導語

最近工餘時間在研究西方20世紀前的古代服裝,在此打算以《血源詛咒》為題材做一份服裝史研究小作業。

自古以來服裝代了衣著的性別、社會地位、職業、出生地、文化背景,輕輕瞥一眼,對方已經大致知道你的身份。維多利亞時代的藝術風格一直是《血源》其中一個引人入勝的部份,服裝作為「舞臺裝置」之一,忠實地演繹它的戲份——我們手持古典的冷熱兵器,行走於華麗莊嚴的建築之間,大衣下襬隨著身體擺動而飄揚,這些(至少於我而是)都是不可或缺的風景。

會挑選血源為題材,除了因為它是我喜歡的遊戲之一,亦因為我發現它是少數在同一個遊戲同一個封閉空間(城市)出現一種以上不同年代的風格的服飾,而且做得挺為用心。這些衣飾對應的年代橫跨近500年,也就是說我們玩一個遊戲便可以知道在這500年間有什麼有代表性的女裝或單品,瞭解西方服裝史的人大概一眼便分辨出來吧,真是不錯的服裝史教材啊。

本文會分為上下兩節(因為本人很擅長寫廢話和塞私貨,字太多),介紹一些血源出現過又能在現實歷史找到參照物的女裝或單品,上部份即本文會談及雅南貴族們的服裝。本文只會談及女裝,因為我只對女裝有興趣也比較熟悉女裝…男裝雖然也好看但有點悶(?!)…會談到有代表性的和我知識範圍內的衣裝,所以不會談到全部女NPC和敵人身穿的女裝;數據源多為國外網站、書籍、收藏目錄、國內教科書等;本文注意說當時的主流,古人穿衣也不是那麼死板的一定能找到些非主流的例子;我本身並不是服裝或歷史專業,相信一定會有些錯誤,如有發現錯漏歡迎指出和論交流,個人也很想學習更多!

那麼,來讀讀《雅南女裝史》吧~

(本文由繁體轉簡體,用語上可能有點古怪,敬請見諒)

(有劇透)

Part 1 - 雅南女王

source: Bloodborne Wiki - Fandom

梅高的房間下,佇立著一位高大的女子,抱著雙手望向上方彷佛在祈禱。曳地的頭紗,白如雪的禮服,誇張的兩層領飾,雅南女王的這一身與19世紀的女裝樣式相近,唯獨領飾來自更遙遠的時代。這種領飾叫ruff「拉夫」,流行於16世紀中至17世紀初(約1550-1630),是文藝復興時期末期具代表性的服裝特色之一。

拉夫的雛型早見於16世紀上半期,當時是接在內衣高領邊、隱約露出領口的花邊,原意是為了保持衣服領口的整潔,至16世紀下旬變成可獨立穿戴的車輪形領飾。它多由麻布製成,也會使用蕾絲等其他布料製作,側面看雛褶呈8字型,除了經典的車輪款外,後期演變出其他型款式,男女皆可穿戴。拉夫沿自包圍頸項邊的一小圈褶飾,16世紀後期出現澱粉漿衣使布料變硬的技術後,拉夫就便得越來越大,亦成為獨立部件。

拉夫是當時貴族必備的服裝部件、身份的象徵。製作拉夫需要的布料可達3-4米,折起捲成想要的形狀型後用特製燙鬥定型,工序十分繁複費時。戴上巨大的拉夫後,為了保持堅挺的外觀,下面會裝一個用金屬製作、叫supportasse的撐圈支撐。拉夫又硬又大,緊緊貼著脖子,戴上後頸部不能自由轉動不能彎下,那些戴了拉夫的貴族便保持住永不低頭、不可一世的傲慢姿態,也說出他們不需要做任何體力勞動。不過戴上拉夫連吃飯也有困難,所以後來出現了脖子前方開口的拉夫。

source: Bloodborne Wiki - Fandom

雅南女王玉頸上的是典型的車輪型拉夫,有兩層,以蕾絲製作或以蕾絲飾邊,在16世紀蕾絲是新興布料,因為昂貴只有貴族才有能力用上。本以為兩層的拉夫不常見,畢竟看那些古畫裡的人們大多隻戴一層,直到見到以下的例子⋯⋯

