叔音:報告老闆,有人給遊戲王MUGEN寫安利文
HANK:我TM早看到了

MUGEN——無盡可能的動作引擎

1999年,一個程序員在玩遊戲時突發奇想:為什麼街霸和拳皇的人物不能對打呢?於是,1999年7月17日, M.U.G.E.N.引擎誕生了。MUGEN本體的劇情很簡單:一個穿白衣服的功夫小子,女友被大魔王搶走了,於是他去了大魔王的老巢,打敗了自己的克隆人,卻發現:其他的敵人還沒被做出來。

雖然劇情簡單,但MUGEN引擎如遊戲名(諧音日語中的“無限”)一般,擁有近乎無限的自由度:不僅可以自由增加人物和場景,血條,開頭動畫,音樂都可以進行修改。

從99年發佈至今,MUGEN通過極高的自由度吸引了無數創作者,使得MUGEN不僅有拳皇,街霸,橘右京這類本來就是格鬥遊戲角色的移植(以及對其的魔改),甚至還有東方project,dc漫威,奧特曼,洛克人,北斗神拳,jojo的角色可玩。除了這些常規角色,還有一些惡搞角色,比如…麥當勞叔叔(用薯條當紙扇攻擊),阿部高和(必殺技是用菊花創造黑洞),滑稽和熊貓頭表情包(¿)。

再之後,一些創作者發現:我們為什麼一定要手動操作角色,而不是讓角色自己動呢?。因此,各式各樣的AI誕生了。甚至有的角色,本來機體性能不強,但搭載了高強度的AI,使得角色能使其與高強度角色一戰。到後來,有的創作者乾脆放開雙手,讓AI與AI互博,並錄製下來,以比賽的方式將對戰的『趣味性』與『可能性』展現給觀眾,這就是MUGEN盃賽。在盃賽中,你能看到孫悟空與埼玉互毆,也能看到六小齡童和初代奧特曼兩開花。

遊戲王——本土卡牌遊戲的啟蒙

動作遊戲有動作遊戲的魅力,卡牌遊戲也有卡牌遊戲的獨到。遊戲王是由高橋和希創作的遊戲主題漫畫,最初的劇情大致是:高中生武藤遊戲本來是一個內向的高中生,因為髮型奇異整日被同學霸凌,愛好是每天拼埃及帶回來的千年積木,而當他拼好積木後,積木裡沉睡了三千年的無名法老王甦醒併成為了另一個武藤遊戲,從此,法老王用遊戲的身體和各種各樣的人開始了各式各樣的黑暗遊戲,比如電子寵物和溜溜球,輕則燒傷毀容,重則精神崩潰。但其中以萬智牌為原形創作的『決鬥怪獸』篇,反響特別好,因此在編輯的要求下,後期作品變成了以『決鬥怪獸』卡牌為主題的漫畫。而專注柏青哥和健身房的konami在此時看到了『遊戲王』作為卡牌遊戲的潛力,從此買下了版權,開始發行以遊戲王中『決鬥怪獸』為原形的卡牌。

正巧當時國內引進日本動畫,遊戲王的開發商konami還沒有對國內市場引起重視,於是乎一群國內商家看到商機,也開始印刷和販賣遊戲王的中文的盜版卡。不得不說,這些現在看來粗製濫造的盜版卡,在那段沒有智能手機的日子豐富了無數中小學生的課餘生活。雖然嚴格意義上來說此時遊戲王卡牌並未入華,但靠著電視臺的遊戲王動畫+盜版廠商們自發為遊戲王推廣的病毒營銷組合拳,讓遊戲王在2010年前幾乎壟斷了國內的集換式卡牌遊戲市場,不得不說,這個組合拳相比一般的集換式卡牌宣傳有效得多。因為動畫不僅能拉動遊戲王卡牌的銷量,還能為很多低齡玩家提供規則參考,相信很多隻看過初代動畫的玩家,很長一段時間都以為基礎生命值是4000。相比之下,沒有動畫輔助的『口袋妖怪』卡牌,因為沒有動畫進行講解,當時很多低齡玩家即便收集了卡牌,也不知道怎麼戰鬥。

