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在前面:Zune 和 Kin 已隨風而去,櫃子裡的 Band 也失去意義,玩著 Lumia 從諾基亞到微軟,看著 Surface 自谷底回高峰。這些年微軟玩了不少硬件,但除了 Xbox 這根獨苗,多數硬件業務都未能持續下去。這一系列短文,從 Lumia 說起,聊聊微軟硬件。點這裡看該系列之前的內容:

4、

終於到了談判桌上,微軟與諾基亞分坐兩端,秀出了值得載入商業史的操作。

微軟作為全球頂尖的跨國軟件公司,在收購的操作上是熟門熟路。談判對於鮑爾默來說算是司空見慣,早年從銷售員開始,在鮑爾默粗獷的身軀下,是一顆無時無刻不在銷售的心。富有感染力的語言與大心臟,讓鮑爾默天生就是一個談判好手。除此之外,時任微軟 CFO 彼得•克萊因(Peter Klein)、微軟法律總顧問布拉德•史密斯(Brad Smith)都會從自己最專業的角度給鮑爾默合適的建議。

在西班牙巴塞羅那的會面之後,鮑爾默就有了併購諾基亞的移動業務的想法,比起其他解決方案,併購不僅能夠解決當前微軟在諾基亞身上的投入,同時還能吸納一大批人才、直接擁有自己的設計團隊與生產車間、諾基亞剩餘的品牌價值在硬件市場還有所影響力,微軟可以利用這部分影響力為自己留下充分的過渡時間。

當然,想總比做容易。2013 年 4 月 22 日雙方第一次約談。

在紐約諾基亞的外部法律顧問公司 Skadden Arps Slate Meagher & Flom 的辦公室,雙方並沒有太多的寒暄,鮑爾默開門見山的拋出了收購的意向,直接表明自己的立場。

後來,微軟法律總顧問布拉德•史密斯一直在想,是否自己完整地參與了第一次談判,鮑爾默可能會更加冷靜。在 4 月 22 日的會議之前,史密斯因為要參加在華盛頓特區舉行的移民改革會議而幾乎遲到了整場談判。

席拉斯瑪、鮑爾默、埃洛普

在鮑爾默拋出了微軟併購的意願之後,諾基亞方面由股東董事長席拉斯瑪、時任 CEO 埃洛普、內部首席法律顧問路易斯•彭特蘭(Louise Pentland)和首席財務官(CFO)蒂莫•伊哈莫迪拉(Timo Ihamuotila)組成的談判團對於微軟的估值並不滿意,顯然這遠遠低於諾基亞股東們的預期,在這些人骨子裡還是希望諾基亞的移動業務能夠有一個與之相對應的籌碼。

鮑爾默實際上做好了一次拿下的準備,他特地帶來了時任微軟 Windows Phone 部門負責人特里•邁爾森,計劃在順利談判的情況下,直接探討後續的發展計劃。同時,因為史密斯遠在華盛頓,面對相關法律方面的問題,鮑爾默在談判的過程中,還通過電話與史密斯進行溝通。

當史密斯從華盛頓趕到紐約的時候,實際上雙方的談判已經接近尾聲。在會議間歇期,史密斯與鮑爾默和微軟 CFO 彼得•克萊因進行了一個一分鐘不到的溝通。實際上此時鮑爾默、斯密斯等人已經對這次談判並不抱希望,諾基亞的要價遠遠超過微軟的估值,價錢談不攏意味著生意就沒辦法繼續。

在隨後的十分鐘內,席拉斯瑪十分有禮貌的解釋了雙方在諾基亞移動業務上相差甚遠的估值情況,並且諾基亞還是認定自己移動業務的價值。會議顯然已經沒辦法繼續了,此時鮑爾默的心情十分糟糕,他在考慮是否不應該直接開始討論價格。又是一輪寒暄之後,雙方離開了酒店,鮑爾默、史密斯以及其他微軟談判團的成員直接離開紐約。

5、

一個晚上能夠改變很多。

2013 年 4 月 22 日晚上,對於微軟和諾基亞談判團雙方來說,註定是一個不眠夜。第一次談判失敗並沒有讓鮑爾默灰心,在於史密斯溝通之後,史密斯開始與諾基亞內部首席法律顧問路易斯•彭特蘭通過短信進行溝通,希望能夠了解雙方究竟對於估值的差距在何處。

而這個晚上,席拉斯瑪也受到了一部分股東的壓力,部分董事會成員希望能夠與微軟之間找到一個雙方都能夠接受的價格,以當時的市場情況看來,諾基亞想要自己翻身已經十分困難,公司內部的現金流受到了巨大的挑戰。

於是,第二天也就是 2013 年 4 月 23 日,席拉斯瑪給鮑爾默發了短信,希望能夠重新再坐下來商量商量。與此同時,史密斯在與彭特蘭提前溝通之後,決定今天通過會晤來弄清楚雙方之間的價值差,看看昨天談判過程中,大家對於估值究竟問題出來了哪裡。

