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我是劍風吧的吧主栗子頭,本期來討論一下關於“格里菲斯是否會洗白”的內容。這幾年在貼吧討論,總是時不時的就會看到一些關於:“格里菲斯肯定會洗白”的言論,我在這裡也大概做個整合。(視頻版如下)

比如:格里菲斯受肉轉生後,為了米特蘭帝國的人民,重新組建了軍隊,擊敗庫夏大帝,並且制止使徒傷害人民,還給了沒有歸處的怪物容身之所,建立了人與魔能和平共處,種族之間沒有歧視,階級之間沒有權鬥,的完美世界。為了新世界與人民,建立了“人類”能夠幸福生活的烏托邦,而且格里菲斯的夢想,就是擁有屬於自己的國家,那麼即便他身處在神之手的立場,難道他會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國家被蹂躪、夢想被摧殘嗎?他最後肯定會洗白,跟嘎子一起攜手,反抗神之手,反抗深淵。

這些洗白的論點,不止一個人在說,而是佔了一部分,甚至這些論點說的也確實挺有道理。

那麼本期視頻的主題,就是來敘說一下這部分的內容。當然個人觀點,不代表作者,沒有強加性,不強求你們認同,只是想針對以上的內容,闡述一下自己的觀點,有不同意見,可以評論留言,畢竟一個人的思維是有限的,在討論的過程中,也能吸收到更多有用的知識,摒棄沒用的觀點,還能在最初的認知基礎上,提升自我。

格里菲斯的成長經歷與夢想的轉變

首先來談論一下格里菲斯這個角色的經歷和成長過程,格里菲斯在年幼的時候,每天都憧憬著白色的城堡,即便太陽下山了,小夥伴都回家了,自己還是不斷地奔向那座城堡,只是為了仰望它,日積月累,這座城堡,在他的心中便越是耀眼,成為了比什麼都重要的存在,成為了自己的夢想與目標。

少年時期的格里菲斯,為了自己的夢想,開始付諸行動,憑著自己的學時、才能,拉攏了不少人心與夥伴,組建了一個盜賊組織,通過強搶貴族的金錢不斷壯大,籌集軍費做他日起兵之用。

逐漸壯大的盜賊組織也成為了小有名氣的傭兵團,加上米特蘭國與尤達的恩怨矛盾,戰爭持續不斷,延長至百年之久,老百姓過得也是水深火熱,男人要去徵兵打仗,女人和老人在家幹活種地帶孩子,還得不斷地向領主交稅,上供糧食。

這樣的一個亂世,對格里菲斯來說是一個發展的時代,鷹之團成為了米特蘭旗下專屬的集團(如果是尤達被米特蘭吊打,鷹之團就是同性戀總督那邊的了),而格里菲斯確實有能幹成事實的才華與魅力。很多對時代不滿,懷揣著夢想,卻沒辦法實現的青年,通過給他打工後,也越來越憧憬格里菲斯,把自己的夢想依附於他,把自己的生命交付於他,每次的勝利,對他們來說,都是接近夢想的一步。

在戰場上,只要有鷹之團參與的戰役,也從未失敗過,這樣也會讓他們對格里菲斯這個人,更加欽佩信服。久而久之便把他當做信仰一般,無條件的聽命信任於他。

因為一個年滿十歲左右的團員犧牲,格里菲斯陷入了沉思:這孩子是在追求著夢想而逝去的,他是否會感到幸福呢?亦或者死亡才是夢想的終結,感受到的只是絕望嗎?殺死他的就是我的夢想。而格里菲斯從這一刻起,也明白了,夢想不是那麼容易能實現的,通向城堡的道路,亦是堆滿了屍體鋪滿鮮血的道路。

