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Cass Marshall 翻譯:柳生情非劍 編輯:Zoe Polygon 中華地區獨家授權協議,轉載請徵得同意。

編者按:《荒野大鏢客:救贖 2》的劇情一直是該遊戲最大的優點之一,角色之間極具真實感的交流互動離不開演員們的全心投入。「愛情」和「家庭」是不少電子遊戲的常見因素,但 R 星通過細膩的刻畫手法,成功讓玩家對遊戲裡的三口之家留下深刻印象。通過和其中一位演員卡利•摩爾(阿比蓋爾的扮演者)交談,我們更加深入地理解了這一家人之間的羈絆。

《荒野大鏢客:救贖 2》是一款節奏緩慢、劇情深刻的遊戲。劇情並沒有把全部重心聚焦到主角亞瑟·摩根一人身上,雖然在範德林德幫朝聖丹尼斯方向東行的過程中,幫派逐漸迷失崩散,大家對自由的希冀也逐漸消失,但每一位幫派成員在劇情中都佔擁有一定地位。

穿越美國的過程是艱辛的,但貫穿全線的愛情故事(約翰·馬斯頓與妻子阿比蓋爾)一直在為我們提供希望,這對夫妻象徵著另一種形式的救贖之路,他們的故事也最終引出了《荒野大鏢客》的初代劇情。

若想寫好這類故事,必須照顧到情節的現實性。為確保約翰、阿比蓋爾和傑克這三名重要幫派成員之間的劇情縝密合理,R 星五年來投入大量時間做面部捕捉和角色刻畫。

長達五年的投入

馬斯頓基本可以說是這款遊戲裡最複雜、最難掌控的角色了。在初代作品裡,馬斯頓一角由羅勃·威瑟夫扮演,在這一次的二代作品裡,他將繼續扮演該角色。而一代中分別扮演阿比蓋爾和傑克的索菲亞·莫寇姿和喬什·佈雷洛克則無緣新作,需要重新選角。與此同時,考慮到小杰克會逐漸長大,為了對應不同的年齡階段,需要多名演員。最後敲定由瑪麗莎·布琪安蒂和泰德·薩瑟蘭扮演傑克,此外還有一名小演員專門負責出演幼年傑克。

出演阿比蓋爾的女演員卡利·摩爾曾透漏,整個製作過程歷時五年,演員們每個月要去工作一到兩次。

摩爾說:「大部分工作內容都是動作捕捉,我們就像在拍話劇一樣,把整個場景都表演出來。最開始的幾個月裡,只有我和扮演傑克、約翰的幾位演員。我們一直都以『家庭』為整體形象一起演出,所以等劇情發展到了求婚這些階段的時候,演員們彼此已經認識超過五年了,彼此之間知根知底,甚至連對方的家人、配偶也認識。有時候我們並不只是在表演,而是真的流露出了那種親情般的情感。」

卡利•摩爾飾演阿比蓋爾

在單獨拍攝了好幾個月的「馬斯頓一家」後,其他演員也加入工作,他們負責拍攝餘下場景。每個場景的拍攝順序都是被打亂的,直到製作階段進入尾聲,大家才弄懂完整的時間線和每個場景之間的聯繫。

有時候,這些拍攝是為了錄製遊戲過場動畫,而有的時候,演員們又在演那些玩家在營地裡會遇到且可交互的劇情。隨著時間的推移,R 星也把更多關於角色和情節的細節透露給演員們。

摩爾說:「每次拍攝,演員們都能瞭解到一些新的東西。」

工作之餘,演員們會一起在休息室裡小憩。他們之間建立起了友誼,聊著什麼時候約出去喝一杯,還一起分享各種工作中的趣事,比如邁卡的扮演者彼特·布隆奎斯特總喜歡在對戲的時候故意搞怪,惹別人笑場。

阿比蓋爾一角的誕生

遊戲中,阿比蓋爾一開始以幫派裡一個不好相處的邊緣化角色示人,她會在任務間隙找約翰的麻煩,而約翰則對她和她的婚姻觀嗤之以鼻。

隨著主線劇情的推進,他們的關係也發生了變化。先是平克頓的人威脅了傑克,隨後佈雷斯韋特家族又抓走了傑克。當約翰身陷囹圄時,阿比蓋爾說動了與她交好的賽蒂和亞瑟,二人合力將約翰平安帶回家。後來由於達奇的過分偏執,加上邁卡的叛變,整個幫派即將分崩離析之際,阿比蓋爾是少數幾個為家人謀好退路的人。

