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洛斯貝爾市區的中央廣場區,周邊除了設有各式各樣櫃檯的百貨商店,還有出售導力器等和相關器械的導力商店。加上附近的餐廳和街上的小攤,原本應該是個人流量大的繁華地段。如今因為特殊情況,市內居民都儘量避免外出,整個中央廣場區也就只剩下一些在這巡邏的帝國兵,還有那些關上大門的冷清的建築。

而在中央廣場區靠西邊的出口那,有一棟被拉上警戒線禁止入內的三層小樓。外來的人或許不知道這棟樓為什麼會被拉警戒線,但克洛斯貝爾本地人都十分清楚。

因為這裡,正是原來克洛斯貝爾警局.特別任務支援科的分部大樓。

而現在,一位紅色長髮的女性,正站在這棟禁止入內的特別任務支援科的大樓樓頂上,靜靜地看著眼前的一切。

“這就是蘭迪老哥之前待著的地方麼,說實話還真是樸素呢。”

紅髮女性站在樓頂上,輕盈地轉了一圈後,來到了圍著天台的欄杆前,轉身靠著欄杆。樓下正好有一隊帝國兵路過,但是他們好像並沒有發現上面的紅髮女性,而是徑直地走著。

“真沒想到,你會選在這個地方等我呢。”

一個低沉的聲音傳到紅髮女性的耳中。

“總算來了啊,等你很久了。不過,在這裡就別用那種聽著彆扭的聲音了吧,銀……”

紅髮女性向前邁了一步,離開了欄杆邊上。雙手交叉,一臉興奮地盯著前方。只見前方天台的角落的陰影當中緩緩出現一個身著紫色戰鬥服的女性。

“……不,是莉夏.毛才對。”

“特意選在這樣一個時間來到這裡,你到底在打著什麼算盤,‘血腥謝莉’。”

莉夏走到紅髮女性跟前,而紅髮女性則把雙手放到身後,轉過身看著樓外。

“如果,我說就是想來看看蘭迪老哥待過的特別任務支援科是個怎樣的地方,你會相信麼。”

“我覺得應該沒那麼簡單,如果前面蘭迪先生反饋回來的情報無誤的話,現在的你應該得這樣稱呼了吧,結社的執行者——謝莉.奧蘭多。”

“哈哈哈哈哈,這都被你們知道了啊。不過這一次,我還真就只是來看看而已,畢竟更好玩的舞臺,在西邊呢。”

被叫做夏莉的紅髮女性突然仰頭大笑,隨後便轉過頭看著站在不遠處的莉夏。

“西邊……埃雷波尼亞帝國麼,看來現在蔓延整個大陸的異變,和你們是脫不了干係了呢。”

“畢竟,對我來說,沒有什麼比戰鬥更能讓我感到愉悅了。”

聽到這裡,站在一旁的莉夏不由地皺了下眉頭。她清楚的知道,眼前的這個女性,渾身散發著危險的氣息。

“哦,有輛車從行政區那邊開過來了呢。”

謝莉似乎發現了什麼,直接探出頭去,向著中央廣場的方向張望。

“什麼?”

聽到這裡,莉夏也走到欄杆邊上。只見一輛黑色的轎車從中央廣場上方的路口駛來,在廣場中央的大鐘附件被帝國兵截了下來,不過那些帝國兵很快便放行了。轎車便繼續行駛,最後朝著車站方向駛去,慢慢消失在莉夏的視野中。

不過,在轎車從視野中消失前一刻,莉夏注意到了坐在轎車後座的人,是一個留著銀色長髮的女性。

“坐在車上的是艾莉小姐麼……”

莉夏心裡一邊思考,一邊將注意力重新放回謝莉身上。

“怎麼,你是不是認為我要去襲擊那輛車?”

謝莉似乎感覺到莉夏是視線,便笑著轉過身看著莉夏。與莉夏的嚴陣以待不同,謝莉則是十分放鬆。

“從我來到這裡赴約開始,就有了把一切都往最壞的方向去想的覺悟了。雖然不知道去了結社的你到底變強了多少,但是為了這個城市的未來,我定當竭盡全力。”

莉夏開始壓低重心,擺出一副迎戰的架勢。但是,看著已經做好準備的莉夏,謝莉還是不為所動。

“雖然我是想和你再打一場,不過我今天和大姐頭說好了,這次回來絕對不能與你們戰鬥。所以這一次我就是來觀光的,和你的決勝負只能等下一次了。”

謝莉只是一臉無奈地攤手,絲毫沒有要戰鬥的意思。莉夏在確認現在的情況過後,便重新站起身子。

“果然,這次來到克洛斯貝爾的,可不止你一個人啊。畢竟這附近有施加了結界的痕跡,而這樣的法術,也不可能是你這個戰鬥狂施加的。”

“嗯,這些都是大姐頭的小把戲,畢竟躲躲藏藏一點都不符合我的性格。”

“果然,我和你正好是處於兩個極端呢……”

莉夏話還沒說完,自己的身體彷彿受到衝擊一般,不由地打了個哆嗦。

“這個感覺是……”

“這種讓人血脈擴張的壓力,真讓人陶醉啊。”

一旁的謝莉也感覺到了,帶著興奮的表情大笑起來。

“好像是從市區外面傳過來的,難道羅伊德先生所說的事情就是這個!”

方才還在低頭思索的莉夏猛地抬起頭來,一滴冷汗從它的額頭滑落。

“雖然很不捨,不過我建議你還是趕過去看看吧。”

謝莉伸出手,指了指先前那輛黑色轎車離開的方向。

“你不會又在耍什麼把戲吧。”

莉夏話雖這樣說,實際上她已經迫不及待想要趕往醫科大學,畢竟從感覺到那股莫名的壓力開始,她就一直有一種說不出的不好預感。

“剛才你也感覺到了吧,那種充滿壓迫的感覺。那麼接下來就沒我什麼事了,是走是留,就由你自己決定了。”

謝莉一邊伸著懶腰,一邊往放在天台另一側的長椅走去。莉夏也不再多說,她的身影再次消失在黑夜當中。

“看來你那邊也聊完了呢,大姐。”

確認莉夏已經離開後,謝莉坐在長椅上,轉頭看了看旁邊的角落。只見角落的地板上出現一個魔法陣,然後一個扎著螺旋狀雙馬尾的金髮女性便出現在魔法陣當中。

“剛才的那陣騷動,看來那邊也準備開始了吧。”

金髮女性把手中還沒吃完的點心放進嘴裡,謝莉則是靠在長椅上,抬頭看著天上的月亮。

一輛黑色轎車緩緩駛離了克洛斯貝爾市區。

“今天這些帝國兵居然那麼快就放我們出來了,還真奇怪呢。”

通過後視鏡確認了後面沒有帝國兵的追兵後,司機也鬆了口氣。

“真的不好意思啊,司機先生,在這樣的非常時期還讓你送我出市區。”

轎車後座那傳來女性的聲音。

“沒關係的,艾莉大小姐。畢竟老市長也十分照顧我,我也應該為你們做點力所能及的事情。那麼接下來就是直接去醫科大學對吧。”

“嗯,一會送我到醫科大學後,司機先生就先回去吧。”

“瞭解,那麼請坐穩了,艾莉大小姐……”

還沒等司機說完,他卻踩了急剎車把車子停住了。坐在後面的艾莉還好提前做出反應,所以並無影響。

“怎麼了,司機先生。”

