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任007提摩西道爾頓的《殺人執照》生錯了時代。這部偏黑暗的007電影遭到了不小的批判,票房表現在當時1989年尚且差強人意。

1990年5月,提摩西道爾頓的第三部亦是合約中最後一部007電影製作提上議程。據道爾頓在2010年的採訪中敘述,第十七部007電影在當時已進入選擇導演的階段了。可就在這一切都有條不紊地進行途中,聯美、米高梅以及007電影版權擁有者布羅克利三者之間爆發了法律糾紛。

拜這場錯綜複雜的法律糾紛所賜,第十七部007電影毫不意外地陷入了難產。直到1993年,也就是道爾頓所籤七年片約的最後時限,這部電影仍然沒有開始拍攝工作。

提摩西道爾頓的007留下的印跡很淺,這隻能說是“非戰之罪”了

螺旋上升的《黃金眼》

1994年一月,聯美公司終於開始製作第十七部007。

儘管合約已經到期,製片人布羅克利依然帶著劇本詢問提摩西道爾頓繼續出演的意願。道爾頓聲稱他願意演完自己最後一部007。可是布羅克利堅持認為在經歷了這些年的空白期後,道爾頓不能只演一部就拍屁股走人。他希望道爾頓可以續簽第四、第五甚至第六部片約,後者則表示不想讓自己的表演生涯被007束縛。

二者在這點上的分歧最終導致道爾頓在同年四月公開宣稱他將正式卸任007。事後看來,道爾頓的選擇不無道理。

短命的道爾頓時代過去了,下一任007的選角迫在眉睫。

製片人布羅克利在休格蘭特、連姆尼森、梅爾吉布森之間短暫徘徊了一陣子,之後十分堅定地重新選擇了他在八年前心目中的第一候選人——皮爾斯布魯斯南。

人是可以踏入同一條河流兩次的

但皮爾斯布魯斯南並不是《黃金眼》最為令人震驚的選角。 真正讓人們大跌眼鏡的選角是朱迪丹奇成為了新一任的MI6領導、邦德的頂頭上司——M。

這一決定並非全然出於譁眾取寵的噱頭,性轉M的念頭也不是《黃金眼》的原創。早在羅傑摩爾時代的最後一部作品《雷霆殺機》拍攝前,扮演M專屬祕書錢班霓的演員路易斯就提出過讓下一任M成為女人的構想。這一構想在當時沒有得到採納,反而在八年後的《黃金眼》裡成為現實。

但讓朱迪丹奇飾演M這一決策,更有可能是受到了現實世界中英國諜報部門領導換屆的影響:1992年,英國情報部門軍情五處迎來了首位女性主管,斯黛拉雷明頓。

除此之外,我認為性轉M的背後更是片方針對007這個IP未來的長遠考慮。

007系列的活力源頭在於冷戰時代的間諜戰,《殺人執照》前的大部分007電影劇情大多以對抗蘇聯為核心展開。可在米高梅、聯美折騰那堆官司糾紛的時候,007的終極目標——蘇聯,這個紅色巨人已經在現實世界裡轟然倒下了。

沒有了對手,這個戲還要怎麼往下寫呢?沒了對手,007存在的意義又在何處呢?拔劍四顧心茫然,彷彿戰場上的戰士。

蘇聯的缺席讓許多業內人士都對007系列抱持著悲觀態度。媒體認為經歷了六年的真空期再讓邦德復出是徒勞的行為,甚至有人直言不諱地說邦德是“舊時代的標記,最好還是將他束之高閣吧”。

在這些負面評論的影響下,製片人布羅克利心中同樣有過懷疑。此時由於阿爾伯特布羅克利年老病重,實際掌舵的製片人已經是他的女兒芭芭拉布羅克利。片方曾想要將電影背景設定為60年代,講述007的起源故事,甚至考慮過黑人邦德的提案。要知道這可是在政治正確濫觴之前的1994年,黑人邦德真是個大膽的主意。