明白了這些後的格里菲斯,不再想著可以“自身潔白無瑕”的去實現夢想了,夢想的道路是殘酷的,那不是可以輕易得到手的東西,於是把真實的(善面)自我包裹起來,藏在心裡偽裝起來,理智的思維、想法逐漸代替了那部分,這也成為了“通過理性”來“自我洗腦”後的人格缺陷。只要能以最簡短的方式,得到自己現階段所需要的,便會不擇手段的去實現。即便是屁眼也好,只要能節約成本和時間,也賣給你看。

遇到格斯以後,格里菲斯也因為某些共通的特性,以及互補的性格,還有當時格斯對他的意義(通往夢想的捷徑,優秀的棋子)首次對他敞開了心扉。當然當時也是為了讓對方把性命與夢想託付給自己,為了更深的拉攏他,證明自己不是個空想家,是能做到這一切的人。結果後來實際上,卻是自己反到被征服了,這是一個由攻轉受的基情故事。這部分具體內容,請參考之前做的番外篇雙格感情分析

對嘎子說出了自己的觀念與夢想:在這個世界上,大部分人隨波逐流,只能任由上天安排,將自己寄託在所謂的命運上,接著大家便把生命使耗至盡,從這個世界消失了,連自己是什麼東西也不知道。可是在這個世界上,有些人類,跟人所定下的身份和階級沒有關係,生來便是可動搖世界的鑰匙,那才是宇宙的黃金定律,所定下真正的特權階級,那便是擁有“神的”權利的人。我想知道自己在這個世界上算什麼?是什麼樣的人?能夠做到什麼樣的事?以此來證明自己的價值。

格里菲斯的夢想,已經從“童年的最初仰望、想要擁有屬於自己的白色城堡”。已經轉變成了“為了測量自身在這個世間能有什麼作為,測量自己的極限”。

即是說,得到城堡也只是一個階段,這時候的格里菲斯即便得到了城堡,也不會滿足於此,可能會開拓更大的戰場,統合整個大陸與國家。他更想測試自己的才幹,能達到的極限是哪裡,已經不滿足於區區平民,嚮往得到的生活,這是一個夢想的轉變。

也就是說格里菲斯會在日蝕做出獻祭的選擇,完全可以理解,只是不能認同罷了,他一個對自己都下得去狠心的人,更別人對其他人下狠心了,只要是能有通向目標的捷徑,他便會不擇手段,只要是能實現夢想,就會不惜一切代價並加以實行。

即便達成了這個現階段的夢想,他也不會因此而滿足,而繼續展翅高飛,這就是格里菲斯,所以格里菲斯才轉生成了費蒙特,獻祭了跟自己打拼的鷹之團羽翼,得到了至高的權利與能力,並且不會因此而感到滿足,更不會有什麼負罪感。所以他在劍之丘才會對格斯說:什麼也沒有改變,你應該明白,我就是會那樣做的人。

轉生後的格里菲斯:掩蓋罪惡,令世界再無安寧

斷罪塔後,格里菲斯以蛋蛋使徒的身體(還附帶上了嘎子兒子的身體)為祭品,重新轉生,在現結有了肉體,繼續實現他作為人類之時,未能實現的事情。

這次的他,是扮演著一個救世主的形象現身。黃金時代的結束,宣告了黑暗時代的開始。世界局勢變得更加混亂,剛迎來和平的國家與人民,卻又不得已開始跟庫夏人交戰,庫夏人比起尤達則更加殘忍,軍勢也更加強大,而各地的領主人民,也飽受日蝕中湧現的使徒們迫害。

格里菲斯便在這個更加混亂的世界之中,掩蓋住了之前所有的罪惡,以全新的姿態出現,拯救人民,拯救國家,統領宗教,用自身的能力給全人類託夢啟示,率領著使徒與人類的聯合軍與庫夏人作戰,最終勝利,給人民帶來了希望。並且還利用了骷髏騎士的幻水劍,開啟了新的幻造時代。