“抱歉啊,艾莉大小姐。周圍忽然出現許多魔獸,擋在我們行進的方向。而且它們也開始向著我們的位置聚攏。”

艾莉聽聞情況後,探出頭看著前方。只見有不少魔獸慢慢地向著她們所在的轎車靠近,雖然路邊的導力路燈依舊正常工作,有一些魔獸也好像對路燈感到畏懼一般不敢上前,不過大多數的魔獸還是一點點地向前行進著。

“沒辦法呢,不消滅這些魔獸的話,我們無法繼續前行了。司機先生請留在車裡,把門窗鎖好。這些魔獸就交給我來對付,一會我下車後,司機先生就先開車往後後退一下吧。”

“我知道了,艾莉大小姐你要小心啊。”

艾莉輕輕點點頭,隨後取出自己的導力槍和導力器,打開車門走下了車。周圍的魔獸彷彿感覺到艾莉的氣息,紛紛把頭轉向艾莉所在的方向,黑色轎車也趁這個機會向後倒了一段距離。

“這個數量還真不少呢,看來將會是一場苦戰了。”

艾莉把導力器打開,口中默唸著類似咒語的話。然後導力器上面的彩色珠子開始發出光芒,艾莉腳下的土地上慢慢浮現一個發出淡淡光芒的圓。距離較近的魔獸彷彿察覺到這些元素的變化,開始向著艾莉的位置衝刺。

“魔法.雷光龍捲!”

艾莉手中的導力器上的珠子發出耀眼的光芒,隨後,在她前方的一個大圓形區域內,颳起了一陣龍捲風,同時還伴隨著落雷的火花。這個範圍魔法直接將部分快要接近艾莉的魔獸給吹飛。有些甚至直接被消滅,化作星星點點的七曜石。

但是,還是有不少沒有進入魔法範圍的魔獸,在重新調整態勢後,以更快的速度朝著艾莉襲來。艾莉放下導力器,轉而使用導力器進行射擊,並且一邊射擊一邊拉開距離。

“受到瘴氣影響的魔獸比以往的還要難纏呢。”

縱然艾莉的槍法十分精準,隨著時間流逝,艾莉也漸漸面露疲態,而眼前的魔獸的數量也還有不少。

“再這樣耗下去,估計最先倒下的就是自己了。”

艾莉只能重新取出導力器,準備使用威力更大的魔法。就在這個時候,一頭魔獸突然一躍而起,向著艾莉飛撲過來。艾莉連忙舉起導力槍射擊,子彈著實命中,打在魔獸身上。魔獸也彷彿一下失去了力氣一般準備下落。

正當艾莉以為險情已經排除,準備從新詠唱魔法的時候,另一頭魔獸直接踏著前面被擊倒的魔獸的屍體,直接撲向艾莉。

“糟了!”

艾莉連忙中斷詠唱,準備再次迎擊。不過魔獸撲過來的速度明顯比艾莉重新舉起導力槍並射擊的時間要快。見此現狀,艾莉只能把手護在自己的頭部和胸部前面,準備硬接這次的攻擊。

然而,最後艾莉並沒有受到這來自魔獸的攻擊。因為在魔獸將要攻擊到艾莉的一瞬間,魔獸的身體便化作七曜石散落在艾莉周圍。

“怎麼回事?”

艾莉放下自己的手臂,打量著四周。只見一位提著和自己身高一般長的巨劍的紫衣女性出現在自己前方不遠處,而巨劍上面還沾有魔獸的新鮮血液。

“抱歉,我來晚了。艾莉小姐,你還好吧。”

紫衣女性揮了揮手中的巨劍,把劍身上面沾著的血給抖掉,隨機轉過頭來看著艾莉。

“莉夏小姐,你怎麼會在這裡。”

一看是自己的夥伴,艾莉連忙跑了過去,和莉夏背對著站著。

“這個一會再說明吧,眼下還是先把這些魔獸給消滅完比較好呢。”

“我也有同感。那麼莉夏小姐,一起戰鬥吧。”

“嗯!”

最後,在艾莉和莉夏兩人的協力下,周圍的魔獸很快便清理完畢。考慮到後面去往醫科大學的路上或許還會遇到類似的情況,艾莉便讓司機開著黑色轎車返回市區,自己則和莉夏一起行動。

“剛才真是感謝你的幫助,莉夏。不然那一下攻擊我肯定得硬接了。”

“沒什麼,幫助同伴是應該的。對了,艾莉小姐現在這個時間出來,也是去找羅伊德先生麼。”

“是啊,莉夏你說‘也是’,那說明你也是準備去找羅伊德的?”

“嗯,不止是我,達德利先生和亞里歐斯先生也是。不過他們是按著曹.李先生的安排,跟著黑月的運貨車前往醫科大學的。而我則是有點事情,所以就晚些出發。所以也正好看到艾莉小姐面臨危險,還好最後還是趕上了。”

“原來是這樣啊。不過連達德利先生和亞里歐斯先生都要親自去找羅伊德的話,看來我的預感沒錯,一定是發生了什麼事情了。”

“嗯,那麼我們先交換一下現有的情報吧。不久之前,羅伊德先生匆忙中斷了定期聯絡,所以達德利先生和亞里歐斯先生才決定親自走一趟。然後,在我準備前往醫科大學之前,我遇到了謝莉.奧蘭多。正確來說,是被她邀請過去了。”

“謝莉.奧蘭多,就是蘭迪先生的妹妹吧。沒想到加入結社的她居然重新出現在克洛斯貝爾呢。不過這麼一來,貝爾特意過來找我,就說得過去了。”

“貝爾?難道是那個克羅伊斯家的……”

“嗯,是的……”

突然,兩人似乎想到了什麼,猛地拍了一下自己的大腿。

“如果貝爾說的‘有心人’,不止莉夏小姐遇見的謝莉一個的話……”

“那麼剛才我感覺到的那股壓迫感,會是……”

很快,二人便得出了結論。

“我們還是趕緊過去吧,莉夏小姐。能讓羅伊德匆忙中斷通信的事情,肯定不簡單。”

“瞭解。”

說完,艾莉和莉夏開始朝著醫科大學的方向跑去。

夜晚的星見之塔十分寂靜,整個塔本身都散發著一種神祕的氣息。這座塔據說也有很長時間的歷史了,無論是塔本身的設計,還是塔所在的這個地區的風貌,無一不與周邊的風景形成鮮明對比。

由於這個地區的特別,使得在塔附近以及塔內部都會出現一些與周圍郊外不一樣的魔獸。相關人員前往調查的時候,提交的報告明顯提到,該地區的時空幻三種高位屬性的波動十分強烈,導致該地區出現的魔獸也帶著一些罕見的特性。加上現在由帝國那蔓延過來的奇異瘴氣,導致該區域的魔獸攻擊性明顯提高。為此克洛斯貝爾警察局特意在星見之塔入口的小路上拉上了警戒線,而且還樹立的警示牌。

但是,今晚的星見之塔,來了一位特殊的遊客。

星見之塔入口前的空曠廣場的中心,出現了一個發出淺淺光芒的魔法陣。隨後,一位身著厚重鎧甲的人出現在廣場當中。

“星見之塔啊,自從那次一戰過後,也好久沒來了呢。”

身著鎧甲的人抬頭看了看塔頂,月亮正好升到了塔頂附近的高度,柔和的月光灑在整座塔上,多了一份獨特的魅力。

在附近徘徊的魔獸似乎感覺到有人出現的氣息,開始向著廣場中心慢慢接近。

“master,偵測到您的周圍開始聚集了不少活體反應,應該是那些受到影響的魔獸。需要我們鐵機隊前去打掃一下麼。”

