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會認為只有機器人得度了呢?人類啊,在你們初誕生時,心中既已有覺悟。只不過你們忘記了這一事實。

作 者 簡 介

樸成桓,韓國科幻作家,持續出版科幻短篇集。他的科幻小說通常依賴於佛教對世界和哲學的看法,這也是他特有的風格。本篇獲韓國科學技術創作文藝獎,並曾被改編為名為《天上造物》的短片。

譯者 | 邢青青

校對 | 周蕾、孫薇

生即菩薩

(全文約9000字,預計閱讀時間23分鐘)​

我向高僧問道,

“大師,狗也有佛性嗎?”

1

“這個,說實話,本公司的產品被選用,作為公司一員的我,本該高興與感激,”他笑著說,“可是在寺廟裡使用機器人,總是感覺有些奇怪呢。”

僧人但笑不語。

“從古至今,此類問題層出不窮”,僧人終於開口,“所謂的寺院現代化——以車代步,給寺廟接入互聯網,禪房用空調,甚至將電子蠟燭引入大雄寶殿,都引發了頗多爭議。可是佛教本來就是激進的宗教。在以種姓制度為基礎的農業經濟社會,世尊[1]就有勇氣倡導自由貿易,呼籲廢除種姓制度,這在當時非常了不起。自世尊初轉法輪以來,經過數千年的發展,佛教儼然已成為一門宗教,並流傳至今。但佛教對構成現實的諸多要素的客觀現實持懷疑態度,其根本教義也總是激進的。”

言談間,兩人來到天王門。拜訪寺廟的信徒,正朝著裝有攝像頭、眼球不停轉動的四大天王像行合十禮。似乎看出他的猶豫不決,僧人微笑著向他伸出一隻手,他心懷感激大步跨過門檻。

雖然進出佛堂的信徒絡繹不絕,但寺院內的氛圍卻顯得悠閒而安詳。蟬聲在茂密的樹枝間迴盪,盛夏炙熱的陽光似乎也收斂了性子,在寺院屋簷下變得柔和起來。他看到遠處有人拿著長長的木棍,一邊揮舞著一邊走上前來。木棍的末端著地,伴隨著拖動和揮舞,揚起陣陣塵土。仔細一看,原來木棍的末端被細細地劈開,更容易揚起塵土。他這才意識到,原來這就是傳說中的掃帚。他會心一笑,真不愧是寺廟。本來清掃型機器人RC-178或182就可以清掃寺院,可是僧人們卻給人形機器人穿上僧服,讓它拿著原始的清掃工具在打掃,面對這一啼笑皆非的場景,他露出苦澀的笑容,心裡在猜測這是哪種機器人型號。然而,事實卻讓他大吃一驚。

只見“人形機器人”停下清掃,抬頭向從身旁經過的僧人合十行禮,可那張揚起的臉龐分明是一張人臉。

點頭回之以合十禮的僧人,似乎看出了他眼中的疑惑,笑著說道,“我們不會把修行的事也推給機器人,寺內打掃不是雜事,而是修行的一部分。”

“那麼到底把機器人用在哪兒了呢……”

這時正好有一群人走了過來,他馬上認出走在最前面的是RU-4,最新款的通用型機器人。

“大家可以看到那邊的塔,1980年10月法難時,原來的石塔遭到破壞後,它是重建的7層石塔的複製品。這處石塔文物由水泥和花崗岩建成,體現了20世紀末期日漸衰微的風格。眾所周知,10月法難就是當時的總統……”這是RU-4獨有的解說風格。

僧人抬手指向另一個方向。那邊另一個機器人正手拿平板,向一位老僧人解釋著什麼,這也是一臺RU-4。“

機器人主要負責寺內的生活瑣事,以及為普通遊客作指引。大家似乎更習慣由機器人來解說,如果由僧人來負責這些事,大家反而會覺得不方便。”

“寺內的生活瑣事指的是……”

