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幾天,《黎明殺機》正式增加了新的DLC。遊戲中添加了一個使用電刑的醫生反派角色,同時遊戲裡面也增加了一箇中國的醫生角色。

這次的DLC是《黎明殺機》的遊戲開發商為了答謝中國玩家的支持而特意添加的。@阿九Esther 將這個投票發到了SteamCN的論壇上,給出了一些選項,讓玩家投票。結果投票的最終結果是楊永信以絕對的優勢拿到了第一名。

遊戲開發商為了感謝幫忙聯繫的@九號遊戲姬Esther 特意在遊戲中的角色衣服上添加了一個“玖”字。有關於這件事情,我們聯繫到她,讓她和大家分享一下,有關於這件事情的來龍去脈。

關於《黎明殺機》

核心玩家網:您好,您能簡單給大家介紹一下您自己嗎?

阿九:你好,叫我阿九或者Esther都行。我本科是學會計的,以前不怎麼接觸Steam,2014年年底入Steam坑以後開始喜歡上獨立遊戲。

我現在從事獨立遊戲的發行工作,不過很快就要離職休息了,接下來一段時間以閱讀和學習為主,暫時還沒確定未來的工作方向。不過還是以獨立遊戲為主。

我比較雜食,沒有很特別喜歡的遊戲類型,玩的遊戲蠻多的,不過通關的很少。我最喜歡的獨立遊戲分別是《To The Moon 去月球》和《The Beginner’s Guide 新手指南》。商業遊戲比較喜歡《Life Is Strange 奇異人生》。我也玩一些操作為主的遊戲,不過不會像上面那樣敘事為主的遊戲喜愛那麼深。

我不是比較典型的玩家,以前接觸過比較娛樂的遊戲,但是還沒有意識。遊戲對我來說更像是自我的投射和模擬體驗,既新鮮又不失深度和震撼,Steam上獨立遊戲挺多的嘛,入坑沒幾天就喜歡上了,出不來。

機核網:您是怎麼想到和《黎明殺機》製作組聯繫這件事情的?

阿九:去年在西雅圖參加Steam Dev Days 2016時碰巧跟他們遇上了,他們原本就有意做一箇中國風格的屠夫答謝中國玩家,但是因為不瞭解中國的情況,所以問問我有什麼想法。於是才想到做一個投票來徵集玩家的意見的。我只是剛好遇上幫個忙。

加入這個選項是希望能讓更多人知道這件事情。不過其實最終DLC也不能說是以誰為原型,只是參考了一下創意,做了一個電擊系的中國屠夫,跟真實人物關係不大。

當時的投票

機核網:《黎明殺機》的遊戲製作組特別願意傾聽玩家的意見,您對這個有什麼感受嗎?

阿九:作為中國玩家,非常感動,除了感動於殺雞製作組這個個體的重視(最近Alex還開了微博,以便直接跟中國玩家交流),也感受得到這半年海外遊戲團隊在逐漸瞭解中國的情況,願意提供更多以前對國內玩家來說比較缺席的商業服務了。

作為業內人,很觸動,我想學習他們的這種誠懇和親和。製作組不是玩家的對立面,我們有時候在工作時,明明我們自己應該更瞭解本土的玩家,但是心態遠不如海外團隊平和。不過這也跟我們的行業在海外更加成熟有一定關係吧。只能說逐步努力了。

關於楊永信

機核網:您是什麼時候知道的楊永信的事情?當時是什麼感受?

阿九:去年下半年在微博看到的。很震撼也很難受,沒想到中國竟然還在發生這樣的事情。但是心裡很清楚自己幫不上什麼忙,我們都還太弱小了。

機核網:在和《黎明殺機》製作組溝通的時候,您這邊有什麼有趣的事情值得分享嗎?

阿九:除了一開始的英文聯繫以外,後來都是Alex,他們團隊的華人來跟我溝通的。使用同一種語言時就能明顯體會到他們對玩家的用心和開發的細緻了。他們挺期望有機會能來大陸參加遊戲活動,親自接觸一下中國玩家的。之前他們提過有興趣參加今年的CJ,不知道確定了沒有。

機核網:您覺得楊永信最後會繩之以法嗎?

阿九:我覺得抗爭一直都會在吧,至於最後會不會被“繩之以法”不太好說,不確定最後是不是法律先走到那一步,還是科技社會先進入別的時代。雖然短期內不太可能實現,但我想遙遠的未來我們應該能看到他跌下寶座的一天。

機核網:有的人說這件事情是家醜,家醜不可外揚,您是怎麼看的?

阿九:之前提到過的,對,家醜不可外揚,但如果我們自己已經失去了表達的權利,再恥辱我也希望至少能借助他人之力來讓這個世界銘記。

機核網:您覺得有一天楊永信事件能夠解決嗎?如果有一天能夠見到楊永信,您有什麼想對他說的呢?

你的存在是一個尚不成熟的社會對你的縱容,也是對一個尚不成熟的行業的責罰。我恨你,但我不怨你,我怨我們自己。不能保護我們的玩家的是我們自己,因為是我們讓不熟悉遊戲的人對這個行業產生不了信任。只要我們一天無法讓我們行業成熟起來,不能形成一個更能見人的行業形態,你一個楊永信倒了,還有千千萬萬個楊永信在滋生。

楊永信不是個例,楊永信的事件大概率是有可能被解決的,但是解決他只是起點,不是終點。也許我們這一輩人還看不到能鬆一口氣的時候。

現在,《黎明殺機》的新DLC已經上線了。因為一些特殊的原因,《黎明殺機》的製作組沒有在公開場合說過這個角色原型是什麼。《黎明殺機》是一款很大程度上依靠直播所成長的遊戲,如果遊戲在國內禁止播放,可能對於製作組是很大的損失。

目前,楊永信的網癮治療中心還在營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