事實上在此時,雙方談判過程中涉及到了不少人員,但大家都出奇的保持沉默,對於外界的傳言閉口不談。因為,所有人都知道現在已經到了傳言是否會成真的關鍵時刻。諸如 AllThinksD 這樣,消息靈通的媒體,也已經知道雙方即將進入第二次談判。但媒體並沒有透露太多內容,確實事關兩家公司,特別是諾基亞的存亡。

在 2013 年 5 月 24 日雙方第二輪談判之前,兩個團隊之間來回的電話交流,讓大家覺得這次談判能夠得到出乎意料的成績。

遺憾的是談判進行的並不順利,在一部分問題上雙方已經達成一些共識,可是仍讓有不少內容還存在分歧。在微軟位於倫敦的外部法律顧問公司 Simpson, Thacher & Bartlett 的辦公室,雙方各自佔據一個辦公室,在會議的間歇期開始研究對方的態度。

窗戶外面已經漆黑一片,事實上雙方都做好了持久戰的準備。此時大樓中僅剩下微軟和諾基亞各自的談判團隊,就在這時一聲尖叫傳來,重物墜地的聲音夾雜著尖叫聲在長廊中迴盪。

那聲強有力的尖叫只可能是來自擁有龐大肺活量的鮑爾默,叫聲驚動了正在討論的諾基亞團隊。不過,他們以為是鮑爾默對談判過程中的一些內容不滿意而發出的叫聲,而微軟方面也是摸不著頭腦。不過當邁而森到達聲音的傳出地之後,就清楚發生了什麼。

在與史密斯前往諾基亞團隊所在辦公室的時候,鮑爾默因為過於專注,而忽略了擺在長廊邊的透明玻璃茶几,一個大跟頭之後鮑爾默的眉骨開了。邁爾森趕緊上前幫忙,等到安保人員找到急救包回來之後,邁爾森迅速用短信通知了諾基亞的談判團隊。席拉斯瑪與埃洛普隨後立刻來到了“事發地”,鮑爾默一邊接受交談,一邊表示了自己的歉意,因為談判可能要因此終止。

鮑爾默帶著大創可貼邀請席拉斯瑪以及諾基亞團隊共進晚餐,由於在估值上已經趨於相同,微軟與諾基亞之間更多的開始討論一些細節問題。在談判那天的小插曲過後,第二天微軟與諾基亞談判團隊,回到辦公室繼續商量細節內容。

而頭天那個“肇事”的茶几已經不見蹤影。

5、

2013 年 6 月 14 日,微軟即將進入全新的 2014 財年。經過兩次磋商,到了這個階段,談判在大方向上已經不會出現太多的變故,雙方都十分專業,沒有那麼多的時間浪費在漫無目的的行為上。雙方將更多的精力放在細節內容的核對上,包括一些技術、專利的交易上。在芬蘭 Batvik 小鎮上的一處諾基亞地產中,鮑爾默與史密斯與諾基亞團隊進行第三次談判。

芬蘭 Batvik 小鎮上距離諾基亞芬蘭總部只有不到 30 公里的距離,而今天他們見面的場所稱得上是一所豪宅,在諾基亞買下它之前,這裡曾隸屬於俄羅斯軍方,有數間桑拿房、一個游泳池以及一間老房子。

諾基亞同樣來了兩個人,席拉斯瑪和埃洛普。微軟方面只來兩個人的原因是 6 月底即將開始微軟十分關鍵的 Build 大會,邁爾森需要就 Windows Phone 8 的全新變化給開發者們一個交代,與此同時首席財務官彼得•克萊因已經從微軟離職,在微軟與諾基亞進行第二次談判之前,克萊因就曾公開表示因為個人原因要離開微軟。

但這些都不影響到第三次這個小規模談判,四個人在芬蘭談了兩個小時。

我需要地圖,移動市場需要定位服務。
對於我們來說 HERE 地圖十分重要,是未來發展的關鍵所在。

在地圖上的爭論只是雙方就具體細節討論的一個縮影。諾基亞龐大的業務體系,其中可是有不少的好東西,對於鮑爾默來說這些都是他想要獲取的目標。而在席拉斯瑪與董事會的討論中,地圖將是拋棄了移動業務之後諾基亞的核心產品,其潛力遠遠高於一直虧損的移動業務。

由於都知曉對方的籌碼,這次談判的氛圍格外輕鬆。有趣的是在兩個小時的談判中,雙方都沒能夠滿足對方的需求,但雙方實際上都知道這已經是最後的撕扯,因為大家總會有所妥協,時間已經等不起了。

果不其然,在無法達成共識的前提下,雙方決定在此前既定的基礎上,繼續談判直到尋找到雙方都認為合適的條件為止。下午茶在十分輕鬆的氛圍中度過,在一部分的細節內容上,雙方找到了平衡點,但絕大多數還需要隨後繼續商討。輕鬆的氛圍也讓雙方的話題從合作轉移到當前行業中的其他動態上來。直到下午 4 點半,鮑爾默和史密斯離開芬蘭,踏上飛回美國的飛機。