不過最終老布羅克利仍然決定影片必須迴歸最傳統的007電影基礎,即講述當代間諜故事。

阿爾伯特布羅克利,堪稱007電影之父

雖說是迴歸傳統,由於《黃金眼》是第一部沒有伊恩弗萊明原著小說加持的、完全原創的電影,所以它仍然是最為創新的007電影。

在此之前,所有的007電影都改編自同名原著或長篇或短篇的小說。改編的力度有大有小,但終究有伊恩弗萊明的加持。《黃金眼》不再受原著小說助力,這也意味著它不再受到伊恩弗萊明冷戰思想的制約。

儘管不在改編自小說,電影有仍伊恩弗萊明的印記。片名“黃金眼”就是伊恩弗萊明的莊園名字,弗萊明就是在位於牙買加的“黃金眼”莊園內寫就了大部分的007小說。弗萊明之所以給自己的莊園起名黃金眼,是因為他在二戰時曾經參與過英國情報部門針對伊比利亞半島的某次任務,那次任務的代號就是黃金眼。

位於牙買加聖瑪麗地區的黃金眼莊園

皮爾斯布魯斯南的演繹一掃道爾頓時代的黑暗陰霾,將道爾頓在《殺人執照》中的那股暴戾氣息用宛如肖恩康納利的黑色幽默風格給掩蓋起來。邦德的演繹風格上,在我看來,皮爾斯布魯斯南是對羅傑摩爾時代進行了螺旋向上的繼承。

《黃金眼》正片開始的那段飆車戲中,可以清晰地看到詹姆斯邦德性格中與生俱來的冒險家精神。在這段與“鳳凰女”的賽車戲中,007完全沒有必要用他那老舊的阿斯頓馬丁強行與法拉利一教高下,但是007依然選擇接受挑戰並樂在其中。

這種大男孩的氣質是皮爾斯布魯斯南賦予邦德的最大特色,這份男孩氣息與羅傑摩爾時代的“流氓”氣質形似而神非,又像是繼承肖恩康納利紳士氣質之上的雅痞風格。

不再是個“大男子主義的厭女症恐龍”。(M夫人對邦德的評價)

法米克詹森飾演的反派邦女郎是《黃金眼》的一大亮點

之後在《X戰警》系列中飾演鳳凰女的荷蘭演員法米克詹森,在《黃金眼》中她飾演一名喜歡在做愛過程中用大腿把人掐死的俄羅斯女殺手。

我認為這是在致敬《黎明生機》中邦德查看蘇聯女殺手時,Q提到了擅用大腿的女殺手。但當時那位女殺手明顯是個重型坦克,不是法米克詹森這樣的尤物。法米克詹森在這部戲裡的激情鏡頭給當年幼小的我造成了很大沖擊

在這場浴室打鬥戲中,法米克詹森堅持要求布魯斯南認真打她,然後她就被撞斷了肋骨

鳥槍換炮的視覺效果

用CG重新打造的007片頭

如果說道爾頓時代為了對抗羅傑摩爾時代的浮誇,而刻意摒棄了各種小道具,採取腳踏實地的動作畫面。那麼《黃金眼》就是為了彌補007缺席六年的情感空白,而加足馬力奉獻給觀眾的一場視聽盛宴。

製片方的決意從007的經典片頭就看得出來,槍管片頭從肖恩康納利時代以來幾乎沒什麼大變動,直到《黃金眼》終於使用CGI重新打造槍管與流血特效,讓整個畫面更加流暢。

伴隨007數十年的特效總監德里克梅丁斯在影片上映前不幸逝世,而梅丁斯的專長是製作微縮特效道具,這彷彿在冥冥之中告訴我們《黃金眼》註定將成為007系列新的起點。

《黃金眼》是第一部使用電腦特效技術的007電影,這並不意味著它就是《復仇者聯盟》那樣幾乎完全依賴CGI的電影,皮爾斯布魯斯南也並沒有穿著那一身動作捕捉套裝走來走去。

事實上,《黃金眼》採取的仍然是傳統的實景特效。

在影片中段的高潮追逐戲中,邦德駕駛著坦克在聖彼得堡的街頭橫衝直撞。光是這場戲就拍了六個星期,分別在聖彼得堡和仿造聖彼得堡搭建的英國攝影棚內完成。為了完成這場戲,劇組向英國軍事博物館租用了一輛蘇聯T-54/55型坦克,並將其履帶改造成了適用電影特效爆破的履帶。