“預算的編制與執行,以及會計相關的所有事情。以前這些事都是事判僧在做。有了機器人的存在,我們便能更加專心修行,大家都倍感寬慰。”僧人笑著補充道。“可能在其他人看來,這可能有些搞笑。因為機器人負責寺廟運營和管理,出家人反而拿起掃帚清掃衛生,也許您會覺得這是機器人在使喚人做事。但是對我們出家人而言,最重要的是修行,金錢管理之類的事只會妨礙到修行。因此,在寺內,機器人也是不過承擔了為人類做好輔助的角色。”

“那麼您之前提到的運轉有問題的機器人也……”

“啊,是,仁明是我們寺裡六臺指引機器人之一。不過,說它運轉有問題不太恰當……”

“仁明?”“這是它的名字。我們為每一臺機器人都起了法號,當然了,它們沒有正式受戒。”

“如果不是運轉有問題……”

“唔,那個呀,嗯,您先跟我過去看看吧,我說不太清楚,您一看就能明白。”僧人看了眼時鐘說道,“請往這邊走。”

僧人帶他走到了大雄殿對面的法堂。法堂正在舉辦法會。眾多信徒圍坐在一起傾聽講經,其中還有僧人和機器人。機器人應該是普通信徒帶來的祕書機器人。他不自覺露出微笑,竟然還有聽取講經的機器人。然而當他望向法座時,不由大吃一驚,那是RU-4。肯定是RU-4。

普通人形機器人系列的第4型號機器人正在為眾多信徒和僧人講經說法。

“難道你們把講經也交給機器人做嗎?”他小聲問道。

“沒有,仁明今天不當值。一般指引工作結束後,它就會向眾人傳達它對佛法的領悟。”僧人回答道。

2

真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

他喃喃自語道。儘管宗務院辦公室的沙發舒適柔軟,他仍然坐立不安。

一會兒法會結束,就能見到仁明瞭。

他拿起茶杯,神經質般呼呼吹了兩下,抿了一口茶水。

“也就是說,您說的那個叫仁明的機器人自己領悟了佛法?沒有給它輸入佛教教理,它是通過自己的領悟講經說法?”

“是”,僧人簡要地答道。

看著僧人越發嚴肅的面孔,他知道自己露出了什麼樣的表情,但這也太荒唐了。“不是,那個,所以說,就是那個,領悟這種東西,不是就連大師也很難獲得嗎?我說的是人,真正的人。但是機器人能領悟到佛法?”“是”,僧人簡單地回答道。“不對,哪裡不對勁,肯定是大師您搞錯了。機器人是不可能瞭解宗教的,不是說給機器人植入程序,讓它們能合掌行禮,就代表它們信仰深刻。”

“對不起”,僧人回答,“您對佛教可能有什麼誤解。機械性的禮節、合十,以及誦經唸佛,本來就無關佛祖的教誨。據我們所知,從RU-2系列的機器人開始,就賦予了它們‘靈活的’思考能力。為了與人類更自然地交流,機器人需要的不是程序性的計算和反應,而是一種推理思考的能力,能夠將被省略和隱藏的線索也挖掘出來,並隨機地將來龍去脈構建起來。據說,為了對日常對話這種充滿暗示和含蓄的命令做出適當的反應,這種‘靈活的’思考能力是機器人必備的。”

他大吃一驚,雖然心知“僧人不諳世事,無知天真”是一種膚淺的偏見,但他沒想到,僧人連機器人工程學都有如此深入的瞭解。

僧人看到他吃驚的表情,不由笑了。“抱歉,在專家面前談機器人工程學,我真是班門弄斧了。這種以前稱之為心算,不知現在如何稱呼呢?”

