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離《孤島驚魂5》這款遊戲發售也已經有一段時間了,而關於這款遊戲劇情的討論卻沒怎麼停過。很多人無非理解最後核爆或者被洗腦的結局,包括我在內。當然也有人認為這個出乎意料的結局符合孤島驚魂系列一貫的出乎意料的結局設定。

我花了很長時間去研究這款遊戲中隱藏的細節以及設定,並想搞清楚其中一個結局的核彈到底是哪兒來的。雖然最後並沒有得到我想要的結果,但還是發現了一些非常有意思的東西。

在這篇文章中,你能看到孤島驚魂5中邪教的原型,遊戲中邪教伊甸之門的起源以及預告片分析。

在此感謝森納映畫神奇陸夫人以及學究翻譯組、熊貓遊戲字幕組對本文的幫助。

遊戲原型

本部分內容參考森納映畫——《【不止遊戲】 孤島驚魂5 韋科慘案》

伊甸之門的原型是美國的大衛教派,1934年由美國人維克多·胡太佛創立。該教派主張世界末日論,只有與異教徒作戰才能在末日中存活下來,並把1959年的4月22日定為世界末日。可到了這一天什麼事兒都沒發生,教主也換了好幾次。最後一任教主是大衛·考雷什,在他擔任教主期間大量囤積軍火,訓練教徒成為武裝人員,並將德克薩斯州的卡梅爾莊園設為總部,在1992年6月改名天啟農場。後來他們的計劃敗露,大量囤積軍火的行為引起了ATF(菸酒槍炮及爆炸物管理局)的注意。

1993年2月28日,一百名ATF探員出動準備逮捕大衛,沒想到遭到了教徒們的埋伏,導致4人死亡16人受傷。後來ATF探員由於彈藥不足被迫撤退,而教徒們幾乎沒有損失。美國政府也因此展開行動,FBI接管此事,450名軍警以及裝甲車、直升機將農場包圍。大衛則將婦女兒童作為人質與政府進行談判。雙方對峙51天后,美國政府迫於壓力於4月19日發動進攻。喪心病狂的大衛把整個房屋點燃,他與剩下的76個人葬身火海。事後這件事被稱為“韋科慘案”。

不難看出遊戲中的伊甸之門與上面描述的大衛教派有很多類似之處:末日論、聖戰、囤積軍火等等。只不過伊甸之門更顯得瘋狂與極端。

聖經——邪教的建立

本部分內容參考自育碧官方發佈的《約瑟夫聖經》(學究翻譯組與陸夫人翻譯版)

在美國佐治亞州羅馬市的白人貧民窟裡,生活著席德一家人。老席德家裡一共有三個孩子:老大雅各、老二約瑟夫與老三約翰。他們的父親老席德是一個“虔誠”並且暴躁的老人,他禁止家中的一切娛樂活動,經常毆打孩子們。孩子們的母親則是一個沉默的女人,對發生的一切感到無能為力。也正因此,老席德經常一邊背誦著聖經,一邊在醉酒狀態下抽打著不聽他話的孩子們。並且為了更好讓孩子們忠於信仰,他強迫約瑟夫和雅各退學,遠離世間的邪惡。此外約瑟夫目睹了許多貧民窟的慘狀,有著十分嚴重的仇富心理,而同情與他們生活的窮人們。

“至於鄰居們,他們忙於處理自己的問題,沒法關注老席德家孩子的命運。他們並不無情,相反,他們是好人。儘管他們天性仁慈,卻因苦難變得堅硬。在我們鎮上,大家的工作都是一樣的——領取失業救濟金。我們以東拼西湊的各種福利,食品救濟券,慈善機構和富人區的有錢人們長期資助的流動廚房為生。富人們通過做慈善這種方式尋求良心上的安慰,或是為他們在時尚宴會上的吹噓炫耀準備素材。”

