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一:Standing by——基本背景簡述

在日本電視劇的發展史中,特攝絕對是不能夠錯過的一個部分。實際上特攝這個分類,即使是限定於“以諸如皮套等非數碼手段實現特殊的畫面效果”這個比較狹窄的定義,能夠冠以特攝的作品也並不僅限於日本從上世紀中期直至現在的產業。正相反的是,許多的歐美影視系列,如早期的《星球大戰》,《星河艦隊》、《007》、《霹靂遊俠》和《異形》等電視電影名作,都是利用大量諸如模型、皮套等方法實現亦真亦幻的視覺效果的。

進入新千年後,隨著以好萊塢為首的大規模電影工業得到CG技術的支持迅速發展,以視覺特效為賣點的大片們可以藉助大量資金投入,利用CG來較為輕鬆地完成過去非數碼時代耗費大量人力和時間的實景拍攝,同時還能做到相對更加多樣,更美輪美奐的視聽體驗。

與此同時,雖然日本的影視工業在戰後也能稱得上是發展迅猛,然而隨著泡沫經濟的崩潰,即使日本在技術方面依然能夠稱得上是發達國家應有的水準,卻面臨最根本的問題——資金不足。這種窘境不僅讓即使是東映這樣的大型電影企業都很難製作“好萊塢規模”的視效大片,更帶來影視市場的萎縮,特別是海外市場,例如東南亞地區收視率的下降。

這些困境徹底宣告了日本影視,包括特攝在內,在全球的影響力基本論作品年代只停留在九十年代之前,論輻射範圍少有走出東亞的作品,和港臺影視工業的窘境類似。

九十年代是日本文化產業最輝煌,但也是最捉襟見肘的時候

再說回到我們的這次的主題《假面騎士》。作為日本三大特攝系列之一,《假面騎士》在上世紀的最後一部電視劇作品《假面騎士Black RX》的放映時間也得追溯到1989年。相比較於《奧特曼》在九十年代有《迪迦》、《戴拿》、《蓋亞》三部知名作品和中國等海外市場的相對繁榮,《超級戰隊》在美國擁有人氣不容小視的《恐龍戰隊》等授權改編作品,《假面騎士》在九十年代基本只剩下原有的少數成人受眾在支撐人氣。

正是在這樣的情況下,《假面騎士》在平成千禧年的復活企劃才會讓人覺得是奇蹟般的。而更加沒有令人想到的,則是新千年的前五部作品,直到現在都可以說是經典之作。甚至對於“變身英雄特攝片”這個題材,平成的《假面騎士》可以說是具有絕對的開創意義,不僅打破了類型片原有的定式束縛,更完善了新時代特攝片的獨特風格。

2000年的《假面騎士空我》一腳踢開了平成騎士的歷史

也正是如此,《假面騎士555》作為一部2003年的特攝劇,平成假面騎士的第四部作品,在諸多方面又一次顛覆了假面騎士這個系列的許多固有套路,和其他四部作品一樣拔高了《假面騎士》的水準上限;然而《555》也並非一部完美之作,他的不少問題使得令人扼腕的遺憾直到完結的十多年後才得以結束。本篇的目的,就是簡要地介紹這一部“新時代特攝劇”的代表之作,以及解釋為什麼對它的討論直到現在還能留下餘味。

其二:Exceed charge——《555》的視效看點

既然是一部特攝劇,那麼首先還是要講一講它的視覺表現特點比較好。如果對昭和時代的假面騎士有大概的認知的話,那麼昭和騎士們不論能力各異,基本都是以昆蟲作為原型的外觀設計,結果就是清一色的昆蟲式的複眼和整體頭部設計,再加上模仿蟲類外骨骼的裝甲。平成騎士的外觀設計雖然於昭和相比有著諸多的創新,但也直到2003年的《假面騎士龍騎》中,經典的昆蟲元素才得到了顯著的削弱,不過取代昆蟲的,依然是各種動物的設計被運用於每位騎士最為顯眼的部分。

而到了《555》,三位假面騎士的皮套在設計風格上與《龍騎》大相徑庭,最明顯的就是幾乎完全隱去了動物的元素。

《555》中不論哪位騎士,都是以貼身的裝甲作為第一印象,可以說是在系列歷史中第一次從“動物騎士”到“裝甲騎士”的轉型。特別是頭部的複眼設計,雖然是大面積的晶體覆蓋,但完全摒棄了昆蟲的複眼樣式,反而用簡單的劃分表現了三位假面騎士的標誌:希臘字符中的Φ(音Phi),X(音kaixa),Δ(音delta)。

