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到“律師”一詞,各位的第一反應是什麼呢?是“刺蝟頭”成步堂龍一?還是主張“勝利即正義”的古美門研介?即使是現實生活中最有實力的律師也沒有上述這兩位出名吧,畢竟遊戲、影視作品的受眾很廣,但不是所有人都打過官司。在日本卻有一位為廣大網民所知,甚至還被不少人稱為“尊師”的律師。單論一時的討論熱度,這位律師或許都不輸成步堂或古美門,雖然圍繞他展開的討論基本沒什麼好話。他就是多年前因處理網絡暴力事件而出名的唐澤貴洋。

“八神太一”在網上惹了麻煩

介紹唐澤貴洋,還要先從他所受理的一件委託講起。這件委託跟2ch、“巨魔行為”有著緊密的聯繫。當時那位委託人名叫“長谷川亮太”,因後續事件的展開,最終被網民奉為“一切的元凶”。

高中時期的長谷川亮太

長谷川亮太在2ch的暱稱是“八神太一”,註冊2ch帳號時還是一名高中生。據他所言,自己是因為在遊戲王留言板常看到有人講2ch語,才順著找到當時的2ch“なんでも実況(ジュピター)板”的。

長谷川是個想惹人關注的人,他曾在2ch上自導自演了一出“無中生友”——用小號發匿名留言與自己帳號對談,塑造各種虛假故事,把自己塑造成一個現充,還謊稱自己住在東京。總而言之,長谷川一直藉著2ch來滿足自己的虛榮心。

2010年7月,長谷川有了真實的女友。長谷川可能是被愛情衝昏了頭腦,向來喜愛自導自演的他在網上說了真話——長谷川把自己約女孩出來吃飯,到後來約會、辦事的經過都發到了網上。2011年6月3日,當長谷川在網上被問到“是否有信心給予對方幸福”時,他表示一定讓對方幸福。但4天后女朋友卻提出了分手,長谷川很委屈,又跑到網上訴苦。

“和女朋友分手了。我可以哭嗎?”

除了自導自演與自說自話,最要命的是長谷川在2ch上長期嘴臭。當時還在上高中的長谷川常發表過激言論與歧視言論,也曾用地圖炮的方式嘲諷2ch用戶學歷低。長谷川這次失策了,以前的他嘴臭頂多算是譁眾取寵,沒人認真對待,但這次他的行為卻成了自己“被出道”的導火索。

2012年3月初,長谷川在2ch上怒噴其他用戶低學歷,當時有人回了一句:“您上過大學嗎?”簡單的一句挑釁卻讓長谷川認真了起來。若是以前,長谷川肯定會回噴,但這次他決定通過行動反擊。

2012年3月的長谷川還沒踏入大學校門,他只收到了大學的錄取通知書(日本學校4月初入學)。急於表現的長谷川就發了一張大學錄取通知書的圖片,上面還配了自己的2ch ID、暱稱與拍攝日期。

雖然沒有露出關鍵信息,但這張照片很快就讓“八神太一”的真實身份曝光於天下。網民從通知書的樣式確認了他所讀的大學。順藤摸瓜,長谷川的各種信息也被挖了出來,社交網絡情報也被公之於眾。

有了危機感的長谷川並沒有第一時間認慫。2012年3月7日,長谷川發表了聲明,大致意思是:不要把我的親朋好友捲進來,如果你洩露我的個人情報的話我會報警,也可能選擇起訴。後經網友“提醒”,長谷川說話客氣了一些,先道了歉,後來還說了“請”字。

長谷川被迫道歉,最後還發布了退網宣言,可他並沒放棄反抗,因為他想通過法律手段制裁那些中傷他的網民,他找到了唐澤貴洋。

引火上身的唐澤律師

唐澤貴洋所屬第一東京律師協會, 慶應義塾大學綜合政策學部畢業,後在早稻田大學法科大學院研修並取得法學博士學位。唐澤貴洋主要負責一般民事案件、一般商務案件、刑事案件、移民案件、互聯網法律問題。“互聯網法律問題”這部分很可能是在受理長谷川亮太的委託後添上去的。

唐澤貴洋,圖片出自法律事務所Steadiness官網

此前提到長谷川假意在網上道歉後找到了唐澤貴洋。唐澤接手後很快便採取了行動。2012年3月28日,唐澤向東京地區法庭提交了“平成24年(ヨ)第1035號事件”,接著就網民誹謗中傷長谷川亮太一事向2ch提出了刪帖請求和公開IP的請求。情報到手後,唐澤還公佈了一部分用戶的IP。這個做法並沒有對解決事件起到什麼作用,反而激怒了2ch的網民。此後這些用戶不止罵長谷川,也連帶著揪出唐澤貴洋的個人信息一起罵。

因為唐澤貴洋在網上使用了自己的真名,於是這些網民就順著搜索,找到了唐澤貴洋的社交網絡帳號以及所在事務所的官方賬號。就像當時聯合搞長谷川一樣,唐澤貴洋也“被出道”了。唐澤貴洋在網上說的話都成了2ch網民的談資,還有人說:“為什麼律師事務所的官方帳號會關注那麼多偶像?”