在約瑟夫7歲時,6月下午的某一天,約瑟夫因為看了蜘蛛俠漫畫書而遭受父親的毒打。同樣在這一天,約瑟夫第一次聽到了創世主之聲。大概的內容就是上帝被人類的自私以及對地球的破壞所激怒,人類很快就會付出代價,接受末日審判。而約瑟夫必須把得到上帝恩惠的人聚集起來,組成一個大家庭。這就是之後我們頻繁提到的神諭。

在聽到聲音的幾天之後,三個孩子的人生終於發生了改變。學校的老師發現了約翰後背上的傷痕,她迅速通知了兒童保護部門。保護部門與警察趕到老席德家中,他們逮捕了老席德與孩子們的母親,剝奪了他們的領養權;而三位孩子被送往了孤兒院接受進一步的檢查。在多年之後,約瑟夫通過一位服刑人員得知老席德在刑期結束之前在樓梯摔倒,一命嗚呼;而他們的母親也就從此沒了消息。

“我不想念我的母親。當我們住在同一個屋簷下時,她就如同幽靈一般。現在她也許正遊蕩在某個福利機構中。不過毫無疑問,她肯定非常高興遠離了這個毀掉她一生的男人。她也可能已經死了,不過那不重要,因為她很快就會和其他人一樣了。”

到達孤兒院後,約瑟夫接受了心理學家的檢查,並且判斷出約瑟夫患有“短暫性精神分裂症”、“心理障礙”、“創傷後應激障礙”等疾病。然而他們並沒有對約瑟夫進行治療,反而讓約瑟夫保持沉默,並在幾個月後將兄弟三人送往新的領養家庭。

領養他們的是一對經營農場的夫婦。他們並沒有將三位兄弟當作孩子來撫養,反而當作勞工一樣使用。他們睡在穀倉裡,重複著艱苦的勞動。終於有一天,雅各無法忍受這一切。他放火燒掉了穀倉、馬廄、房子、汽車,放走了所有的動物,並且用斧頭把養父砍倒。於是趕來的警察將雅各關進了少年拘留中心,約翰和約瑟夫又被送回了孤兒院。

約翰因為長得好看,脾氣好,很快被一個非常富有的家庭領養;而我們的約瑟夫就沒那麼幸運了。因為自己的神諭以及孤僻的性格,他一次又一次被寄養家庭趕了出來,熬到了自己的法定成人年齡。當約瑟夫再一次回到羅馬市,發現自己的家已經被富人區取代,自己的家已經沒了。

“取而代之的是一個購物中心。一個陽光明媚的早晨,政府的官員認為這個地方應該被改造,讓它富有魅力,帶來商機。因此住在這裡的烏合之眾全都被趕了出來,他們的小屋被夷為平地。那些人不過是在地圖上比劃幾下,就斷送了幾十個家庭的生活。這僅僅是因為有富人要住進來,所以這些窮人就必須要被趕走。在曾屬於席德家的土地上,坐落著一家高檔寵物店、一家裱框店和一家價格昂貴的理髮店。”

約瑟夫開始尋找自己兄弟的下落,但首先他的謀生。他曾在一家酒店擔任夜班電梯操作員,並在這個崗位上工作了幾個月。好景不長,他因為向客人告訴了“神諭”而開除。接下來約瑟夫頻繁進入圖書館,學習了大量宗教知識,試圖搞清楚為什麼神選擇了他?

“在我閱讀了所有我能接觸的書籍後,發現了一些東西:那些許下誓言不再開口說話的人,跳舞跳到精疲力竭的人,住在洞穴裡隱士一樣生活的人;那些齋戒的人,發誓獨身的人,祈禱從不間斷的人,攝入致幻植物與來世的靈魂交談的人,以上帝的名義鞭打自己的人。他們所有的人都有著同樣的目標:他們正在乞求一些東西來填補內心的空虛。這些人知道他們缺少一些東西,一些無法在這個世界上找到,至少不是在現在的這個世界能找到的東西。他們是這個社會上最敏感的人,最痛苦,最激進,也是最瘋狂的人。他們是被選中的聖徒和殉道者。我知道當那個時刻來臨,我必須從他們當中選出能同我一起完成使命的人。”