Portrait by Michiel Jansz van Miereveldt, c 1628

踏入17世紀,商業強國荷蘭漸漸取代西班牙成為歐洲時裝潮流的主宰,當時的新興國家荷蘭崇尚節儉,浪費布料、工序繁複、象徵奢華風氣的拉夫便在荷蘭風時裝的影響下漸漸淡出人們的視線,在現代作為正裝或特色服飾部份,而它的雛型——那帶褶飾的高領口——則繼續存在。

雅南女王身上的拉夫如此特別,是因為拉夫代表的意義相當明確——它是遊戲中能明確知道出現年代的服飾中年代最久遠的一件,宣示著她古老且高貴的身份。

Part 2 -該隱赫斯特貴族

source: Bloodborne Official Artowrks

在雅南城的湖對岸,有一座該隱城堡遙遙對望。能擁有一整座古堡,古堡裡的貴族想必歷史悠久、地位顯赫。然而時移世易,如今雅南城中已無貴族掌權,通往古堡的石橋亦已斷裂。

據說拜爾金沃斯學院的一名學者把學院從地下墓地找到汙穢之血偷出帶回該隱城,此為該隱城血族的開端。該隱城的血族們一身貴族習氣,藝術品味也是極盡奢華,且有懷舊的傾好。服裝史上數一數二奢華的必然包括了洛可可(Rococo)風格。

The Presentation of the Young Mozart to Mme De Pompadour at Versailles in 1763 by Vicente De Paredes

作為藝術風格,洛可可專指1715年至1770年的由法國傳開的文化樣式。1715年「太陽王」路易十四駕崩,而在他統治晚期大氣又霸道的巴洛克風格已走向衰落。洛可可最初是為了反對巴洛克時宮廷的繁文縟節藝術而興起的,最先出現於裝潢和室內設計中,大體而言洛可可風格充滿柔和纖細的曲線、繁多的裝飾,色調以淡雅明亮又不刺眼的淡色為主,相對前代壯嚴、堅實而厚重、富有男性氣質的巴洛克風格,洛可可風格輕快自由,流暢又不失華美,帶有柔弱的女性特質——一邊有如在權力階層如日中天的男性,一邊彷似上流社會知書達禮的女性。

——抱歉以上解說跟下列內容沒什麼關係orz

洛可可時期的貴族女性主要穿著名為Robe à la française的套裝,這詞的字面意思是「法式禮服」,英文為sack-back gown,是由一種名叫robe volante/robe battante的常服發展而來。貴族女子晚睡晚起,午起後化妝更衣,傍晚時起程前往沙龍玩到第二天清晨,這種悠閒又頹廢的生話讓robe volante/robe battante這一家庭日常服流行起來,後來發展成「法式禮服」。法式禮服通常為前開,衣襟從肩膀劃過通常為方型的領口,一路住下到地,胸前飾以名叫piece d'estomac/stomacher的三角形裝飾布,下身穿著與上身衣物(bodice)相襯的襯裙(petticoat),襯裙下用名為panniers/side hoops的裙撐橫往兩邊撐成橢圓形;袖長至肘,袖口飾有荷葉邊或蕾絲,可以是禮服自帶也可以是假袖。法式禮服最大的特色是自背部延至到地的華鐸式拖尾(pli Watteau),那種重迭布料造出的箱型褶襉(box pleat)與禮服是一體的,貴族女子拖著這有如小斗篷的寬鬆拖尾走動和跳舞,搖曳生姿。