發覺自己成為2ch網民討論的對象後,唐澤貴洋立馬刪除了自己的社交網絡帳號,但又有人發現唐澤貴洋所在事務所的許多宣傳語有不少病句或用詞不當的情況,很快便再次被網民調侃。

唐澤貴洋有一段時間在網上沒有動靜,這時有些圍觀群眾產生了“這個因長谷川而捲進來的律師真可憐”的想法。但因為部分網民的窮追猛打,唐澤貴洋最終還是選擇在網上反擊,和噴子對噴。

自2012年6月起,唐澤貴洋就一直投入到與暴力網民的鬥爭之中,繼續公開著一個個用戶IP。對此,網民陸續用“無能”、“惡德律師”、“騙子”等詞語激怒著唐澤。此時的唐澤貴洋可謂自身難保,他的拿錢辦事並沒有解決長谷川亮太被網民圍攻的問題,反而引火上身,讓自己一起淪為2ch用戶調侃的對象。

恆心教徒的行為讓事件一步步失控

之前提到了長谷川亮太和唐澤貴洋的所作所為,他們導致他們做出種種行徑的網民又都幹了什麼?

長谷川亮太混跡的是2ch的“なんでも実況(ジュピター)板”,簡稱“nanJ”,這些用戶都自稱“nanJ民”。唐澤貴洋在2ch成為熱議對象後,因同期的熱議話題是NHK拍攝的有關奧姆真理教的紀錄片,所以唐澤貴洋就被無端冠以“尊師”的稱號(奧姆真理教麻原彰晃也被奉為尊師)。因為唐澤貴洋當時經營著恆心綜合法律事務所,所以許多針對唐澤貴洋進行人身攻擊的人都自稱“恆心教徒”。前面文段所提到“網民”其實都是這些nanJ民和恆新教徒。

自唐澤貴洋曝光過激nanJ民IP以來,這些人就逐漸把矛頭從長谷川轉向唐澤。在唐澤貴洋第三波掛IP後,許多nanJ民表示“再不被唐澤掛我就要死了”,不少人選擇繼續挑釁,講的話也愈發過分。2012年7月22日,有人發了一句“殺死唐澤貴洋”,這句話後來被恆新教徒奉為“神聖六文字”。這名用戶後來道歉了,唐澤貴洋將其告上法庭,但最後法庭判決被告並不需要支付賠償金,也不納入前科。

此後出現了許多模仿留言,2ch上針對唐澤貴洋的殺人預告越來越多。其中不乏出現了像0chiaki或安藤良太那樣的過激派恆新教徒。0chiaki是一名初中輟學的黑客,他曾利用病毒軟件奪取用戶權限,讓不少人發送對尊師“歌功頌德”的推文,他也曾因盜刷信用卡等罪名被捕。安藤良太則多次對長谷川的家人偷拍、錄音,也曾在夜間闖入當時唐澤貴洋所在的事務所區域內。

2015年3月,3名恆心教徒聯合將谷歌地圖的多處地點惡意更名,比如將皇宮附近更名為“恆心教本部”,廣島原爆圓頂館更名為“恆心教核實驗場”等等,3人於2015年12月相繼被捕。其中1人為大學生,1人為上班族、1人無職。他們互不相識,這麼做的唯一目的是“為了讓世人都知道唐澤貴洋”。其中住在愛知縣的那個人後於2016年2月16日再次被捕,原因是持有兒童色影片。據報道稱,警方從搜出的電腦及硬盤中找到了94萬個該類型的影片及圖片。

那些高舉正義的大旗圍攻巨魔的勇士們又是什麼貨色呢?

仍未平息的戰爭

如果從唐澤貴洋介入這件事算起,這件事已經過去7年了。長谷川亮太成了“奔三”的上班族,即使現在坐電車也會遭到nanJ民的偷拍;唐澤貴洋依舊遭受著網民的調侃,他自己卻把幾年的經歷寫成書出版;一些“恆心教的殉教者”可能還在監獄裡,但大多數教徒則繼在暗中觀察著他們的一舉一動,巴不得讓自己有個“伸張正義”的理由。

這件事從發展到失控,每個參與者都有責任。我在寫這篇文章時參考了國內的萌娘百科以及日本惡搞的唐澤貴洋wiki,原文中有不少主觀的內容,我儘量將整個事件以相對客觀的口吻陳述了一遍,也無視了一些現已無法考證真偽的內容。在網絡社交發達的如今,許多事情早已不是非黑即白,人人都希望成為抗擊邪惡的勇者,但在卯足了勁想將對方置於死地的過程中,我們又可曾看見自己丑陋的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