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兵相接》《明日方舟》戰鬥BGM

《明日方舟》是我玩的第一款抽卡類養成手遊,體驗很不錯。網上很多人吐槽說《明日方舟》的世界觀里科技樹點錯了,其實玩過最終幻想系列的一些作品就習慣了,比如《最終幻想7》也是刀劍比槍炮厲害。我這個最終幻想系列死忠粉,玩《明日方舟》感覺還挺親切。同時,源石病的設定類似命令與征服系列,對於 C&C 愛好者的我來說也很有趣。

既然有塔防,那就有反塔防

在網上搜索《明日方舟》,可以看到有不少信息顯示《明日方舟》選擇塔防是“劍走偏鋒”。我就納悶了,塔防手遊哪裡算劍走偏鋒?這些信息怕不都是直接複製黏貼的吧?

塔防是非常適合手遊的類型,國內外都有不少成功案例。現在都在吐槽鷹角出新內容慢,事實上還是玩家消耗內容的速度過快了。在鷹角痛苦加班趕工的空檔期,我想了一下塔防該如何做出不一樣的新玩法,在此聊一下。

現在玩家們對於遊戲的要求越來越高,不但是遊戲內容,對音樂和背景劇情也有很高的要求。特別是遊戲內容要和劇情充分融合,要能夠融會貫通。我在玩舟遊的時候一直在思考,塔防到底應該做出如何的創新才能感覺不一樣。

其實塔防早就被做得爛大街了,好玩的極少,垃圾太多,那咱們就來想個反塔防,開一開腦洞。反塔防又分為“真反塔防”和“偽反塔防”,在此分開討論。

真反塔防

塔防的核心玩法就是在有限的時間裡使用有限資源排兵佈陣,以保護我方終點作為唯一目的。那麼真反塔防就可以反過來,玩家操作部隊進攻敵方據點,在沿途上消滅敵軍,最終摧毀敵據點。

然而舟遊是以抽卡得人物作為氪金點,人物過多,如何要設計玩家戰鬥失敗條件呢?如果設計成玩家所有人物撤退作為失敗的話,感覺會比較散亂,因為人物可以自由變動,全滅判定失敗效果並不會很好。玩家軍隊必須要有一個核心,核心被擊毀就判定失敗。

可以參考現在FPS流行的一種模式:推車(示意圖看下方靈魂畫圖)。

出戰幹員人數限制仍為9個,前方3人位置可以自由調整,但只能有一面放3個人

玩家部隊以一個能夠移動的車輛或者其他什麼玩意為核心,向敵軍據點緩慢前進,以到達目的地為目標。車的上下前後面可以放置數量位置固定的幹員,放哪些幹員玩家自己靈活決定。傳統模式中的機制仍然適用,開始需要放置先鋒抵擋敵軍,待增加費用後更換其他職業,然後各司其職。

和傳統模式不同的是,幹員們會自動跟隨車走動。玩家可以控制車的移動,是否走是否停停多久,甚至可以倒車,根據戰局情況決定(幹員被眩暈的動作要重做,邊走邊捂著額頭眩暈)。地圖都是從左往右,根據車的進退移動。敵人按照腳本觸發進攻,和傳統模式不太一樣,由於車是移動的,所以敵人只會按照四個大方向進攻,路線不會很固定,仇恨就是遇到誰打誰。如果遇到幾個幹員,就按照放下的時間打最後一個。

在普通難度中玩家可以在惡戰後讓車停留一會,等部隊恢復CD再前進。在比較難的戰鬥中可以倒車放風箏。突襲難度會有限制,某些圖無法控制車的移動,車會按照腳本前進或者停留,提高難度。車每局也可以選擇一個有CD的技能,加BUFF或者提供火力支援一應俱全,也可以選擇加強血量防護故意吸引敵人攻擊,然後只上攻擊幹員火力全開。

車抵達目的地以後需要停留一會,不同的圖有不同劇情。有些是車自帶攻城炮摧毀敵據點,有些是裝卸貨物或者救人,有些是等黑客癱瘓掉敵人設施。自然,這個車形載具也將成為基建的又一個重點。

和傳統模式不同的是,近戰幹員沒有限定朝向,而是像《Kindom rush》裡面那樣,直接和所有向其大方向攻過來的敵人戰鬥,重裝幹員強制吸引仇恨。沒有重裝的情況下,敵人仇恨按照傳統模式機制來算,集中打最後一個放下的幹員。不過所有幹員仍然有阻擋人數限制,擋不住的敵人漏過去就開始打其他幹員或者車。能夠對空的近戰也會攻擊進入自己大方向的目標。