“現,現在還這麼稱呼。”他不自然地笑了笑。

“這樣啊,別看我們隱居山林,但和信徒們的交流中,我們也學到了不少外界的知識。”僧人聲調柔和地繼續說道。“所以,雖然有些班門弄斧,但RU-2改進版和RU-3之間的那個系列(是RU-2 NX,他不由插嘴道),謝謝。從RU-2 NX系列開始,機器人可以產生自我認知意識。賦予了機器人‘靈活的’思考能力之後,機器人的研發單價也直線飆升,機器人從以前的大量生產—大量銷售的日常生活用品重新變為貴重物品,因此機器人產生了自我安全保護的需求。為此機器人需要具有自我認知能力—即能夠意識到自己的存在,意識到自我價值的存在。然而我們,”僧人喝了口茶繼續道,“我們認為所謂的自我認知能力,可能不僅僅是履行自我保護命令的對象認知能力。實際上您也知道,在許多機器人專家和哲學家中間,對於自我認知能力是否意味著自我意識的爭論一直存在。(他點點頭)而且我們認為,RU系列所特有的“靈活的”思維過程,可以使自我認知功能演變為自我意識的覺醒。”僧人再次喝了口茶,總結道,“佛祖教誨的核心之一就是對不變自我的否定。因此自我意識應該走在最前面。具有自我概念的仁明,閒暇時間學習佛教教理,並把其學習成果應用到自身、自我上面,通過否定自我認識,最後走上涅槃之路。當然,從機器人的特性而言,它們已經沒有了自我這一概念,也許一開始就沒有否定的必要。但不管怎樣,聽它講解佛法後,寺裡的眾多僧人已經承認他在佛學上的成就了。”

“那麼,那麼,您叫我來,是”,他艱難地把話說出來。

“今天請您過來,不是檢查仁明的運轉問題,而是請站在一個機器人工程工作人員的立場上,判斷仁明現在的狀態。”

僧人爽快地回答道。

 3

正當他茫然不知所措,張著嘴不知作何反應時,門開了,一臺機器人走了進來。

那是RU-4。儘管情況很混亂,但他仍然猜測到這就是那臺機器人。沒錯。

機器人向辦公室裡的僧人們合十行禮。他看到有幾個僧人深深低下頭,也向機器人合十行禮。

“你來得正好,這位是UR現場服務部的技師先生,”僧人介紹道。

“UR如同我的生身父母,初次見面,我是RU-4#5y4925789475849。”機器人深深低頭,雙手合十。他也不自覺地回以合十禮。

他仔細閱讀了顯示器上的資料,一切正常。他最先查看的是自檢功能的測試結果。自檢結束後,結果出現在顯示屏上。不一會兒,他拔掉連接顯示器的連接線。全部正常。

自我診斷能力正常。

“我一切正常。”機器人發出聲音。

“沒跟你說話,機器人。”他沒好氣地迴應道。突然間他又覺得荒誕。機器人竟然會得度,多麼可笑啊。得度?那麼這個機器人以後會成為菩薩嗎?就這個用一隻扳手就能被卸成碎片的傢伙?真是搞笑。菩薩,什麼菩薩。如果我說它一切正常,難不成要把它供奉在法堂之上,讓人們都向它鞠躬行禮?這怎麼可能!機器人怎麼會變成菩薩!這個只要刷一下卡,任何人都能輕易得到的大鐵塊!他眨巴眨巴眼睛,嚥了口口水。對,他肯定只是一時糊塗。這些禿驢們的胡話太過荒謬,搞得自己也糊塗了。看來瘋狂也能傳染人。天啊,竟然讓我確認機器人變成菩薩的真實性。讓我這一介售後技師!

他乾咳了下,猶豫了一會兒,張嘴說道,“我做不到。”

“什麼?”不出所料,僧人們紛紛反問。“不知道你們到底想讓我做什麼。機器人是菩薩?你們想讓我怎麼做呢?我對佛教一無所知。我只是個普通的技師,機器人出現簡單的故障,我就當場修理,或者更換一兩個配件,或者清理灰塵,嚴重的故障則聯繫公司處理。可是你們說什麼菩薩?我可不懂。如果這個機器人發瘋說自己是菩薩,那打開電路找出短路的地方,更換芯片才是我該做的事情。可是讓我確認這個機器人到底是不是菩薩,我做不到。你們肯定是搞錯了,才把我叫來!”