相信不少90或者00後,都曾在各種場合見到過遊戲王卡牌,有時是學校後廢棄的乒乓球桌,有時是開運動會時體育場某個不引人注目的小角落,一個同學手裡攥著青眼白龍,另一個同學手裡攥著黑魔導,為了五帝龍是不是假卡而爭得面紅耳赤。可以說,在爐石傳說發佈以前,遊戲王的影響力甚至比三國殺還大。時至今日,你仍然可以在各種地方看見對遊戲王的neta和致敬——舊版的b站的彈幕發送鍵上『毀滅地噴射白光!da!』就來自於遊戲王中男二海馬賴人的名臺詞。近期火爆的手遊『明日方舟』中作為占卜師的遠山,也多次在語音中neta『墓地』和『怪獸卡』這種遊戲王術語。

遊戲王的“缺陷”——同人作品的難處

雖然遊戲王曾經在本土卡牌市場稱霸一時,但同人作品卻很少出現精品。原因很簡單,遊戲王無論是動畫還是漫畫,其中都有一個避不開的問題:立體投影。簡單來說,就是能讓卡片上的怪物以實體出現在現實中。在漫畫和動畫中,這樣處理卡牌是很好理解的:一來不用讓玩家面對枯燥的卡牌,二來可以將強力怪獸卡展現在玩家面前,從而拉動玩家購買卡包。

但可惜的是,在中文圈子中,同人作品的創作主要還是以小說居多。原因也很簡單:小說好寫,漫畫難畫。而如何處理立體投影,在小說中就成為了一個老大難問題。

以網上隨便一篇遊戲王小說舉個例子:

萬丈目:“我的回合,抽牌。我在這發動陷阱卡【活死人的呼聲】,選擇自己墓地1只怪獸,表側攻擊表示特殊召喚。甦醒吧,【地獄戰士】(LV4,攻1200)!接著我發動魔法卡【地獄的暴走召喚】,對方場上有表側表示怪獸存在,自己場上有1只攻擊力1500以下的怪獸特殊召喚成功時才能發動。和那隻特殊召喚的怪獸同名怪獸從自己的手牌、卡組、墓地全部攻擊表示特殊召喚。對方選擇對方自身場上表側表示存在的1只怪獸,和那隻怪獸同名怪獸從對方自身的手牌、卡組、墓地全部特殊召喚。”

一陣電光閃過,萬丈目場上又出現了兩個【地獄戰士】,而三澤的場上出現了一個【氫素龍】。

(略過一部分對話)

萬丈目:“我要發動裝備魔法【地獄聯盟】,場上每有1只表側表示存在的和裝備怪獸同名的怪獸,裝備怪獸攻擊力上升800。裝備上的【地獄戰士】攻擊力就是3600點了!上吧,【地獄戰士】!”

【地獄戰士】大刀一揮,斬碎了一隻【氫素龍】,直接對三澤造成了很大的傷害。

以上的操作,用現實對戰術語可以總結為:『抽卡,發動活死人的呼聲,拉地獄戰士發地爆,發場地地獄聯盟,3600點的地獄戰士攻擊氫素龍』,合計一共四步,卻用了足足三百字。從以上部分,可以看出遊戲王同人小說最難處理的兩個部分,便是卡片的介紹和描寫怪物實體化。如果不對怪物實體進行描寫,小說就會走向『全是決鬥而過於乾癟』或是『對話太多而過於臃腫』兩個極端,而描寫過度,又容易喧賓奪主。

這不是由寫手,而是由遊戲王本身的特性所決定的。遊戲王的怪獸形象和卡片數據如果用視頻或者漫畫等信息密度高的載體,或許可以在幾個分鏡間將卡片的所有特性表示出來,文字這種信息密度低的載體,相比之下表現力就差一截,筆力不足的作者很容易寫崩。並且遊戲王的場面和手牌,是會保留在場上的,如果無法直觀的以圖片方式觀看場面,單靠文字描述很容易讓人忘記細節,產生『兩次通常召喚』之類的低級錯誤。

新的同人可能性——遊戲王MUGEN

那麼,能不能乾脆放棄小說這一載體,轉而製作視頻,並用MUGEN的戰鬥補足卡片戰鬥的動畫細節呢?答案是,完全可行。 2010年8月2日,一部『用mugen展現遊戲王的戰鬥』的視頻在ACFUN上發佈,這部作品叫『遊戲王mugen』,而他的作者,就是當時聞名MUGEN圈並曾在遊戲王線上戰隊中活躍的UP主,千星流月。

這部作品叫『遊戲王mugen』。當時的他,做夢也不會想到,遊戲王MUGEN這個系列能一直做到今天,超越其他同人,成為在華語遊戲王圈中足以封神的存在。

遊戲王MUGEN為何能夠在同人作品中異軍突起?