一些帶BUFF光環的近衛,比如龍門富婆詩懷雅,地位得到極大提升,可以加成自己方向和臨近兩個方向範圍內的所有近戰,實用性大增。有時候選擇在前面放三個近衛一起阻擋,然後在上下放群攻集中殺敵更加酸爽。誰叫鷹角做這麼多近衛出來,又用不上太浪費了。

遠程幹員選好大方向以後還需要按照左中右三個朝向選擇固定好,不可以更改,除非撤退重新部署。中間朝向的遠程可以攻擊本大方向所有敵人,該單狙該群攻該施法各司其職。小火龍得到極大提升,可以一發燒到範圍內所有目標。

左右兩個朝向的遠程除了攻擊自己範圍內目標,還會支援去攻擊相鄰方向的敵人,但是無法攻擊本大方的另一半邊,也只能打到臨近大方向的一半。由於車可以進退,所以遠程的攻擊範圍十分寬鬆。玩家可以控制車的位置來彌補遠程攻擊死角,不用被迫為了換方向頻繁撤退幹員。

當然車的移動速度是非常慢的,敵人的速度肯定遠快於車。在混戰之中,支援攻擊其他大方向的遠程必定會有攻擊死角,必要的時候還是需要換人換朝向,不要指望一招通吃。

奶媽的限制相對較小,群奶單奶一樣,可以覆蓋自己的大方向和左右臨近大方向的一半。兩個奶奶必定覆蓋全部幹員,但是在某些高難度圖裡需要上更多奶媽。群奶由於一次只能奶三個人,所以不用擔心平衡問題。本來單機遊戲也無所謂平衡,只要爽就好了。一些有特殊能力的奶媽,比如夏活新加入的錫蘭,得到較大提升,縮短眩暈技能能覆蓋到更多幹員。

在推車模式下,原本在傳統模式裡被戲稱為“雜技團”的位移減速幹員們將會得到史詩級地位提升。像那些可以把目標減速的術士和推拉的幹員,都能夠玩出花來。

舉個例子,安潔莉娜我沒有不評論。4星幹員地靈是單體減速術士,2技能是群體地面目標減速。她和松鼠娘配合守一個方向。在某些圖裡會有大量怪衝過來,即使有重裝和輸出,由於四面八方一起湧過來,打不過來防線會秒崩。

把地靈和松鼠娘放在車後面。後面的怪在追趕車的時候不斷靠近地靈的攻擊範圍。第一個怪進入範圍,被地靈打一下減速退出範圍,然後第二個怪進入又被減速退出,第三個怪再進入被減速退出,第一個怪又追上來被減速,依次循環,只要車不停,地靈的攻速至少可以極大延緩3個敵人的進攻。

松鼠娘雖然看上去是萌萌的一坨,但竟然能擋2人,還用消防斧耍順劈斬物理群攻。只要車不斷往前走,能追上來的必定是快速敵人,都是血量傷害不高的小單位,松鼠娘在奶媽支持下可以湊合扛一下,保護地靈沒問題。

松鼠孃的2技能群噴是將範圍內所有怪全部擊退,還有不錯的物傷。地靈2技能是群體地面減速,雖然沒有傷害但是減速效果拔群。兩個技能交替使用,足以將追上來的小怪拖住磨到殘血,等兩邊的遠程忙完再來收割。

某些地圖可以設計一個超強力BOSS,傷害類似紅刀哥,血又厚。重裝即使有奶媽支持也扛不住幾下。怎麼辦?開倒車,放可頌,把松鼠娘開1技能放一起。松鼠娘1技能單推目標,CD極快,BOSS好不容易摸到重裝一下就被推開。可頌還有擊飛眩暈,再配合松鼠娘擊退,同時還開倒車,這樣就能風箏,其他遠程一頓猛抽就完事了。如果把地靈也放一起,那就可以把BOSS控到死。

在某些設計好的圖,車的上面和正面會攻過來非常強力的近戰怪,需要安排重裝防禦,而下面和後面有很密集的遠程怪,需要我方遠程和術士反擊。當抵達終點敵據點時,據點放出密集的強力近戰怪,正面重裝備無法擋住這麼多敵人。

上面佔用了至少一個重裝,即使有遠程一起也火力不足,和下面火力一起打還是不夠,後面的遠程又夠不著,前面的防線會瞬間崩掉,怎麼辦?在上面安排能拉怪的崖心,將前面的怪拉幾個到上面,上面的重裝馬上接仇恨拉住,為前方分攤壓力。後面的遠程也可以攻擊上面的怪,避免浪費火力,更效率的殺怪。

