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要問世界上是否存在真正行之四海皆准的普世價值?那不論國產電視劇還是好萊塢電影都會回答你:愛與家庭。下到俗套的爆米花電影,上到《星際穿越》這種恢弘鉅製,甚至《荒野大鏢客》一代,在多種多樣的文藝作品裡“家庭牽絆”都有非常大的概率作為著主人公的主要動機和心理支撐,最後所謂“大團圓結局”這一概念也一定是愛人或家庭的團圓,這樣的例子不勝枚舉。

家族情感就如同劇本的一道情感和價值觀保險,總能確保人物動機和情感邏輯的自洽,同時最大機率的引發觀眾共情,處理得好還能賺來幾滴熱淚。

但凡事皆有例外,對於一些天生擅長批判思維的反骨仔而言,“幸福人生的終極追求=美好家庭”這樣的公式既可疑又失效,甚至有害身心健康。或許是為了表達對普世價值的質疑,或許是為了調侃“廚房與愛”的信徒,又或單純為了表達對傳統家庭生活的徹骨仇恨,一些奇特的遊戲作品橫空出世。

在這些遊戲裡,大人小孩沒一個省油的燈,溫馨的家庭空間變成殘酷的修羅場,一場場胡逼混沌的鬧劇以家為舞臺上演。Catch a Lover

《Catch a Lover》

和睦幸福小兩口,有房有車有條狗,丈夫是個好警察,天天出勤到處走。

一日提早下了班,打開房門往裡瞅,哎呦!老婆和別人牽了手。

這就是《捉姦》這個遊戲的故事梗概,很明顯警察先生的家庭和諧出了點小小的問題,他打算用暴力去解決這些問題。

《捉姦》是 Toxic Dog開發和發行的多人聯機遊戲,最多四人遊玩。遊戲採取了性喜劇的經典保留項目:“捉姦橋段”作為題材。四個玩家可以分別扮演警察丈夫、妻子、姦夫和狗狗。

丈夫的遊戲目標是抓住並痛毆姦夫;妻子的目標是拖住丈夫協助姦夫逃離;狗狗的目的是阻止姦夫逃竄;姦夫的目標則是躲避追擊,找到自己的衣服,然後直奔大門逃出生天。

四人為了達成各自的目的要相互勾心鬥角,通過諸如撒尿、扔香蕉皮、開關門或者直接射擊等方式彼此掩護或者坑害。多人聯機之下總能鬧得整個房子雞飛狗跳,營造出一連串的喜劇效果。

《Mother Simulator》

當你在《捉姦》裡好不容易度過了婚姻的危機,時光推移,一個新的生命降生在你的家庭,她是那麼的可愛,也是那麼的讓人頭疼......

《世上只有媽媽好模擬器》是 Steppe Hare Studio開發和發行的單人遊戲。遊戲中玩家需要扮演一位母親,時刻照料自己剛剛出生不久、除了吃拉哭睡什麼都不會的幼兒,同時確保自己吃飽喝足有精神,不會在繁重的勞動中餓死。

照顧一個新生兒可不是簡單的差事,孩子要吃要喝要玩耍,家長要在第一時間滿足,稍有延誤孩子就會不滿,遊戲評分也會降低。奶要喂,奶瓶要清洗,尿布要換,髒尿布要扔......更可怕的是隨著遊戲進程的推進,遊戲的節奏會越來越快,給玩家帶來的壓迫感也會逐級提升。

在這款遊戲裡,你能親身體會到育兒的不易。越來越手忙腳亂的繁雜勞動、個人生活完全被擠佔以及令人神經衰弱的哭聲都挑戰著人類肉體和精神的極限。難怪很多主播在遊玩這款遊戲時會忍無可忍的把小嬰兒丟進馬桶,steam的介紹頁面更是給這款遊戲打上了“心理恐怖”的標籤。