約瑟夫踏上了尋找雅各的旅程。他知道雅各喜歡森林,於是從佐治亞州北部一直走到了田納西州,靠打各種零工為生,但始終沒有結果。於是約瑟夫改變策略,去了亞特蘭大尋找約翰,找到了一份垃圾處理工的工作,無奈又因為自己的神諭而被同事告發丟掉了工作。緊接著約瑟夫在精神病院工作。而他發現這些精神病人與外面的人相比更正常。

“令我非常驚訝的是,我發現住在這的大多數病人甚至沒有外面的人那麼神經錯亂。他們只是有一點點的小毛病,他們不太容易保持沉默,無法隱藏自己的怪癖,不願與世界分享一些自己的祕密。在大多數情況下,他們唯一急需解決的問題就是學習禮儀和控制自己的行為。他們的主要病症是無法接受世界上虛偽的規則,因此這個社會建立了一個監獄,把他們藏了起來。”

“這裡的人都非常敏感,他們幾乎都能感覺到我的與眾不同。有些人被迷住了,另一些人則嚇壞了。他們被生活折磨得精疲力竭,以這樣或那樣的方式被打倒。從那時起,我便知道,那些願意響應我的號召的人,只能是那些遭受過痛苦和被拋棄的人。純潔的靈魂會在經歷過這個社會發動的永無休止的戰爭的人中出現,他們中的每個人都已飽經摧殘。”

在約瑟夫一次去值夜班的路上,他被三個高大的男人搶劫。當得知約瑟夫沒有錢時,三個人狠狠打了他一頓,眼神裡充滿了蔑視。此時約瑟夫開始懷疑是那個聲音毀了他的生活,讓他找不到工作,又讓他受盡羞辱。不過就在此時,這個聲音又來了。這一次,聲音又一次向他展視末日,每一個人都會體驗到他們畏懼的末日。但人類不會因此滅絕,會有人得到拯救。“幾千個純潔的靈魂將會活下來,創造一個新世界,繁衍生息。”

而約瑟夫已經從一個平民變成了聖父,他必須找到約翰和雅各,完成彙集子民的使命。之後,那個聲音就再也沒有出現過。約瑟夫成為了神的代言人。

此時,毆打約瑟夫的男人已經發現了約瑟夫的異樣。用約瑟夫描述的話來講:“他覺得在揍我的時候好像是在幫助我,這讓他毛骨悚然。”於是乎這名男子勸住了另外兩個同伴,逃離了現場。約瑟夫拼盡全力回到了醫院,一隻眼睛打腫,肋骨被打斷。不過他並不在乎這些了。

傷好之後,約瑟夫辭掉了在醫院的工作,開始再一次尋找再約翰。只不過,這一次約瑟夫意識到材質聰穎的約翰已經改名換姓,並且羅馬市也有可能是他生活的地方。於是約瑟夫開始接觸羅馬市的上流社會,終於在一家律師事務所找到了約翰——而約翰已經改姓鄧肯。

約翰被極其富有的鄧肯家收養,然而這家也是極端狂熱的宗教分子。他們認為約翰不說話是被惡魔附身的表現,不斷的用各種驅魔儀式折磨著他。但約翰也在這瘋狂的祭典中學會了隱藏自己的內心真情實感,迎合養父母的想法。在被收養期間,約翰成為了優等生,成為了亞特蘭大州最年輕的律師之一,並且順利繼承了養父母充裕的遺產。在上流社會生活的他隱藏著自己的想法,成為了優秀的傾聽者,一個可以值得信賴的人;富裕的環境也讓他墮落,深陷濫交、毒品氾濫的派對中,他也在這種環境中迷失著自我。