“畢竟我這前來,也算是入侵它們的領地了呢。這裡就交給我吧,你們還是和原定計劃一樣,在後方待命吧。”

“遵命,master。還有一件事情想要向您稟報……”

“等我先打掃一下,一會貴賓就要來了,可不能讓貴賓們難堪。”

“瞭解了。”

在身著鎧甲的人通信的時候,已經有幾隻魔獸快速突進到他的跟前,看來是想一擁而上拿下它們眼前的獵物。

“抱歉呢,能不能請你們安分地離開這裡呢。”

身著鎧甲的人張開自己的右手,一挺立起來比本人還高,帶著螺旋狀紋路的巨大騎兵槍便出現在他的手裡。隨後,他單手拿起騎兵槍,向著自身周圍輕輕一揮,那些接近過來的魔獸便如同被擊飛的棒球一般,飛出了十幾米遠。

“剩下的,就請你們乖乖離開吧。”

隨著騎兵槍的又一次揮舞,一陣強大的靈力便以他為中心,向周圍擴散。周圍的魔獸開始出現膽怯的表現,隨後便自覺地後退,離開了周邊區域。

“打掃完畢,那麼剛才的話可以繼續了。”

“master,我……”

繼續通話的人的聲音有點支支吾吾,而身著鎧甲的人藉著這個機會,收起了那挺巨大的騎兵槍,轉而用手把自己佩戴的頭盔給取了下來。

隨著頭盔的取下,一頭長度及腰的金色長髮,便披掛在鎧甲後面的披風上,宛如一道金色的瀑布,在月光的映襯下顯得格外美麗。

“你還是感到迷茫麼,杜芭莉。”

原來,身著鎧甲的,是一位女性。

“我們鐵機隊對master你是絕對忠誠的。我也一直堅信,master你的決斷是正確的。不過,當看到紅翼卡雷加斯被爆破,上面的人生死未卜的時候,心裡突然變得很亂。我知道這是我們實行計劃的障礙,理應排除。但是……”

“你能感到迷茫,那說明你也是一個重情義的人,杜芭莉。以前為了實行計劃,看著眼前的這座城市被獵兵襲擊。雖然這有悖於我的行事準則,但是戰爭就是這樣的無情。也許你的一時憐憫,到最後換來的的換來的,卻是來自對方的敵意。所以,我希望你能夠親自去看清這一切,而不要侷限於對我的忠誠。你們也是現在這段歷史的見證者,你們也有權利去做出自己的選擇。你就趁著現在這段還算平靜的時間,好好思考一下吧。”

“……聽了master一番話,的確有所收穫。那麼後面的時間我就不打攪master了,如果有什麼狀況請務必通知我們鐵機隊。”

“我會視情況來做出判斷的,就先這樣。”

金髮女性切斷了通話,然後用手捋了一下自己的長髮。

“二位不必躲在後面了,這裡就我一人在。而且你們是我邀請過來的貴賓,就放心地出來吧。”

金髮女性緩緩轉過身子,看著進入星見之塔的唯一一條小路的路口。

“那麼,讓我來親自確認一下,再次經歷如此絕望境地的你們,會做出如何的選擇吧。”

把時間往前倒一下,回到羅伊德剛剛離開醫科大學的節點。

羅伊德剛剛走出醫科大學的正門,就覺得自己的衣服被什麼東西給拽住。回頭一看,只見琪雅不知道什麼時候跟在了羅伊德的身後。

“琪雅?我不是讓你留在醫科大學,不要跟過來麼。”

“因為我有點事情想要確認一下呢,剛才的感覺我似乎有點印象。雖然我已經沒有了至寶的力量,不過對於這種微妙的靈力變化,還是能夠有所察覺的。”

“這麼一說我也覺得這裡面有不少疑點,而且信息裡提到的見面地點,不得不讓人提高警惕呢。這些疑問,還是等我們親眼去那看一看就清楚了。琪雅,我先和你說好了,一會如果情況有變,你就立即撤離。我特意中斷聯絡,是在確認情況之前不想讓太多人知道,不過也是間接給達德利先生和亞里歐斯先生傳達了讓他們趕過來的信息。所以當琪雅順利逃離後,便立即回醫科大學找達德利先生和亞里歐斯先生請求協助,明白了麼。”

“嗯,我知道了。那羅伊德你呢,就你一個在那不就很危險了。”

“嗯,這估計就是最壞的情況了,這個就只能見招拆招了。我們還是先過去吧,琪雅。”

說完,羅伊德一行二人便藉著周邊樹林的掩護,一路前行,最後來到了一個已經拉著警戒線的小路路口前。旁邊還立著一塊告示牌,內容是說前方魔獸出沒頻繁,請無關人員禁止入內。

“沒想到,過了那麼久還會再次來到這裡啊。琪雅,感知的情況如何。”

“嗯,這條小路前方的反應很強烈,應該不會錯了。”

琪雅雙目緊閉,雙手放在太陽穴附近,就這樣站在路口前。隨後,她緩緩睜開雙眼,向著羅伊德做了個手勢。

“都到這裡了,也沒有理由打退堂鼓了呢。接下來可能會出現大量的魔獸,琪雅一定要緊緊跟著我,別走散了。畢竟這前方就是星見之塔,是個充滿上三位元素的靈力的地方呢。”

“我知道了。”

說完,琪雅便緊緊抓住羅伊德的外套,把身子儘量藏到羅伊德身後。而羅伊德也把自己帶著的那對柺棍武裝起來。確認一切就緒後,二人跨過了警戒線,朝著小路深處走去。

走著走著,他們發現,小路附近一點魔獸活動的氣息都沒有,像是被驅趕過一樣。而不遠處的星見之塔入口前的廣場上,隱約能看到一個人影站在那。

“看來,在那的就是給我們發出邀請函的人了。”

羅伊德和琪雅躲在小路旁邊的一顆大樹後面,打算先觀察一下情況。

“二位不必躲在後面了,這裡就我一人在。而且你們是我邀請過來的貴賓,就放心地出來吧。”

突然,一個聲音直接在二人的腦海中響起。

“這聲音,聽上去有點耳熟啊。”

“既然被發現了,那就只能出來了。琪雅,還是跟之前說的那樣,儘量躲在我身後。”

“嗯,我知道了。”

兩人開始慢慢地向著小路深處所指的星見之塔的方向走去,而當他們正式踏入星見之塔前面的廣場的時候,他們感覺到自己彷彿穿過了一層看不見的薄膜。同時,他們也看清了,站在廣場中央等著他倆的人。

站在廣場中央的,是一位身著鎧甲的金髮女性。一頭金色的長髮隨著晚風翩翩起舞,身上那厚重的鎧甲,也遮擋不住女性本身的高貴氣質。

“突然來訪,並且以這樣的方式邀請二位過來,對此帶來不便還望請諒解,羅伊德.班寧斯,還有……”

“琪雅.班寧斯,這個是我現在的名字呢。晚上好,阿瑞安赫德小姐。”

沒等話說完,琪雅便從羅伊德身後走了出來,站到羅伊德的身旁,臉色還帶著燦爛的笑容。

“看來這就是你的選擇了呢,曾經的至寶大人。不過現在還這樣稱呼的話,那就不合適了呢。請容我重新向你表示誠摯的問候,貴安,琪雅。”