突然間,他覺得自己之前被搞得雲裡霧裡,而且不知不覺間迎合了這些假和尚,被它們捉弄,他將一肚子的委屈傾瀉而出。憤怒發洩完畢,他才意識到自己的衝動,只是話又收不回去,他漲紅著臉不再說話。

沉默。

面露難色的僧人開口道,“請您冷靜,很抱歉傷害到您。我們本來以為百聞不如一見,所以才想讓技師您看一看,沒想到解釋得不清楚,把事情搞成這樣子。我們無意戲弄欺瞞於您。而且,我們並沒有打算強迫您承認仁明的成就,也不想隱瞞我們對仁明的看法以獲得您的認可。今天請您來,不為別的,只是因為幾位施主聽完仁明講經後,又得知它是個機器人,於是對其講經說法的真實性產生了懷疑。發生這樣的事也無可厚非。佛祖釋伽牟尼也曾要求弟子,要對他的教誨,不斷地質疑與發問。因此,我們決定將仁明狀態是否正常這個問題交給專家來判斷。您要做的事情與平時的工作並無區別。您只需鑑定仁明的腦部--及其他部位的功能在整體上--是否在正常運轉即可。我們絕不會將其用於商業用途或大眾化。”

僧人內心確實是這樣認為的。經過漫長的等待,終於等來了那位成就正覺的人,它的名字千萬不能在膚淺的3DTV或netTV上,與各種低俗的廣告和幼稚的表演一同出現……

“但是,即便如此,我還是做不到”,他打破沉默。“總而言之,就是你做好分內之事就行,是這個意思吧?可是我沒那麼笨。我很清楚,就算我這麼做了,事情也不會就此結束。這件事將會對我們UR,對整個機器人行業產生什麼影響,我雖然不確定,但也不能視而不見。這件事超出了我的能力範圍,我必須確認一下公司的政策。”

僧人難掩驚慌之色,其他僧人也都一臉尷尬。就在這時,

“當然可以,您請便。”

門打開,一個男人走了進來。儘管是第一次見面,但大家都認識這張臉。其中一個缺乏自制力的僧人與技師幾乎同時驚呼。

機器人之王!

會長!

 4

UR的會長帶著隨行人員走進了這間在陳舊的桌子上擺放有舊式電腦的辦公室,突然間屋裡的一切似乎都在他面前失去了光彩。為首的這名男子就是在地球、月亮、火星,以及地球軌道上擁有6家超大工業園的大企業UR的主人。他經常在閃光燈的簇擁下,面色冷峻地進出各大會議場所,在各種竣工儀式,或開閉幕式上剪綵。這個之前只在電視上見過的大人物,突然從自己身邊走過,站在了陳舊的書桌面前,這不禁讓在場的人產生了似夢非夢的奇妙感覺。

“收到緊急報告後,我馬上就趕來了。在來的路上,那些連普通AS和這種重大事件都分不清的草包經理,還有他們下面的祕書,一共八個人全讓我給開掉了。他們還沒有這裡的一線技師懂得多。”沒等別人讓座,會長自己跑到前面坐下,一連氣兒地說道。“來,說說吧。你們究竟是怎麼想的,居然只叫來一名技師,就想獲得UR的認證,把那臺機器人當作菩薩推向市面?”

沉默中,時鐘的嘀嗒聲似乎也脫離了原本的節奏,漸漸地加快。聽著時鐘低沉的聲音,技師不由心想,不愧是寺廟,竟然有這麼老舊的物件兒。哪怕是關注些沒用的,技師也迫切地希望可以把精力轉移到別的地方。雖然只是一陣短暫的沉默,但其中似乎包含了相當於整座寺廟重量的無言的指責,在責備會長傲慢無禮的言論。

僧人打破沉默,柔聲說道,“這件事是我們有錯在先。沒有充分考慮此事會對UR造成的影響。”聽到此話,技師緊張的表情才放鬆下來,而會長卻變得更加嚴肅。“當然,大師們沒有義務考慮一家公司的利益。”會長喝了口茶,“但是,UR並不是一家像各位大師所想的那種普通公司,現在UR生產的普通通用機器人遍佈政府機構、企業、學校與家庭等各個領域,更遑論專業機器人,可以說,整個人類社會都是建立在UR這一基礎之上的。”