三位騎士外觀另外一個引人注目的地方就是全身的被稱作“光子血液”的管狀條紋,這些條紋不僅貫通了全身,將整個身體的一體性進行了強調,同時發光特效除了臉部眼睛外,也都是體現在這些“光子血液”上的。雖然聽起來不夠華麗,然而實際效果簡單卻又不簡陋,尤其是在黑夜場景中,紅色和金色的光影在漆黑中舞動,直到現在這種貼合身體的發光效果依舊是非常時髦的特效方案。

至於變身腰帶方面。從《龍騎》開始,平成假面騎士們都會在戰鬥中使用各種各樣的外置式道具,比如《龍騎》中騎士們使用卡盒變身,會將卡牌放入自己的武器中來實現像是卡牌遊戲中會出現的技能。《555》則跨出了更大的一步,直接將變身道具變為了以手機為首,結合照相機,手電筒等各種日常用品的組合。《555》之所以叫做“555”,也是因為被稱作“Faiz gear”的Faiz變身腰帶,需要在配套的手機上輸入“555”來啟動變身。配合簡潔的特效,這些現代007式的道具讓《555》中的騎士有了明顯的科技感,更像是尖端科技加持於身的未來戰士。

另一方面,騎士的對手奧菲以諾(Orphnoch)的設計也可圈可點。這些“進化後的人類”在形態上結合了動物的形態和人類的鎧甲、外套等服飾,在表面紋理趨於繁複的同時顏色保持簡單的灰色,平添了一份簡約大方的高貴,給人以更多的奇特美感體驗。在特效這邊,奧菲以諾在從人形變為怪人形態時,臉上會浮現出投影的怪人形態的臉,如同土著部落臉上的刺青,帶來了直接的、狂野的富有攻擊性的視覺衝擊力。

至於特效方面,《555》有著上一部《龍騎》使用CG的經驗,其中不少依靠CG的大場面戰鬥放在2003年也算得上可圈可點。不過最難得的,就是《555》在視效風格上和簡潔大方的皮套一樣保持了剋制的原則,讓戰鬥的畫面在炫酷之餘不會過於花哨。

其三:Open your eyes for the next Faiz:《555》的故事看點

當然《555》最為人稱道的一點,也是它為什麼會能夠算得上“瑕不掩瑜”從而成為經典的最主要原因,就是整個故事的構架。以往的《假面騎士》乃至其他特攝作品,往往都逃不掉把怪物設置成“必須要與之對抗的角色”,或者更寬泛地講,是一種很經典的“鏡像對立角色設定”。許多高人氣劇作的基礎通常都是將反派、對手、宿敵等角色設置為與主角相似的人物,《假面騎士》至今為止傳承下來的“敵我同源”這一特色其實也是“鏡像對立”的特化,作為英雄的假面騎士通過與跟自己相似的敵人戰鬥,從而間接地實現“與自己戰鬥”,和對自我價值的明確。

而《555》在這個基礎上,把原本作為敵人的“怪人“,也就是片中的奧菲以諾,設置為於其他人物一樣的平等的劇中位置。這樣一來,就讓《555》變成了實際上的雙主線故事。

無論是從以假面騎士為主的”菊池洗衣店一家“,還是以中立奧菲以諾為核心的”木場勇治組“來看故事,觀眾往往會感受到這兩個側面的故事明明有著諸多的不同,卻在價值傾向上驚人地趨近一致:兩撥人的主要面對的問題,都是”如何生存“和”是否/怎樣去保護自己以外的人/奧菲以諾“。人類面對奧菲以諾時只能束手就擒,而奧菲以諾作為人類的進化結果雖然身體上超越人類,卻既短命(只有十幾年壽命)又難以增加種族的數量,無論如何兩方都沒有攜手一同生存下去的可能,在這樣的極端未來下,這種對生存的無形渴望,顯得真實而又悲哀。

當兩方的目標變得一致,且趨於非排他性的時候,《555》的基調就變為了在英雄類型故事中很少見的“界線模糊”,不論是善惡還是立場的判斷,都變成由觀眾自行去判斷的東西。隨著故事的推進,觀眾們往往會放棄單純從“人類”或“奧菲以諾”這兩個視角看故事,轉而更加關注每個角色們本身的意志與觀眾自己內心的答案之間會產生怎樣的化學反應。不過這並不意味著《555》完全放棄了劇本,相反《555》的劇情仍然是一大看點,而且也只有在這個糾纏不清的故事裡,形形色色的人才會出最奇妙的個性。