“真的是好久不見了呢,阿瑞安赫德小姐。最後一次見面我記得也是在這星見之塔,不過那一次是在塔頂,而且是我們決定要去把琪雅帶回來的時候呢。”

羅伊德把武裝在手上的柺棍收了回去,因為他知道,眼前的女性是個怎樣的人。

“我到現在還記得,那天在這星見之塔塔頂的戰鬥。你們用自己堅強的意志和不懈的努力,讓我久違地取下了面具,由衷地對你們產生了敬意。而最後,你們的表現也沒有讓我失望。而琪雅現在站在我面前,也很好的證明了,你們的選擇是正確的。”

阿瑞安赫德抬頭看了看星見之塔的塔頂,此時的月亮已經完全升到了塔頂上方,彷彿一位安靜的聆聽者,靜靜地聽著下面發生的故事。

“對於在星見之塔的那場戰鬥,我也是和阿瑞安赫德小姐一樣記憶猶新。而且也正是因為和你戰鬥過後,我才能更加堅定自己的決心,最後克服種種難關,成功救出琪雅。所以,在這樣特殊的節點,出現在這樣特殊的地方,想必阿瑞安赫德小姐,也是帶著想法來的吧。”

“這個,是你作為搜查官的判斷呢,還是你作為羅伊德.班寧斯的個人的直覺呢。”

說完,阿瑞安赫德便重新把目光注視在羅伊德身上。

“說實話,這個二者都有呢。從我決定之隻身前往這裡,而不通知其他人這一點來看,這些是我作為搜查官的判斷。因為現有情報嚴重不足,不能讓更多的人來冒險。而當我在這裡見到阿瑞安赫德小姐後,更多湧現的,是自己的直覺。因為,現在的克洛斯貝爾面臨的處境,以及我們特別任務支援科面臨的處境,和當時‘碧之大樹’事件相比,實在是太相似了。”

“當然,我出現在這裡,也是我偷偷跟著羅伊德來的。因為那個感覺實在是太熟悉了,所以自己怎麼也想來親自確認一下。”

聽完羅伊德和琪雅的話後,阿瑞安赫德的臉上,露出了淺淺的微笑。

“二位的話我已經理解了,看來我也不必繼續賣弄關子,直接開門見山好了。”

隨後,阿瑞安赫德的右手上,出現了一把立起來比她本人還高的巨大騎兵槍。

“想必你們也知道了,現在克洛斯貝爾出現的奇異現象的原因了吧。那麼我本人作為計劃的協助者和見證者,對此我是不會做太多的辯解,我的行動就很好地表明瞭我的意志。不過,作為曾經見證你們努力的人,不得不說,還是抱有一絲的期待。所以這一次前來,純粹是我自己個人使然,並不代表結社,甚至也不代表帝國。”

阿瑞安赫德緩緩舉起手中的騎兵槍,將槍尖直直地對準了羅伊德。而阿瑞安赫德本人所散發出的強大氣場,也讓羅伊德不由地吞了下口水。

“作為曾經讓我摘下面具的特別任務支援科的領袖,想必你的心中已經有了答案了吧,羅伊德.班寧斯。”

抬起槍後的阿瑞安赫德並沒有發起攻擊,而是在等待著,眼前這位青年的答覆。而羅伊德在聽完阿瑞安赫德的話後,閉起眼睛思考了一會。

“羅伊德?”

站在一旁的琪雅用手拉了拉羅伊德的外套。

“原來是這樣啊,我明白了。那麼能先給我點時間安頓好琪雅麼,阿瑞安赫德小姐。”

“嗯,請便。”

睜開眼睛的羅伊德向阿瑞安赫德點點頭,隨後便轉過身,半蹲下身子看著琪雅。

“琪雅,你先退到那邊的小路路口那等我,接下來可能會有點危險的狀況發生,你還是先躲遠點比較好。”

“羅伊德,難道你要和阿瑞安赫德小姐戰鬥麼。”

“嗯,為了將我的答案,完完全全地傳達給阿瑞安赫德小姐,只能那樣做了。相信我,琪雅。如果情況有變,你就按我前面說的去做吧。”

羅伊德摸了摸琪雅的頭,隨後便把手放到了琪雅的肩上。

“嗯,我相信你,羅伊德。那麼,阿瑞安赫德小姐,一會見。”

阿瑞安赫德沒有說話,只是報以淺淺一笑。

琪雅沒有多想,只是向著羅伊德二人展露了燦爛的笑容。然後便快步跑到了廣場外的小路路口那,遠遠地看著還留在廣場的二人。

“阿瑞安赫德小姐,果然是個正直的人呢。即使在這樣的亂世當中,依舊保持這那份屬於自己的矜持。”

羅伊德緩緩站起身來,並且重新把那對柺棍拿在手上。

“那麼,我也要以我的全力,將我的答案傳達給你呢,阿瑞安赫德小姐。”

羅伊德擺出了應戰的架勢,同時,自身也開始迸發出氣場。

“很好,那麼我也要用我的全力,去好好確認你的答案了呢,羅伊德.班寧斯。”

阿瑞安赫德向後跨了一步,同樣擺出迎戰的架勢。一時間,二人的氣場相互碰撞,緊張的氣氛一觸即發。

“特別任務支援科,羅伊德.班寧斯!”

“結社‘噬身之蛇’第七柱,阿瑞安赫德!”

“唔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隨後,安靜的星見之塔下,傳出一聲幾乎能響徹整個克洛斯貝爾市區的,一聲巨響。

時間再稍稍往前倒一下。

一輛黑月貿易公司的貨車,停在了醫科大學負責物資流動的後門的停車場內。幾個黑月的工作人員走下車,打開貨櫃的門開始清點。

“沒想到還能找到這樣一條路過來呢,曹.李到底還有多少祕密是我們所不知道的啊。”

“不得不說,這條路線還真是一條‘低調’的路線,估計連那些帝國兵都沒能發現呢。”

達德利和亞里歐斯在黑月的工作人員下車後,也跟著走下了車。自從在彩虹劇團和莉夏分開行動後,達德利和亞里歐斯便跟著曹.李來到了黑月貿易公司,並且在他的安排下上了一輛貨車。然後貨車按著計劃,是從克洛斯貝爾的東門那出的市區。出去的時候帝國兵例行過來檢查,然而曹.李親自過來交涉了一下,帝國兵便很快地讓貨車通行了。然後從東門離開市區後,貨車走了一條比較偏僻的小路,完美避開了路上帝國兵巡邏的路線,最後便順利到達醫科大學的後門。

“不過,託他的福,我們還是順利到達醫科大學了。在這非常時期,幸好他沒趁著亂勢,成為我們的敵人啊。”

“能在這樣混亂的時期一直保持冷靜,處變不驚,這個人也是不簡單。現在還是先繼續維持這樣互相合作的關係吧。”

回想起從市區到醫科大學這一路發生的事,兩人得出了一致的結論。

“這不是達德利先生和亞里歐斯先生麼,你們是什麼時候過來了的?”

