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情是這樣的

2014年11月,油管上流出了一則打著“Creepy Clown”標籤的短視頻。視頻中,一名帶有小丑面具、身穿波點衣的男子從孩子床下的抽屜中緩緩爬出,在戲弄了孩子一番後,小丑走到錄像機前,將鏡頭“關閉”。

(完整視頻請點擊此處

由於錄像過於戲劇性的結尾和故作都市傳說狀的低像素風,不少網友認為這是一出惡作劇,又或者是為恐怖片所做的病毒宣傳視頻。也有人宣稱此錄像是在2013年6月的佛羅里達州拍攝的,“根據不願透露姓名的房主的說法”,他們實在搞不清這位小丑是如何在沒有觸發警報器的情況下進入自家房子、並潛伏在孩子床下的;視頻中的小女孩並沒有受到傷害,但由於無法避免的心靈創傷,這家人已經永遠地搬離了佛羅里達。

不過,還有人聲稱,錄像中的小丑是一位名為“Wrinkles”的表演者,他被房主僱來嚇唬自家不聽話的小孩。事件發生時,孩子先是聽到床下的動靜,醒了之後也不敢動彈,直到小丑爬起來捉弄她,父母才進門告訴她“這是一次懲罰”,並警告其如果以後再犯錯,Wrinkles 還會回來的。

——無論諸位相信哪段話,接下來一段時間,Wrinkles 的身影開始出現在佛羅里達各處:

佛羅里達 Myers 停車場
41 northbound 街
一位房主的監控錄像

毫無疑問,這些視頻被po到各式社交網站上,“尋找 Wrinkles”、“打卡 Wrinkles 目擊地”也幾乎成了都市傳說愛好者的一項運動。有網友甚至按照 Wrinkles 的出現地點繪製了一張 Google+ 地圖:

與此同時,“撥打 Wrinkles 電話號碼,專治自家熊小孩”的廣告也開始在街頭巷尾祕密流傳。只要每小時150美金,你就能用一次噩夢一勞永逸地規訓自家小孩。

直到今天,在搜索框裡輸入“Wrinkles The Clown”,最先跳出來的內容也還是“Wrinkles The Clown Number”:

不知有多少人是真的為了懲罰自己小孩而撥打了那個號碼,不過,這種天然的vlog素材肯定不會被各種油管播主錯過。

2017年8月,播主 Colby Brock 和自己的朋友錄製了一系列“給小丑打電話”的視頻,至今總點擊量已過千萬:

“熊孩子”沒準兒不怕被人治,反而主動打電話給準備治自己的人——在油管輸入“Calling Wrinkles Clown”,你會發現大部分視頻都是孩子錄製的。這位用戶名為“extra special boys”的小女孩,在視頻開頭就衝鏡頭喊道:“Yes,He will eat us!”

牙套太可愛啦!

某種程度上,這也算是一種來自小孩們的反抗吧。

小丑為何人

2015年11月——視頻爆火後的一年,《華盛頓郵報》記者 Peter Holley 採訪到了面具背後的“懲罰者”:一位來自新英格蘭的65歲退休軍人。

2010年左右,(始終不願透露姓名的)Wrinkles 移居到佛羅里達州那不勒斯,因為始終沒為自己的“退休生活”找到可供維持的興趣,一直熱愛小丑表演的他從網上買了面具和戲服,準備重拾自己的“表演舊夢”。

NBC2 新聞頻道的採訪

是不是打一開始就決定做一個“邪惡小丑”呢?Wrinkles 沒有回答。但這位有點玩世不恭的表演者似乎對自己的職業持樂觀看法:“我不想做那種循規蹈矩的小丑。”“其實我只是一個古板的老式小丑。在我小的時候,小丑也可以被用來嚇人。現在他們被嚇了,卻只會到處發牢騷。我想把那種老派的東西帶回來。”

《華盛頓郵報》採訪面世前不久,Wrinkles 就懲治了一位不聽家長話的12歲小孩——男孩母親僱了 Wrinkles,讓他在夜晚以詭異的姿態出現在自家街區衝自己兒子招手,結果是孩子被嚇得一路狂奔回媽媽懷裡,然後被後者告誡:Wrinkles 會出現在每個不聽家長話的壞小孩門口。

隨著社交網絡的傳播,Wrinkles 已然成為了一個有點傳奇的人物,生意也越來越好——不過,並不是所有來電者都抱著懲罰自家小孩的單純目的。在採訪中,Wrinkles 表示,曾經有一位客戶要求他幫自己“處理屍體”,一個奇怪的女人一直想把他帶回家。當然,還有不少孩子打電話來辱罵他:你是全世界最醜陋最可恨的人,你為什麼不去自殺。