不同於現如今很多特攝乃至一般電視劇的“U”字形或者一馬平川的節奏曲線,《555》的劇情是一種不斷加速,爆點接踵而至的,“高強度”敘事。從第一話主角乾巧從女主角真理那裡得到變身腰帶開始,《555》的主要編劇井上敏樹就在傳遞給觀眾懸念:流星塾的祕密、第三條腰帶的爭奪、製造腰帶的目的,這些中途加入的懸疑點充斥著整部劇中,甚至在接近完結的時候依舊有新的元素被添加進故事,更不要說《555》在完結時還給了觀眾一個開放式的結尾,又留下了最大的懸念。這樣一來,觀眾的觀看體驗如同是衝入入海口的滔滔大水,越是接近象徵結尾的大海,就越是帶著更多的泥沙和富壤,從而造就了名為《555》的肥沃三角洲。

在戰鬥之外,兩位平行地位的主角能夠互相交心,這也是《555》劇情的特點之一

另外,在設定上,《555》第一次真正地把假面騎士的力量與變身者相分離,同時把可以利用腰帶變身的適用者範圍擴大,變為只要是擁有“奧菲以諾基因”就可以使用腰帶。這樣的處理不僅讓假面騎士與變身者不再捆綁在一起,變相地刪除了和“正義的英雄”之間的等號,更讓劇情有了一個合適的中心點——腰帶作為力量的象徵,被多方覬覦而四處轉手。

同時,腰帶本身的特性也間接地對劇情起到了寓言式的作用,尤其是對本作的二騎草加雅人而言,他最常用的變身腰帶不僅象徵著他對實力的追求,也昭示著他在劇情尾聲時即將面對的命運安排。這種騎士身份與角色自身身份的解綁,也讓角色塑造方面擁有更多的空間,特別是對於假面騎士的變身者在變身後面具下的心情,觀眾也會給予更多的關注。也只有在這部作品的設定下,幾個主角的性格也才能更加地具有戲劇衝突性。

主人公乾巧作為主角,在待人處事上給其他角色的第一印象也並非是善良溫柔的標準好人形象。但當命運讓他戴上腰帶成為騎士後,觀眾們能很明顯地感受到他刀子嘴豆腐心的本性,也能從他經典的臺詞”我沒有夢想,但是我可以守護別人的夢想“裡窺見他一邊保護他人,一邊又從他人的期許中獲得生活下去的勇氣。可以說乾巧是一個能讓觀眾同時英雄的強大和柔弱這兩個本應矛盾的特質的人物,可以說就是象徵著“互相信任從而生存下去”這一道理,給予觀眾們平凡但卻刻骨銘心的高尚人性。

身為想要保護人類一派的奧菲以諾的第二主角木場勇治,可以說是本片中最大的遺憾之一,因為論其想保護其他人以此證明自己生存價值的信念,本應當是最能夠和乾巧一併合作的。但首先由於各種機緣巧合,天災人禍,兩人在全劇中的大部分時間都把對方錯認為自己的宿敵。其次,勇治本人並非完全清白,曾失手用自己的能力殺過背叛自己的女友的事實註定他的從善之舉只能成為贖罪的荊棘之路。另外,他的獨善其身也並不能讓自己和周圍的夥伴得救,無論是人類,假面騎士,抑或是奧菲以諾的同族,都有著和他報以惡意的理由,而他的以德報怨並不能真正地在所有人身上奏效。正所謂悲劇就是把美好的東西摧毀給人看,木場勇治是一個毋庸置疑的好人,更不是一個天真的巨嬰,但宿命卻將他推向他最不想要的結果,實在令人惋惜。

二騎草加雅人,可能是《假面騎士》史上被塑造的最令人難忘的假面騎士之一。與一般的預期不同,草加絕對稱不上是一個我們心目中的好人——因為對於英雄角色而言,奸詐而重心機的偽善者形象基本上是不允許出現的。如果乾巧代表著人本能的善意和信賴,那麼草加就是因為本能的異族仇恨加上對他人的不信任而產生的剛愎自用。他固執地認為他人都是自己的絆腳石,奧菲以諾都是必須打倒的敵人,不接受協助,不接受他人進入自己的內心,可以說是一個會讓觀眾本能地產生反感,巴不得讓他趕緊消失的比反派還要邪惡的”正派“。

但奇妙的是,當劇情越接近結尾,當草加的複雜過去被逐漸揭露開來,草加逐漸變成了一個有著可憐之處的可恨之人,觀眾對他的厭惡也逐漸像是發酵般地變得五味雜陳。他可能不會讓人喜歡,但他的自我執念卻讓人對其產生一絲酸澀的敬意;他可能是惡德的典型代表,但人們卻不會否認他是一個合格的假面騎士,一個不管時代需要與否,都會一個人疾馳的假面騎士。

