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阻我歸途?夜叉”他說,“我定除魔!”

大魔一陣怪笑,詭異的聲音就像用玻璃從骨頭上刮過。“那你便試試,你凋敝的靈魂將使永恆之廊愈發甜美。”話音剛落,大魔便發起攻勢,揮出一記重斬!可汗手中彎刀一蕩,神鋒之觸竟發出山崩之響。不待思索,原體刀招又起,彎刀竟如紡梭穿插一般急速回轉,擋住大魔劈下的利爪。彎刀在碰撞之下一陣狂顫,復看之下竟已從魔爪內側削下一塊堅甲。

(跳過朱巴汗等大戰群魔)

戰團之中無人能與可汗並論。力拼最強壯的以太居民,對決諸神降至凡間的至高之力,原體對怒火的掌控也升至無上之境。圓月作龍舞,霜刃競天風。大魔的攻擊均被化解。兩兵互拼復互拼,雙刃相併又相併,竟不可以肉眼於劈砍戳刺所化的龍捲之中看見。

曼努什亞一聲尖嘯,把可汗浸透在一股分子震動的洪流中,但可汗竟奮力挺過。大魔的焚世長劍似惡鬼低語一般穿過可汗的守護,魔爪猛然一伸,劃過大汗的金甲和鎖甲,可汗立即還以顏色。從始至終,彎刀都在不斷揮動,重重砍進以太物質交織而成的筋肉之中,引得大魔一聲狂嚎。

“我想,你很在意你的子嗣,”曼努什亞說著,從可汗的猛烈攻擊中抽身而出。“你想讓我向你展示他的痛苦嗎?“原體唯有愈攻愈猛,他的四肢愈發股力,刀鋒揮舞如此之快,以至於現實都似乎會被其撕裂。雙方戰意越燒越旺,此生唯戰!此戰唯彼!可汗察覺到大魔已到極限。大魔將觸手可及的一切都扔向他,而他還活著,他的戰士們還活著,不死則戰!他們咆哮著進攻。那生物以恐懼為食,但天國之矛,恐懼無所生。

“靈魂引擎容你不得!”曼努什亞·拉克什薩西嘲諷道,他召喚了一次新生的衝擊,幾乎讓可汗一陣踉蹌。“我之後嗣遠勝爾等,就像我遠勝於你!”可汗將悅動著能量的刀尖從曼努什亞·拉克什薩西的軀體上一揮而過,撕開的長瘡從一頭直到另一頭,惡魔還以顏色,魔爪從他的胸甲上劃過,差點把他的一塊肉撕下來。鮮血現在加入了戰火的循環,人類的鮮紅與大魔的紫魅交織。

“豎子爾敢!”

惡魔復又一陣尖叫,甩開可汗一步,並把他腳下的地面溶解。隨後,他用一隻緊握的爪子猛撲過去,抓向他的下頜,迫使他進一步後退。“此乃神域!”

可汗立刻回擊,刀鋒一擰,猛得把大魔之劍格至一旁,而後順勢直取大魔腹部。刀鋒筆直進取,在大魔的側面撕開了另一個傷口。燃燒的膿水從刀鋒所造的瘡口噴湧而出,而後又被膿水澆滅。“此乃吾域,汝為災疫,必為吾滅!”

大魔的爪子胡亂抓撓,可汗將他們盡數擊開。他用刀鋒劃過大魔的前腿,引得肌肉一陣顫抖。然後他掃過大魔的胸腔,切進了它的魔爪。“爾將為我所戮。”

曼努什亞撩蹄一踹,直逼可汗之側,裝甲板登時破碎。原體被踢得側滑而出,被甩出了陣地。大魔再次發出蔑視的尖叫,並將燃燒的劍重斬而下。殺戮界限在煎熬的空氣中灼燒,充滿了蜿蜒扭曲的魔法。可汗回刀招架,兩兵相撞。一聲巨響轟鳴,霎時間一片火光,可汗的彎刀支離破碎。守護者猛地揮出一隻骨爪,把原體逼到一邊,撞向空蕩蕩的指揮寶座。

這暴露了阿爾維達,他仍然深陷他的預知靈覺,無知,孤獨。可汗跳了回去,快步跑向缺口。曼努什亞搖搖晃晃地走向靈能者,爪子伸了出來,眯著眼睛裡流露出毀滅的慾望。原體現在手無寸鐵,只得猛撞大魔的喉嚨。

曼努什亞根本來不及反應。可汗抓住它的脖子,抓住紫色的肉,用衝力把它驅離阿爾維達。他雙手緊握,把它們深深地塞進了那隻大魔緊繃的皮膚裡。曼努什亞被猛烈的撞擊命中,失去了平衡,可汗狠狠一摔,它的背重重地撞倒了地上,而雙手依然死死掐住它的喉嚨。大魔拱起背,試圖甩下原體,但可汗用盡來自帝皇的遺傳之力,用力推倒大魔,源於亞空間的骨骼被摔得粉碎,重力離壓碎了扭曲的氣管。

曼努什亞一陣哽咽,竭力做出一切反擊的動作。它的劍刺進了可汗的背部,切斷了裝甲並使其鬆開。它的爪子劃過可汗身側,刺破了他的盔甲中的肌肉。這個巨大的惡魔像蛇一樣扭曲著,試圖把折磨它的人扔掉,但可汗只是用力一壓,把手指伸進了惡魔的喉嚨,撕碎了它的肌肉。“無處可藏,”可汗嘶嘶地說,把生命的殘渣從這個扭動的惡魔身上摳出來。“我們現在知道你了。我們將在現實宇宙捕獵你。我們將淨化虛空,然後淨化亞空間。”

曼努什亞發出抗拒的聲音,但現在的唾沫上充滿膿水,它的眼睛已經蒙上了一層灰霧。戰慄在它殘破的身體裡盪漾,爪子也癱軟下來。“現在,看著我,夜叉,”可汗說,“記住殺你者!”

大魔最後一次屏住呼吸,帶著厭惡和恐懼的目光盯著可汗。然後原體鬆開了他的手,從他那鬆懈的手上奪下了大魔自己的劍。他雙手握著火紅的劍柄,轉過身,把它一把拉回來,然後把劍插進曼努什亞的胸口。惡魔尖叫著被穿刺在燃燒的劍刃上。可汗把劍拔了出來,然後把他的手套深深地攮進了裂開的傷口。

“為了帝皇!“他狂吼道,把大魔的心從肋骨間撕開,高高地舉過頭頂。膿水似黑色的濃油一般糊在可汗的胳膊上,騰騰的冒著熱氣。在橋對面,白疤們聽到了原體勝利的呼喊,惡魔們也聽到了,所有人都看到了祕密守護者那顆仍然跳動的心臟被高舉在空中。此時,每一個白疤戰士都站起來,雖仍在戰鬥著,他們卻將刀猛地一揮,緊握拳頭。“為了可汗!“他們咆哮著。

譯者後記:可汗碎了的刀不是白虎刀,只是一把塔爾瓦式彎刀,所以不用奇怪為啥原體的武器那麼不經打。另外這是可汗第一次面對大魔,甚至可能是第一次知道大魔這玩意兒,所以我覺得他的表現挺不錯了,真.手撕大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