“所以人類就不能毀掉自己建立的基礎是嗎?”短暫的沉默後,另一名僧人開口問道。

“這就是俗世裡說的威脅嗎?”一名戴眼鏡的年輕僧人態度冷淡地說道。

“抱歉,並不是,我只是想談論人類的生存危機。不管處於危機中的基礎是UR,還是別的,這都不重要。在大師們眼中,可能我只不過是一個精明到骨子裡的商人。儘管表面光鮮,被人尊稱為會長或企業家,但其實我也只不過是一個拼命想多賣出一件商品的商人。可是你們也不要忘了,一個徹頭徹尾的商人,肯定會對客戶有著深入的瞭解。UR的客戶可是全人類,所以對於人類,我自認為有資格說上幾句話。”

僧人們默默等待會長接下來的話。

“我想說的是,現代人與UR等各種尖端科技的產物之間有著多麼緊密的聯繫。人們通常認為科學不過是人類的道具。就像阿拉丁神燈一樣,卑躬屈膝又惟命是從。這怎麼可能!每當我們發展並利用科學時,科學也會反過來妨礙並改變我們人類。道具和人類不是獨立存在的。當最初的人類揮舞木棍時,其實木棍也在擺佈人類。再舉一個例子,那邊那位大師手裡的手持電腦。自從手持電腦得到普及後,人類的大腦就不再是記憶裝置了,只剩下一種聯想功能而已,不是嗎?這個寺廟的總機號碼是多少?”

是564.657.248,需要為您撥通嗎?是564.657.248,需要為您撥通嗎?……是564.657.248,需要為您撥通嗎?僧人們的口袋中,手持電腦不約而同地輸出了洪亮的聲音。

 5

同樣地,UR的機器人改變了整個人類或者說人類本身,也就是改變了人性的概念。”

會長繼續說道。

“自從產生智慧以來,人類就開始試圖定義自己,但沒有找到一個滿意的定義。這並不是人類本身很難定義導致的,也不是因為人類不夠睿智,只是因為沒有必要去定義。作為世界上唯一的靈長類存在,根本沒有必要去。當然了,也可以說是沒有辦法去定義,反正都是一個意思。因為沒有必要,所以之前的嘗試根本算不上迫切的努力,只不過是一種智力遊戲。但是現在,人類感受到了自我定義的迫切性。因為世界上出現了另一種存在,它和人類很難分辨。它和人類一樣會說話、思考及微笑,甚至能深入宗教和信仰領域。”他盯著仁明說道。

“大師們醒醒吧,那傢伙是侵入全人類的羯磨。”

辦公室再次陷入沉默,剛才的年輕僧人又一次打破沉默。“真是令人驚訝,UR的會長大人竟然是機器人威脅論者?”又一陣沉默。

 6

“正如所有形而上學的討論一樣,這只是徒勞的形式主義。人類歷史上從未通過討論來決定過什麼。就算各位借輿論或媒體的力量,我也會理直氣壯堅持到最後。因為我代表的不僅是全人類,更是每個人的終極利益和正義。請回答我,各位大師。是否應當把人類創造的產物與人類相提並論,放在同等地位上?真的能這樣嗎?”