為了聖彼得堡的街道不至於被坦克壓壞,劇組還把T-54/55型坦克的鋼製履帶板替換成英國酋長坦克的橡膠履帶襯墊,真可謂用心良苦。

雖然大部分鏡頭在棚內完成,這場戲還是遭到了聖彼得堡民眾的抗議

在熱鬧的動作場面之中,電影依然沒有忘記賦予007一點格調和修養。在聖彼得堡的坦克追逐戲中,邦德一邊開著坦克一邊還抽空整理了一下領帶,這是就是007和其他動作片明星的最大區別:槍可以打不準,風度不能丟。

除了坦克、衛星這些極浩大的特效,鳥槍換炮的還有至微小的動作戲剪輯風格。類似羅傑摩爾時代那種固定鏡頭來回切特寫的槍戰一去不復返了,在《黃金眼》中我們可以看到鏡頭跟著邦德在掩體之間跑動,甚至在入侵蘇聯基地時還有被《諜影重重》發揚光大的手持跟拍。

剪輯對於動作戲的影響是巨大的,這部電影銳意革新的凌厲風格要歸功於導演馬丁坎貝爾。這位英國硬派導演面對《黃金眼》這份艱鉅的任務,交出了一份完美的答卷,讓眾人質疑的007系列在六年真空期後得以起死回生。

更加可敬的是,十年後,當布魯斯南時代的007陷入羅傑摩爾式的疲態,又是馬丁坎貝爾執導了《皇家賭場》,再次給這個知天命之年的系列注入新的活力!

馬丁坎貝爾最近作品是成龍和皮爾斯布魯斯南的《英倫對決》

邦德的自我價值認同

影片上映於1995年,冷戰早已結束,蘇聯已經解體。但《黃金眼》仍以1986年的某次任務開場,007和006前往蘇聯進行破壞工作。

《黃金眼》的主題曲中美女們輪著大錘砸碎各種社會主義意象

在之前的007電影中也出現過其他00代號的特工,可是基本出場就死了。比如《八爪女》中的009,《黎明生機》中的不知名00特工。不誇張地說,00部隊的業績完全是007一個人撐起來的。 這一次的《黃金眼》起初看上去也不例外,006開場就被烏洛莫夫將軍生擒,說了句“For England” (為了英格蘭)後就被擊斃。

扮演006的是大家都很喜愛的便當王肖恩賓

目睹006殉職一幕的邦德,其悲憤之情溢於言表,這是很難在康納利及羅傑摩爾時代看到的情形。雖然在《八爪女》中有009殉職劇情了,我們幾乎看不到羅傑摩爾飾演的邦德對同僚之死表現出多少情緒波動。

我認為這或許是編劇延續了《殺人執照》中道爾頓的邦德為同僚復仇的性格。《黃金眼》中的邦德是所有007電影中最為嗜血的。僅統計鏡頭表現的場景,邦德在《黃金眼》中總共殺了三十四人。從人頭數的角度看,皮爾斯布魯斯南時代的邦德真可謂殺人魔王。

順便說一下,最和善的邦德一定是羅傑摩爾,他在《金槍客》裡除了BOSS金槍客外沒有殺任何人,真的是走和平主義者路線了。

殺人魔頭007

這段序幕確定了整部《黃金眼》的基調,略帶殘酷黑暗的成人童話。整部電影實質上是在循序漸進地重新打造邦德的自我身份認同。

影片極具感染力的一幕發生在艾力克向邦德坦白他的叛變行為。

那是在一片蘇聯社會主義風格雕塑中,006向007坦言自己是哥薩克人。英國在二戰後出賣了哥薩克人,任由他們被蘇聯屠殺。同胞遭到屠戮的慘狀導致艾力克的雙親自殺,從此艾力克發誓要向英國復仇。