“抵制小丑”可能比小丑惡作劇更危險

事情並沒有以“Wrinkles繼續做生意”而結束。2016年8月,從南卡羅來納州到紐約城,警方每天接到數十起報案電話,報警者無一例外聲稱,有神情可疑的小丑在自家門口晃盪。其中最著名的一樁報案來自南卡羅來納州(也被視為是“2016 clown sightings”事件的開端),一位9歲男孩告訴自己的母親,兩名身著小丑衣的男人試圖引誘他進入附近的樹林。

似乎為呼應這些報案似的,一些以“樹林”為背景的恐怖小丑視頻開始在網上流竄,當然其中很大一部分視頻後來被肇事者承認是“惡作劇”。

哪裡有恐懼哪裡就有反抗。儘管這些惡作劇並沒有造成實質性“威脅”,仍然有人詢問警方是否能開槍自衛。佐治亞州一名學生因“持刀入校以防備小丑”被捕,而另一名弗吉尼亞學生則在網上買凶,請求小丑殺了自己的老師。

賓州大學的學生們則走上街頭,展開了一場轟轟烈烈的“逮捕小丑運動”——行動前有人有脫了衣服站上演講臺,搞得特別像學院運動:"無論你們的出生及信仰,無論你們的膚色與夢想,此刻我們都達成了一個共識:Fu** these Clown!”

嗯,還寫在了身上
嗯,自拍留念

也不是沒有悲劇發生。同年九月,一名16歲的德國少年帶著小丑面具嚇唬鄰家好友,卻被對方以匕首刺成重傷。

2016年 Wrinkles 在接受GQ採訪時也說到,比起生意,他現在更擔心自己的人身安全。“在佛羅里達州,人們可能會先開槍,再提問。這些人在做的事情,比我做的事情更可怕。”

柏林警方於2016年10月25日提交的報道,題名為“一點都不好笑”

歐美人是真的害怕小丑,因為太怕,以至於抵制小丑的行為比惡作劇本身更加危險。論及這恐懼的來源,雨果、狄更斯、約翰·韋恩·蓋西、託比·霍珀都該有份。當然,最難逃其咎的當屬史蒂芬·金——當時正趕上《小丑回魂1》的項目在推進,史蒂芬老爺子也在推特上給真正的小丑表演者們打氣:

嘿,夥計們,是時候冷靜一下了。小丑們大多數人是好人,他們為小孩鼓勁,讓人們歡笑。

小丑,小丑回魂,皺紋小丑

2019年9月6日——《小丑回魂2》上映當天,傑昆版《小丑》威尼斯首映的一週後,一部名為《皺紋小丑》(Wrinkles the Clown)的紀錄片預告被首度公開(同時它將在10月4日——傑昆版《小丑》北美公映的當天上映。這熱點貼的啊...)。今早打撈到這款預告,起先沒看介紹,反覆研究了好久我才確認這不是一部蹭熱點的偽記錄電影:

(若視頻無法播放,可點擊此處

顧名思義,本片將聚焦 Wrinkles 的日常生活及其表演引發的事件始末。有意思的是,這部電影是在2016年初開始立項的,項目發起者、影片製片人 Cary Longchamps,也是上文提及的 Google+ 地圖的繪製者。Cary 起初只是個“ Wrinkles 目擊視頻”的收藏愛好者,機緣巧合,某日見到《華盛頓郵報》採訪文的記者,覺得這是個挺有意思的紀錄片選題,遂在 Kickstarter 上發起眾籌,打算找人一起拍攝本片。

項目發起半年後,席捲全美的“小丑目擊案”便發生了——如今你很難定論這事兒的始作俑者是不是 Wrinkles,但毫無疑問,本片也將涉及“網絡都市傳說”如何影響人們現實生活的討論。而這,才是我最感興趣的地方。

最後的最後,回到這個讓噩夢開始的男人。如前文所說——Wrinkles 沒在《華盛頓郵報》的採訪中透露他是什麼時候開始做起了“嚇唬小孩”的生意、又為什麼嚇唬小孩,但在《皺紋小丑》預告的最後,這位不願露面的男人,似乎用一句畫外音道出了那個讓一切噩夢開始的緣由:

“當我只是一個普通的小丑時,沒有人會僱用我。我想,我只是覺得,也許它會給我一點點優勢。”

參考來源及拓展資料:

The Washington Post:65 year old clown will terrify your misbehaving kid for cash

CG:We Talked To One of the Creepy Clowns Currently Terrorizing the South

Vox:America’s creepy clown craze, explained,由BtoZ譯製

Wiki:2016 clown sightin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