摩爾將阿比蓋爾這一角色描述為「女演員夢寐以求的劇本」,還多次稱讚導演羅德·埃奇「是個奇才」。

「他非常清楚該如何打造這些場景,也知道該如何挖掘演員們的潛力。」無論是阿比蓋爾和約翰之間溫情的愛情戲份,還是她面對亞瑟時展現出來自己脆弱的一面,或與邁卡衝突時的勃然大怒,無不體現出了導演的深厚功力。摩爾對遊戲尾聲章節中約翰帶著松鼠回家,結果嚇得阿比蓋爾四處躲藏的搞笑橋段尤其喜歡。

回憶兩人的結婚場景

摩爾說:「約翰與阿比蓋爾之間的關係很複雜,為了將二人之間的劇情寫得生動詳實,必定要花不少時間。約翰的故事很精彩,他從自己的錯誤中逐漸成長,從一個隨心所欲的野孩子一步步蛻變成一個男子漢,併成為自己家庭的頂樑柱。能夠扮演他的妻子,親眼見證他的蛻變過程,真的很有意思。」

「阿比蓋爾意識到她必須竭盡所能去創造自己的幸福,所以當她發覺幫派走上歧路後,便努力把約翰拉回正軌。最後幫派的確解體了,而她對愛情的執著和對道德的堅守也引導著她的家庭前往『比徹之願』,在那裡過上了(一段時間的)幸福日子。」

「我發誓,誰敢動他一根毫毛,老孃就親手送他們下地獄。」

身處亂世的西部女人

阿比蓋爾同時也是遊戲中缺陷最為明顯的角色之一。在達奇的幫派裡,大部分成員都善於隱藏自己的弱點,給別人一種「無懈可擊」的錯覺。何西亞對比爾一向容忍,除非比爾控制不住脾氣對自己喝醉酒的同伴刀槍相向;藍尼向來沉默寡言;至於達奇,除非亞瑟頂撞他,他才會回以怒氣,強調自己幫派領導人的身份。大家平時都不輕易失控。但阿比蓋爾不同,她對自己易於失態和情緒化的性格毫不遮掩,作為一個身處美國西部的女人兼母親,這種做派實在罕見。

「那些混蛋搶了我兒子!」

摩爾表示,她之所以會代入阿比蓋爾這個角色,扮演傑克的演員功不可沒。

摩爾笑著說:「扮演幼年傑克的是一位可愛的小男孩,他才五歲大,嗓音稚嫩,絕對是你見過的最可愛的小孩子。面對這樣的小孩,很難不產生憐愛之情,我對眾人去解救被綁架的傑克那一幕記憶尤其深刻。」

「當時他從馬上跳下來,一邊喊著『媽媽』,一邊跑向阿比蓋爾,拍攝時,小演員也是這麼向我跑來的,此情此景真的很催淚。面對一個如此可愛的孩子,很快就能把自己代入到一位母親的心態:如果你的小孩一連幾天不見蹤影,現在突然出現在你面前,你將會是什麼心情?以上這些,不論是對於阿比蓋爾這個角色,還是對於她的扮演者而言,都是一種獨特的體驗。」

「我這就把兒子救回來!」

慢工出細活

《荒野大鏢客:救贖 2》的製作組不僅要處理海量遊戲內容,還要確保每處場景都經過精心調試,哪怕是那些玩家可能都不會去留意的場景。

摩爾說:「本來我們以為在經歷過為期五年的工作後,他們最終能給出『OK!都搞定了』之類的結論,但由於他們想把每件事都做到極致,所以我們要一遍又一遍地重複工作,力圖將每個場景都磨合得盡善盡美。」

長時間的拍攝意味著對角色的沉浸,這讓許多演員戲裡戲外都產生了「化學反應」。遊戲裡,何西亞與阿比蓋爾之間的關係與現實生活中兩名扮演者的關係十分相似,摩爾將何西亞的扮演者多貝爾形容為「一個可愛的男人」。

而當幫派聚集,所有演員彙集到一起時,摩爾扮演的阿比蓋爾就會展現出自己潑辣的一面。「阿比蓋爾的脾氣有些暴躁,她沒什麼耐心,容易瞬間從平靜變成暴躁。」

回憶約翰和阿比蓋爾的求婚場景

在整個拍攝過程中,內容和場景多得令演員們無比驚訝。摩爾表示,在玩遊戲或與粉絲交流的時候,她會驚覺自己竟參與拍攝瞭如此多的對話和劇情,她甚至都已經忘了自己拍過這些場景,後來在遊戲裡玩到了,她才想起來。

當問及如何評價自己的表演時,摩爾表示,考慮到這一切終將會發展成上一作的那個悲劇,心情就會變得五味雜陳。但不管怎樣,整個遊戲劇情確實非常動人且深刻。

「你可以看到是什麼讓約翰成為一個坦蕩、忠誠且腳踏實地的男子漢,他真的歷經了太多挫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