優勢1:決鬥構成

眾所周知,遊戲王是一部子供向的少兒動畫,為了通俗易懂,吸引更多新玩家入坑,其決鬥的構成往往較為簡略,會故意忽略如cost,蘇生限制,時點等較為難懂,但是在實戰中極其重要的規則。比如遊戲王第一部,遊戲對天空龍之戰,遊戲在被天空龍騎臉的情況下,巧妙利用對方的史萊姆怪獸無限復活的效果,讓天空龍持續發動招雷彈,最後因為自己發動的『生還的寶札』而抽乾卡組敗北。然而實際上,這個連鎖雖然精妙,但在現實中根本無法成立。

因此有這麼一段時間,遊戲王的動畫決鬥曾經變成了互相飆攻擊力:如果五千的攻擊力壓迫感不夠強,那就印一張一萬攻擊力的卡給主角做靶子,如果一萬的攻擊力還是無法表現壓迫,那就印一張十萬攻擊力的卡給主角做靶子。如果攻擊力不夠,就用『超模』的效果來彌補。而主角方面,也沒有好多少:無論BOSS有效果抗性或是高攻擊力,現場『印』一張針對卡永遠是編劇的首選,這一現象過於頻繁,以至於到最後“印卡”都成為了遊戲王繞不過去的一個梗。——原因何在?因為如果決鬥不這麼構成,低齡玩家看不懂啊。

漸漸地,動畫中的決鬥,變成了BLEACH式的『開掛互秒』——你印卡,我也印卡,你印假卡,我變身賽亞人印針對假卡。典型如第四部ZEXAL,最終BOSS,千上主上的王牌怪獸『CINo.1000 夢幻虛光神 原數天帝・原數天地』,不僅名字又繞又長又中二,還坐擁10萬攻擊力,且擁有多種抗性和特殊勝利效果,恨不得把卡片的效果印到背面。

CiNO.1000 紐美羅尼厄斯紐美羅尼厄,攻擊力/守備力各10w,動畫效果:這張卡不會被名字帶有「No.」以外的怪獸戰鬥破壞。自己場上存在的「CNo.1000 夢幻虛神紐美羅尼厄斯‎」被破壞時,可以把墓地的那隻卡在這張卡下面重疊作為XYZ素材,把額外卡組的這張卡XYZ召喚。這張卡不會被卡的效果破壞。這張卡不能攻擊宣言。只要這張卡在自己場上存在,對方必須選擇這張卡作為攻擊對象。沒有選擇的回合的結束階段,對方決鬥敗北。把這張卡的1個XYZ素材取除才能發動,1只對方怪獸的攻擊無效,自己回覆那個攻擊力數值的生命值。

而主角選擇擊敗這隻怪獸的方法,則是和背後靈(遊戲王傳統)星光體合體,穿上金紅色鎧甲,頭髮染成金色,變身異熱同心ZEXAL,現場新印了一張以前從未出現過的卡擊敗BOSS。

但在遊戲王MUGEN中,除了少數極其知名的原作卡片(如能雙方抽6卡的天降的寶札,雙方墓地怪獸改變種族的輪迴獨斷,原作效果的青眼光龍等)外,其他情況下游戲王MUGEN的決鬥全部都是由嚴格按照遊戲王規則進行的,卡牌也均為KONAMI發行過的卡,即使偶爾會為了劇情使用動畫卡,但也絕不印DIY卡。因為遊戲王MUGEN的編劇艾葉認為,遊戲王MUGEN的決鬥,其吸引力在於最大化發揮大家已知卡片的效果、製造平時在決鬥中不易見到的場面,為觀眾展現『決鬥的魅力』,如果在決鬥者面對無解的局面時,不是尋找可能的解法而是選擇印卡來強行決定劇情的走向,決鬥的構成就沒有絲毫意義。就像MUGEN一樣,比賽的勝負從來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讓觀眾看到戰鬥的『趣味性』和『可能性』。

不得不說,這種處理反而讓遊戲王MUGEN的決鬥構成上升了一個臺階。

以公認決鬥觀賞性最佳的遊戲王mugen第二季第八集舉例,這集的對戰neta的是遊戲王GX中齋王和愛德的對戰。這段決鬥我初看時的震撼,不亞於在JOJO裡看到仗助的自動追蹤玻璃彈。無論是決鬥的華麗,還是和劇情的聯繫(用D-力量卡死自己),這段決鬥都完美的兼顧了。