幻造時代的開啟,示意著世間的結合,好多讀者就像作品中盲目的白羊(人群)樣,只看到了他帶來的表象,卻沒有看到他的目的,也就是之前提到的格里菲斯所做的善行。

那麼他為何要開啟兩個世界的大門呢?這麼做對他有什麼好處嗎?以格里菲斯的實力完全可以直接秒殺恐帝,根本沒必要給他二轉的機會,人民也沒必要經歷酷似末日的最終決戰。顯然格里菲斯比起拯救人民,拯救世界,他有更大的目標和野心。他所做的一切不是為了人民,不是為了他們的希望,而是為了自己。就如同之前提到他的夢想樣,他想測量自己在這個世間能幹到什麼地步,自己的極限是哪。如果只是為了得到國家,憑現在的他,很輕易的便可以實現。

只是打倒一個國家一個民族,得到了一場特大規模的勝利,這也只是一場勝利而已,和之前的多爾特雷攻略戰,結束百年戰爭沒什麼兩樣,只能平定眼前的事情而已,國家再次和平,格里菲斯反而沒有理由去統一大陸、侵略其他國家、把世界歸為自己所有了。已經和平,他還怎麼開口出兵,繼續擴大領土,那樣的話,對嚮往和平的人民來說,他才是惡人。說是出於好的目的,為了建立最好的國家,人民過上更好地生活,可在這個平定了庫夏軍的和平年代這個基礎上,再去戰爭,犧牲士兵的話,他又與恐帝的侵略有何區別。

那麼格里菲斯的作秀,便是放恐帝一馬,故意給他逃走的機會,並且給予他無法顛覆的實力差距,宣佈主從關係,使得恐帝徹底放棄理智進行二轉,成為了巨大的末世怪物。在通過討伐怪物,還能成為這個時代的救世主,利用幻水劍開啟新的時代,世界的表裡層進行了統合,故事裡傳說中的奇幻生物成為了現實,世界從此不再有任何和平的地方。

而這時,鷹之都卻誕生了,成為了全人類的避難所,只有在這裡才能生存下去,並且還能活的很美好。國家與國家之間不得不合並,人類若不攜手的話,在這個時代是生存不下去的,這樣格里菲斯便不用找任何理由和藉口,便輕鬆把統一大陸的目的達成了。

甚至還在這個基礎上解決了民族之間的矛盾,和貴族之間的權鬥,並且無條件的,對所有能逃亡進來的人類開放,給予他們各自職業擅長的工作,給予他們在這個混沌的世界中,不敢想象過的美好生活。

表面上以救世主的姿態做著善事,背地裡派兵去屠殺魔女,火燒世界樹,消除對自己有威脅的因素,打破現界與幽界的封印,也就是說:不管格里菲斯是拯救難民也好,給人們帶來和平也好,建立人與魔共處的世界也好,實際上他做的這一切,只是一個表象罷了。都不是為了人民,為了國家,為了和平,而是為了自己的夢想,測量自己的作為,挑戰自己的極限罷了。

放這些魔物出來的“真正的罪魁禍首”,便是格里菲斯,只不過他在這個魔物滿天飛的時代裡,建立了一個羊圈罷了,而且這個羊圈還是由狼在管理的。他所做的善事,微觀來看,以個人角度來看的確是善行,並且他在為自己洗白,可是上帝視角的宏觀來看,那真的能稱得上算是善事嗎?

深淵之神:人類陰暗面的集合體,與人類命運的因果

另外還有另一層分析,好多人分析的時候,都喜歡引用是漫畫13卷被砍掉的內容,深淵之神那一章節來解讀故事,當初三浦在連載時期畫過的內容,卻在單行本中給刪掉了,根據訪談得知:是三浦不想把自己的作品世界觀侷限,不想讓神這種概念性的東西真正的出現,神也好,魔也好,都是由人創造的。神如果出現的話,肯定會和現實的宗教神話有關,這樣作品便逃不出那個框架,限制了自由。當然還有一部分原因可能就是:三浦覺得這部分內容太早公開了,現在還沒到時候,找了個藉口給收回來了,未來不排除繼續用的可能性。

