題圖 / 賢者之孫

本文由ACGx原創,轉載請註明出處。

 

春季新番皆已過了“3話定命”期。儘管有骨頭社20週年紀念作品《Carole&Tuesday》、幾原邦彥監督的新作《皿三味》和《進擊的巨人》第三季Part.2撐場,但是在不少核心動畫觀眾看來,這季新番的整體水平相比前幾季下滑了不少。不過,普通動畫觀眾仍能從這些作品中篩選出自己喜歡的作品。

除了Jump本季力推的王道作品《鬼滅之刃》的表現和其IP熱度幾乎持平以外,另外一部期待度較高的動畫《一拳超人2》由於打鬥變成PPT,被觀眾冠以“拳非拳”,失去了第一季建立下的熱度優勢。在本季剩下的作品中,《賢者之孫》的異軍突起則令很多人感到意外。

誰都沒有料到,《賢者之孫》能從日本火到了中國:作品在日本動畫播放網站anime.dmkt-sp.jp的 “本季度你在看什麼動畫”的投票活動綜合榜中,超過了《一拳超人》第二季和《鬼滅之刃》,排在榜首;在B站當季新番的播放量中,《賢者之孫》的點擊量也是僅次於《鬼滅之刃》,排在第二位。不過,在動畫觀眾群體裡這部動畫卻存在巨大爭議。

充滿爭議的“龍傲天”新番,點擊和口碑成反比

《賢者之孫》是一部改編自同名輕小說的動畫作品,其劇情非常簡單,B站動畫作品下面熱度第一的網友評論,就能很好地概況這部作品的劇情。

“這番的名字是縮寫,全名叫《在賢者時間感嘆自我的平凡時被車撞死並順利轉生到異世界附帶無敵BUG然而自己完全不知道世界第一魔法師是我爺爺、世界第一附魔師是我奶奶、世界第一劍聖是我師傅、位高權重國王是我叔叔但是我比他們還要厲害、外加清純美女自帶滿好感度、基友和朋友都送助攻、世界動不動就要毀了但總是被我拯救的裝孫子這檔事》”

《賢者之孫》其實就是非常標準的“龍傲天”式劇情。日本的龍傲天劇情類動畫數不勝數,其中的《刀劍神域》《魔法科高校的劣等生》《Overload》等幾部作品依靠建立起來獨特世界觀和通過各種套路劇情塑造出的“龍傲天”角色,使得作品成為了這一類型裡的典型。可是,本季熱度較高的《賢者之孫》卻和以上提到的作品在內容表現上差異甚大。

在S1等核心動畫觀眾聚集的社區,不少觀眾稱這部作品的小說、漫畫、動畫的故事內容過於簡單粗暴,且作畫崩壞嚴重,導致觀感極差,是一部不值得觀看的動畫。但是也有觀眾認為下班回家躺著就看個樂呵,看《賢者之孫》不需要動腦子,可以用來放鬆心情。更有觀眾表示,被上一季開播出的同類型動畫《盾之勇者成名錄》虐得太慘了,《賢者之孫》主角全程無腦裝逼看得人很開心。

圍繞《賢者之孫》的爭議,在B站上則是靠評分來體現。《賢者之孫》最早的B站得分是6.9分,不少觀眾在看過第一集後,因為無法忍受從故事到畫面各個方面較差的表現,給予兩星甚至一星的評價。不過動畫的低分現象很快發生了扭轉很快,持不同態度的觀眾在看過動畫後,給予了4星甚至5星的評價,最終《賢者之孫》獲得了2.4萬觀眾打出的平均7.3分,評分人數甚至比獲得9.8分的《鬼滅之刃》還要多出7000位。在動畫的彈幕和評論中,出現頻率最高的一句話是“爽就完事了”,這也是打高分的觀眾給予動畫的最直觀評論。

實際上,根據輕小說原作者在小說創作時寫下的創作原委,以及這部動畫的作品定位來看,《賢者之孫》就是一部非常純粹的無腦沙雕龍傲天爽番。相較於其他穿越到異世界的“龍傲天”動畫,《賢者之孫》劇情簡單直接粗暴,和中國網文市場10年前的小白網文沒有太大差別,而主角高效的裝逼頻率,也給普通動畫觀眾帶來了意外的歡樂。