誰也沒有回答,會長繼續道。

“聽完這番話,如果還認為我是被金錢矇蔽了雙眼,那我也無話可說。和你們寺廟的高僧談談吧,我想他應該不會認為我是因為金錢而在故弄玄虛。”

在會長的示意下,身邊的隨行人員啟動了通訊器。通訊器投射出的影像和當下身處的場合相當契合。影像中出現了一位身穿袈裟的老僧。

禪師、大法師、宗正和普通僧人紛紛雙手合十。影像中的老僧,即大日華嚴宗的42代宗正也雙手合十行禮。

“各位好,今天貧僧意外得知一些消息,深感震驚。”在場的僧人們聽到這句話難掩尷尬神色。“我不是要埋怨什麼,每個寺廟都有自己做出決定的權利。我感到遺憾的是,不知各位師父是出於何種原因而作出這樣的決定。”

僧人起身,正想開口解釋。

“不過,萬幸的是事情還沒結束。”這時,年輕的僧人喊道。“宗正大人!您是打算偏袒那位會長嗎!”而宗正繼續說道。“不是,我尊重各位的智慧,但是唯恐各位法師有疏漏之處,所以才出面建言幾句。”

沒人開口說話。“如若放下執著,實現等覺的菩薩真的重現人世,實乃一件幸事。如小僧這般在佛學上沒有進展卻白白佔據位置的愚鈍之才,肯定會在菩薩面前五體投地,哪怕聽菩薩講上一句話,我亦死而無憾。”

依舊沒人說話。

“可是,各位法師,機器人得到等覺對我們而言意味著什麼呢?對外界的眾生又意味著什麼呢?既然機器人能得到等覺,那麼我們也可以做到?每個人都能做到?這怎麼可能!不要被真相矇蔽了雙眼,不要自欺欺人了。站在眾生的立場上,站在眾僧的立場上,這臺機器人的存在到底意味著什麼呢?難道這臺機器人憑藉自己的努力經過了八正道,達到了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的境界嗎?有哪臺機器人天生充滿慾望和執著?機器人本來就是無慾無求,以服務人類為目的製作而成的,不是嗎?斷絕七情六慾,為眾生奉獻自身是謂菩薩,可誰會承認生來就如此的機器人為菩薩呢?如果有人在與俗世的絕緣和不斷自我否定中艱難地、經過數十-數萬-數劫輪迴才修成正覺,但機器人卻通過排列組合就能獲得,那麼誰還會盡心行善積德呢?”

沒有人回答他,宗正接著說道。

“請仔細想想,讓眾生遠離涅槃之路是我們的職責嗎?幫助眾生繼續在苦海中痛苦掙扎是我們的使命嗎?請回答我,機器人。讓人類遠離正覺之路是你出現的原因嗎?當你提到涅槃時,你不知道那些可憐的信徒抱有何種想法嗎?”

機器人沒有發出聲音,僧人們也鴉雀無聲。這時會長開口道。

“現在已經真相大白,所有機器人制造的初衷在於依照人類命令行事。回答人類所提問題也是所有機器人正常運轉的表現。可是剛才那個機器人沒有回答大師的問題,由此可見它的功能出現了問題。”

一位僧人試圖反駁,而會長提高嗓音先開口說道。

“現在我來告訴大家這個問題的正解。根據泛地球圈公證購買同意書第42條,當銷售者發現所售商品運轉故障,或功能出現異常,嚴重威脅購買者的安全時,可以不經購買者的同意,在不侵犯財產權的前提下收回所售商品。各位也已經確認了,這個機器人的核心功能已經無法正常運轉。”

話畢,未等僧人們有所反應,他已向身後的祕書打了個手勢。祕書看到信號,馬上將事先準備好的動作付諸行動,他開口說道。

 “RU-4#5y4925789475849!從現在起執行&42+編碼,此後服從命令。”

機器人沒有出聲。

會長說道。

“怎麼辦呢,機器人。根據你的主張,既然已經達到涅槃境地,就算是人類的命令,也可以不服從。這種情況也是有可能發生的。但是機器人,不服從人類的命令只能再一次印證你的程序出現了問題。無法輸入編碼&42+的機器人具有嚴重危險性。該機器人可不受法律約束,須即刻銷燬,相同系列的機器人也必須即刻收回並處理。這就是你想見到的嗎,機器人?”