輔助幹員,比如初雪和空也有大提升。輔助攻擊和狙擊一樣要選擇朝向,技能範圍和奶媽一樣覆蓋半場。這就夠了,本來輔助的輸出就不高,主要還是技能吃飯。舟遊現在的圖對高臺限制較多,輔助雖然有好用的但還是很難取捨。推車模式再也不用為高臺發愁,玩家們可以更靈活的搭配幹員。

光推出新模式是遠遠不能滿足玩家的,咱們還需要一個劇情設定來把推車模式帶進舟遊世界觀中。我為推車模式想了以下劇情:

絕對零度

當不同勢力還在為一點蠅頭小利互相廝殺之時,天災再次展現出蕩平一切的恐怖,人們終於想起了被天災支配的恐懼。氣溫驟降,極不正常的低溫氣候突然襲來,一切在嚴寒中顯得如此不堪一擊。各國相繼宣佈進入緊急狀態,即使是鬧得沸沸揚揚的整合運動也不得不重新潛伏休養生息。羅德島和龍門終於在整合運動的猛攻下獲得了喘息的機會。然而更為嚴峻的生存問題擺在所有人面前。

銀灰突然來訪,提出請求羅德島援助謝拉格的緊急邀約。謝拉格由於位於海拔相對較高的地區,所以受到了比其他國家更為嚴重的嚴寒災害。僅憑咯蘭貿易已經無法支撐謝拉格的消耗,急需羅德島這樣的中立組織立即介入援助。由於謝拉格平民世代深受宗教思想影響,即使有咯蘭貿易帶來的現代化改善生活,仍然有很多家庭選擇前往雪山深處進行清苦的修行生活。然而在無情的天災面前,一切宗教不過是自欺欺人而已。

銀灰:“不能讓那些平民在深山老林裡活活凍死。咯蘭貿易已經力不從心,請求羅德島馬上前往謝拉格救援,價格好說。”

凱爾希:“等下,銀灰先生,我有個疑問。大家都知道,羅德島主要業務是救治源石病患者。即使我們有不少能力優秀的幹員,但是對於你們謝拉格一個國家來說,居然需要我們立即去援救那些災民,這明顯和我們的業務不相符合。我們即使想救人手也太少了。”

銀灰:“……”

凱爾希:“據我所知,咯蘭貿易在銀灰先生當權以後迅速積累了鉅額財富,已經掌控了謝拉格全國的國計民生。銀灰先生擅長商業營運,手下人才濟濟,和烏薩斯的生意做得很好。謝拉格和烏薩斯同為寒帶氣候國家,國民都比較適應嚴寒氣候,照理說要求援助也應該先去烏薩斯這個大國。現在來羅德島這個小小的中立組織求助,銀灰先生似乎沒有把話說全。”

銀灰:“……”

凱爾希:“羅德島只做和源石病救助相關的業務,請說出你的理由,銀灰先生。難道謝拉格出現了源石病疫情?”此話一出,會議室裡的氣氛陡然緊張起來。要知道,謝拉格正是一直以源石病零疫情世外桃源自居,以坐山觀虎鬥的姿態看其他勢力爭鬥不止。

凱爾希:“初雪,還好吧?”銀灰聽到妹妹的名字,眼睛動了一下。雖然很不明顯,但是仍然被凱爾希捕捉到了。

“啊……”銀灰笑了笑,攪動著杯中的咖啡。咖啡液表面的奶花在勺子的攪拌下來回旋轉,宛如謝拉格菲林族人毛髮上標誌性的那些漂亮花紋。銀灰看著奶花似乎有些愣神,肯定有話想說但又卻如鯁在喉一般欲言又止。

凱爾希:“銀灰先生,看您的樣子時間是很緊迫的。請立即說明真實情況。”

銀灰:“不愧是凱爾希醫生,看人和看病一樣厲害呢。”他似乎很忌憚,但是無可奈何。

銀灰:“謝拉格的山區中出現了源石感染生物。原本只是低溫氣候的話,我們肯定可以應付。我們謝拉格人本來就適應嚴寒,民眾們生活風俗習慣講究清苦修行。最近連續有報告,顯示在修行者集中的聖山附近出現了源石感染生物蹤跡。已經發現了一些被害平民屍體,上面有源石病症狀。”

“阿米婭:“果然……”沒等她說完,凱爾希擺擺手示意先聽銀灰說完。

銀灰:“原本已經把聖山封鎖了,不準外人進入,但是氣溫突然降低,謝拉格全國各地都需要人手救援平民。防禦聖山的防線難以為繼,源石感染生物隨時都有可能衝出去。而且最麻煩的是,在距離聖山不太遠的地方有一處新勘探出來的礦產,價值比較高。謝拉格剛和烏薩斯簽訂了合作協議,烏薩斯派了人員設備去那裡繼續勘探,咯蘭貿易派安保人員保護。”說到這裡,他嘆了一口氣。

阿米婭:“銀灰先生,烏薩斯知道謝拉格源石疫情嗎?”