該隱城寶箱裡的貴族服裝是該隱城仕女們的衣著,血族後人妓女Arianna亦身穿相似的衣服,然而對比其剪裁、紋理和花邊裝飾,該隱城仕女身上的貴族服裝比Arianna身穿的更華麗。仕女禮服兩邊平衡而下的衣襟是法式禮服的典型特色,也許FS在設計這身服裝時有參考過法式禮服。

可是仕女身上的禮服和Arianna的裙子背後沒有斗篷型的拖尾,硬要分類的話不是robe à la française……

在收集資料時,我對於「上半身前開」和「拖尾」這點是否法式禮服旳必要特點很混淆,後來發現一些博物館(例如美國大都會藝術博物館MET)在分類時,不論禮服上半身部分是開是合,有拖尾的禮服標為「法式」,而沒有拖尾的禮服則被稱為「英式」。

斗篷型的拖尾就像洛可可服裝的代表,拖尾消失洛可可風的消亡亦不遠矣。在洛可可時代後期,一方面因為鋪張浪費的貴族與無權無勢的平民之間矛盾日益深化,另一方面因為1750年代後意大利龐貝及赫庫蘭尼姆兩座被火山摧毀的古城被髮挖,引起了人們對樸實、自然古典文化的興趣。受新古典主義及英式田園風格的影響,服裝款式簡化起來,panniers 縮小,至1780年代消失,同時法式禮服標誌性的拖尾消失,裝飾細節減少,前開的裙子越來越來越罕見,最終被各種改良款式取代。流行的改良款式主要為以下兩款:

  • Robe à l'anglaise「英式禮服」,沒有箱型拖尾,上半身通常是閉合,多數不用panniers用襯墊,沿自流行於17世紀早期的mantua,箱型拖尾退流行後基本上便是它的天下

  • Robe à la Polonaise「波蘭式禮服」,會用panniers,特色是後面的裙襬內側有兩條繩子,可以把裙襬像窗簾布般拉起。流行放1770年代後

然後也有可以把裙襬束起的「法式禮服」、前開的「英式禮服」、胸前呈倒V型長袖的Robe à la Turque等,世代交替會帶來各式各樣的變革,當中仍可見到一些往日風格的舊跡。

該隱城仕女的禮服沒有被拉起來,所以不是「波蘭式」,硬是要說那應該可以稱為robe à l'anglaise「英式」吧。

只是參考不需要完全符合型制的標準,硬要分類好像沒什麼意義。事實上「法式禮服」的袖長固定是肘部,而仕女服裝袖長至手腕,外面套上長長的假袖,造出與中世紀女服bliaut相似的效果。真是奢侈的浪費呀。該隱城的貴族都愛懷舊,這倒符合他們的審美。

Part 3 - 血族女王

不知各位可曾注足細看該隱城大廳牆上掛著的肖像?

souece: Bloodborne Official Artworks
Queen Annalise?

能被畫成肖像,畫中的人想必是居往在該隱城的那群血族中地位較高的人吧。最大的一張肖像裡的女子身穿低胸露肩、腰帶綁在胸部下方的裙子,相較徘徊於大廳的仕女身上帶繁密花紋、緊身又厚重的禮服相比,畫中女子的服裝優雅得別緻。

看過《傲慢與偏見》電影的人可能會覺得這裙子有點眼熟。這款裙子本身沒有特別的名字,但這種風格名叫Empire 「帝政式」(請用法語發音/ɑːmˈpɪər/),屬於新古典主義服飾,流行於約1795年至1820年代,是接替「法式禮服」系的主流女裝風格。

"Empire"一詞此專指1804年至1815年拿破崙一世(Napoléon I)掌權的法蘭西第一帝國(First French Empire)。1795年法國大革命爆發,開啟了法國的動盪時代,像要反映時勢似地,服裝樣式——尤其是女裝——亦出現了驚人的變化。爽活幾百年的貴族被貶到凡間,人們彷佛第一次從繁瑣的禮俗規範中解放,感受解放的甜美;結合新古典主義下對古文明的憧憬及當時的審美觀,「法式」、「英式」、「波蘭式」等緊身又笨重的女裝形式狂風掃落葉似地消失得無影無蹤,取而代之的是一條結構簡單、純色的、布料柔軟的彷古希臘服飾。

