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如作者尼爾·蓋曼所言明的那樣,《墳場之書》從創作伊始就是一部向《叢林之書》致敬的作品。 蓋曼自述這個故事源自二十多年前的靈感:“1985年的一天,我看著兒子在家附近的一個墓園裡騎他的小自行車,當時一個靈感在我頭腦裡突然爆發出來,我認為應該重新寫一部《叢林之書》,然而用墳場來代替叢林,只不過我用了二十二年才完成這部作品。”

說起在叢林中被野生動物養大的男孩毛克利,國內的讀者可能尚有些陌生,但這部作品在海外曾經多次被改編為動畫、真人電影等形式,亦成為了童子軍運動中精神指導的範本作品。通過印度叢林中擬人化的動物與失去了父母的男孩毛克利,《叢林之書》的作者吉卜林將自己對社會的理解和對年輕人的期冀濃縮為兼具幻想精神和現實意味的冒險故事。

對於尼爾·蓋曼來說,這片培植故事的沃土從殖民地印度的叢林變成了一片英國本土的小小墓園,而那些諸如狼群、獵豹或是巨蟒的野生動物也變成了來自各個歷史時代性格迥異的鬼魂與傳說生物。

故事從一個嬰兒的家人慘遭殺手殺害開始,這個幸運的孩子逃過一劫,陰差陽錯進入一片墳場之中,被墳場的鬼魂和獨行者撫養長大。在八個短篇故事中,以兩年為一個分水嶺描繪了被取名為諾伯蒂的男孩在墳場中成長,直到離開墳場展開自己旅途為止的種種經歷。

作為一本兒童讀物,尼爾·蓋曼巧妙地將墓園中陰森恐怖的氛圍控制在了最低限度,而那些徘徊於其中的亡者們則顯得比活人們更有人情味——生者總是被眼前的利益所驅使,而亡者已然從物質的層層桎梏中解脫出去,他們無需再為難填的欲壑所困,無需再為了適應環境改變自己,唯有象徵其本質的靈魂仍存。

儘管沒有仙女教母為諾伯蒂的出生獻上祝福,卻有騎著灰馬的天啟騎士垂青於他,孤獨的吸血鬼時刻守護著他,上帝的獵犬給他傳授知識,早夭的鬼魂們陪他嬉戲玩耍。在墳場長大的男孩諾伯蒂並沒有缺失本應在人類社會的中培養的品質,反而受到那些成為他師長的精靈鬼怪影響,變得堅強、富有正義感又聰明伶俐。這正是寄存於字裡行間,尼爾·蓋曼對孩子們成長的期盼。

小說版的《墳場之書》,適合讓家長講給孩子聽,促進親子之間的互動,而改編為漫畫之後,讓這部作品更適合孩子和大人共同閱讀。老少咸宜的故事在激發孩子興趣的同時,也能讓成年人暫時找回童心沉浸其中。而其中的教育意義——同樣也能使孩子們獲益匪淺。

在改編畫風的選擇上,本作的繪師選擇了貼合於原作行文的風格,將恐怖要素壓縮到最低限度,卻並不避諱故事中沉重的部分。於繪師的筆下,即使是恐怖的食屍鬼也變成了孩子們能夠接受的略顯滑稽的形象。閱讀漫畫的讀者也能獲得諾伯蒂那充滿好奇心的雙眼,以孩童特有的方式觀察這個充滿古靈精怪的小小世界。

目前,這部由尼爾·蓋曼著,P.克里格·羅賽爾繪,陸絮譯的作品已經全面上市,內附四張精美明信片,歡迎選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