見到約翰之後,約瑟夫將自己聽見的聲音告訴了他,而約翰也欣然拋棄掉富裕的生活,成為了告解神父。

“現在,約翰是我們組織中的告解神父,他讓每個人都獲得新生,將我的子民們從悔恨和祕密的重擔中解放,於是他們可以重生,可以重新開始。他測試想要加入我們的人是否虔誠。他確保了他們的動機都是單純的。多虧了他,我知道了我們大家庭中的每一個人都全身心投入到了我們必須完成的宏偉計劃中,我們中間沒有告密者。”

找到了約翰無疑給約瑟夫提供了極大的信心,二人開始尋找雅各。約翰通過自己“約翰·鄧肯”的身份開始調查雅各的去向。

如同大多數孩子一樣,雅各從少管所出來後加入了軍隊,被部署在阿富汗和伊拉克作戰。他在戰場中表現神勇,殺敵無數,多次獲得勳章,也曾經無數次在戰場上負傷。後來也是因負傷被迫退役。在戰場上,雅各也用槍屠殺了無辜的百姓,甚至用推土機活埋了一個百姓;但同樣的,他也在戰場上目睹了戰友戰死的場景。在這些精神折磨之下,雅各患上了創傷後應激障礙,被送到軍事醫院治療。在他的補助金花光後,雅各被趕了出去,之後檔案中就沒有記載他的去向。

約瑟夫和約翰一個一個拜訪那些庇護所,終於在某一個庇護所發現了已經不成人樣的雅各,把他帶了出去。經過了約瑟夫不斷的激勵與勸導,雅各也找回了自我,成為了守護者。

“如今,雅各扮演者守護者的角色。他從所有被選中的人中挑選出一些意志堅定的,並把他們訓練成我們的戰士。他教會他們武器使用方法和戰鬥技巧,他教會他們冷酷無情。他們中的大部分人以前都是軍人,知道真正的戰爭意味著什麼。但同時,他們也都知道這場戰爭是不一樣的。”

三兄弟徹底聚齊,是時候傳道了。約翰通過自己的關係,把一間屠宰場的廠房作為基地。起初,約瑟夫的傳道並沒有吸引什麼人,但這在他的意料之中。他認為,那些像以前他們一樣的人會漸漸瞭解社會的陰暗面,加入到鬥爭當中。漸漸的,越來越多虔誠的信徒聚集到約瑟夫周圍,同時約瑟夫也在剔除著那些不虔誠並且貪圖利益的人。在約瑟夫拒絕了一名偽善者之後,此人神祕失蹤。約瑟夫徹底也被警察盯上,準備逃亡。

但逃亡歸逃亡,你得有個地點吧?約瑟夫是這麼記載的。

“我們需要一個遠離鬧市、遠離警察騷擾的避難所,一個我們可以安心發展以在即將到來的可怕災難中生還的庇護所。所以我們打開了國家地圖並想尋找一個我們組織能稱之為家的地方。我們很快看中了西北方的山區,一個隱蔽的易守難攻的地點。許多的宗教組織和生存主義者組織在那裡建立了基地用來逃避迫害,生活在社會邊緣。我仔細地研究著地圖,視線一直在蒙大拿州附近徘徊,就在那時,我發現了這個地方。這個名字以細小的字體印在地圖上,那是一個我從來沒有聽過的名字,但是極度充滿潛力:希望郡。”

在這場遷徙途中給,約瑟夫不斷的傳道,吸引更多人加入。加入的這些人當中不乏能工巧匠:木工、農民、警察、建築師、醫生等等。無疑例外,他們都在約瑟夫的教導下重獲新生。在大遷徙中,約瑟夫與他的聖徒們躲避著警察與FBI的追擊,一路奔波,到達了希望郡。

“一個寬闊繁茂的山谷,伴著波光粼粼的河流,映入我們的眼簾。遠處是落基山脈的山麓小丘,山谷側面環繞著幽深森林,將其與外界隔絕。這裡沒有幾條進出山谷的道路,而這讓這裡更易進行防守。在掩體的保護下,我們可以抵禦圍攻,甚至對抗外面的世界。隨處可見的穀倉,風力渦輪機和風車彰顯了這個地區農業的發達,而在零散城鎮中可見的白色教堂塔尖則是另一個可利用的招募資源。這裡甚至有小型飛機場。”