銀灰:“應該還沒有,現在烏薩斯也在忙著救災。礦產地那邊已經失去聯繫一週了,我們急需確認那邊的情況。如果烏薩斯的人員受到源石感染生物攻擊死亡或者染病,那對謝拉格的外交是嚴重事故。我覺得僅憑咯蘭貿易已經很難壓住消息。初雪現在天天待在聖山那邊救助信徒們,她挺難的。”

凱爾希:“有沒有整合運動進入謝拉格故意擴散源石病?”

銀灰:“從目前的情報來看,謝拉格的源石病疫情應該和整合運動無關。他們估計現在也是自身難保。看樣子是天災帶來了源石擴散。而且出現的那些感染生物和整合運動控制的那些雜魚比起來,完全不是一個概念,謝拉格軍隊的壓力很大。”

凱爾希:“明白了。只要是處理源石病疫情,就和羅德島有關。阿米婭,你看如何?”

阿米婭:“我同意援助謝拉格,但是現在天氣這麼惡劣,我們的幹員如何才能在那種嚴寒環境中作戰?”

銀灰:“喀蘭貿易會提供豐厚的報酬。我們軍隊有一種特種裝甲載具,核心是熱量發散器。它可以有效加熱周圍一定範圍的空氣,保護人員不受嚴寒傷害。它是模塊化設計,在山地叢林中,可以裝備足行模塊通過複雜地形。我可以提供給你們新型號使用,保暖效果更好,防護能力更強,模塊更多元化。”

阿米婭:“博士,你看如何?”

博士:“出發!”

偽反塔防

真反塔防說完,咱們再來聊聊偽反塔防。我設想的兩種反塔防並不是獨立分開的,而是在劇情上相輔相成。

偽反塔防仍然使用塔防的框架,我方佈置幹員在沿途阻擊敵人前進。但是和傳統塔防不同,偽反塔防並不要求幹員擋住敵人走到終點,相反,要故意放敵人去打終點的我方據點。以據點吸引火力,佈置幹員拼命輸出,在據點被摧毀之前消滅所有敵人。

相對於真反塔防叫“推車”模式,偽反塔防可以叫做“據點”模式。這是一個讓玩家能夠盡情浪輸出的模式。玩家必須想盡一切辦法搭配輔助和輸出,挑戰自己對幹員能力的理解極限,壓榨乾員們的輸出能力。

“據點”模式的劇情如下:

血源攻防戰

嚴酷的低溫氣候突然來襲,全世界都被迫放下爭端,開始求生。然而這極寒天災仍然在傳播著源石,源石病疫情越來越嚴重。

正所謂黑暗必定與光明相伴。終於,羅德島的源石病治療研究獲得重大突破。凱爾希發現,源石顆粒在血液循環系統中不斷髮生微小的振動聲波。相同頻率的共振會吸引源石顆粒聚集在一起,擠佔細胞位置,壓迫細胞直到擠破細胞壁侵佔細胞質,導致細胞結晶化。這就是患者身體表面或者器官開始結晶化的過程。凱爾希決定從這個“共振頻率”入手,嘗試以人工手段製造相似的同頻共振,試圖將源石顆粒從人體循環系統中吸引出來。

模擬論證結果非常成功!羅德島不缺患者,凱爾希得以隨心所欲的進行臨床試驗治療,採集到了充足的驗證數據。這套治療方案被稱為“源石血液透析α”,簡稱為“血源α”。

在臨床試驗治療中,凱爾希發現,源石顆粒進入人體循環系統之後,在血液和體液環境中共振會發出一種微弱的輻射能。一單位的源石顆粒發出的能量微不足道,但是聚集在一起以後就會發生強烈的能量放射。這也是感染者們能夠使用法術的原因。

源石顆粒共振聚集侵染人體細胞,使細胞結晶化的過程中會散發極其強烈的能量,遠超源石顆粒自身的輻射強度。人體器官在這種程度的能量輻射下,如果不做抑制治療,很快就會衰竭。死亡的屍體細胞仍然會不斷結晶化,在共振中散發源石粉塵,這就是源石病惡性傳染的原因。

血源α的治療原理是對患者做血液透析,在體外的治療設備中模擬源石顆粒共振。當病人血液經過設備中的人造器官時,模擬共振就會將其中的源石顆粒吸引聚集起來,以達到淨化血液的目的。