那麼我也以這段內容來解說一下,魔之原型深淵之神,其實是由“人類的共有意識”的陰暗面,整合而誕生出來了自我,每個人心底裡都藏著意識,而這意識成為了共有意識領域,這個領域成為“念之海”,而這整個念之海的世界,便是深淵本身。

即是說,深淵之神便是“人類意識陰暗面”而誕生的集合體,而創造出的神之意志,人們會尋求理由,痛苦的理由,憤怒的理由,生的理由,死的理由,為何人要痛苦的活著,為何人要面對無理的死亡,人們想從超越了智慧,流傳的命運中尋求理由,於是深淵之神便成為了被人們尋求的存在,成為了命運的掌控者。遵循著人類的本質,編制出了每個人的命運,也就是故事中所提到的因果。

說了半天被砍掉的基礎設定,其實我的意思就是:深淵之神力量源泉的糧食,便是人類的負面情緒,在這個混沌的時代,絕望的人不在少數,即便數量如此巨大,可規模卻可見一斑,所以只能誕生出“得到深淵力量”從人轉化而成的使徒。

拿這些打個比方的話:這些負面情緒和絕望,連深淵之神的零食都算不上,每216年才能來一次大規模的,稱得上美食祭的豪華套餐,誕生一位神之手。這個規模肯定更大,對深淵來說更是如同祭奠一般美味無窮。

那麼也就是說:百年戰爭也好,人民水深火熱也好,對深淵之神來說,這些絕望根本不夠,根本不能飽餐一頓。不管怎麼吃還是會肚子餓,永遠填不滿的那種感覺。那麼有什麼辦法能讓深淵之神力量更加增進?若有能一頓滿足的套餐,便可持續個小1000年呢?

答案便是更大的絕望,而鷹之都剛好就符合這個標準,全人類的烏托邦,一個最大的祭壇,全人類的絕望,全世界的絕望。所謂深淵先給了你充足的希望,美滿的生活與幻想,然後在親手給你打破,讓你體會到夢境的破滅、現實的殘酷。這樣人才會更加絕望。而這個絕望,要比被現實所擊敗的普通絕望,還要更加深刻的多的多得多。這個規模也足夠深淵再來個一千年了,這一千年的時間,倖存下來的人類繼續繁衍,擴張,國家分裂,種族歧視,民族矛盾,戰爭,再次來一個惡性死循環,等著一千年後,深淵之神的再一次收網。

這就如同千年前,霸王加爾賽力克的統一的帝國一般。而敘說歷史的人,是能編寫歷史命運的人,不是倖存者的後代,不是知曉歷史真相的人,霸王加爾賽力克真的是一名殘忍的暴君嗎,這些都是傳說流傳下來的言論,而編寫這些歷史宗教,去破壞真正四方守護天使遺蹟,屠殺魔女,建設法王廳的人,便是深淵,便是神之手的走狗,便是盲目的白羊。

順便叨叨一句,《劍風傳奇》這部作品的角色定位,壞人也有可憐的一面,好人也有邪惡的一面,人性是複雜的,哪能那麼輕易的評價好與壞,黑與白。即是說格里菲斯本來就不是白的,處於灰色地帶的他,談何洗白。而且洗白的定義對每個人都不同,我個人來說也是支持所謂的“洗白”這一言論,不過這個洗白,不是他作秀的善行,聯同嘎子攜手抗敵這種洗白。而是感情上的釋懷,格里菲斯在最終戰中,湧現出的是曾經真實的自我感情,促使自己對嘎子時候下留情,自我毀滅。

在這次大規模的作戰中,選擇了嘎子,為了嘎子放棄了自己所得到的一切,是感情上的洗白與內心裡的釋懷,這我是非常支持的。也因為這一舉動,成功讓世界分離,讓深淵或者神之手的計謀失敗,削弱了他們的能力,這是我比較想看到的。