“我們到達了‘出埃及記’的終點,並獲得了超出我們所有預期和夢想的沃土。最後倖存之人將會在這片坑坑窪窪的土地上重生。對所有我們的後代而言,這將是他們祖先的領地,是初始之人的領地。”

“這個地方廣闊並且沒什麼人居住。土地肥沃,森林裡有很多野味,景色雄壯華麗。但這裡的冬天嚴寒刺骨,城市稀少且相隔甚遠。許多遭受孤獨折磨的人逃離去了其他地方以尋求幸福。而從他處前來的我們可以告訴這些人,在這以外的地方很難找到幸福。這是一個富有挑戰性的地方,為先驅者而生,為勇敢和自信而生。這裡為我們而存在,為我們的家庭而存在。這是‘伊甸之門’所屬的土地。”

利用了約翰的財富,約瑟夫在希望郡安家生根。而約翰則利用之前熟練的技巧以及充裕的金錢打點好了一切權貴,並且掌握了他們手裡的祕密。之後,約瑟夫與約翰繼續在希望郡傳教,而雅各則開始訓練護衛部隊。值得一提的是,約瑟夫提到了一名叫做費絲的女子,她負責“當他們無法承受更多(痛苦)時,費絲幫助他們尋得安寧。”

四人組正式成立。他們開始在希望郡修建地堡,種植作物,訓練軍隊。

當然,約瑟夫也提到了希望郡的郡民們。

“自我們來到希望郡之後,許多忠實的追隨者加入了進來。他們幾乎都是參加了我的佈道並因我的箴言受到啟示的男男女女。而對其他人來說,從此在‘伊甸之門’獲得健康有序的生活是他們最後的希冀。 即使那些源於惡意和嫉妒的關於我們組織莫須有的謠言一直在流傳,但在誠實之人當中,我們有著創造奇蹟的稱譽。事實證明,我們偉大的計劃、我們崇高的品德以及我們對彼此的扶持,已經將一些深陷絕望和癮症深淵的人解救了出來。”

在這本聖經的最後,約瑟夫發出了召喚:

“唯一的疑問就是你是否希望活下去,或者願意與那個不承認你的世界一同消亡。只有少數人會留下。你理應成為他們中的一員——我知道這是對的。正如同其他人理應死去一般,你理應活著。我們是一個家庭而我是你的聖父。我們將一起走向天堂的大門。”

縱觀全篇聖經,這無非就是約瑟夫整個人的發家史,也不難看出這個人擁有的精神問題以及極強的煽動能力。雖然他將這個教說的天花亂墜,但不難看出約瑟夫隱藏了許多東西,這些東西都在遊戲中暴露無遺。