滿足普通觀眾對動畫內容的需求,“爽番”最適合不過

在日本動漫市場,輕小說是改編動畫的一個主要內容源頭,對出版社而言,輕改動畫的重要作用就是提升原著小說的銷量。輕改動畫領域中,也誕生過不少優秀的作品,如《涼宮春日的憂鬱》《灼眼的夏娜》《冰菓》《路人女主的養成方法》等等。但是,也有不少“驚為天人”的作品問世。 

2011年,《無限斯特拉託斯》將輕改動畫熱潮推至一個新高度。這部無腦賣肉的後宮動畫最終BD/DVD銷量達到了34000張。龐大的銷量和空洞的故事內容形成了鮮明對比,這部動畫後來也被核心動畫觀眾稱為“名作之壁”。現在看來,儘管《無限斯特拉託斯》的槽點頗多,但是它抓住了普通動畫觀眾的心理需求。這部動畫甚至對日本動漫市場帶來了直接影響,隨後幾年裡,為了討好普通動畫觀眾,質量普通甚至不佳的輕改動畫數量猛增。

這些被核心動畫觀眾批評的輕改動畫,其原著小說幾乎存在一個共同特點:為了抓住日本讀者心理需求,以賣萌、賣肉或龍傲天角色為主。此外,在改編為動畫的製作過程中,因為輕小說本身的文本量大、敘事繁雜,改編為動畫後的劇情節奏展開不易控制,加上製作成本不高,畫面崩壞幾近常態。最近兩年的輕改動畫中,《約會大作戰》《我喜歡的妹妹不是妹妹》《魔法禁書目錄》等,已經成為輕改動畫中的典型反面案例。

另一方面,日本動漫市場出現了新的市場變化:網絡配信和在線播放權銷售的興起,為日本動畫帶來了更大體量的國外觀眾,比如中國,比如歐美。

在日本動畫產業去年公佈的報告中提到,2017年日本動畫在海外市場的營收佔到了46.2%,這一數字不僅超過了24.3%的商品銷售收入,更是遠遠超過了3.6%的影碟化銷售收入。

前不久日本數字內容協會(DCAJ)公佈了“視頻配信市場調查レポート2019”,該報告針對了未包括niconico在內的日本16家在線視頻服務商的數據分析,得出2018年日本在線視頻的產業的總值為2200億日元,儘管數據不算突出,但還是比2017年增長了19%。 

海外市場的壯大,給日本動畫帶來了更廣泛的觀眾群體,加上日本國內互聯網市場的起步,這二者一起對日本動漫產業的傳統收入結構帶來了質的改變,也直接影響到動畫內容的創作。版權方期望能以更直接粗暴的方式戳中海外以及本國普通觀眾的G點,《賢者之孫》也就是在這樣的市場環境下產出的作品。

從內容上來說,《賢者之孫》的確不是一部質量合格的動畫,但是從市場表現來看,它卻是一部高度適應市場變化的合格之品。實際上,早在《賢者之孫》之前,已經有過很多類似的作品,但是以故事表現的“短平快”來說,《賢者之孫》更甚其他動畫,這也是這部作品在本季引起巨大爭議的原因。

過去,日本動畫作品都是以在作品中融入對國內社會現象和人文現象的思考,由此讓本國觀眾獲得代入感,這是日本動畫作品的一大特點。現在,當內容需要面對全球多個國家的不同觀眾,以“龍傲天”這種各國青少年喜聞樂見的內容題材,加上無腦搞笑的沙雕動畫形式去刺激觀眾的感官,顯然是當下合理的選擇。

接下來夏季新番中還有5部異世界題材的動畫,其中是否可以有能夠與《賢者之孫》“媲美”的作品,我們不敢肯定,但可以確定的是,這種追求被更大體量、口味各異的觀眾接受的動畫內容,在未來會越來越多。當然,這並比不是說“日本動畫藥丸”,只有經過了這一波內容轉型浪潮後,既能滿足大部分觀眾,又能獲得口碑、商業方面成功的作品才能從中脫穎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