最初1795–1799年法國督政時期(Directoire)的新古典主義風格的長裙只是一條沒有裝飾的輕薄純白高腰長裙,沿自英國啞劇演員Emma Hamilton的戲服,後來固定成「帝政式」長裙。「帝政式」裙子是用薄棉布造成的連衣裙,通常為白色,用料輕薄,腰線束於胸部下方,胸前會有保護胸部的保護層,不穿以前的束衣,換成短身束衣或布制的初代胸罩或不穿內衣,沒有裙撐用襯墊;正裝的袖子很短,所以有時會加上長過肘部的手套,常服有長袖短袖;領口有時開得大;裙襬有時以刺繡裝飾,喜歡用披肩(shawl)裝飾;裙長到地,裙子輕薄到迎風一吹便會貼緊身子顯出身體輪廓;除了披肩,也常穿著名為spencer jacket的短外套和名為pelisse的長外套禦寒。

Three Graces in High Wind by James Gillray, 1810. 因為衣料薄,大風一吹基本上便是這效果,根本不適合巴黎的天氣,據說不少女性因此病倒,but...才生點病,為了美who cares

帝政式長裙與洛可可時期的女裝基本上沒有相似點,洛可可時代服裝裡的束縛、花多眼亂的紋飾等要素在帝政式長裙上幾乎看不出來(至少在初期是那樣的)。雖說有18世紀中興起的新古典主義作為背景,但服飾是日常生活和文化的一部份,除非是頌布了法律強制執行,否則服裝不可能像政治革命般一夜變天;純白色、無束衣的裙子在過去基本上等同內衣,即使潮流追求簡約,一般而言女性亦不會只穿一件白裙就出門見人。帝政式長裙之所以很快便被人們接受,除了因為政治更替的氛團,亦因為之前有人提出並推廣了一條類似的裙子——諷刺地,那個人是被指奢侈無道的法國末代皇后瑪麗·安東妮(Marie Antoinette)。

Portrait of Marie Antoinette by Élisabeth Vigée Le Brun, 1783

1783年,瑪麗·安東妮的新肖像被掛到巴黎的沙龍。肖像中的瑪麗·安東妮身穿一條布料柔軟輕薄的純白色裙子,有用荷葉邊裝飾的大領口,長至肘部的袖子被紮成三個泡泡,腰線明顯且綁著腰帶,下身沒有任何裙撐。這種淨色、通常有不同顏色的腰帶和袖飾相襯的裙子名為gaulle或chemise a la reine,日常服,最先出現於1770年代後期。瑪麗·安東妮很喜歡在她的小宮殿Petit Trianon穿這種裙子和草帽和她的貴族朋友們扮成農民玩樂。從現代的角度來看gaulle文青又典雅,可是當時法國人民不同意。

傳統觀念認為貴族應該身穿帶裙撐的華麗法式長裙,如今皇后卻穿著與農家女甚至妓女無異的服飾,但皇后作為國家的象徵之一,公開穿著這種內衣般(chemise)、理應只在私人空間才會穿著的服飾十分不雅,平民與貴族不分真是成何體統,這是對她自己皇后身份及責任的否定啊;而且這裙子由英國進口的細棉布造成,皇后因此被評不用國貨(法國絲綢)。民眾對於皇室奢侈做風的爭議不斷之時,瑪麗·安東妮想借此向大家展示她追求的simple lifestyle,結果民眾不領情,肖像引來無數惡評,隨後被撤下,後來瑪麗·安東妮亦重新穿上傳統的貴族服裝,但即使如此仍無阻gaulle的流行,法國絲綢業因此蒙受巨大經濟損失,而gaulle成為了「帝政式」長裙的前身、服裝往簡化發展的象徵之一。