理論上是如此,但是凱爾希發現當患者血液中的源石顆粒在人造器官中聚集的時候,會爆發出極其強勁的能量,甚至能夠損壞治療設備。這些源石顆粒似乎非常喜歡待在人體環境中,一旦進入人造器官環境中就會察6不對,從而拼命掙扎,和設備同歸於盡。

血源α試驗隨著設備損壞被迫宣告失敗,但是珍貴的研究結果指引著凱爾希開始轉變思維。如果在血透過程中會散發大量熱量,那麼是否能夠將熱量引導出去,而不是憋在設備中燒壞設備呢?這是可行的,而且讓凱爾希催生出一個大膽的想法。

由於血透輻射能爆發點非常集中,還是在人造設備中,所以可控性很強。凱爾希重新設計研製了新型的血源系統,將人造器官放置在另一套特製的液體循環系統中,再在外面套上一層隔熱層。當源石顆粒進入人造器官開始發熱,熱量被外面的循環液體迅速吸收。液體被加熱的同時循環到外面存放,而冷液體被不斷循環送至人造器官周圍吸收熱量。

這樣就能避免設備被熱量燒壞,而且更重要的是,被不斷加熱的特質液體集中存放,最終沸騰生成蒸汽,能夠驅動發電機發電。這個理論如果驗證成功,將會具有劃時代的意義。

治療患者產出的熱能能夠發電,從而驅動設備運轉。雖然一位患者一次透析產出的熱能不算多,但是現在源石病疫情如此嚴重,積少成多的熱能足以供設備使用,甚至還能夠供整個羅德島運轉!這簡直就是永動機一般的良性循環!如此驚人的研究成果讓凱爾希驚喜不已,這套新方案被稱為“血源β”。

更讓人驚訝的是源石顆粒被吸到人造器官中聚集之後,會在自身發熱高溫下融合形成至純源石。雖然按照能量守恆定律,源石顆粒在人造器官中事先放熱,形成的源石品質理論上應該會有影響,但是經過人體環境的源石顆粒似乎發生了奇異的變化,能量含量大幅提高。出來後形成的源石,品質絲毫不輸給工業提純生產的同類。凱爾希初步分析這可能是源石顆粒在人體內侵染細胞時,獲得了原本應該供應給細胞的營養和熱量。患者為了求生往往會盡可能多吃一點高營養食物增強體力,這反而助長了源石顆粒的能量。這種匪夷所思的物質難道是活體生物嗎?

這兩個新發現簡直就是為患者打開了一道希望大門。氣候越來越反常,極寒低溫導致能源價格水漲船高。作為副產品的源石和熱能可以有效補償血透的成本,使得患者治療費用大副降低。羅德島也能放心使用更加昂貴有效的藥物,來穩定患者病情。凱爾希將新發現整合進前面的系統中,稱之為“血源γ”。

遺憾的是,血源γ只能治癒初期患者。中晚期患者身體細胞結晶化以後即使被清除,生長出來的仍然還是源石結晶。凱爾希推斷患者身體基因可能被汙染,僅僅是血透無法治癒,只能減輕病痛程度。而且晚期患者透析結成的源石品質極高,高到匪夷所思的程度,讓凱爾希不由的心生顧慮。出於種種考慮,凱爾希決定先不公開這門新技術,先祕密的為羅德島患者們治療,解決自家問題優先。

然而世上沒有不透風的牆,當銀灰來訪阿米婭和博士帶部隊前往謝拉格以後沒多久,凱爾希突然收到了一個驚人消息:烏薩斯帝國派遣了使團來訪羅德島。還沒等留守羅德島的上上下下反應過來,烏薩斯使團乘坐的直升飛機已經飛臨羅德島上空請求降落。很明顯那個消息就是烏薩斯發來的,而且使團幾乎和消息發出同時就出發。烏薩斯如此猴急的原因凱爾希心知肚明。

烏薩斯使者:“凱爾希女士,首先我代表我國向羅德島表示真誠的謝意。感謝你們為我國分憂懲罰整合運動。整合運動在龍門受到重創,現在應該不敢再鬧事了。”

凱爾希:“開門見山吧。使者先生,請問你來的目的是什麼?”

烏薩斯使者:“痛快。凱爾希女士,帝皇聽說羅德島的源石病治療研究獲得重大突破。我國幅員遼闊、人口眾多,深受源石病困擾。現在帝皇希望能夠和羅德島合作,一起完成源石病治療技術,造福天下受苦受難的患者們。”

凱爾希:“也罷,雖然我要求嚴格保密,但是終究還是被你們知道了。我想問你們要怎麼合作?”

