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年前,一個濃眉大眼的武士百步穿楊一箭射出了 PS2 首個過百萬銷量遊戲。精美的 CG與刺激的遊戲體驗使得《鬼武者》一時成為遊戲界焦點,就連數月後同社推出的完成度和革命意義都在其上的《鬼泣》也沒有蓋過這位老大哥的風頭。然而它的誕生也是頗為曲折的。

初代的歷程

《鬼武者》最早是源自岡本吉起提出的一個戰國《生化危機》的企劃案,但是因為各種原因被擱置了一段時間。之後稻船敬主動接手這個閒置的企劃案並開始動工,計劃於 1999年在 PS 上推出。但是之後正逢索尼發售新世代主機 PS2 要拉攏一眾開發商保駕護航,於是就這樣整個項目移到 PS2 開發機上開發,並最終於 2001 年 1 月 25 日發售。

初代人設原畫

《鬼武者》一代的音樂總監是佯裝失聰卻還請人代為創作的佐村河內守,導演竹內潤,製作人稻船敬二。大家都知道,製作人其實就是電影電視劇中的製片人,都是 producer。由他負責開發人事安排和申請遊戲開發經費。當然請明星過來助陣也肯定在其內,其中就包括主角金城武。一代噱頭做的很足,那時候不像現在遊戲電視廣告和報紙期刊廣告對於遊戲的推廣是相當重要的環節,所以金城武出演主角事實上對於《鬼武者》的推廣是起了很大作用的。

這是首次有明星與遊戲廠商合作,並全程參與動作捕捉,人物配音等工作,這是史無前例的,更別提還是當時在亞洲人氣爆棚兩國通吃的金城武。人物的塑造上中規中矩,鑑於金城武的演出費是比較高昂的所以製作組也有意縮減他的臺詞,但對於當時普遍體量較小的遊戲來說這並不是明顯的缺點。雖然左馬介在實際遊戲中(包括即時演算不包括 CG)的表現有些僵硬和遲鈍,但起碼把戰國時期一身正氣的有為青年的形象勾勒出來了。但是由於 PS2 整體的開發環境不友好所以 PS2 版是有不少瑕疵的,算是一個未完成品。

正在傾情配音的小武先生

之後推出的 Xbox 版《幻魔鬼武者》其實是移植加強版,這個版本除了因硬件提升帶來的分辨率更高和幀數更穩定的畫面外,增強了不少新要素,完善了遊戲體驗。其中主要多了一種綠魂,除了主角能吸收之外,幻魔也能吸收,主角吸收了五個之後能變身成為鬼武者,能在一定時間內無敵且還能自動補血;相對的幻魔們吸收綠魂之後會變的更強,血更厚更難打出硬直,與鬼泣中小怪的魔化機制類似,打倒之後將獲得更多的經驗值。

《幻魔鬼武者》中還多出兩位新敵人──綾女與暗鎧。綾女長得如同娃娃一般,她會飛在空中不斷地追蹤主角,還會伸出比自己身體長兩倍的細刃攻擊主角,堪稱《鬼武者》系列最難纏的敵人;另一個暗鎧,和左馬介一樣拿著如炎龍劍一樣的大劍,十分的耐打。就是《鬼武者 3》中把捷克打虛脫的那個小 BOSS 。

《鬼武者》初代雖然各方面來說都顯得很小氣,包括延續到二代的坦克式操作,但從題材新鮮度來說無疑是非常新穎的,還有最核心的一閃系統使得這一當時官方定義為 AVG 的遊戲在動作天尊的技術加持之下顯得頗為亮眼。此外還有當時堪稱精細的建模及場景美工以及金城武的明星效應一發酵,賣出百萬套也是合乎情理的事。

在說二代之前吐槽一下一代結局。幻魔王白龍親自堵在被欽定為下一屆幻魔王的信長前給左馬介砍(所以說那時候欽定是種流行),左馬介變身真鬼武者插眼遊戲結束。隨後交代了下逃出生天的三人下落,你丫就把這三人下半輩子的事情全給交代了?我到現在也看不懂這操作。幼馴染加大小姐的雪姬帶著一個小正太雲遊四海,楓十四年後戰死沙場,左馬介繼續尋找信長。說實話當我第一次通關遊戲看到這幾句話感覺生生被卡婊餵了幾口屎。

續作的誕生

有了一代的成功續作的推出順理成章——其實我猜測一代那個喂屎的結局就是有意留坑就是強行組個信長三部曲——二代出人意料得選用了新主角,很佩服當時卡表敢於創新的勇氣(但誰又能說這不是吊胃口呢等到第三部再讓金城武迴歸)。 一年後的 3 月 27 日《鬼武者 2》如期而至,在人物塑造和情節演出上提升了幾個臺階的《鬼武者 2》的綜合品質成為公認的系列之最。一舉拿下兩百多萬銷量。製作人依然是鐵打的稻船敬二,導演為江城元秀,音樂巖代太郎,人設雨宮慶太。