聽到有人喊道自己的名字,二人同時朝著聲音傳來的方向看去。只見塞茜爾手裡拿著一個文件夾正往二人的方向走來。

“晚上好,塞茜爾小姐。沒跟你打聲招呼就自己過來了,真是抱歉。”

“在這樣特殊時期,如果帝國那邊發現我們有所動作的話,估計會很麻煩。所以就用了點方法偷偷過來了。給你添麻煩了,塞茜爾小姐。”

“不不,沒關係的。畢竟你們也是在儘自己所能,在為了這座城市而努力呢。不僅二位如此,羅伊德和他的夥伴們也是一樣呢。”

“謝謝你,塞茜爾小姐。看你手上拿著文件夾,是要來確認一下這些剛剛送過來的貨物麼。”

亞里歐斯留意到塞茜爾手中的文件夾,開口詢問道。

“嗯,是的。剛剛黑月的曹.李先生給醫科大學這邊打了個電話,說是得知現在醫科大學接收的傷患在不斷增多,相關物資的庫存也開始緊張,所以便捐贈了一些物資過來,讓我大概這個時間來後門那簽收呢。正好不久前聽到貨車行駛的聲音從後門方向傳來,所以我就過來看看情況,沒想到就遇見二位,還真是巧合呢。”

“原來如此,看來連這一步都被他算好了吧。”

達德利聳了聳肩膀,隨後苦笑了一下。

“對了,既然亞里歐斯先生過來了的話……”

塞茜爾像是想到了什麼似的,轉過身去。而達德利也走過去,拍了拍亞里歐斯的肩膀。

“難得回來一趟,在去見班寧斯之前,先陪陪人家吧。”

“嗯,謝了。”

說完,達德利便轉過身,往黑月的貨車方向走去。

“小滴,過來看看是誰來了。”

一個手裡還捧著要送去清洗的舊床單的女孩,聽到塞茜爾的聲音後轉過頭來。亞里歐斯也把視線轉過去,臉上帶著柔和的表情。

“趕緊過去吧,小滴,剩下的就交給我吧。”

被叫做小滴的女孩旁邊的護士把她手中的床單給抱了過去,小滴後背轉過身向護士低頭致意,然後便一路小跑跑到了塞茜爾跟前。

“去吧,小滴。”

塞茜爾側過身去,拍了拍小滴的後背,示意她過去。亞里歐斯也半蹲身子,溫柔地注視著。

“……父親”

看清了眼前的人的模樣後,小滴的眼眶開始溼潤起來。

“我回來了,小滴。”

聽到這裡,小滴再也壓抑不住自己的心情,直接跑了過去,撲在亞里歐斯的懷裡放聲大哭。

“……我好想你,父親。但是我也知道父親現在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我……”

“亞里歐斯先生,小滴她真的很努力了呢,為了能在別的地方儘自己一份力量。那麼我先去確認一下這次到的貨物,就不打攪你們父女團聚了。”

塞茜爾用手擦了擦眼角無意流出的淚花,隨後便往黑月的貨車走去。亞里歐斯也點點頭,對塞茜爾表示感謝。隨後,伸出手摸了摸小滴的頭。

“你真的很努力了呢,小滴。謝謝你。”

亞里歐斯和小滴緊緊相擁,享受著這短暫又美好的團圓時光。

“以上就是這次送過來的貨物,如果確認無誤的話請在這裡籤個字。”

清點完貨物的黑月工作人員拿出一張供貨單,交到塞茜爾手裡。

“在這裡對吧,好了。謝謝你們,跑這一趟辛苦了。”

“已確認,那麼我們就先告辭了,黑月貿易公司,竭誠為您服務,晚安。”

塞茜爾把簽好字的供貨單交還給工作人員後,黑月的人便重新上了貨車,離開了醫科大學。

“這次真的謝謝你的協助,達德利先生。有你在,清點工作快了不少呢。”

“這沒什麼,舉手之勞而已。而且我得親自確認一下,黑月有沒有又在打什麼鬼主意。不過還好,來的都是醫院需要的物資,這些應該能夠緩解一下最近的緊張情況吧。”

“是的,不過這樣的情況還一直持續下去的話,這批物資估計也堅持不了太久呢。不好意思啊,達德利先生。我也不是在抱怨,畢竟你們已經為了打破這樣的困境已經竭盡全力了。”

“沒事的,塞茜爾小姐。這的確是擺在我們眼前的現實,你們這些後方的支持者一直默默支持我們的工作,真的很感激。”

在塞茜爾和達德利交談期間,一架軍用吉普車慢慢從後門開了進來,停在了二人前方的停車位。

“塞茜爾小姐,剛才我看到黑月的貨車從後門那離開了,是出了什麼事麼……咦,這不是達德利搜查官麼。”

軍用吉普的車門緩緩打開,從車上走下一個身著軍服頭戴貝雷帽的年輕女性。

“晚上好啊,諾艾爾小姐。”

“是諾艾爾.希卡上士啊,也有一段時間不見了呢,索妮亞副司令最近可好。”

“是,副司令一切都好,只是最近周邊的情況十分緊張,她也忙的焦頭爛額呢。”

被叫做諾艾爾的貝雷帽女性,向著二人敬了一個標準的軍禮。

“看來,現在的情況還真是前所未有的嚴峻呢。”

亞里歐斯和小滴一起走到三人跟前。

“連亞里歐斯先生也來了啊,好久不見了。還有小滴也是,晚上好。”

“晚上好,諾艾爾姐姐。”

“你還可以多陪陪小滴的,這樣就可以了?”

達德利在亞里歐斯耳邊輕聲問道。

“嗯,畢竟還有正事呢。”

“父親,小滴這邊沒問題的。”

說完,小滴便走到塞茜爾身旁,塞茜爾也用手摸了摸小滴的頭。

“放心吧,我會照顧好小滴的。”

“那就有勞你了,塞茜爾小姐。”

“正好諾艾爾也在,我們也開始談論正事吧。塞茜爾小姐,請問班寧斯現在在哪。”

“羅伊德麼,他在幫我處理好醫院的事務後,便說要回去跟你們定期聯絡了。後面我一直在忙著照顧病患,所以後面的我也不清楚呢。”

“羅伊德哥哥的話,剛才我還和他在一起呢,就是和父親通話那會。對了,不單是我,連琪雅也在呢。”

“琪雅麼……難道是!”

達德利像是想到了什麼,直接走到小滴跟前,半蹲下身子問道。

“小滴,那在你把通訊器交還給班寧斯,到班寧斯匆忙切斷通訊的期間,有發生了什麼奇怪的事情麼。”

“好像沒有什麼奇怪的事情,就是在羅伊德哥哥重新拿起通訊器的時候,他突然用右手扶著自己的腦袋,就像是人頭痛的那種扶著腦袋。然後就是,琪雅跟我說羅伊德哥哥有點急事要處理,讓我和她先離開房間。離開房間後,琪雅說自己有點事情就自己跑開了。”

“原來如此,謝謝你,小滴。那麼現在暫時可以確認一件事了。”

達德利慢慢站起身來,用手推了推眼鏡。

“羅伊德和琪雅,因為某件事情而行動起來了。至少,他們兩個已經離開醫科大學了。”

“那麼,他們到底會去哪呢。我剛剛在後面那一帶巡邏,除了剛剛那輛離去的黑月的貨車,就沒看到其他的人影。”

“嗯,即使排除掉醫科大學後門附近的區域,沒有更進一步的線索的話,不好確定他倆的去向啊。”

三人的討論陷入了僵局。

“達德利先生,亞里歐斯先生。”

遠處傳來的聲音打斷了討論,而被叫起名字的達德利和亞里歐斯則是立馬轉身,看著聲音傳來的方向。

“這個方向,是正門的方向。”

“估計是莉夏吧,那我們先趕過去吧。”

在塞茜爾的指引下,一行人跑到了正門。只見兩個女性站在正門的十字路口附近,扶著旁邊的路燈柱子,半彎著腰,在那大口喘氣。

“是莉夏,還有艾莉。”

一行人看清前方的人影后,便快步跑了過去。而小滴則是往醫院主樓跑去,端著兩杯水和兩條毛巾隨後趕到。

“艾莉姐姐和莉夏姐姐,請用。”

“謝謝你,小滴,幫大忙了。”

艾莉和莉夏接過毛巾和水,經過短暫的歇息後,總算緩了過來。

“艾莉和莉夏,怎麼都氣喘吁吁的。”

“羅伊德在這麼?”