烏薩斯使者:“凱爾希女士,帝皇開出了非常高的價格讓我帶給你。”說罷,他掏出一個盒子,用手指點了一下蓋子上的按鈕。這是一個加密信息盒,盒蓋子彈開,裡面放出了一個全息圖。圖裡顯示的是一個數據。烏薩斯帝皇給出的價格是以至純源石為單位的結算數據,和這比起來龍門幣只能算廢紙。這個價格,再造十個羅德島也沒問題。烏薩斯使者還掏出一張聲明書,上面有著烏薩斯帝皇的簽字和璽印。璽印上那象徵著烏薩斯帝國威嚴的雙頭鷹十分醒目。

烏薩斯使者:“凱爾希女士,我相信你肯定會懷疑。請放心,我知道羅德島有烏薩斯駐龍門使館的聯繫方式。你現在就可以聯繫我國使館驗證真偽。請看這個璽印,這是帝皇擁有的皇璽,在外就象徵帝皇親自到場。沒有烏薩斯人敢開這種玩笑。”

凱爾希:“我想知道你們要怎麼合作?我相信烏薩斯出得起錢。”

烏薩斯使者:“凱爾希女士,請不要誤會。這個價格只是帝皇答謝羅德島懲罰整合運動的酬謝。如果你們答應和帝皇合作,帝皇願意再出一倍的價格,保你們一輩子衣食無憂。”

凱爾希:“哦?這話聽著,你們好像要收購羅德島?”

烏薩斯使者:“凱爾希女士真是聰明人。不過帝皇堅持公平合作,不會勉強羅德島。帝皇希望購買你們的研究數據,就是源石顆粒共振頻率。”

凱爾希:“只有這個嗎?”

烏薩斯使者:“沒錯。帝皇只要頻率數據,羅德島所有人可以選擇拿錢或者加入烏薩斯接受帝國永久庇護享受榮華富貴,絕不勉強。”

就在這時,一條加密通信發來,有人加急呼叫要求和凱爾希視頻通話。凱爾希要烏薩斯使團先休息一下,自己快步走到通訊室。視頻打開,竟然是塔露拉。

凱爾希:“喲,真是稀奇。咱們剛剛還打得頭破血流,怎麼現在老大親自來信啊?”

塔露拉:“長話短說,凱爾希,不要把技術賣給烏薩斯。”

凱爾希:“理由呢?”

塔露拉:“烏薩斯的嘴臉我們最清楚。烏薩斯現在準備用你們的技術來量產至純源石,你肯定懂我的意思。”

果然,凱爾希最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了。

凱爾希:“我為什麼要相信一個暴徒頭子的話呢?”

塔露拉:“你不用相信我,但是別忘了我們在烏薩斯國內眼線眾多。烏薩斯現在已經在到處抓捕感染者關押起來。只要你的技術一過去,相關產業鏈馬上就會建立起來。你知道烏薩斯高層現在怎麼稱呼感染者嗎?礦人!”

凱爾希:“……”

塔露拉:“當初瘋狂殺感染者,現在瘋狂抓感染者,想想還真是諷刺呢。如果感染者不夠用,烏薩斯還能製造感染者來生產源石,養一窩人可比去累死累活開採礦產輕鬆多了。我本來就不想和羅德島硬剛到底,但如果你出售技術,整合運動就和羅德島同歸於盡。別忘了你們現在停在三不管地帶,龍門真的會管你們死活嗎?我們不會再去碰龍門。我現在隨時都可以出動,親自帶隊蕩平羅德島,況且現在羅德島兵力空虛。信不信由你吧。”通信結束。

烏薩斯使者:“凱爾希女士,請問你意見如何?”

凱爾希:“事情重大,我不能擅自做主。我需要考慮一下。”

烏薩斯使者:“抱歉,帝皇希望今天就能得到答覆。我必須要回一個確切的消息給帝皇,否則人頭不保。請你明確答覆我,願意還是不願意?”

凱爾希:“這不是談判,我不能答應你們的要求。”

烏薩斯使者:“凱爾希女士,請你好好考慮一下。今天還早,只要在今天以內回覆都沒問題。剛才這話我可以當沒聽到。”

凱爾希:“不用考慮了。我現在明確回覆你,羅德島不出售治療技術。”

烏薩斯使者:“太遺憾了。帝皇會很失望的。羅德島錯過了絕好機會,會有很多人恨你們的。我只能回去覆命了。祝你們好運。”

凱爾希:“為什麼你們不救援切城?”

