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務目標叫岡崎 一夫。男性,三十二歲,一百六十四釐米高,七十公斤重。住址已經發給你了。”

在一間陰暗狹窄的公寓單間裡,一個穿著正裝、祕書模樣的女性用漠然的對小林傳達某人的信息。

“三藩市自制模型大賽四連冠,數家電子遊戲和動畫媒體的撰稿人。目前獨居在一間出租公寓,長時間泡在虛擬現實遊戲裡,最近更是不怎麼離線。情況我大概瞭解了。但是,Mr.Big為什麼想要殺一個阿宅呢?”

祕書模樣的女性白了小林一眼。

“這我們也不知道——”她頓了一下,“也最好不要知道。你只需要瞭解:Mr.Big想要他的命,最好別弄出太大的動靜。”

“所以你們找上了我。因我不是那種動輒在現場留下幾十個彈孔或者乾脆把整棟樓炸掉的莽夫。我最擅長悄無聲息的取人性命。”

“我只希望你的實力配得上你的佣金。你在行內也是數一數二的貴了。”

“都靠同行襯托。”

和那些職業殺手不一樣,小林全身上下沒幾處改造,因為他的暗殺方式並非親自上陣。

“我的計劃是這樣的。”

小林拿出一個小號膠片盒,輕輕開啟盒蓋,一隻中等體型的蟑螂從盒子裡爬了出來,兩條觸角四處搖晃,頭殼油亮,通體褐紅,六條腿上肢體上生滿毛刺。

小林沒理會祕書有點厭惡的神情,解釋道:“全身防水,可以短距離飛行。陸地移動最高時速四十邁,能承受拖鞋和報紙的全力攻擊,內置十六種木馬病毒,七種心臟麻痺毒素,三種麻醉劑。最重要的是完美擬態美洲大蠊,可說是機械仿生學的奇蹟......”

“了不起。”

祕書的表情看上去不置可否,眼神裡甚至有隱約的鄙夷。這讓小林有些費解。畢竟一般當小林向他人介紹他的獨門機器人時,引來的都是驚訝和讚歎。

“只要趁目標沉迷VR毛片兒或者別的什麼VR產品的時候,利用這個小傢伙潛入他的住所,在他裸露的皮膚上蜇上一口,任務就完成了。”

“我瞭解了。那麼......祝你任務順利。”祕書面無表情的鞠了一個五度的躬,輕輕轉身,她的全息影像就此消散在空氣中。

小林隨即把信號收發設備的連接線插到腦後的接口,把視覺直接轉接到電子蟑螂的攝像頭,閉上眼躺在躺椅上。

蟑螂的視角太低太矮,太小太窄。即使習慣多久都難以完全適應。

電子蟑螂飛快的奔跑著,離開公寓樓,穿過街巷,混進了地鐵。

雖然小林盡力隱藏自己,仍舊有幾個路人被電子蟑螂嚇到,電子蟑螂甚至差點被驚恐的路人踩了兩腳,但可靠的抗衝擊性能讓這隻蟑螂毫髮無損。

要不要加一個光學迷彩塗裝呢……

小林默默的想到。

不不不,那樣的話擬態成蟑螂就沒有意義了。

到站,下車,沿著高樓的牆壁爬了幾分鐘,電子蟑螂來到了目標的住處——円街。

円街是三藩市最擁擠、最混亂、最骯髒的居住區,當然,也最廉價。

數十棟巨大朽爛的居民樓緊緊貼在一起,逼狹曲折的街巷如同迷宮一般。各種奇形怪狀的人、或其他堪堪能稱之為人的東西在街巷中穿行。

因為樓房之間距離過近,不論什麼時間,円街都是黃昏或者黑夜。

又因為大多數樓房排水功能有缺陷,円街裡一直持續著永遠不停的小雨。

這個地方永遠那麼潮溼、粘稠、昏暗。但與明亮乾淨的社區相比,這裡的租金實在是太便宜了,因此這裡聚集了相當多的人口。此外密集混亂的環境又吸引了另一類人——那些不希望被人找到的人。

電子蟑螂在小林的下遙控下四處翻飛,在積水的排水渠順流而下,在垃圾桶旁電擊碩大的溝鼠,順著高樓潮溼的牆壁一路向上,饒過雜亂的電纜和短路的收發器,最終順著一個緩慢旋轉的換氣扇鑽進一間洗手間,這裡就是目標的住處了。