而且我覺得只看武力值的人,基本上算是白看《劍風傳奇》了,神之手沒必要一定殺死,或者戰鬥力接近持平,主角必須修行開掛換裝備,才能成功廝殺他們,那樣開掛打和武俠小說有啥區別。格斯他們不管怎麼努力,都不可能敵得過神之手,這就是實力上的差距,不過只要將他們趕回去,再把世界分離開就好了,削弱他們的意識與能力就好了,達成根本目的就好了,世界觀一直是重要的,而更主要的,實際上是角色之間的關係。格斯與格里菲斯兩個人的孽緣要如何做個了斷,那才是作品的本質。世界觀反而是襯托他們的背景。

與其考慮格斯未來會怎麼變強去擊敗他們,不如考慮考慮劇情走向是什麼,神之手會因為什麼條件而自取滅亡,或者格斯他們怎麼把鷹之都毀滅,把神之手趕回去,把世界分離。還有這部作品也絕對不會是開放式結局,不會成為一個輪迴,以猴子當主角,繼續敘說著烙印的故事,因果是螺旋上升的,而打破因果的人就是格斯,這些反覆在作品中強調。

當然三浦的伏筆早就留好了,世界重疊相當於把神之手拉到了現界,劍可以觸碰到的位置。而可以弒神的斬龍劍,作為召喚異空間的鑰匙貝黑萊特,格里菲斯體內存在的感情與格斯孩子的意識,這些也成為了擊殺格里菲斯,與他做個了斷,為作品收尾的條件,這裡就不多做分析了。這些內容仔細看漫畫是能體會到的,而且我個人傾向三浦訪談的內容,還是別和深淵之神扯上太多關係比較好。

最後的結語:要對《劍風》和三浦老師有信心!

目前《劍風傳奇》漫畫已經步入尾聲了,進度已經超過了百分之七十(2010年左右的進度),根據伏筆和自己對作品的理解分析與解讀,感覺目前的內容進度全都在三浦的大綱之內,並不是擴大後他不知道怎麼畫,怎麼收尾,單純的就是因為他對自己的質量要求太高,畫的太慢了而已。而且在角色感情方面不想敷衍,要刻畫到絕對的真實情感。

所以三浦想不開了,漫畫爛尾的概率及其的低,只是啥時候能順利完結,是個時間問題罷了,《劍風傳奇》不管多麼黑暗黃暴,可他的內涵主旨,卻一直是積極光明的,人在遇到困難的時候,不要去祈禱,不要去等待別人的救援,自己的雙手是幹什麼用的?要靠自己,不斷地掙扎,這樣才能倖存下來!這點在斷罪塔篇便有體現了。主人公一行人抗爭命運,最終會如何收場呢!?

至少我覺得格斯他們不會是徒勞,若是徒勞的話,掙扎了那麼久最後還死了,然後展開新的輪迴繼續畫,這樣作品的主旨有什麼意義和內涵?當然結局也不會很美好,肯定是過程相當的慘烈,但絕對會是正能量的收尾。在劍風的劇情方面,我是完全相信三浦老師的,最終章的規模與震撼的程度,絕對不會輸給斷罪塔篇和黃金時代篇,目前就是暴風雨前的寧靜,黃昏的時刻,還沒有到最黑暗的時候。請各位粉絲們拭目以待,祈禱三浦保重好身體,能順利的連載才是最主要的。

節目到最後,就已經說的很清楚了,當然這些只不過是個人的拙見而已,不能代表什麼,也不會強加於你們。

其實本期闡述的內容:格里菲斯是否會洗白?或者說他現在做的事情是否是善行?鷹之都真的是人類最後的堡壘,美好的烏托邦嗎?就請各位自己感悟吧。那麼本期就到這裡,咱下期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