烏薩斯使者:“凱爾希女士,請注意你的言辭。如果你是一國代表,剛才的言論已經涉嫌干涉我國內政,會引起嚴重後果。但你們只不過是一個小診所,所以我以個人身份勉強回答一下。烏薩斯從來不會拋棄任何一個城市。切城被暴徒偷襲得手的原因很複雜,我沒有義務回答你。”

凱爾希:“我是醫生,只關心病人。你們的國民中病患越來越多是不爭的事實,你們準備怎麼辦?烏薩斯殘酷對待感染者是大家都看得到的。”

烏薩斯使者:“凱爾希女士,你搞錯了。我國只會鎮壓不肯遵紀守法的人。我國國內源石分佈較多,有嚴格法律和預防辦法確保國民避免感染。法律不允許私自從事源石產業,但是沒用,總有人為了錢冒險去做,然後染了病再帶回社會中去傳染。被感染的人也不去報告接受正規治療,而是隱瞞包庇。亂世用重典是沒辦法的事情。雪崩到來之時沒有一片雪花無辜,我對此深以為然。”

凱爾希:“……”

就在這時,隨從對使者小聲耳語幾句。

烏薩斯使者:“凱爾希女士,剛才得到了一個令人震驚的消息。我國派往謝拉格的一支勘探隊失去聯繫。失聯地點附近有羅德島部隊的蹤跡。請你解釋一下這是什麼意思?”

凱爾希:“……”

烏薩斯使者:“我國會對謝拉格提出嚴正交涉,但是對於你們,我不能確定會有什麼事情發生。我國會保留一切手段來保護國民安全。希望你考慮好。如果你願意出售技術,隨時可以聯繫我國使館,但是期間發生的所有意外由羅德島負全責。”

說罷,使團乘飛機離開。凱爾希趕緊聯繫阿米婭和博士,但是通訊信號受到干擾接不通。僅過了幾小時,雷達就顯示從烏薩斯方向出現大批武裝部隊的信號!

凱爾希:“果然該來的還是要來,接可露希爾。”

可露希爾:“沒問題,咱們早就準備好了。不過對方是國家軍隊耶,咱們頂得住嗎?”

凱爾希:“羅德島並沒有停在烏薩斯國內,還緊挨著龍門。烏薩斯不可能派太多兵力衝出國境線。即使龍門不管,但是裡面的媒體也不可能看不到。啟動血源防禦系統,依託羅德島防禦烏薩斯先鋒部隊,把事實曝光給媒體發出去。”

以上腦洞開完。現在具體說一下血源攻防戰。按照腦洞劇情,羅德島兵力空虛,每局只能出戰5個幹員,包括白嫖好友一起總共只能選擇8個幹員。

凱爾希和可露希爾共同研製的血源防禦系統是關鍵。血源防禦系統在戰場上表現的是一個碉堡,必須選一個感染者幹員放進去才能啟動。啟動以後會根據不同幹員的職業、技能和天賦獲得不同的能力。

比如放入拉狗,可以在戰場一些特定位置升起近衛塔。近衛塔和拉狗一樣可以遠程近戰,還能沉默。放入狙擊和術士,能夠部署無人機遠程攻擊。放入奶媽可以獲得治療無人機。放入重裝可以獲得高血高防的防禦塔。總之根據幹員各有特色。

塔同樣可以阻擋敵人,被擊毀之後CD好了能重新部署。玩家可能盡情玩花樣,嘗試各種不同的搭配。以重裝塔配輸出,以輸出塔搭配重裝,以物傷搭配法傷。放幹員的碉堡血防會選高於幹員,而且可以裝備芯片獲得能力,比如快速回血、快速恢復塔部署之類,但是幹員奶媽不能加碉堡和塔的血。

光靠塔是遠遠不夠的,還是需要幹員輔助。精心安排搭配,最大限度的榨乾輸出,嘗試多保一玩法。比如用初雪、空、流星和詩懷雅保銀老闆,用重裝塔或者奶媽無人機幫忙,那畫面太美不敢看。幹員碉堡即使有回血技能也是不夠的,拖久了會被摧毀。玩家要在碉堡崩掉之前消滅所有敵人,還要避免幹員在敵人路上被打掉。

抽卡單機遊戲人物看運氣出,不是固定買斷,不用太糾結平衡。要多開腦洞,翻著花樣搞事,爽就完事了!

新的高難度模式

沒有什麼事是一個浮士德搞不定的,如果有那就兩個。

????