看起來似乎英國特工006確實已經死了,活下來的是哥薩克人Janus。(Janus是艾力克在恐怖分子世界中的代號) 在艾力克與邦德對峙回合的最後,佔盡優勢的艾力克用極其嘲諷的語氣再次說了那句“For England”。這不僅是對英國的背叛,更是對邦德本人的侮辱。

如果艾力克真的是個執著於報復英國的哥薩克人,那麼《黃金眼》或許會有更多的討論空間。可惜他不是。

和所有好萊塢動作片的反派一樣,艾力克特里威廉只不過是個掠取金錢的恐怖分子。他製造混亂偷走法國戰鬥機,和前蘇聯將軍烏洛莫夫合作搶奪人造衛星黃金眼,這一切的目的都是為了讓他在搶劫英國銀行的同時摧毀英國經濟秩序,以此斷絕一切能追查到他的線索。

什麼宏大的復仇,什麼偉大的計劃,到頭來正如邦德在片中所言,只是個小偷罷了。

跨越了心理上對艾力克的愧疚,邦德也跨越了自己對間諜身份的內心矛盾。所以在最後一幕,當艾力克向邦德求饒,最後一次說出他們同事之間的口號——For England之時。

邦德才能平靜地迴應:

No,for me.

為了英國,007應該活捉006。但為了自己,邦德只想殺了艾力克。

由此,皮爾斯布魯斯南的007處女作《黃金眼》一蹴而就,漂亮地打造出屬於他的邦德形象。

《黃金眼》的成功遠超預料。皮爾斯布魯斯南的灑脫與優雅、馬丁坎貝爾純屬的電影技巧以及蒂娜特納那首可以說是007主題曲Top 3的《黃金眼》,這無疑是天作之合。

就連電影批判之神羅傑伊伯特都對皮爾斯布魯斯南不吝溢美之詞:

相比於前任們,布魯斯南的邦德顯得更敏感、更脆弱,但心理上更完整。這部電影可以看作是邦德的成長之痛。

票房表現自不必說,在藝術性上《黃金眼》同樣得到了業界讚許,得到了英國最高獎項BAFTA的提名。

坐起:Q、贊尼亞、邦德、娜塔莉

這也是對我們遊戲玩家來說最重要的一部007。

根據《黃金眼》改編的N64同名遊戲真正讓歐美主流玩家體會到了FPS的樂趣。在《黃金眼》之前,FPS這一類型在主機上沒有得到真正的普及,它仍屬於PC端硬核玩家。

《黃金眼》的橫空出世重新定義了主機上的射擊遊戲,它是現代FPS遊戲的雛形,奠定了現實類FPS遊戲的基本規則和玩法,引領了FPS遊戲的“現實主義”風潮,更首次在第一人稱射擊遊戲中融入潛入元素。

光是美國地區,《黃金眼》就售出了500萬套以上,直到現在我還偶爾能在YouTube上看到關於這款遊戲的討論。

美國主機玩家的FPS情懷之作

罕見正面描寫中國的007

《黃金眼》的遊戲發售於1997年五月,同年十二月,布魯斯南的第二部007《明日帝國》開始上映。

不管從哪個角度看,《明日帝國》都不是一部難看的電影,更何況它還是唯一有華裔擔當邦女郎的電影。華人女星楊紫瓊的加入不知是否受到了成龍的影響。1994年,《紅番區》讓成龍終於打入好萊塢,也讓美國觀眾真正領略了異於歐美動作片的香港武打的魅力。楊紫瓊的當選是否有此因素呢?

《明日帝國》在立項後沒多久就確定楊紫瓊為邦女郎

楊紫瓊扮演中國特工林葳在片中大顯身手,說得上是戰鬥力最強的邦女郎。在電影中段的高潮追逐戲中,她與邦德在越南街頭二人交叉手臂騎摩托的設計非常有創意,在符合邏輯的基礎上給觀眾耳目一新的感受。