《鬼武者 2》的片頭 CG 至今是我心中最優秀最震撼的遊戲 CG 之一。我想費點口舌把它用文字再現一遍:第一段把信長屠柳生之莊的狠厲決絕表現得淋漓盡致。在幼兒的撥浪鼓聲中火箭急急而來,打破了這一祥和村莊的安寧。接踵而至的是已經成為新一代幻魔王的信長的死靈鐵騎。但是柳生之莊的很多村民顯然都有武藝在身。小小的掙扎了一下之後還是不能與擁有幻魔之力加持的死靈軍團相匹敵。在一片哭喊奔逃聲中最後的母子也被屠戮。夜幕漸漸降臨,信長帶著死靈軍團緩緩離開。先前被信長玩弄的小蛇此時也被信長抓住拋下馬卷在幼兒的撥浪鼓上,節節寸斷。畫面隨音樂一轉。迎面是膀大腰圓的武僧安國寺惠瓊,在落英繽紛中耍了一套棍槍。接著映入眼簾的是黑夜籠罩下的僻靜蒼穹,年輕忍者風魔小太郎遊走於屋頂之上,頑皮而又稚嫩。鏡頭切換,另一名雜賀孫市心有所感拿起雙槍砰砰幾下擊破浮世繪風格的幕布。緊接著一轉一名身材姣好的裸女浮現,在瀑布下悠然洗擦身體。完畢之後穿好衣服肩甲挽了個劍花回鞘轉身離去。一粒水花畫作彼時奔行回家的柳生十兵衛的眼珠,一陣風襲來他回頭心有所感轉身繼續疾行。

松田優作堅毅木訥的臉龐比之金城武過於現代的臉更具有代入感

《鬼武者 2》的代言人從金城武變更為當時已經去世的男星松田優作。一開始松田優作的妻子美由紀是不同意的,但他的兩個兒子龍平和翔太卻表現出很大興趣,本身二位也是前作的遊戲粉絲,於是在一番交涉之後促成了這次合作。卡普空蒐集了大量優作生前的照片,儘可能在遊戲中還原他的相貌,十兵衛的動捕一部分由龍平出演,他還參與了電視廣告的拍攝,CV 是演員大森達也——這一系列工作成功地演繹了一位揹負著血海深仇的硬漢形象。這作還特意收錄了優作在電視劇《偵探物語》中的造型作為隱藏服裝。

《鬼武者 2》有一個讓人耳目一新的渡物系統,即交換物品提升好感度以展開新劇情,包括會幫你一起打怪,還有新增的人物劇情,甚至會出現劇情變動。相對於《幻魔鬼武者》來說,《鬼武者 2》的動作系統倒不是提升很大。整個遊戲的體量有所提升但依然不算大。結局一如既往得喂屎,這次是坐騎黃金魔神像成了信長的替死鬼,一樣的不了了之。最後十兵衛和迴歸稻葉山城的阿市遙相目視。身為幾個孩子的媽和咱們男子力爆表的主角曖昧最後還親上了。不得不感嘆淺井死的早,墳頭碧綠草。

系列的衰落

《新鬼武者》由於人事變動(和志不在遊戲投資房地產失敗的老總產生衝突的第二開發部部長岡本吉起拉著一夥人出走),成了當時社內頂樑柱的稻船敬二大權獨攬,不僅如願排擠走了第四開發部成員,還開始了削減社內一眾遊戲開發預算的政策方針。但自己的遊戲可不能馬虎,於是只會吆喝的稻船又幹起了拿手行當——再多張羅幾個明星協助開發造勢,導致開發預算水漲船高分給真正遊戲開發的費用已經很有限了。就這樣,還是為了讓當年的財務報表好看點還是趕工期提前發售,導致最後的總體質量差強人意。賣出不過一百五十萬套。稻船的如意算盤打空之後果斷撒手,把這爛攤子就交給了小野義德。《新鬼武者》的手感和前作相差太多,並且很多人都對這個變動太大的打擊效果很不爽。蛋疼的一閃音效和停滯感足以破壞整個遊戲體驗。很多人也無心去挖掘遊戲的其他優點,單單這一點就是致命的。至於別的什麼大大小小的缺點都是小意思了。都及不上這個勸退無數人的核心手感。只能感慨《鬼武者》沒遇到個好後爹吧。伊津野英昭雖然在很多方面不及神谷先輩,但好歹讓接手的《鬼泣》走出了自己的路。《新鬼武者》則徹底斷送了這一昔日的話題大作。

2014 年卡婊見同行的手遊頁遊賺的盆滿缽滿於是讓這個壽終正寢的老 IP 出山,和風養成頁遊《鬼武者魂》應運而生。不得不說卡婊在請大牌聲優上毫不含糊,並且把旗下一眾死了沒死半死不活的 IP 角色全都拉過去客串一番,可見其野心。不過在一番熱度過後也沒支撐多久,考慮到頁遊和卡表稀缺的這方面運營人才,能撐到 2017 年最後的日服關停也是不錯了。至此鬼武者系列可算再度入土為安了。

然而期間也有大大小小真假難辨的消息,比如前段時間卡表又在多國註冊鬼武者商標,分類有電子遊戲音樂等等,不免又給眾粉絲一通遐想。再加上前不久 E3 上卡婊默不作聲突然公佈了《鬼泣 5》這一闊別十年的正統續作。難不成昔日的動作天尊終於回來了?

卡普空曾經的 ACT 雙雄之一帶著滿滿的新時代元素震撼迴歸。那麼在去年發售大受好評的《仁王》、TGS 公佈的《對馬島之鬼》還有今年 E3 公佈的《仁王 2》及《隻狼》將日式戰場動作遊戲的潮流帶請來的背景下,卡普空是否會在刺激下重返日式戰場與新時代的天驕一較高下?拭目以待吧。

全明星陣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