沒錯我在說狒狒14,不過這個梗現在也可以用在舟游上。舟遊在關卡難度上是非常親民的,只要不是非到天崩地裂,總會有五六星幹員的。況且新玩家卡池必出一個六星(抽到潔哥的當我沒說),其他卡池必出五星。抽卡合成玉入手難度不高,一般在卡池更新前總能攢到6000。而且購物商店裡還可以用票換五六星。

所以舟遊難度曲線比較平滑,圖的難度都還可以。不過我們還是需要有挑戰性的圖來爽一下的。塔防傳統的無盡關卡其實挺沒勁的,大家都知道是怎麼回事,該怎麼打。我想了一個相對不同的模式:BOSS Rush。劇情如下:

鑑於有越來越多的新干員加入羅德島,很多是完全沒有戰鬥經驗的新兵。阿米婭委託可露希爾研製了代號為“魂”的虛擬系統。將以往遇到過的敵首領資料輸入,讓幹員在安全狀態下進行模擬實戰訓練。

魂系統以幾乎變態的嚴格標準訓練幹員,不僅對幹員的能力有著高要求,還對博士的指揮能力提出了全新的挑戰。阿米婭委託可露希爾準備了提升幹員的信物,來獎勵成功通過訓練的幹員們。

這個魂模式的難度要十分扭曲,我想的設計思路如下:

1、關卡目標仍然是全滅敵人保護我方終點。敵人全部是BOSS。我方終點只有1點耐久,每週限制打一次,無論輸贏,只要進行一次就會關閉,等下週一重置,全額退理智。在正式打之前可以無限演習,只要演習券夠,但是關閉以後就不能點開。

2、敵全滅獎勵是隨機的信物包,只出玩家擁有幹員的,沒有通用信物。開包只會出四星及以上的,沒有三星信物汙染獎品,當然四星最多,五星中等,六星最少。一次獎勵一個包,能出5個信物。

3、最特殊的是本模式也有突襲難度。突襲中會對玩家選擇出戰的隊伍戰力先進行評估打分,具體算法要看各位程序猿的功力。設置一個標準分,如果玩家能夠以低於這個標準的隊伍完美通關,就能獲得兩個信物包的獎勵。戰力分是綜合分數,不限制幹員星級搭配。可以用幾保一的打法或者其他招數。反正人民的智慧是無窮滴。

4、每週會換一次地圖,換哪個隨機。每個地圖的BOSS配置和路線固定,有跡可循,玩家可以抄大佬作業。由於抽卡不確定性,所以必定有幹員在某些地圖上特別強勢,導致有的輕鬆沒的吐血。這沒什麼,當年山口山黑翼遇到時光狗就繞道走也很正常。打不過就不打,等換地圖看看運氣。這個模式不要求肝,要求通關爽快。同理,不同圖的雙包獎勵標準也不同,難高容易低。如果有新BOSS會在更新中加入,使得攻略變動。

5、關卡分為城市、火焰、水域和冰雪。城市敵人是弒君者、W、碎骨、梅菲斯特和浮士德。火焰是龐貝、弒君者和碎骨。水域是弒君者、W和浮士德。冰雪是弒君者、霜星、梅菲斯特和浮士德。之所以有水域是充分照顧錫蘭的天賦。城市有喜聞樂見的房頂邊緣。火焰是夏活本(我入坑只玩了夏活)龐貝專場,地面有熔岩噴出。冰雪則是霜星的專場,由於霜星會強制封印地面,所以一旦有2個霜星入場就會很混亂,難度也最高。不要以為帶一堆六星就一定能過,BOSS可以同時出幾個,有些五星幹員會有奇效。當然也不會所有敵人一擁而上,會有固定路線和順序。

6、敵人並不會直接往終點衝,那誰都吃不消。舟遊的特色就是逛街。BOSS有的出來會站在一個位置發呆,封鎖這塊區域,等腳本時間到再走。走也是東逛逛西走走,給玩家充分的部署機會。然而不要輕敵,同時出2~3個一起逛街那就很扭曲了。玩家要爭分奪秒的佈陣,甚至打游擊或者換家。開始逛街前會重新顯示路線,而不是一開始就直接連終點。站成一排傻不拉幾的堵路不再適用,小火龍也可以站在重裝背後專門噴一個。

7、費用正常自動恢復,玩家有更靈活的選擇,不用傻等回費。費用上限是99,達到上限不漲。出戰人數還是12個,可以借好友幹員。靠自己過圖可以保存代理,但是要下次遇到相同的圖才能自律。演習券消耗數是1。

大概能開的腦洞就這些了。舟遊過了夏活走進去漫長長草期,不知道國慶以後啥時候有新東西出呢?

那麼在漫長的舟遊長草期內可以玩點啥呢?

這還用說?《最終幻想14》5.0版本即將上線,完美填充舟遊長草期,不用問,玩就完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