隨後在越南安全屋的打鬥中,楊紫瓊著實秀了一把Chinese Kung-fu,各種涵蓋中國元素的特工道具把邦德唬得一愣一愣的。

但電影的這個"中國式”鍵盤真是在瞎搞……

在我看來,《明日帝國》的問題在於“有佳句,無華章”。

《明日帝國》的數個高潮段落的設計都保持著相當高的水準,可之間的銜接卻非常粗糙,邦德在陷入困境後的逃脫手法有些過於離譜了。

但這部電影依然是一流的007電影,羅傑伊伯特給出瞭如下評價:

《明日帝國》是一部有格調的刺激的作品。而這部電影的反派比過去更加合理可信,也更加現代,同時賦予了這部電影不同以往的、隱晦的諷刺效果。

伊伯特所說的反派是《明日帝國》中明日傳媒集團的Boss——埃利奧特卡佛。

扮演卡佛的是《權力的遊戲》中的老神棍大麻雀

為什麼羅傑伊伯特說卡佛更加諷刺呢?

因為在這部電影裡,埃利奧特卡佛發動恐怖襲擊的目的不是摧毀世界,也不是控制某種稀有資源,而是製造新聞。

為了要讓自己旗下的媒體更具話題性,卡佛僱傭私人武裝在中國南海製造衝突,隨後在中國和英國之間挑撥是非,然後再讓報紙第一時間發佈具有煽動性的內容。

很多人認為埃利奧特卡佛這個角色是在影射現實世界裡的英國傳媒大亨魯伯特默多克。魯伯特默多克從報業起家,如今他已坐擁包括《泰晤士報》《太陽報》等在內的英國40%的報紙、天空電視、福克斯電視等媒體。

在90年代,默多克和中國關係頗為密切,這也是人們認為電影有所影射的一大理由。在電影中,卡佛和中國軍方串通一氣製造混亂的條件之一就是獲得中國新聞的獨家報道權。

而楊紫瓊飾演的特工林葳,其表面身份是新華社記者,她跑得也挺快的,或許《明日帝國》講述的其實是一場中國官方媒體抵禦外敵的戰爭吧……

搞個大新聞

《明日帝國》上映的年份正是英國交還香港的日子。雖說這過程中英國人使了不少壞,香港問題大大增加了中英正面交流的機會,歐美也意識到中國有不俗的潛力與開放性。

在最終決戰前,007和林葳乘船前往中國南海尋找卡佛的蹤跡。夕陽沐浴下,邦德和林葳二人你自嘲一句墮落的西方世界特工,我自嘲一句連紅寶書都沒有。兩國的特工可以親密無間地合作,中英的爭端只來自第三方的挑撥。

整部電影,我們可以看到邦德對來自中國的特工的態度從一開始的持有刻板偏見,到最後懷有同生共死的敬意。而林葳的態度則不卑不亢,還帶著些許嘲諷與自嘲。

縱觀整個系列,《明日帝國》內對中國人和中國政府的正面描寫堪稱罕見。

楊紫瓊是007系列最能打最強大的邦女郎

重蹈覆轍的布魯斯南

皮爾斯布魯斯南時代伊始,片方就和寶馬簽了贊助合同。於是我們在布魯斯南時代看到了堪稱史上最誇張科幻的007座駕。

羅傑摩爾時代的路特斯能潛水?so what,我們布魯斯南的車還能拿手機遙控!還能隱形呢!簡直就是蝙蝠俠的蝙蝠車!

道具無限升級是007電影荒誕化的一大標誌,過多的奇技淫巧比起羅傑摩爾時代的浮誇都有過之而無不及。

光學迷彩的阿斯頓馬丁,問你怕未?

在皮爾斯布魯斯南的第三部007《黑日危機》之中尚且留有一絲乾燥的現實感。這大半要歸功於蘇菲瑪索飾演的石油大亨女兒。

這個角色或許是整個007系列中層次最豐富的反派邦女郎。關於這個角色的斯德哥爾摩心理反作用力算是《黑日危機》中為數不多的亮點。她和大反派之間的心理地位互換非常具有挖掘的潛力,這個奴役和被奴役的關係給波蘭斯基拍那就是《苦月亮》了。

