題圖 / 回家的誘惑

本文由ACGx原創,轉載請註明出處。

“為所有愛執著的痛,為所有恨執著的傷,我已分不清愛與恨,是否就這樣……”

伴隨著《回家的誘惑》“戰歌”響起,前兩週微博話題“洪士賢參加品如婚禮”、“凌瀟肅的微博評論自帶BGM”相繼佔領熱搜,上週一“洪世賢從品如的衣櫃裡走出來了”話題閱讀量甚至突破了2億。

於2011年播出的《回家的誘惑》,直到現在依舊人氣爆棚,在劇裡飾演“渣男”洪世賢的凌瀟肅,也憑藉表情包、視頻剪輯等形式多年後再度“出圈”,在商業層面開闢了新的道路。如今,《回家的誘惑》全民討論的熱度,絲毫不輸給人氣新劇。

在年輕人聚集的社區,那些重新大火的老劇和明星

回想當年,《回家的誘惑》中女性“復仇”的故事模式,著實吸引了不少觀眾的關注,一舉拿下了2011年電視劇收視冠軍。但實際上,《回家的誘惑》的口碑與收視並不成正比,還被打上“狗血”、“爛俗”等標籤。

誰也沒想到,在8年後,《回家的誘惑》居然還能成為網友的寵兒。B站《回家的誘惑》總播放量達到360萬,彈幕數量為58.7萬,評分高達9.7。劇中“渣得明明白白”的洪世賢,被網友們奉為“渣男屆的智商擔當”。諸如“你好騷啊”、“你怎麼穿品如的衣服”、“愛情是最不靠譜的東西”等經典語錄已演變成了流行的網絡梗,進入到各大社交平臺。配合流傳甚廣的表情包和彈幕觀看,《回家的誘惑》堪稱“下飯神劇”。

除了表情包、彈幕,B站相關的視頻剪輯也層出不窮。在同人創作者的努力下,性轉版《回家的誘惑》中的劉亦菲化身“渣女”,劉昊然則用8分鐘的時間上演了一回復仇記。文言文版“汝甚騷”、“汝怎著品如之衣”,也為觀眾帶來了別樣樂趣。

這些二次創作甚至還會吸引到一部分觀眾補看原作,瞻仰傳說中的“萬惡之源”。而且這時觀眾觀看影視劇的心態產生變化,不再糾結劇情如何走向、邏輯是否成立,現在大家看的是梗,評論、彈幕談及更多的也是梗,且極具娛樂效果。

當然,這樣的情況也並不僅是在B站出現。抖音“萬物皆可Supreme”的話題,將《鄉村愛情》“象牙山三巨頭”的“土潮”風格演繹到極致。微博近期大熱的《巴啦啦小魔仙》遊樂王子,還掀起了“摸仙堡”方言模仿大賽的風潮。改編自瓊瑤小說的《又見一簾幽夢》、《情深深雨濛濛》、《還珠格格》等影視劇,在現代觀眾眼裡,更成為了吐槽的對象。

文化解構背後的集體狂歡

雖然根據萌娘百科“次文化”詞條,製作表情包、短視頻等形式應該歸屬於“三次元次文化”,但實際上在許多動畫背後也存在此類現象。

僅在表情包方面,就有美國動畫《馬男波傑克》、《海綿寶寶》,英國動畫《小豬佩奇》,日本動畫《銀魂》、《幹物妹!小埋》,以及國產動畫《西遊記》、《葫蘆娃》等作品曾受到網友的青睞。如今,為喜愛的人物製作表情包,甚至成為了一種表達愛意的特殊方式。

而像這樣,將作品中極具代表性的形象、顏藝、名臺詞、名場面截取並獨立出來,賦予它全新含義的二次創作,我們可以稱之為“文化的解構與重構”。

顛覆元素原有的意義、內涵和故事框架,並將它們移植到全新語境的做法,如今已經成為常態,甚至形成了一種新的社會文化。在這樣的網絡環境中,“買橘子”意味著“我是你爸爸”,誇讚“你好漂亮”卻代表著被吃掉的危險警告……

二次創作的興起,背後是網絡環境、受眾心理改變等多重因素作用的結果。隨著媒體“視覺化傳播”的日益流行,人們十分樂意參與類似的網絡狂歡。

不管是作品的顏藝、名臺詞還是名場面,都能以截圖的形式成為表情包,或是運用剪輯軟件將視頻加工成想要的效果,從而表達出創作者的心情。尤其是由於傻瓜式製作工具的誕生,這類內容製作、傳播門檻並不高,人人都能作為的創作者或傳播者。而傳播行為自帶的社交元素,可以幫助大眾尋找認同感,收穫放鬆愉悅的精神體驗。

想要“接地氣”,就與網友一起嗨

由二次創作衍生而來的新梗,不僅網友們自己玩得很開心,還演變成了時下極為流行的宣傳方法,且自帶流量和話題。像是動畫《小豬佩奇》、影視劇《人民的名義》《都挺好》、綜藝《極限挑戰》等作品,都推出了官方表情包,與觀眾們一同開啟吐槽模式。