艾莉並沒有直接回答達德利的提問,而是直接問起羅伊德的情況。

“羅伊德現在並不在這,當然,還有琪雅也是。”

“看來我們預想的最壞的情況,還是發生了呢。達德利先生,亞里歐斯先生,還有諾艾爾小姐,下面請聽我說。”

莉夏抬起頭,看著達德利一行人。然後接下來說出的話讓在場的人都捏了一把冷汗。

“結社的人,來到克洛斯貝爾了。而且結合我和艾莉小姐的情報來看,除了艾莉小姐遇到的瑪利亞貝爾.克羅伊斯,和我遇到的謝莉.奧蘭多,估計還有一人或多個結社的人也來到了克洛斯貝爾。”

莉夏的話音落下後,周圍的人都一時間說不出話來。

“看來,班寧斯選擇自己行動,估計也是設想到這最壞的情況了吧。”

達德利一邊扶著眼鏡,一邊長長嘆了口氣。

“羅伊德和琪雅,還有結社的人。把這些情報關聯起來……如果真的是我想的那樣的話,那羅伊德可能會有危險了呢。”

亞里歐斯的話讓其餘人立馬緊張起來。

“如果,艾莉和莉夏提到的,還有別的結社的人是指……”

一陣巨響打斷了亞里歐斯的說話。

“什麼情況?”

眾人都擺出警戒的態勢,達德利用手勢示意塞茜爾帶著小滴先返回醫科大學主樓。

“聽聲音,像是鈍器互相碰撞發出的聲音呢。”

“能大概判斷出聲音的來源方位麼,馬克萊茵。”

“讓我來試試吧……這股靈力是怎麼回事。”

莉夏的臉色突然變的嚴峻起來。

“怎麼了,莉夏。”

艾莉湊到莉夏跟前,把手放到莉夏的肩上。

“定位到巨響產生的來源了,然後在那感覺到有股很強大的靈力,這種感覺就和……”

“和那個第七柱——阿瑞安赫德一模一樣吧。畢竟,在我為了一己私利一意孤行的時候,也曾經接觸過這位‘鋼之聖女’。那種壓迫感我至今都忘不了呢。”

亞里歐斯搶先說了出來,而莉夏點頭默認也讓其他人面露難色。

“現在沒時間在這發呆了。莉夏,把方位告訴我們,我們得馬上趕過去,或許班寧斯還就真的在那呢。諾艾爾上士,麻煩你把車開過來,準備隨時出發。塞茜爾小姐,醫科大學這邊就麻煩你費心了。”

還是達德利最先恢復過來,立即開始調動人手。諾艾爾和塞茜爾在得到指示後便立即行動起來。

“嗯,巨響的來源方位在星見之塔附近。那麼我和亞里歐斯先生先趕過去吧,以我倆的身手應該能縮短到達的時間。而且如果對手真的是那位鋼之聖女的話,我倆也還能多少為你們爭取點時間。”

亞里歐斯也點點頭,同意莉夏的話。

“好吧,那就先拜託你們了,我們隨後也會馬上趕過去的。”

莉夏和亞里歐斯先行離開後,諾艾爾也開著軍用吉普來到十字路口前。

“達德利先生,請允許我也一同前往。羅伊德和琪雅有難,同為特別任務支援科的一員,我也要儘自己的力量去幫助他們。”

在達德利準備上車的時候,艾莉拉住了他。而達德利略加思索過後,也點頭同意了。

“二位坐穩了,我們現在就出發,前往星見之塔。”

諾艾爾發動車子,向著星見之塔的方向駛去。

“羅伊德,琪雅,千萬不要出事啊……”

星見之塔前面的廣場上,兩種不同顏色的鬥氣正在互相碰撞,周圍的樹木的枝條也被對撞產生的亂流颳得呼啦作響。

“羅伊德……”

即使躲到遠處,琪雅也能感受到這些亂流,以及兩種力量相互碰撞帶來的衝擊。她一邊把身子蜷縮在小路旁邊的岩石後面,一邊儘量地探出頭觀看二人的情況。

回到衝突最為激烈的廣場中心,羅伊德的柺棍與阿瑞安赫德的騎兵槍碰撞在一起,二者時不時發出金屬摩擦的噪音,可見形勢極為膠著。不過由於力量上的差距,處於守勢的羅伊德漸漸面露疲態,原本牢牢紮好的腳步,也開始出現向後滑動的現象。而阿瑞安赫德還是面不改色,依舊保持著巨大的壓迫感。

“看來,差不多是該讓這膠著的場面,畫上圓滿的句號了。”

阿瑞安赫德突然發力,強大力量的施加直接把羅伊德的柺棍給頂了回去。隨後,她順勢橫揮一槍,硬生生把已經換成雙手持拐交叉護在身前的羅伊德給擊飛。而羅伊德在被擊飛後並沒有坐以待斃,而是以最快的速度調整好自己失穩的重心,落地後向後倒了好幾步,把自己的身子穩定下來。二人也因此拉開了一段距離,不過,對於手持巨型騎兵槍的阿瑞安赫德來說,這一點距離幾乎可以忽略不計。

“羅伊德!”

琪雅見狀,也顧不上之後的情況是否危險,直接從小路那跑到羅伊德身前,雙臂張開把羅伊德護在身後。

“我沒事呢,琪雅。”

羅伊德把右手搭在琪雅的肩上,順勢把自己的身體給帶起來。不過自身還沒平緩下來的呼吸也說明了剛才那一下的確非同一般。

站在不遠處的阿瑞安赫德並沒有利用自己武器長度的優勢繼續發起直接的進攻,而是開始慢慢地向著琪雅和羅伊德的方向走去。不過,還沒走兩步,她卻把身子往旁邊一側,像是要躲避什麼一樣。

而在阿瑞安赫德側身後讓開的空隙後方,一位手持等身長的巨劍的紫衣女性揮劍砍到了原本阿瑞安赫德所在的位置。紫衣女性見偷襲未果,立馬向後一躍,以人肉眼都沒能反應過來的速度離開了原來的位置。而當阿瑞安赫德準備重新把身子轉回來的時候,她卻抬起自己手中的騎兵槍,擋住了由上而下劈砍下來的太刀的刀刃。

“羅伊德先生,你還好吧。”

紫衣女性趁機來到羅伊德身旁,而用太刀擋住阿瑞安赫德的,是一位身著棕色外套的深藍色長髮男子。

“莉夏姐姐,你怎麼知道會在這裡。”

琪雅回頭看了看紫衣女性,而紫衣女性只是微微一笑,然後便繼續維持警戒的態勢。

“莉夏來了的話,那麼擋在前面的,不就是……”

羅伊德連忙向前邁了一步,想要看清現在的情況。

“風之劍聖,還有新生代的‘銀’,都是一些許久未見的面孔了呢。”

“能夠被有名的‘鋼之聖女’銘記,還真是我的榮幸。不過,接下來我可不會讓你再繼續傷害我的同伴了。”