(以下是文字版本的講解,理解內容要求有一定遊戲王知識,我會在規則比較難懂的地方進行加粗處理,如果有不懂的,可以在評論區進行留言,筆者會進行解惑)

五月的場面上,血魔擁有4400點攻擊力,且可以永續無效對方場上的怪獸效果,且不會被戰鬥破壞,後場的永續魔法·二重防禦者可以無效一次攻擊。如果血魔被戰鬥破壞,可以用頑強人的效果在準備階段復活,如果使用戰鬥破壞墓地發動效果的遺言怪獸,惡魔人可以除外對方的蓋怪。而五月還擁有動畫卡[D-力量]的保護,這張卡發動後正面放置在卡組頂端,並讓發動者無法抽卡,但場上以命運英雄卡為對象的[對方]的魔法陷阱怪獸效果無效並破壞,自己場上名字帶有[命運英雄]的卡不受[對方]的卡的影響

在視頻製作出的時代,還沒有壞獸一說,而且就算使用壞獸也無法解開剩下怪獸的攻擊封鎖,D-力量放置在卡組頂端,無法被旋風等一般破後場卡破壞,可以說是萬策盡的場面。而另一方,艾葉的場上只有兩張後場和一張守備表示的[密儀之力-戰車],手牌只有三張,血量也只有100,已經是風中殘燭,好像除了印卡,已經沒有方法可以解場了。(直傷不算解場)

這個時候,原作的動畫編劇通常會選擇印假卡,實卡玩家會暗黑界的引取讓對方把D-力量抽走後再雷擊羽毛掃,那麼遊戲王MUGEN裡,艾葉是怎麼破局的呢?

首先,在對方場上祭掉3星的頑強人,特殊召喚骷髏外星人。祭品屬於cost而非效果,所以特招不受D-力量的影響。其次,除外墓地3只光屬性·天使族怪獸和1只暗屬性·惡魔族怪獸,特殊召喚天魔神 恩萊茲,再從墓地裡跳一隻偷星蟲。

最後,將三隻怪獸從場上送入墓地,特殊召喚密儀之力EX-暗之支配者。(OCG實卡)

暗之支配者效果發動,丟硬幣決定效果,但是對方的血魔在場,我方場上的暗之支配者發動的效果會被無效化,因此艾葉連鎖發動陷阱卡[亞空間跳躍裝置],讓對方場上的骷髏外星人和自己場上的暗之支配者交換控制權(對象不是命運英雄不受D-力量的干擾)。

C1暗之支配者效果發動,C2亞空間跳躍裝置效果,連鎖逆處理,亞空間跳躍裝置效果處理完畢後,暗之支配者就已經移動到五月的場上,因此不會因五月血魔而效果無效(血魔只會無效對方場上的怪物效果),繼續處理效果,暗之支配者獲得反面效果:被破壞時,場上的卡片全部破壞。

此時,艾葉的場面上只有一張明牌陷阱[吊頂]。看似已經束手無策,但實際上,勝利的方程式已經完成。

雖然D-力量看似無敵,但卻有一個致命的死角:只能讓自己的命運英雄怪獸不受對方的效果影響。而此時,暗之支配者卻是在五月自己的場上,暗之支配者的效果是在場上結算的必發效果,五月的D-力量無法保護被暗之支配者破壞的怪獸。

吊頂發動,雖然有D-力量保護,只能破壞暗之支配者,但此時,暗之支配者的效果發動,場上的卡全部破壞。

暗之支配者炸完場後,五月和艾葉都已空手空場,艾葉也只有100血。只要五月能抽到怪獸卡,就能逆轉。可惜,五月自己的D-力量效果,無法在抽卡階段抽卡,勝負已分。

不需要印卡,只需要稀鬆平常的卡,一個合理的規則,一個決鬥者就可能創造奇蹟,正應了《三體》裡那句話:真正的強者,用規則作為武器。如果說面對命運的勇氣是『黃金精神』,那麼不靠外掛和假卡,在規則與規則,卡與卡之間找到一絲創造奇蹟的可能性,就是『決鬥者精神』。