官方宣傳片

在遊戲發售之前,育碧官方曾經發布了一系列官方真人預告片。我發現其中有三個預告片還是很有意思的,便單獨拿出來稍加分析。

預告片翻譯選自熊貓遊戲字幕組

片子開頭,一輛警車追著一輛皮卡不放,在大荒野中奔馳。皮卡車裡的男人神情十分慌張。

經過一陣奔波,兩輛車開到了希望郡。門口的牌子已經被噴塗上了“罪人”標識。

此時皮卡突然急剎車,後面的警車反應不及,直接懟了上去。警官因為撞擊受傷,倒在地上。

皮卡男子則從受傷的警官裡搶了手槍,在一個驚慌失措的大娘臉上做了一個祝福的手勢。

此時,皮卡男子聽到了教堂中的歌聲,直接跑了過去。

果不其然,約瑟夫正在教堂中帶領聖徒歌唱。

皮卡男子也加入到了合唱的隊伍中,不經淚流滿面,與之前判若兩人。

片子開頭,前面提到的皮卡男已經被約瑟夫成功“洗禮”,四周爆出一陣掌聲。

下一名接受洗禮的是一名黑人女子,約瑟夫摸著她的臉,陷入了沉思。之後開始進行“洗禮”,但約瑟夫不斷的陷入到回憶當中。

此時加入了很多約瑟夫以前的回憶:睡在皮卡里,提著槍四處遊蕩。

他也曾拜訪小鎮裡的黑人神父,向他尋求告誡。值得一提的是,黑人神父的禱告詞跟約瑟夫的某些告詞十分相似。

“要尋找真相?讓我告訴你們,我知道何處尋找真相,我知道哪裡你們可以找到問題的答案。就在你對上帝的信仰當中!而我保證,他將會引領你們走出黑暗,走向光明!你們會知道你們都是神選之人。如果你把上帝放入你的心中,放進你的生活,深入你的靈魂!我可以得到上帝的同意嗎!”

之後,閃回中不斷出現約瑟夫翻看聖經,不斷創作的畫面。

緊接著,約瑟夫從水裡走了出來,帶著滿身的紋身與傷疤。

最後,西裝革履的約瑟夫來到黑人神父的門口,手持著自己的聖經,叫開了門,帶走了他的女兒。神父的女兒在約瑟夫的教養下長大成人,成為了忠實信徒。而接受洗禮的就是她。

不過,恍惚中的約瑟夫沒有控制好“洗禮”時間,神父的女兒被淹死了。

好像並沒有人在意一個活生生的生命已經逝去,屍體被水沖走,又有一個新的信徒等待“洗禮”了。

這個預告片長度在三十分鐘左右,並且有一個標題:《孤島驚魂5——深入伊甸之門》

片子開頭,視頻創作者亞歷克斯正在拍攝最後一期Vlog,與他同行的是薩拉與漢娜。

他們這個Vlog頻道主要拍攝一些其他人不知道的事情(怎麼聽起來像是GTA4的作死兩人組),不過他們馬上就要撤退了。亞歷克斯要去國外旅遊,而漢娜則要加入海軍陸戰隊。

這次他們來是收到了一位叫做馬克的希望郡郡民的求助信。他發現在希望郡有一個叫做“伊甸之門”的組織正在慢慢崛起,並且正在劫持人們。值得一提的是,警察認為這些事兒沒什麼可調查的。這一次,亞歷克斯三人就將前往希望郡調查一番。

在希望郡小鎮的酒吧中,我發現了有一個酷似遊戲中飛行員尼克·萊伊以及秋末鎮酒吧女老闆

三人組見到了馬克,馬克說自己的妹妹自願的離開了家庭,加入了“伊甸之門”。作為哥哥,他堅信自己的妹妹被領袖約瑟夫·席德蠱惑。所以他聯繫了三人組,將自己的妹妹救出來。

三人組首先在亞歷克斯的口袋裡安裝了微型錄影機,加入到了設在帳篷中的傳教會。會上,一名穿著華麗的男子正在坐著佈道前的陳述,旁邊站著一個穿著迷彩服的男子。無疑,這二位就是約翰與雅各。

一番介紹之後,我們的主角約瑟夫閃亮登場。

嘿,皮卡這人又出來了。現在可算得上是狂熱的信徒了

佈道的內容無非就是末日論,這裡就不給大家複述了。

這四位並沒有像教眾一樣坐下來聆聽,就在那兒傻站著。不過也沒人管他們

緊接著,馬克發現他的妹妹萊尼和約瑟夫非常親密。於是大家決定找到更多的證據,以便揭發伊甸之門的罪行。

他們跟隨著萊尼一行人來到了一處密林之中,也就是教徒們進行“洗禮”的地方。在這裡,四人親眼看見邪教他們往水裡傾倒了某種藍色藥劑(應該就是“極樂”),之後被人按進去進行“洗禮”。進行“洗禮”的正是約翰以及他的手下。(有一個疑點,約瑟夫在失手殺死神父的女兒後就沒有在此進行“洗禮”,在遊戲中進行儀式的要嗎是小嘍羅,要嗎就是約翰,但並沒有證據表明約瑟夫之後就沒有親手舉行過儀式。)