踏入19世紀,帝政式裙子由單色一層變多色多層配搭,多了不同的顏色,裙襬變長又縮短,添加了荷葉邊、花邊、蕾絲等裝飾,出現了帶類似早期拉夫領般的高領,袖子為短袖(empire puff,禮服大多為短袖)、短泡泡袖接窄袖的長袖款和普通的窄長袖款,也重新穿上了束衣。儘管不再像以往那麼單純,但結構上它仍然是一條簡潔的高腰長裙。

遙遠南方發生的大事,似乎與忙於跟古神打交道的雅南沒什麼關係,但帝政式仍傳到雅南。該隱城牆上的肖像和Annalise女王正是身穿帝政式長裙,肖像裡的女子及Annalise女王的裙子皆不是白色,領口和胸前有荷葉邊和綁帶裝飾,Annalise女王的是短袖,肖像裡的女子的則是上部為短泡泡袖的長袖,或短袖再套上長袖連接。兩人身穿的應該都是屬於後期的有較多裝飾和變化的帝政式長裙。不同的是,現實中的帝政式肩部露得不多,領口開再大也不會有一字領。

另外,就像約瑟芬王后與一眾女子在拿破倫一世登基大典上的衣著一樣,肖像裡的女子領口有一個扇形領式,那領式屬於流行於16世紀後期的美第奇領(Medici collar),出自美弟奇家族的法國王后瑪麗·德·美帝奇在自己的肖像裡常常穿著這種領口,因此取名為美第奇領。簡潔的帝政式長裙配上美第奇領,為柔弱的身姿平添一份上位者的威嚴。

羅衣何飄飄,輕裾隨風還,如今皆掩沒在皚皚白雪之下。

小結

有關雅南城身份高貴的女性的部份在此完結,寫得有點累了,先在此打住。如何意外接下來會談討一下游戲的兩大女神人偶和瑪麗亞師姐的服裝。

什麼,你說師姐穿的是男裝?那來談討和腦補一下瑪麗亞穿女裝會是什麼模樣吧——

謝謝閱讀…(鞠躬)

Reference

Article/Thesis:

  • Siegfried, S. L. (2015, August 09).Fashion and the Reinvention of Court Costume in Portrayals of Josephine de Beauharnais. Retrieved December, 2017, from https://apparences.revues.org/1329

  • Stowell, L. (2013, March 16). How Wide Should Your 18th Century Panniers Be? Retrieved December 05, 2017, from http://blog.americanduchess.com/2013/03/how-wide-should-your-18th-century.html

  • Winterman, D. (2012, February 17). Fashion: History's shocking styles. Retrieved December, 2017, from http://www.bbc.co.uk/news/magazine-16870841

Book:

  • Hart, A., Davis, L., North, S., & Davis, R. (2007).Historical fashion in detail: the 17th and 18th centuries. London: V & A Publications.

  • Picken, M. B. (1999).A dictionary of costume and fashion: historic and modern. Mineola, NY: Dover.

  •  李當岐《西洋服裝史》2005

  •  馮澤民, 劉海清《中西服裝發展史(第二版)》 2008

Video:

  • Gillam-Smith, N. (Director). (2014).Tales from the Royal Wardrobe[Video file]. United Kingdom: BBC.

  • YouTube - priorattire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rR0r23WBVav42inmqWa6_A(推薦!)

Web:

  • Collection | The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https://www.metmuseum.org/art/collection

  • This is Versailles. http://thisisversaillesmadame.blogspot.hk/

  • Museum of Fine Arts, Boston. http://www.mfa.org/

  • Isis' Wardrobe. http://isiswardrobe.blogspot.com/

  • 數不盡的Tumblr blog

  • Wikiped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