除去那幾個主要的角色,片中的其他配角們也像是有裝飾的鏡子一樣,在自身的特質映襯主題的同時,他們獨特的性格本身也為本劇增添了不少顏色。洗衣店店長啟太郎有著聖母一般的善良,卻又有一般人的懦弱;木場的夥伴海棠行為瘋瘋癲癲,卻不知不覺中繼承了木場的意志;短暫出場而又離去的沙耶,卻代表著最純真的人類的善良……井上敏樹筆下形形色色的配角們用藝術的方式,展現了“生存”主題下芸芸眾生的答案,讓這部本來就已經扣人心絃的故事變得更加地百味薈萃。

其四:悲傷的故事不斷重複——《555》的兩大軟肋

《555》的優秀,很大程度上是由它那根枝龐雜的劇情風格帶來的,尤其是對比現如今《假面騎士》的劇情更加簡單易懂的現實。但是,《555》的兩個最大的問題,也同樣出現在敘事上,使得這部本來立意頗具味道的《假面騎士》更多地帶給觀眾不少的遺憾。首先,《555》的敘事完整性對比其他《假面騎士》,顯得相對糟糕;其次,《555》的敘事特點,讓這部作品的評價很容易陷入兩極分化。

在敘事完整度上,《555》很明顯是受到了失控的故事發展節奏的影響。不斷加速的節奏對觀眾來說能夠帶來緊湊的觀看體驗,但是沒有停緩的加速就像是沒有底的蹦極,隨著信息的逐漸增多,全劇卻沒有安排合適的地方給觀眾消化已經獲得的信息,到最後數話的時候,整個故事對觀眾而言就是一大堆沒有解開的謎團混在一起,其中不少還到了非解答不可的程度。如此密集的信息程度,自然需要最多的精力去解開謎題,然而有限的時間和敘事空間,讓故事的收尾變成了幾乎不能完美解決的事情。在這種失控下,《555》的最後幾話的劇情質量甚至達到了一灘漿糊的低劣水平,直接導致了主角們尋求自身困境的答案的過程失去意義,本應回味深長的開放式結局變得讓人頭疼。

而更加讓人不解的是,本作的電影《假面騎士555:消失的天堂》,在更加充足的預算下或許可以為原作起到補完的補丁作用,然而整個電影的故事卻選擇了大幅更換故事背景後用更加激烈的節奏重述正片的故事大綱,而且還由於時長限制把故事講的更加讓人似懂非懂,可以說是非常可惜了。

至於敘事特點,《555》是一部典型的御都合主義作品。

所謂御都合主義,可以理解為故事發展大量地依靠巧合等“機械降神”的方法發展,缺少足夠的、合理的鋪墊。誠然,想要一個在觀感上足夠令人振奮的故事,敘事上跳過一些瑣碎的無效細節無可厚非;但一旦過分使用“剛好”、“湊巧”等方式推進故事,敘事邏輯和人物行為邏輯就會缺少解釋的空間,進而讓人覺得故事中的各種要素不合情理,缺乏讓人情感帶入的理由。當然,如果是秉持“認真你就輸了的”的精神,習慣了由御都合主義帶來的各種很難推敲清楚的套路既視感,觀看體驗就會流暢不少。

而且本作的御都合主義風格也並非全是負面影響,《555》中不僅許多輕鬆幽默的橋段都是靠令人意想不到又在情理之中的巧合而達成,糾纏不清的派系交鋒在機緣巧合的牽動下也能讓人感受到命運的無常和人面對命運時的無力感。

劇中典型的御都合橋段:不用講位置,乾巧和草加不出意外總能及時趕到,哪怕奧菲已經騎臉

總結:讓每個人的心中都覺醒一點的JustiΦs

總而言之,儘管《555》很難稱得上是最好的《假面騎士》,但他本身的顛覆性和優秀的劇情(無視爛尾的情況),加上在那個年代水準到位的視覺表現,仍然稱得上是“最值得觀看的假面騎士之一”,有著平成年代《假面騎士》裡最好的多線敘事,和簡約到不會過時的造型和打鬥。不管怎樣,那個想要守護他人夢想的洗衣店打工仔乾巧,無論多少年過去,也會有劇外的人依然記得他,即使在他的世界裡已經如片中插曲所唱的那樣,是“people with no name”的無名之人。Open your eyes for the next Faiz。

片頭中由無數剪影組成的Faiz,或許就是無數人的夢想的集合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