《Who's Your Daddy》

在《世上只有媽媽好模擬器》中,小嬰兒經過你的精心照料獲得了迅速的成長,學會了爬行的他開始展露出對世界的好奇,等等,也許太過好奇了。

《你爹誰呀》這部遊戲由 Evil Tortilla Games 開發和發行。遊戲模式為二人對戰。對戰的具體內容則非常胡逼:一個玩家扮演為了育兒殫精竭慮的老父親,另一個玩家則扮演出生不久還只會匍匐爬行的小BABY。

對戰的勝負則圍繞著小BABY的生死展開。小BABY的勝利條件就是利用家庭環境裡的一切環境和道具想辦法了結自己的性命。具體的方式包括但不限於:食用有毒物,握著金屬叉子桶電門,把自己關進烤箱等等。不論方法如何,一旦小BABY的心臟停止了跳動,遊戲就宣告了扮演孩子的玩家獲勝。

老父親的遊戲體驗要更加的複雜和充滿挑戰性,他要想方設法的阻止孩子花式作死,並在危急時刻挽救孩子的性命。把即將外酥裡嫩的寶寶從烤箱拽出來,給誤食洗滌靈以致全身皮膚變得獸人一般綠的孩子喂藥等等不一而足。同時還要未雨綢繆,把各種可能造成危險的物品和環境掃除。

儘管實際的遊戲內容和現實世界差別巨大,小孩子總是無意間接近危險而非刻意自傷,孩子真的受傷了也不會有一行“BABY WIN”的字樣出現在你眼前。但是這種“通過一個玩家的競爭性的惡意自傷來給另一個玩家造成壓力”的玩法設計,恰恰還原了現實生活中父母竭力避免兒女受當傷害的艱辛和焦慮。

從這個角度來看,《Who's Your Daddy》反而是通過養兒不易體現父母愛如山的遊戲。

《Granny Simulator》

你在《誰是你爹》中拼盡全力保住了孩子的生命,他繼續茁壯成長,並終於學會了行走。現在,他對暴力的和破壞的渴望與日俱增......

《奶奶模擬器》由 Nick Kestle 製作和發行。在講究尊老推崇孝道的中國人看來,《奶奶模擬器》毫無疑問稱得上大逆不道,甚至有些人會對這款遊戲感到有些不適。

遊戲的內容如圖所示,與其說是《奶奶模擬器》,不如說是《打奶奶模擬器》。和《你爹誰啊》一樣,本作仍舊是二人對戰的遊戲模式。一人扮演稍微長大一點,學會了走路的小屁孩兒孫子,另一人扮演熱心家務活、不堪幼兒騷擾的勤勉奶奶。

幼兒孫子的目的是通過收集四散在房間裡的鑰匙來打開各種箱子,獲得包括花盆、菜刀、錘子、燃燒瓶、泰瑟槍在內的各式各樣的武器來攻擊自己的親奶奶,耗盡她不斷回覆的體力,讓他不能完成家務。

可憐的奶奶的遊戲目標就是在大孝子將你打倒在地前完成你的勞作......或者先下手為強,對這個剛學會走就開始瘋狂宣洩暴力的小朋友痛下殺手,趁他失去行動能力時再將其一腳踢飛,贏得自己寶貴的個人空間。

比起《你爹誰啊》,《奶奶模擬器》的暴力更加直接,更加激烈,同時也更加的No fucking reason。

非要問為什麼要這樣設計,或許孩子和做家務的老人的暴力對抗,是生長在家庭庇護和控制之下、一無所知卻渴望自由的孩子與家庭本身的矛盾的象徵?而通過暴力阻止家務進展這一行為更可視之為年青一代對社會現有規則的無秩序的反抗?

如若不然,幹嘛非要去打奶奶呢。

結語

這些遊戲隱隱中透露出一些共性,不止是粗陋的建模和沙雕的玩法,更是對家庭生活種種艱難之處的嘲笑(抑或是自嘲)。愛人不一定忠貞,照顧孩子讓人操碎了心,孩子長大了還可能變成熊孩子,用盡各種手段向你盡孝。“愛與家庭是美好生活神聖且唯一的途徑”這種盲信式的觀念,在一系列對家庭生活暗面的喜劇式表現中被消解,迫使我們重新思考:

愛與家庭這扇通往幸福的門之後,或許還有一連串的焦慮和苦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