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各位有沒有厭學的經歷?如果不是因為特殊情況,我國多數學生的厭學心理肯定會被父母“強行矯正”。義務教育有它的缺點,但在培養學生社交能力、集體意識、責任心方面確實能起到不小的作用。前幾個月我注意到一條“日本小學生主張不上學,並且自稱革命家”的新聞,當時沒急著發,觀察了幾個月後我決定為大家整理一下迄今為止事態的發展。

不想上學的小學生

2019年5月5日,琉球新報刊載了一篇《10歲,向世界發聲,新時代的主角是我們》。文中所述事件聚焦在一位名叫中村逞珂(簡稱Yutaka)的小學生身上。

中村逞珂今年10歲,生於大阪,現居沖繩。小小年紀的他已經當了2年Youtuber了。頻道平時上傳的都是日常玩樂的內容,但2018年12月3日卻上傳了一支視頻,Yutaka在視頻中講到自己在三年級的第一學期起就再也沒去過學校了(當時住在大阪)。視頻中也提到了自己不上學的原因——在Yutaka眼中那些同學都是機器人,只會對老師言聽計從。Yutaka認為再在這種環境下待下去,自己也會變成“機器人”,因此決定不去學校了。

除上述觀點外,Yutaka也因為作業的問題對教育體制不滿。因其陳述時的邏輯比較混亂,所以我就在下面分段列出來了。

  1. Yutaka沒寫作業,老師讓他寫,但Yutaka還是沒寫。
  2. 老師、家長都很生氣。老師說:“不寫就不寫吧。”
  3. 老師讓Yutaka在課間休息時寫作業。
  4. Yutaka認為老師欺騙了他,且對同學“寫就完事兒了”的勸說不滿,認為他們都是機器人。

截至目前,那段視頻的播放量已有169萬次,得到了8千多個贊和7.9萬個踩。上述事件只是Yutaka的一面之詞,真實情況如何我們不得而知。但感覺老師讓他在課間補作業的做法已經是仁至義盡了。

面對Yutaka的“暴言”,網民自然不會坐以待斃,當初那支視頻的評論區依舊熱鬧。多數網民覺得Yutaka是被慣壞了,許多網友針對這點出言諷刺,但評論區討論最多的還是認為Yutaka的想法過於主觀,把社會想得太簡單了。

Yutaka貌似並不太在意網友對自己的評價,他常在視頻最後說的一句話是“人生は冒険や。死んだらあかん”(人生就是冒險,不能死掉)。

目前還名不副實的“革命家”

話說自從“不上學事件”以來,Yutaka的頻道名就改為“少年革命家ゆたぼんチャンネル”了(少年革命家ゆたぼん頻道),上傳視頻也由原來的日常內容變成了吃喝玩樂摻雜著時評內容。除了發表“不上學”主張外,他還曾就演員樹木希林的離世發表了自己的看法——雖然Yutaka的結論基本都是享受人生,和所評述事件沒什麼關係。

2019年6月6日,Yutaka的頻道上傳了一支名為“去上學了!”的視頻。鏡頭前的Yutaka依舊開朗。為什麼之前主張不上學的Yutaka又開始上學了呢?他在視頻中給出的理由是:學生有上學的權力,但沒有上學的義務。他還特地提到了自己想上第五節課,但又不太喜歡第六節課,所以到時候會早退。

父親中村幸也在節目中透露,自己認可了Yutaka的想法。起初他也覺得Yutaka是無理取鬧,但聽了他真實的想法後仔細思索了一番,又想到自己的學生時代,因此決定順從Yutaka的意願,讓他創造屬於自己的幸福。

在同一檔電視節目裡,Yutaka也接受了記者的採訪。當被問到“如果如果遇到數學問題或看不懂的漢字時怎麼辦”的時候,Yutaka回答道:“計算不會的話用計算器,漢字不會的時候用谷歌查。”

7月11日,Yutaka還上傳了一段視頻,因為他看到了網友對自己的質疑。視頻中他用Siri算了“2+3*5”,當Siri說出“17”時,Yutaka顯得很高興,連聲讚歎道:“さすがシリ”(不愧是Siri),並解釋道Siri會先算乘法,再算加法。之後他又問道:“從1加到100等於多少?”,Siri給他找到了一些搜索結果,他高興地說上面不只有他想要的答案,連“從1加到50”的結果都查出來了。“這還只是目前的水平,10年以後Siri得多厲害啊。”Yutaka講到。