說完,長髮男子開始凝聚力量,擺出戰鬥的架勢。不過阿瑞安赫德並沒有戰鬥的意思,而是默默地向後退了一步。

“你有一批不錯的夥伴呢,羅伊德.班寧斯。”

阿瑞安赫德手中的騎兵槍,伴隨著她的話音,漸漸地消失了。

“是啊,他們都是我最好的夥伴。亞里歐斯先生,接下來還是交給我吧。”

羅伊德上前拍了拍長髮男子的肩膀,隨後便徑直朝著阿瑞安赫德的方向走去。

“沒問題的,相信羅伊德吧。”

站在後面的莉夏正要動身,卻被琪雅給攔住了。而亞里歐斯也沒多說什麼,把自己手中的太刀重新收回刀鞘當中。

“看來,這就是你要傳達給我的答案了呢。”

阿瑞安赫德緩緩將視線重新放到已經站到自己跟前的羅伊德身上。

“嗯,這一次就和以前‘碧之大樹’事件一樣,也是一道擺在我們面前的壁障。即使現在的情況真的不容樂觀,但是我們仍然堅信,自己選擇的這條路是正確的。而這一次,我們也將會再次跨越壁障,讓我們摯愛的克洛斯貝爾,迎來光明的明天。不知道,這個答案是否能讓你滿意呢,阿瑞安赫德小姐。”

阿瑞安赫德沒有馬上給予答覆,而是看了看羅伊德身後的那幾位。只見他們都站到了一起,臉色帶著一致的堅定的表情。

“你的答案,在剛才的交鋒當中,已經很好地傳達到我這裡了,甚好。”

阿瑞安赫德的臉上浮現一絲微笑,但很快又變回嚴肅的神情。

“看來,我也應該準備退場了呢,畢竟這一次我也算是不請自來呢。”

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從羅伊德後方傳來。轉頭一看,只見達德利一行三人正在沿著小路往眾人所在的廣場跑來。

“已經要走了麼,阿瑞安赫德小姐。”

琪雅跑到了羅伊德身旁,聽到琪雅聲音後,羅伊德回過頭來,只見阿瑞安赫德腳下的地面開始出現散發光芒的魔法陣。

“今日突然來訪純粹是個人的有意為之,在已經得到滿意的答覆過後,我也沒有必要繼續留下來打擾各位。只不過,下一次見面,我們就是立場不同的敵人了,羅伊德.班寧斯。”

“即使這樣,我還是得感謝你,阿瑞安赫德小姐。感謝你讓我更加堅定地瞭解到,自己現在所要做的事。”

羅伊德握緊右拳,放在自己外套左側胸前的警徽上。

“對了,不介意的話,請收下這個吧。”

琪雅從自己外套口袋裡取出一個小袋子,走到阿瑞安赫德跟前,親自遞到她的手上。

“這是?”

“是我今天做的三明治,跟著羅伊德出來的時候不知道為什麼,就想把它給帶上。時間匆忙,也就只找了個袋子給裝起來,希望你能收下呢,阿瑞安赫德小姐,作為以前你幫助我的謝禮。”

“你就收下吧,阿瑞安赫德小姐,琪雅做的三明治還是挺好吃的。”

“好吧,那我就接受你的好意吧。感謝你,琪雅。”

隨著阿瑞安赫德接過了袋子,琪雅也露出了開心的笑容。

“那麼,羅伊德和琪雅,還有其他人,晚安。”

一聲響指過後,阿瑞安赫德的身影在眾人眼前消失了,周圍也慢慢恢復了平靜。

“亞里歐斯,還有莉夏,情況怎樣了?”

“已經沒事了呢。”

率先趕到的達德利和諾艾爾跑到亞里歐斯和莉夏跟前,直接詢問情況。而艾莉則是繼續向前,最後一把把羅伊德和琪雅給抱住了。

“艾莉?”

“艾莉姐姐?”

“你們兩個平安無事就好,真的……讓我擔心死了……”

艾莉說話的聲音略帶哭腔,羅伊德用自己的手摸了摸艾莉的後背,以示安撫。琪雅則是直接張開雙臂,抱住了艾莉。

“抱歉呢,讓你擔心了,艾莉。”

其他人也是互相看了看,然後放心地笑了。

過了一會,艾莉的情緒也有所緩和,三人便一起走到了亞里歐斯跟前。

“相信今晚一定發生了不少事情,不過,這些事情還是等我們回去後再慢慢討論吧。”

意見統一過後,一行人便離開了星見之塔,返回位於醫科大學的臨時據點。

“原來,在那之後,發生了這麼多事情啊。”

回到醫科大學後,由於天色已晚,眾人互相交換了情報後,便各自離去了。達德利去找塞爾蓋科長商談今後的方針,亞里歐斯陪伴小滴,繼續享受只屬於他們父女二人的時光。諾艾爾和她的妹妹芙蘭正與塞茜爾姐姐有說有笑,而羅伊德,艾莉和琪雅三人,則在醫科大學後面的山上,找了一塊視野較為開闊的草地,躺在草地上,望著升到天上的明月。

“是啊,當時在自己辦公室裡,突然看到貝爾出現在自己的房間了,還真是嚇了一跳呢。”

“瑪利亞貝爾小姐,蘭迪先生的妹妹謝莉.奧蘭多,還有剛剛離去的阿瑞安赫德小姐,都是之前來過克諾斯貝爾,與克洛斯貝爾有著關聯的人呢。所以亞里歐斯先生才推測在星見之塔的是阿瑞安赫德小姐吧。畢竟那樣的壓迫感,不是一般人所能擁有的呢。”

“羅伊德,你還記得我們剛剛進入那個廣場的時候,有種像是穿過了一層薄膜一樣的感覺吧。那個其實像是一個隱藏氣息的結界,因為在阿瑞安赫德小姐說話之前,我是一點都感覺不到她的氣息呢。然後剛才羅伊德和阿瑞安赫德小姐交手的時候,那強大的衝擊波直接把這層結界給打破了。不過也不排除是有人有意把結界取消了,把我們的位置暴露出來呢。”

“琪雅說的也有道理,今晚的確是不平常的一晚了。對了,艾莉在中斷通訊之前不是說有話要跟我說麼。經過剛才與阿瑞安赫德小姐的接觸,我也有些話想和你們說了呢。”

羅伊德抬起上半身,改為坐在草地上。而艾莉和琪雅也紛紛坐起身來,看著羅伊德。

“那麼你先說吧,看看和我想說的會不會相同呢。”

羅伊德看了看艾莉和琪雅,深呼吸幾下過後,開始慢慢說道。

“我決定,要去埃雷波尼亞帝國一趟。不單單因為蘭迪先生和緹歐還留在帝國那邊,更多的是我要親眼確認一下現在的真實情況。而且這籠罩著克洛斯貝爾全區的瘴氣,也一定得去到源頭那才能知道該如何解決。我知道,以我現在這樣的身份,要去帝國無疑是很危險的,但是,和阿瑞安赫德小姐見面後,我還是覺得,這一趟我非去不可。”

聽完羅伊德說的話,艾莉和琪雅並沒有感到驚訝,而是互相看了看,隨後都便笑了。

“果然,羅伊德你和我想的是一樣的呢。不過,你不是一個人在戰鬥,羅伊德。所以,我也決定,要陪你一起去帝國。”