在這時,小林聞到隱約的焦糊味。

或許是鄰居家的小孩子又在把飯做糊了。不論如何,現在正是關鍵時刻,不可分心。

“我是蟑螂,我是致命的……蟑螂。”

小林默唸著,控制蟑螂從廁所門的門縫鑽進臥室,果然,一個矮胖的男人帶著摩托頭盔一般的VR設備,躺在躺椅上一動不動。

腰上沒有裝其他的設備,應該是在玩遊戲,正經的那種。小林想。

房間沒有開燈,但隱約能看見房間的陳設。房間四面牆中的一面擺著桌子,另外三面都是高大的玻璃櫃子。

桌子上散落著一堆模型製作工具,紛亂站立著十幾個模型。玻璃櫃子裡則是密密麻麻的裝滿了各種各樣的模型和手辦,櫃子的每一層都如同早間地鐵一般擁擠。機器人模型,動畫人物模型,軍武模型……總數或許有幾百個,以蟑螂的視角而言,彷彿數百人類圍繞著一個巨人。

此外,只有一個櫃子的其中一層的空間是空的,一個模型也沒有,顯得莫名突兀。

《格列佛遊記》嗎?這還是小林第一次見到如此規模的阿宅收藏品,而且還是以如此密度展現在眼前,著實有些滲人。

不管了,總之速戰速決吧。小林打算直接飛上這個的男人的脖子,咬開他的皮膚,把毒素送進他的血管。之後只管原路折返。

電子蟑螂打開強化碳纖維的翅鞘,高速振動塑料薄片翅膀,升上了一米的空中。在這個瞬間,從側下方飛來的一發微型炮彈直接命中了蟑螂的左翼。

小小的火光一閃,電子蟑螂被高熱的氣浪擊飛,落到房間的角落。

在這一瞬間小林慌張了起來。蟑螂攝像頭的視角太窄,事發突然,完全不知道是什麼東西擊中了自己。是陷阱嗎?是自動炮臺嗎?

花了十幾秒,他才理清了損害狀況。左翅被高溫氣浪徹底燒燬,左側翅鞘稍有鬆動,兩個裝飾意義的蟑螂觸角均已折斷,在爆炸衝擊和落地的衝擊中斷掉了兩條腿,可能還有幾枚彈片留在了電子蟑螂的腹部,不過姑且還不影響活動。

小林以前聽說過,市場上有銷售會自主殲滅蟑螂的小型機器人,不過可沒聽過他們會裝備爆炸武器啊。

小林調整好狀態,將蟑螂翻過身來,爬到牆上,戰戰兢兢的索敵。不久,他就聽見了拿隱約的腳步聲。

那腳步聲非常的輕盈,如同塑料和金屬輕輕的敲擊著木頭。尋聲看去,竟是一個人形模型在桌上行走。

這模型一副動畫少女的模樣,但全身上下裝備著機器人動畫一般的機甲外殼,腰間掛載著數種大小兵器,手中持著一柄小小的導彈發射筒。

機娘?這什麼玩意!

幾乎同時,全副武裝的小小機器人也發現了電子蟑螂,隨即又發出了一次炮擊。

電子蟑螂立刻全速奔跑起來,連續躲過數次炮擊。

少女模型立刻改變作戰方式,丟下火炮,從腰間拿起衝鋒槍一般的武器,密集的微小子彈開始向蟑螂灑來。

小林感受到機體在子彈衝擊下不斷地顛簸,有幾發子彈甚至擊中了攝像頭,畫面因此產生了裂痕,本就窄小的視野更加悽慘。

十幾秒後,射擊停止了。電子蟑螂全身被彈無數,碳纖維翅鞘上插滿了小小的彈丸,已經殘破不堪。所幸大部分彈丸都被堅硬的外殼卡住了,未能傷害到內部的原件和運動機構。

仿生學大勝利!