當演員、角色或IP以網絡梗的形式火起來之後,用網絡梗代言、宣傳新產品,就成為了一種新的流行趨勢:許多遊戲廠商邀請鬼畜、表情包網紅代言;文章開頭提到的“洪世賢從品如的衣櫃裡走出來了”,其實是為《快樂大本營》增加了熱度;像小米公司推出的官方鬼畜視頻,則是為打造親切、隨和的品牌形象助力。

官方可以利用二次創作的形式,或是現有的梗,宣傳新的作品或產品。但是對於原作品本身,當代網絡梗的宣傳加成作用並不明顯,畢竟如果原作充滿槽點、平平無奇,並不會因為梗的大熱而逆轉作品的口碑。因此梗的迅速傳播,對角色、明星的影響更多。

比如在其他節目中再現“傅文佩開門吶”的王琳、將“五阿哥”表情包運用得爐火純青的蘇有朋、用梗自嘲還參加B站採訪的唐國強、使用“洪世賢”印花手機殼的凌瀟肅、唱著《大碗寬面》的吳亦凡等等,都在試圖用自己或角色的梗,拉近與年輕人之間的距離。

實際上,面對網友二次創作的吐槽調侃,以及對明星和偶像光環的消解,當事明星們的態度各有不同。若是明星對此展現出寬容的態度,並把這些梗當做自己的標籤,就能讓普通路人意識到,原來他還有如此“接地氣”的一面。一旦引發路人的贊同與共鳴,甚至會讓梗的受眾直接轉變為粉絲。

文化的解構與重構,讓過去的作品,重新回到新一代觀眾的視線中。更多的年輕人也以這種形式瞭解到許多實力派演員,或是極具個人特色的新生代明星。這些明星也可以藉此,在個人的商業價值層面更進一步。

或許今後,會出現更多自帶解構元素的內容

其實當我們回過頭來看,文化解構的行為也並不僅僅出現在新作營銷和明星宣傳層面。多年以前,網友們已經在不知不覺中,接觸過許多自帶解構元素的作品了。

正所謂“官方吐槽,最為致命”,從2012年起,搜狐視頻推出的網絡劇《屌絲男士》系列,就帶有文化解構的意味。《屌絲男士》將情景喜劇與網絡段子相結合,官方親自為網友造梗,比如“你瞅啥?瞅你咋地!”的東北式吵架,或是“大保健代言人”喬杉,作品抓住生活中的小人物、小事件,試圖娛樂和親近大眾。

《屌絲男士》系列推出後的第二年,萬合天宜的網絡迷你劇《萬萬沒想到》同樣走上了文化解構之路。用碎片化的敘事風格、無厘頭的劇情走向,對時事熱點、公共話題和經典作品進行另類解讀。

當年的《萬萬沒想到》的官方吐槽金句火爆到什麼程度呢?以至於很多人都不知道,劇中名場面“我想起那天夕陽下的奔跑,那是我逝去的青春”,其實是在致敬周星馳的《食神》。直到現在,“升職加薪,當上總經理,出任CEO,迎娶白富美,走向人生巔峰”,這句表達主角王大錘人生憧憬的句式,仍然被網友當作形容“人生贏家”的終極模板。

事實證明,文化解構的現象被廣大網友所接受、喜愛,像《屌絲男士》《萬萬沒想到》等極具網感的作品,同樣受到了觀眾的熱捧。我們也發現,針對這一類作品的惡搞、調侃類二次創作數量,並不比正常向劇集多。究其原因,大概還是由於“官方自己瘋狂吐槽,讓觀眾無槽可吐”。

前文也提到,網絡的發展讓表情包、剪輯視頻的創作更加便利,因此帶有文化解構元素的內容創作門檻越來越低,網絡上湧現出大量帶有文化解構元素的內容,且擁有不低的人氣。

2016年“第一網紅”papi醬,就是其中代表。她產出的內容,常常是對某一話題進行解構式討論,表達一個群體的觀念和心聲。奇妙的是,網民對papi醬關注度和討論度日益提升,如今她也成為了新的網絡意見領袖。眾多表情包、模仿視頻、配音視頻,甚至鬼畜視頻,在papi醬產出內容的基礎上,進行再次創作。而近幾年 “幾分鐘帶你看完XX電影”、“一張圖帶你瞭解XX的歷史”等內容的流行,也是同樣的道理。

實際上,隨著網友們對作品內容的要求越來越高,僅僅含有吐槽、惡搞和搞笑段子的內容,已並不能完全滿足網友的需求。但網絡流行的解構元素,又是賦予作品親近感、提升人氣的絕佳方法。不論是網友自行解構《回家的誘惑》等舊作的行為,還是官方、明星有意或無意間利用解構現象進行的宣傳活動,或是創作自帶解構元素的內容,往往都能夠獲得廣大網民的認同。

於是,和大眾網民站在一起,以娛樂的心態表達自我觀念,已經是越來越多內容創作者所追尋的目標。即便網友們並不能完全理解“解構”究竟為何物,但帶有文化解構元素的內容作品,或許今後我們會看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