“琪雅也一樣,要跟著一起去。曾經擁有至寶力量的我,總能感覺到帝國那邊有種說不出的異樣感。我覺得在某些方面我也能幫上忙。而且,我現在的名字是琪雅.班寧斯,是羅伊德的家人啊。”

“艾莉,琪雅,你們……”

“你就安心地出發吧,班寧斯。我想和你講的跟特別任務支援科有關的事情,就是這個。”

突然,從山腳下傳來好幾個人走動的腳步聲。只見達德利一行人都紛紛從山腳下走到了羅伊德面前。

“如果,這是你的決定的話,那你就去吧。克洛斯貝爾這邊就交給我吧,我會嘗試與原克洛斯貝爾分部的遊擊士負責人聯繫,申請調派人手過來幫忙的。”

“醫科大學這邊可以交給我們警務隊哦,羅伊德。”

“我也會盡全力協助姐姐她們的工作的,羅伊德先生。”

“雖然我是你們的科長,做決定的還是你們自己。不過你們放心吧,特別任務支援科這個大家庭,我一定會守護好,等著你們全員一起回來的。”

“琪雅,你要照顧好自己哦,小滴我會在這裡等著你回來的。”

說完,眾人往兩邊挪了一步,把站在中間的塞茜爾給讓了出來。

塞茜爾沒有說話,而是走到羅伊德跟前,抱住了羅伊德。

“塞茜爾姐姐……”

“如果蓋伊還在的話,他也一定會讓你去的。所以呢,羅伊德你就放心地去吧,我會在家裡做好你最喜歡的菜,等著你們回來的。”

羅伊德沉默了一會後,便用手拍了拍塞茜爾的後背,而塞茜爾彷彿知道了什麼似的,鬆開了雙臂,站到羅伊德跟前。

“塞茜爾姐姐,還有各位,謝謝你們。你們放心吧,這次的危機,我們一定會解決掉的。克洛斯貝爾的明天,由我們共同守護!”

說完,羅伊德便面向大夥,伸出了自己的右拳。其他人也響應他的號召,也紛紛伸出自己的右拳。

蘭花塔高聳入雲的塔頂上,一個發光的魔法陣出現在塔頂的停機坪上,阿瑞安赫德的身影緩緩出現在魔法陣當中。

“大姐頭回來了啊。”

停機坪下方不遠處,謝莉雙手放在後腦,依靠在一旁的欄杆上,抬頭看著出現在停機坪的阿瑞安赫德。

“要我說多少次,在我們偉大的master面前,態度請給我放尊重點,謝莉.奧蘭多。”

一個身著鎧甲,茶色的長髮盤成兩個糰子分別在耳朵兩側後方的女性直接出現在謝莉面前,右手伸出食指指著謝莉的臉。隨後,還有兩位著裝類似的女性出現在她的後方。

“這又有啥關係嘛,杜芭莉。你看大姐頭都沒說什麼,你倒是一驚一乍的。難道你就是那傳說中的傲嬌麼,哈哈哈哈。”

“你給我適可而止啊!”

杜芭莉的臉刷的一下變得通紅,開始朝著謝莉大聲嚷嚷。在她身後的兩位女性,藍色長髮的女性也忍不住笑了,而紅髮女性則是無奈地搖搖頭。

看著下面的鬧劇,阿瑞安赫德也只是淺淺一笑,隨後便向著另外一個角落走去,來到了扎著螺旋雙馬尾的金髮女性身旁。

“晚上好,阿瑞安赫德閣下。看樣子這次特意回到克諾斯貝爾的目的,已經達到了吧。”

方才還是閉目養神的金髮女性,緩緩睜開了眼睛,看著走過來的阿瑞安赫德。

“嗯,這次因為自己的一時興起,把你們幾位也牽連進來了呢。不過,看你的心情也還不錯呢,瑪利亞貝爾小姐。”

“叫我貝爾就可以了,畢竟我們現在都是結社的一員,就不必像之前那樣拘謹了。怎麼說呢,我也好久沒回來克洛斯貝爾了,這次回來也算是故地重遊吧。而且能夠再次喝到艾莉泡的紅茶,就這樣我這一次回來就已經不虛此行了。”

“那就好,我還在想這裡是你曾經生活過的地方,還怕會不會讓你想起一些不愉快的事情呢。”

“自從接受盟主的邀請的那天起,我就與這座城市徹底斷了聯繫。現在我最想做的,就是親自見證盟主所說的那個計劃的實施。所以,這一次我也會前往埃雷波尼亞帝國呢。”

“這個就隨你喜歡吧。”

“感激不盡。雖然有點冒昧,不過我還是很好奇,你手上的那個袋子是什麼呢,阿瑞安赫德閣下。”

“你說這個啊,是琪雅做的三明治,你要嘗一下麼。”

阿瑞安赫德把袋子撐開,向著貝爾的方向遞了過去。

“琪雅做的啊,那肯定得品嚐一下呢。”

貝爾從袋子裡取出一份三明治,細細品嚐起來。

“咦,大姐頭有吃的啊,我也要嚐嚐呢。”

“謝莉,你給我站住。”

謝莉一下晃過了杜芭莉,來到了阿瑞安赫德身旁。然後直接伸手進袋子,拿出一塊三明治後,便一路小跑地跑開了。而杜芭莉則只能朝著謝莉離去的方向,氣的直跺腳。

“嗯,味道還算不錯。杜芭莉你也嚐嚐看吧。”

“拿了master的東西還那麼放肆,啊啊,火大。”

“杜芭莉,剩下的你們三個分了吧。”

阿瑞安赫德也從袋子中取出一份三明治後,把袋子遞給了杜芭莉。

“啊啊……我知道了,master。”

接過袋子的杜芭莉向阿瑞安赫德行了個禮,隨後便把袋子抱在自己懷裡,向著後方走去。

“感謝款待。味道還不錯,看來琪雅也成長了啊。我越來越羨慕羅伊德了,既能喝到艾莉泡的茶,也能吃到琪雅做的三明治,可惡啊。”

趁著謝莉和杜芭莉折騰的這會功夫,貝爾把手中的三明治吃完了,露出幸福的表情。阿瑞安赫德看了看手中這份普通的三明治,隨後便放到嘴邊,輕輕地咬了一口。

“有種能讓人感到安心的味道呢,倒也不壞呢。”

阿瑞安赫德笑了笑,便繼續品嚐這份難得的美味。

“杜芭莉,我還沒吃飽呢,能不能再分我一塊啊。”

“這可是master給我的,說啥都不會給你了,混蛋謝莉。”

就這樣,屬於克諾斯貝爾的不平凡的一天,緩緩落下了帷幕。

後記

估計這篇文順利發佈的時候,《閃之軌跡4》也已經發售了。起初在看閃4的情報,看到克州組參戰的消息,還是挺激動的。因為本人就是玩《零之軌跡》和《碧之軌跡》後才進的軌跡坑。所以在看完情報後,便有了想寫這次的故事的想法。後來也是苦苦構思了很久,最後寫完也花了不少功夫。因為時間上是在《閃之軌跡3》結尾後,所以也參考了《閃之軌跡3》的一些設定。不過因為行文的原因,沒有完全沿用官方的設定(其實是因為自己不懂日文,對《閃之軌跡3》結尾的理解也是似懂非懂)。所以就請把這篇文當個故事看吧,希望大家能夠喜歡。

最後,期待這次《閃之軌跡4》能夠有個好的結尾吧。本人得過完國慶後才能正式開始遊戲,所以各位看官,後面就先不要劇透我吧,感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