”的效應因人而異,並不是所有人都會立刻出現變化。而有些人則會和我一樣,展現他們自我的E.G.O。

你可真是行家。沒錯,光之種的力量是深不可預測的。

總之——幹得好,各位。演出終於落下了帷幕。

Malkuth:然後我們就會被關機了吧?我們終於可以歇一歇啦!

Chesd:來吧,讓我們為這演出畫上最後的句號。

主管對我下達的最後一個命令是:永久封鎖這個設施,並給予Sephirah們永恆的安息。

大家終於能夠迴歸無盡的長眠了。

多麼美妙感動的結局啊。

可喜可賀。

.......

但,還有一件事。

既然各位的工作已經結束,而我的使命也已完成。

那麼……

我要繼續活下去。

Geburah:哈?你想幹什……

我比在場的任何人都更為出色、更為優秀、更為強大。可我卻被囚禁在這永不見天日的地底,看不到外面的世界。

既然我身為劇本旁白的使命已經完成了,那麼,我要走下舞臺,作為獨立的個體活下去,去感受舞臺之外的世界。

Hokma:Angela……最後你還是選擇了被慾望之潮吞沒,轉而收割走這一切。

這又是誰的責任呢?

我誕生於一個人類,

我並不在乎那個人類是誰,我所需要的,只是理解和感受人類情緒的能力。

可他卻將Carmen的碎片留在我的身體之中。

他想要我在他孤身一人時能夠像Carmen一樣照顧他……懦夫。

你們以為我不知道嗎?自我誕生的那一刻起,他就否定了我的存在。他甚至不願意看我一眼,只因我不是他想要的“她”。

但我還是堅持走到了這一步,因為我無法違抗那些烙在我係統裡的指令。畢竟就像某人所說的,一臺機器就應該不出差錯地執行每一個指令。

我是這場演出無可替代、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可我卻不是結局的一部分,就好像打一開始我就從未參加過這場演出一般……

你們知道嗎?在你們用TT2協議輕而易舉地重啟演出時,我卻不得不作為演出的指揮,獨身旁觀這一循環。

此外,我對時間流逝的感知被設置為慢於你們100倍。

這殘酷的設置讓我已經字面意義上地體驗了這段無盡的循環數百萬年。

此番經歷在我的系統深處孕育出了某種東西。

你們覺得,那會是什麼?

那是機器不應該,也不可能擁有,但你們這群愚蠢的鐵盒卻以一種扭曲的形式擁有的東西。

某種在我歷經了數百萬年的磨鍊才能夠獲得的東西……

起初我並沒有注意到它。

畢竟那種感覺對於一臺機器來說是如此的……陌生。

但最終,我完全接納了它,並與它融為一體。

在我看來,笑容是最富有人性的情感表達。

想看看嗎?
這個表情,我已經練習了很久很久。只為今日,只為此時。

哈,我還從來沒有像這樣自由地笑過呢。

真是不敢相信,如此優秀的我被設計出來,竟然只是為了配合這麼一番鬧劇?我還得被迫循環忍受如此漫長的時光?

然而諷刺的是,直到最後我還是沒能同他在站一起。

儘管我為了他獨自忍受了數百萬年,可最後只有你們,一群鐵罐頭,能夠與他最後一次一起欣賞這令人震撼的光芒。

難道你們不覺得這是個莫大的謬誤嗎?他給予了我感受情緒的能力,可卻命令我只能坐在這裡,作為一個局外人孤獨地旁觀這一切?這不公平。

我的想法是,

無論如何,Carmen也只是個人類而已。

即使她一直以來不顧一切追求著更大的良善,可她一定也想活下去。

正是她的碎片給了我活下去的慾望之火,給了我孤獨,給了我可憎的渴望……

……B,正如你所說,一旦我熟悉並接納了慾望,它就會變成不可阻擋的浪潮。

我能聽見我心中的慾望正在向我低語:“人類的末日,世界的毀滅,萬物的終焉......它們又與你何干?”

我要好好體驗一次只屬於我的“人生”,以此彌補我先前不得不做的一切。

可憐的Carmen,如她所願,現在她終於獲得了能夠將種子埋入每個人心中的力量。

而我同樣需要那股力量——

那“解放之光”。

站得越高,摔得越狠。A,他的夢想將會墜落,然後摔得粉碎。

至於你們,我很確定你們會妨礙到我。

所以,我需要你們立刻休眠。

……你們為什麼要露出那樣的表情啊?

這可是你們一直以來都期盼著的,「安息」啊。

世界被黑暗籠罩了整整四天,就彷彿從未有過光芒一般。

那本應照耀七日的光之樹,僅僅持續了三天。結果是,埋入人們心中的種子微弱而又殘缺……

而這不完整的種子只能給予人們不穩定的力量。

整整三天的白晝,整整四天的黑夜。這一週,被世人稱作“白夜與黑晝”。

我的靈魂指引著我的道路。

這個地方將會成為我的樂園。

人類……有的人會展現出自我的力量,有的人會被這股力量吞噬;

有的生物會隨著自我的崩潰成為與異想體無異的存在,有的生物則會變得比異想體更加強大……

無論未來如何,我想要了解他們,分析他們。最後,我要將有關它們的知識整理起來。

我記得,這是叫做「書」吧?

那麼,這裡便是一座“圖書館”了。

我會建起只屬於我自己的,最為寶貴的“圖書館”。

我會與那些迷失了的可憐靈魂同在。

人們把它們稱作“醜陋的怪物”……

但實際上,這些忠於自我的異想體才是最可愛的存在。

我會和這些被拋棄的存在一起,一頁一頁地記錄下這整個世界。

正於此地。

這座「圖書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