視頻的最後,Yutaka得出結論:“自學時候遇到問題應該先思考,思考不出來就上網搜,搜不著的話就去問別人。但網上假消息很多,不要被騙了。”

Yutaka比同齡的孩子能說會道,外向的性格也讓他的演講有一定的感染力,但他的夢想太大了,他想像政治家那樣將自己的理念傳播出去,並讓世人接受。但很可惜,他貌似並沒有影響到任何一個在讀學生,反而讓自己成為了眾矢之的。目前Yutaka頻道的部分視頻已禁止評論,其餘可用評論區也基本成了網民的“段子集散中心”。

反轉人生的父親

上段提到了Yutaka的父親,我本以為他只是這個故事中的過客,但查閱資料後我卻覺得Yutaka的種種行為很可能是受其影響,甚至說是受其“操縱”的。

Yutaka父親名叫中村幸也,高中學歷,曾是一名暴走族,後來自學心理學,現在的職業為心理諮詢師、禁菸諮詢師、“放棄式生活法”專家。

中學時代的中村幸也是一個非常頑皮的人。開著偷來的摩托車到處跑,也常邊抽著煙邊在學校走廊裡昂首闊步。高中畢業後馬上入職,三個月後不幹了,之後大概陸續換了20多份工作。曾是暴走族的副總長,恐嚇、盜竊、傷害、暴走、打架、有機溶劑、麻醉藥物、覺醒劑(安非他命等)等領域均涉足過。上述介紹都是他自己寫的,並不是我編的。

後來中村幸也抑鬱了,於是他背井離鄉,並和親友們斷絕了來往。一邊工作一邊通過了日本的高等學校畢業過程認定考試(俗稱“舊大検”)。然後他遇到了日本心理健康協會的衛藤信之,2010年學習了心理學和諮詢,成為了一名真正的心理諮詢師。

沒錯,他真的是心理諮詢師。

可能是為了不負“心理諮詢師”的頭銜,中村幸也曾在自己的博客裡寫過自己對於社會的反思。其中類似“機器人”的比喻和“享受人生”的信條都是Yutaka常掛在嘴邊的詞。

如今是個為了自己而活的時代,人們為了自己想做的事而活著。世上並不只有像機器人那樣工作的勞動者。那些順從自己的好奇心,不斷開啟一扇扇門的人會越來越多,就像我一樣,中學畢業,曾經還是個暴走族,現在也可以出書、成人、結婚、生子,一邊玩樂一邊自由地活著。

自從Yutaka成了“革命家”後,頻道里也多了一些合作宣傳內容,比如和石井貴士聯袂出演的《石井貴士教了我1分鐘能讀1本書的“1分鐘學習法”》。至於石井貴士和他所提及的內容真偽就不多說了,大家可以分別從0:50和8:25看看。視頻中一直是石井貴士在主導話題,全程14多分鐘,Yutaka一直在旁聽。

Yutaka因為“不上學宣言”和“上學是學生的權利,但不是義務”的理念在半年多裡火了兩次。對此,不少人在網上講出了他們的想法,比如“不上學的理由或許有很多,但你這也太離譜了”、“居然完全否定義務教育”、“這孩子是家長的宣傳工具嗎?好可憐啊。”面對質疑,父親中村幸反駁道:“時代已從‘平成’變為‘令和’,但許多人思考問題的方式還停留在昭和年代。”

雖然網上有著各種猜測,但基本都還沒有證據可以佐證,在此也無法評論更多。

但願這真是你想要的

在剛知道此事時我本以為Yutaka不上學是去接受家庭教學了,但現在看來並不是。Yutaka曾在視頻中提到過有許多人是沒去學校讀過書,卻能憑實力考入大學。但他所說的“這個人”應該是接受了家庭教學,而非使用了“不懂就上網查,查不到就問別人”的學習方法。

明明不想上學,卻在舉例時說到考大學。我不知道Yutaka想要什麼,也不知道Yutaka會不會改變自己的想法。Yutaka雖然還只是個小學生,但他已經成為某網絡電臺《通向自由之門》節目的主持人,雖然內容基本是通過廣播宣傳自己的理念。

我只希望他能早些知道自己真正想要什麼,又或是在“光環”散去之前淡出網民的視野,省得多少年後淪為網民的餘興談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