最蛇蠍的邦女郎之一

可是製片人們似乎不懂適可而止的道理。

布魯斯南時代的四部007電影,科幻元素的過分程度與日俱增。這使電影從成人的童話降級成了兒童的童話,觀眾們對布魯斯南的007評價可謂每況愈下。

不可否認其最後一部《擇日而亡》的製作水平極為高超,這部電影的特效水平遠超前作,大動作場面更是系列內無出其右的奢華。電影前半段的質量算是上乘,故事遵循著007電影的經典套路有條不紊地展開。《擇日而亡》的前二十分鐘,其嚴肅灰暗程度完全可以媲美丹尼爾克雷格時代,邦德開場就被俘更是極為少見的橋段。

比起俄羅斯和石油恐怖分子,這次007要面對的是摸不著底的朝鮮。這個新穎的設定讓電影前半段處於刺激和緊張中。

飾演朝鮮將軍的是香港演員曾江

但任何有關現實感的幻想都在故事中途那座冰雕宮殿出現後急轉直下。

冰雕的宮殿、人造衛星的激光、隱形的阿斯頓馬丁……

過分的科幻元素使得電影從成人童話降級成真正兒童的童話。在面對這樣浮誇的劇情元素時,觀眾很難在嚴肅對待電影中邦德遭遇的危險。整部電影就此淪為一場show,一場展示007道具的show。

從冰雕宮殿開始,電影彷彿出軌失控的列車,奢靡的特效帶著故事的起承轉合就這樣奔向荒唐的終結。

這座宮殿似乎屬於《指環王》的世界,而不是007的電影

製作人急於想讓詹姆斯邦德趕上當時各種CGI特效動作電影,如《碟中諜》《極限特工》等,卻忘了這個40歲的系列應該追求怎樣的效果。

更可怕的是在《擇日而亡》中,五十歲的皮爾斯布魯斯南就如前十七年前的羅傑摩爾一樣老態盡顯。不知是否刻意為之,在這部電影中你甚至可以看到邦德的兩鬢白髮……

庸俗的藝術風格、浮誇的特效、荒唐的動作戲,這些都大大影響了《擇日而亡》的綜合素質。與此同時,電影中大面積的植入廣告鏡頭也遭到了媒體的口誅筆伐。

BBC戲稱《擇日而亡》(Die another day)為“Buy another day”,毫不留情地諷刺這部電影的銅臭。據不完全統計,在《擇日而亡》中植入廣告的企業多達二十家,其總贊助費高達七千萬美元,坊間傳言甚至高達一億美元!

看來007根本不是女王的忠犬,他完全是在為贊助商們出生入死!

《擇日而亡》中對朝鮮半島的描寫遭到了朝鮮政府的聲討,他們認為電影中對朝鮮戰亂和饑荒的描寫與真實情況大相徑庭。在韓國,亦有一百四十五家影院因為上映《擇日而亡》而遭到了韓國民眾的抗議和抵制。

《擇日而亡》上映於2002年十二月,次年便召開了關於朝核問題的六方會談。在會談上朝鮮態度強硬,會議沒有達成任何實質成果。有好事者便將這口鍋套在007的頭上,韓國文化旅遊部門的某位官員形容《擇日而亡》是“一部錯誤時間的錯誤電影”。

《擇日而亡》的反派角色是有歐洲留學背景的朝鮮軍二代,令人遐想

遭到差評的《擇日而亡》仍舊是當年全球票房第六的電影,卻再次消耗了007的口碑。合約到期的皮爾斯布魯斯南就坡下驢,就此卸任。布魯斯南時代的007可謂虎頭蛇尾,《黃金眼》的成功掩蓋了後三作的平庸。

但話說回來,每一任007不都是這樣嗎?除了喬治拉贊貝。

在保羅格林格拉斯和馬特達蒙的《諜影重重2》重新定義了動作片的2004年,007這個系列亟待新鮮血液的融入。不僅僅是演員的更迭,更重要的是敘事角度和電影風格的改變。

家貧思孝子,國難想忠臣,憑藉《黃金眼》拯救了007的馬丁坎貝爾迎難而上。

再次出山的馬丁坎貝爾,還有那位有史以來爭議最大的007將再次為系列續命!

James Bond will retur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