小林想,眼下距離目標已經不遠,縱使護衛非常強力,只要電子蟑螂依靠堅強的防禦力和快速移動堅持到接觸目標,向其體內注入毒素,那任務即告完成。

但是事情不像想象中那麼順遂。

少女模型拋下了衝鋒槍,舉起了一直背在背上的一柄長槍。龐大的槍身、修長的槍管和紅外線瞄準鏡對準了電子蟑螂僅剩的幾條腿。

不好了。

小林徹底慌了。如果所有的腿都被折斷,那就萬事休矣。自己太專注於接近目標了,周圍完全沒有掩護。眼下只能盡全力衝過去。

一槍。

兩槍。

三槍。

槍聲沒有再響起。因為電子蟑螂僅剩的三條腿已經被狙擊槍的彈藥撕碎了。

幾毫米長的殘肢體在地上瘋狂的擺動摩擦,卻只能讓蟑螂在原地緩慢的打轉。

彷彿意識到了蟑螂失去了移動能力,少女模型見狀亦停止了射擊。

見到這個境況,小林笑了起來。模型終究只是個模型,電子蟑螂的掙扎並非為了逃離,而是調整角度——調整成可以用僅剩的一隻翅膀飛向目標的角度。

剎那之間,一直緊閉的右側翅鞘猛然開啟,塑料薄膜翅膀以最大速度震動,電子蟑螂彷彿被拋射出去一般,翅膀牽動著整個殘軀,向著目標飛去。

小林以為自己已經足夠快了,快到一般的戰術AI無法理解和判斷現場的地步。

但是他錯了。少女模型的速度更快。

快到在蟑螂展開翅鞘的瞬間,少女模型就點燃了背後的噴射推進器,並在同時丟下槍,順勢舉起了桌上削切模型用的筆刀,在下一個瞬間便已來到蟑螂的上方,讓筆刀刀刃向下,全力俯衝下去。

只聽得“叮”的一聲脆響,蟑螂已經被筆刀的刀刃釘在了地板上。

這一擊力量之大,直接使得蟑螂的碳纖維外殼被撕開,核心傳動裝置被貫穿。

少女模型仍不收手,接著如同操作閘刀一般慢慢把刀刃向下壓去,塑料制的薄膜、金屬製的傳動軸、線纜和芯片在刀刃下發出咯吱咯吱的聲音,就這樣被慢慢閘斷。

任務失敗了。

小林猛地拔下腦後的鏈接線,在房間裡罵了幾聲。一時間不知道如何向Mr.Big交代。不但沒能解決目標,還在現場留下了蟑螂。搞不好自己需要搬出三藩鎮避避風頭了。

“怎麼會有那種機器人,微型化的實戰武器,運算效率逆天的作戰AI,這得是多少錢......”

小林嘀咕著,準備收拾細軟跑路,卻看見自己的椅子把手處立著一個機器人模型。

小林蒙的抬頭,發現自己的房間裡不知何時起擺著十幾臺機器人模型。這些機器人模型來自各種動畫形象,有真實系也有超級系、有最近大火的作品,也有數十年前的老舊經典。

自己的窗子則被高溫熱熔撕開了一個二十釐米寬的圓洞。

那個瞬間之後,小林的屋子響起了輕輕的氣流爆破聲,小小的噴射推進器聲,成年男性驚恐的喊聲,人體倒地聲,接著只剩下一片寂靜。

後來據一名清潔工人的供述:在當天黃昏,看見十幾個小小的影子從他的窗口飛了出來,消失在了夕陽之中。

............

數分鐘後。

岡崎 一夫的公寓裡。

岡崎摘下了VR設備,拔下腦後的連接線,對著面前那個祕書模樣的人點了點頭。

“任務成功了。”

“做得好,Mr.Big會很開心的。你的報酬會在三個小時後打到預定的賬戶。”

“我應得的。這一單並不輕鬆,那個傢伙好像事先知道我要去殺他似的,他的蟑螂和我的模型幾乎同時到達了對方的住所。幸好他的注意力完全都被我的守衛吸引了。”

半機甲半少女的模型輕盈的飛到了岡崎一夫的肩上,坐了下來。

“不過,為什麼Mr.Big會想要一個程序員的命?”

“這我們也不知道,也最好也不要知道。你只管高興就是。有了新工作,Mr.Big會聯繫你的。”

“您慢走。”

祕書微微點了點頭,她的全息影像隨即消散了。

岡崎出色地完成了工作,志得意滿的他決定叫個披薩外賣,開瓶啤酒慶祝一下。

當他走到廚房,聽見窸窸窣窣的響動,作為一個生活環境不是那麼衛生的人來說,這響動他太熟悉了。

緊接著,一隻肥碩的蟑螂從冰箱後的陰影裡竄了出來,岡崎一腳就踩了上去,把全身的力氣都壓在了腳上。

再抬起腳,那蟑螂竟毫髮無損,徑直衝進了臥室。

接著,廚房裡窸窸窣窣的聲音越來越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