可惜的是,現在的遊戲王動畫,似乎已經將這種精神拋之腦後了。

優勢2:劇情

提到劇情就不得不提到一位神級人物——遊戲王MUGEN的編劇艾葉了。為什麼說艾葉是神級人物呢?看看他的其它作品就可以略知一二了:早期的制鬱系短篇小說『血杜鵑』,近期的『乒乓帝國』『喵探長弗雷』,尤其是近期的喵探長弗雷和乒乓帝國,製作優良,分鏡和劇情極佳,在bilibili拜年祭中均作為壓軸作品出場。

用千星的話講,如果沒有艾葉,遊戲王MUGEN很可能在搞笑視頻的路上一去不復返,絕不可能發展到如今的地步。

以下內容涉及劇透,請謹慎瀏覽。

回到正題, 遊戲王mugen第一部劇情用一句話概括就是:千星的朋友在推巫妖王副本時被楊永信羊叫獸帶走用電擊棒電療洗腦,為了救出朋友,千星和他的夥伴們踏上了討伐羊叔的旅程。
如果沒有艾葉,很可能第四,五集的時候,千星就能擊倒羊叔,整個作品也會草草完結了。但在第三集開始,艾葉加入了遊戲王MUGEN的製作,並以一個長篇作品為目標,將遊戲王MUGEN的故事內核從“搞笑”改寫為了“巫妖王之路”:千星擊敗了羊叔後發現,羊叔的體內有著[一但解封世界就會毀滅]的封印。為了守護有夥伴存在的世界,千星選擇了將封印轉入自身體內,繼承了羊叔的位置,揹負起了守護世界的責任。

在第一季結束並推出了兩部OVA後,艾葉便著手開始製作遊戲王MUGEN的第二季。與第一季不同,第二季的遊戲王MUGEN並沒有走像第一部一樣,純粹的公路片的套路,而是一邊在明面上以“群像劇”的手法對新出場的各路角色和整個遊戲王MUGEN的世界進行刻畫,讓觀眾更有沉浸感,一邊將“前代主角的故事”作為暗線,讓暗線推動故事的發展。

第二部第八集下,三線同時敘事。

這樣處理,不僅儘可能的保證了故事結構的完整性,還使得每個有名有姓的角色都有屬於自己的故事和主題:鍊金的復仇,五月的謊言,M涼的成長,一個個有血有肉的角色,使得每一次明線與暗線的衝突都無比精彩。但當新主角們的明線結束後,前代主角的暗線跳入明線,故事不僅沒有疲軟,反而隨著明線的伏筆被陸續揭示出來而更加激烈和精彩。毫不誇張的說,遊戲王MUGEN光是劇情構架,在遊戲王同人圈中就足以封神。

結尾

遊戲王MUGEN出生於黃金般的2010年,可以說,遊戲王MUGEN就是那個大時代的圖騰,見證了遊戲王從同調時代到超量,靈擺,LINK時代的歷史。時至今日,你在任何一個遊戲王的群組裡討論遊戲王MUGEN,總有不同時間入坑的人能接上你的話題。

在名為時代的亂流中,遊戲王MUGEN沒有變,變了的,只是時代本身。2014年,遊戲王ARCV播出,並創下了NICONICO網單集最低好評率和最高差評率的記錄。2017年,遊戲王Vrains播出,遊戲王卡牌的規則也進行了大改,如果不使用新發行的LINK怪獸卡,幾乎所有卡組都無法展開,導致遊戲王圈出現大規模的退坑潮。

規則的愈發繁瑣,動畫的一路走低,電子化卡牌遊戲(爐石傳說)的衝擊,種種因素,讓國內外的遊戲王入坑成本水漲船高,漸漸地,入坑的新玩家越來越少,退坑的老玩家越來越多。如今,華語遊戲王圈子已經處於嚴重萎縮的狀態,剩下的玩家多數也成為了單純追求強度的“主流玩家”,缺乏強度的老卡組被丟入垃圾桶,只有強度的新卡組則在排隊等待被丟入垃圾桶的路上,整個環境的穩定性,已經蕩然無存。

在這個純粹追求強度的環境下,不追求強度的娛樂玩家已經瀕臨絕跡,同人作品的質量取決於圈子的大小,圈子小,對創作的熱情就少,同人作品就會更少。有多少優秀的遊戲王同人作品,因為近些年遊戲王圈子的萎縮而消失在時間的沙漠中,誰也不知道。

不知多少年後,也許我們只能看著遊戲王MUGEN,懷念那個優秀作品層出的黃金時代了吧。

“祝友誼天長地久!萬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