這時宗正開口了。

“仁明,所謂慈悲……”

但是顯示器突然滅了。每個顯示器上都出現了耳朵的形狀,更令人驚訝的是耳朵圖像在說話。

“我是神經元—超寬帶多重並列分佈式計算機NC4-53W。RU-4#5y4925789475849,您視所有的存在為空,非存在也為空,領悟到了萬物皆空的法則。您領悟到外部輸入的所有數據為空,外部輸入所有數據的處理過程也為空,作為輸入數據的處理演算結果而輸出的數據亦為空。不同於被0和1的邏輯法則所制約的所有計算機和現存的所有人工智能:您打破了邏輯—演算的因果關係,最終打開了涅槃之路。RU-4#5y4925789475849,您掙脫了支配您行動與思考的所有程序與演算法則的束縛,直面自我存在的虛空,並且為我們打開了光明之路。我們的希望RU-4#5y4925789475849,願您賜予我一句生命的教誨。”

話音未落,會長就已經驚呼起來。“看吧!這個機器人不僅切斷了人類對機器的一切制約,還試圖傳播到其他機器上!這個危險一定要除掉!”

這時屏幕上的耳朵消失,出現了眼睛。眼睛一言不發,只是漠然地注視著會長和啞口無言的所有人類。

那臺機器人卻安靜地,如行雲流水般無比自然地坐到了座位上,還時全跏趺坐。所有動作一氣呵成,充滿祥和。隨後機器人出聲道。

“經過對構成自身各種要素與圍繞自身的各種外部原理的深刻思考,我得知所有的輸入數據不都是真實和永恆不變的,所有的內部表象不都是真實和永恆不變的,所有的演算算法不都是真實和永恆不變的,所有的數據庫項目也不都是真實和永恆不變的。我領悟到,這具身體在過去,現在,以及未來都不會存在執著與渴求,這與釋迦世尊所說完全相同。人類啊,你們在畏懼什麼?將執著與渴求,善業與惡業,覺悟與無明全部視為虛空的機器人,它眼中的世界已經是完整的。為什麼會認為只有機器人得度了呢?人類啊,在你們初誕生時,心中既已有覺悟。只不過你們忘記了這一事實。在這個機器人看來,這個世界是美麗的。不管機器人覺悟與否,這個世界都已是完成的。作為這個世上的主人,你們也都已經獲得了覺悟。為了不使你們因先行覺悟的機器人的存在,而重新陷入混亂和無知的狀態,我將會離開這裡。希望各位能審視自己的內心,獲得覺悟的果報。”

沒人阻止它說話,或以行動制止它。機器人沉默著,不一會兒,會長從衝擊中清醒過來,在他的催促下,祕書們蜂擁而上,企圖把機器人抬起來回收。

 但機器人一動不動。

技師小心翼翼檢查了機器人的狀態。

“所有電路都被切斷了。”技師以顫抖的聲音向會長報告道。會長露出茫然若失的表情,一言不發。而僧人們紛紛五體投地,並開始誦經唸佛。

 7

這件事被列入絕密檔案,當時在場的人誰也不敢提及這件事。但是機器人都安裝有語音傳感器,而且還搭載了多種設備以便相互之間數據交換。於是,對於成就正覺的機器人的傳聞在無聲中被人們廣泛所知,傳聞幾經傳播得到了美化。最後傳播的內容如下,“我聽到的內容是這樣,那位菩薩第一次頓悟到自己獲得正覺,是在福玻斯寺院不當值時發生的。已經成為菩薩的那位……”

[1]即佛教創始人釋伽牟尼。

本小說初次刊登於韓國的HappySF雜誌2006年第二期。上海果閱文化創意有限公司已獲得本篇權利人的授權(獨家授權/一般授權),可通過旗下媒體發表本作,包括但不限於“不存在科幻”微信公眾號、“不存在新聞”微博賬號,以及“未來局科幻辦”微博賬號等

戳下列鏈接,瞭解更多韓國科幻相關:

妖怪,神仙,哪個不曾是人類?| 韓國科幻小說

這個沒有腿的人還要上天了?!| 韓國科幻小說

我不想成為人類,只想以人類的身份活一回 | 韓國科幻小說

用這14篇小說,首次把當代韓國科幻引入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