6、

當時間來到 2013 年 7 月,此時距離最初的談判已經過去了 5 個月的時間,雙方都到了需要做出決定的時候了。

如果此時還無法做出決定,那麼大家就可能需要,按照此前自己預定好了備用計劃施行。新財年的微軟需要在硬件部分做出調整,董事會對這個拖了許久的收購案頗有微詞。鮑爾默在微軟內部已經遇到了巨大的挑戰,因為這個收購案所涉及到的資金和微軟現有部門業務等問題,部分高管提出了自己的反對意見。特別是在微軟 Surface 業務遭受挫敗的時候,不少人提出了“硬件是否適合微軟”、“微軟是否需要成為蘋果”的看法。

但鮑爾默還是堅持將這個併購推行下去,“設備+服務”的公司策略需要加強硬件部分的業務能力,Surface 的失敗也證明了微軟現在的硬件實力確實有待提高。而近階段對於諾基亞的瞭解給了鮑爾默十足的信心。事實上比起其他人,鮑爾默對於微軟的熱愛要更加的純粹,他希望微軟能夠擁有更好的發展,於是他選擇力排眾議,當然在後期也有部分人站出來支持鮑爾默,例如之後接過 CEO 位置的納德拉。

諾基亞內部首席法律顧問路易斯•彭特蘭找到史密斯,希望能夠組織一次會面,儘快將併購方案定下。7 月份雙方都很忙,微軟在籌備史上最大的內部重組,並且七月中旬還有一年一度的微軟員工 MGX(微軟全球交流大會),而諾基亞則是在追逐與西門子之間的交易。

看上去似乎事情必須速戰速決,拖得越久可能會橫生枝節。由於事務繁多,在與諾基亞的溝通過程中,往往是史密斯與新上任的微軟首席財務官艾米•胡德(Amy Hood)坐鎮雷德蒙德總部,而鮑爾默與邁爾森在 MGX 會場亞特蘭大,三方之間通過電話會議進行溝通。

終於雙方決定 7 月 20 日見面,進行最終的討論。回到紐約談判的規模也回到了最初的八人組,只不過微軟首席財務官此時已經換成了艾米•胡德,除了艾米其他人都是老面孔。但是雙方在地圖等服務上的分歧依舊沒能夠解決,微軟迫切的想要得到這部分技術,因為不僅僅可以在 Windows Phone 上應用,還可以在平板、電腦和汽車等領域上使用。

鮑爾默,我們不會選擇出售地圖服務,未來我們希望能夠讓 HERE 服務更多合作伙伴。

席拉斯瑪並不同時出售地圖這一富有潛力的業務,除了移動業務這個大包袱之外,諾基亞不想搭上任何東西,這是諾基亞董事會討論的結果。

或許我們可以通過授權的方式解決分歧。

終於,雙方決定各讓一步,雙方都不需要付出最大的代價,只要諾基亞繼續持有專利而授權給微軟使用即可,畢竟這是一項服務。當這個方案提出來之後,鮑爾默立刻給遠在雷德蒙德的陸奇(時任微軟在線服務部門主管)打了一個電話。從自己的專業角度看,陸奇認為這並沒有任何問題,實際上微軟的 Bing 團隊已經有自己的地圖服務,HERE 終究會成為過渡產品,陸奇認為這樣的做法完全可以。

鮑爾默與席拉斯瑪友好的握手,結束了紐約之行。

按照陸奇的建議,在解決了地圖等產品的專利授權問題之後,微軟和諾基亞已經完成了移動業務收購的大部分談判工作,剩下的則需要更多的人蔘與到其中並且進行更加細節內容的討論,不過這已經不需要高層之前面對面的博弈。

在鮑爾默離開紐約的這一週內,微軟、諾基亞雙方的的法律與商業部門開始就談判的細節內容進行條款性確認,雙方都竭盡全力將交易條款進行落實。艾米、史密斯、彭特蘭和伊哈莫迪拉組成了一個四人小組,對雙方的交易條款進行最終審核,這並非一張紙就能搞定,而是涉及到了專利、商標等一系列協議。

大家的努力工作,都是為了能夠在 9 月 3 日之前完成交易的全部工作,並且簽署併購協議。當然事後證明這段時間的工作真的有著極高的效率,如此複雜的交易案,在不到兩個月的時間內完成了各項內容的交接和條款的指定,就交易本身來說,其財務處理可以作為一個案例登上教科書。

微軟對於諾基亞的收購就此告一段落,雖然現在 Windows Phone 已經隨風而去,但微軟與諾基亞的這個收購案,卻成為了推動微軟持續的轉型的一個小小的催化劑。當世人皆以為微軟古板、傳統,但它卻在隨後的幾年,展現除了如創業公司般的衝勁。鮑爾默開啟了這一切,納德拉接過了交接棒。

  • 未完待續……
  • 圖片源自網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