正當四人組正想繼續拍攝時,雅各已經找到他們了。估計在傳教會上不正常的舉動早已發現了他們。

約翰也趕了過來,強行將四人進行了洗禮儀式。

此時鏡頭給到了馬克的視角。洗禮後的他出現了幻覺,在迷迷糊糊中他看見約瑟夫向他傳道,並且在這篇模糊中出現。

之後,約瑟夫將經歷過洗禮的四人帶到了一個教堂中。在那裡,等待他們的是費絲·席德。

費絲挨個觀察了四人。她發現裡面的薩拉意志最為薄弱,值得單獨輔導。於是薩拉被單獨拉出來,剩下三人全都綁在地下室。

約瑟夫和費絲算是曉之以情動之以理,一會兒同情薩拉的感受,一會兒約瑟夫訴說自己被上帝召喚的過程。一番下來,已經被“極樂”折騰的不行的薩拉已經是淚流滿面。費絲倒了一杯裝有“極樂”的茶飲,勸著薩拉喝了下去。(存疑,在遊戲中“極樂”可以通過空氣來迷惑他人,但倒在茶飲裡的極樂並不多,也無法得知到底是因為極樂還是因為約瑟夫和費絲極有煽動的話語讓薩拉喝茶的。)

再說另外一邊,地下室的三人雖然迷迷瞪瞪的,但起碼知道自己得逃出去。亞歷克斯發現自己口袋裡的錄影機還在工作,只要把這些東西上傳出去就能得到別人的關注。馬克最終掙脫掉了繩子,釋放了剩下二人。接著漢娜徒手幹掉四名歹徒,來到地面上。三人在屋子裡找到了一些武器裝備。

三人再一合計,薩拉回頭再說,還是得出去。三人一邊扎汽車輪胎,一邊看哪輛車有車鑰匙方便逃走。

沒想到這三人還是被發現了。靠著漢娜精湛的槍法殺了幾個教徒,但是更多的教徒被吸引來了。

教堂裡的約瑟夫聽見一陣槍聲,說了一聲“終末之日”(所以我覺得,丫是不是以為聽見槍聲就認為是有人來剿滅他,就認為世界末日到了)。但出去一看發現是這三人跑了,立刻帶著約翰和雅各去追。

三人發現這次是跑不了了。馬克雖然聯繫了警察但也得幾個小時後才能到,視頻必須得傳出去。於是決定讓亞歷克斯拿著手機把視頻傳出去,剩下的倆人火力掩護。

這倆人一開始還能抵抗一會兒,不過人少敵多,最終還是被抓住了。

亞歷克斯一路狂奔,用手機錄著視頻,告訴大家伊甸之門的確是存在的,希望能有人出來救救他們。

最後,亞歷克斯被神槍手雅各一槍擊倒,但是他的任務已經完成,視頻已經上傳到網站上,教徒們拿他沒什麼辦法。

約瑟夫倒顯得無所謂,還是抱著一副包容心把亞歷克斯他們帶了回去。

視頻上傳後點擊量超大,最終產生的影響我們並不知道,希望這跟逮捕約瑟夫有一些聯繫。(此處存疑,視頻列表右邊微型錄影機拍攝的一系列視頻,但視頻不知道是何時上傳的,當然我們不能排除微型錄像機可以上傳視頻的可能性。)

那麼這幫博客的命運到底如何?在約翰區的一個屋子旁邊的一輛拖車上貼著一個紙條,告訴了我們亞歷克斯的命運:在接受了洗禮之後,他仍然試圖大量一些反抗者逃出去,並挖了地道方便行動。然而最後行動敗露,亞歷克斯被吊死,地道則被飛機炸燬。

在下一篇文章中,我將為大家講述遊戲劇情以及對遊戲劇情的分析,請大家盡情期待。

本人公眾號SadDogParty,歡迎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