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時這部劇帶給我的震撼力,可比《阿麗塔》的電影強太多了。

每個人,至少每個男人心中都有過一個“皮套夢”。在很小的時候,我看過《恐龍特急克塞號》。這可能也是我第一次接觸的科幻題材真人劇(特攝片),豐富的設定,充滿想象力的拍攝方式,以及穿著一身大紅皮衣,戴著全包裹頭盔的英雄克賽……那種震撼力深深地刻進了我的心底。也將“蒙面”這一詞,這一神祕而又酷酷的形象概念傳達給了我。

高達,超級機器人,等。這些形象都類似於“蒙面”的概念。

我爸小時候給我買玩具的時候,總是問我,為什麼總是要“沒有臉”的玩具?為什麼對機器人的形象那麼感興趣?現在回想起來,這些形象可能都來自於“蒙面”、“英雄”這一概念。

這就好比魔術解密,西洋鏡拆穿也就沒意思了。

後來隨著年齡的成長,《恐龍戰隊》,《奧特曼》,這類特攝劇的劇情都已經不再適合我了。當初那些“神祕”的拍攝方式,隨著知識量的增加,科技的發展,在我心中也變成了“拙劣”的代名詞。

但唯一不同的是“蒙面”和“英雄”這一概念,隨著時代的進步,人們賦予了它們更多,更深層次的進化和寓意。

無從入坑

《假面騎士》系列,其實我早有耳聞,也見過一些很符合我審美的皮套。但礙於系列內容太多,再加上我對特攝劇脫節的觀念,根本無從下手,也不怎麼感興趣。

你們在聊什麼?灑家很好奇啊!

非常湊巧的是,我所在的三個群,每個群都有幾位“來打”的死忠粉。所謂“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每次看他們熱火朝天的討論“來打”,總能找到幾個令我心動的點。我也十分好奇,為什麼他們會如此喜愛這個系列。

我的好友@兜帽諾是一個“來打粉”,也是一個很會安利的人,每次吃飯,他說起話來就像加特林機槍。“火力密集”,有時令我難以招架。

有一次,他跟我講起了“來打”的腰帶。我也就順勢問了他,如果想看這個系列從哪部入坑比較好。我兩往來頻繁,也互相熟知興趣愛好。於是,他跟我推薦了《假面騎士kabuto》。理由很簡單,打的帥,皮套好看。之後,我又翻閱了一點百科資料與視頻剪輯。便搞到了資源,試著看了起來。

人人都說樹花可愛,可我覺得,這“可愛”得有些詭異了......

說實話,在一開始,首先這表演形式就讓我難以適應。如果,我沒有理解錯的話。這部劇是用日式動畫的格式來呈現全部內容。導致幾乎所有的演員,都用著誇張的演技來表演。現在看完全劇後,我想“正常人”可能也只有副騎加賀美和他的上司田所了。但是,看多了,也還能接受。那是因為,在n年前我是個很愛看日漫的人,否則真的很難接受。

反正人找到也就行了....目的都一樣

在接受了表演方式以後,展現劇情的小細節,就讓我非常不能接受了。

比如,在劇中影山向加賀美藉手機,然後加賀美把自己的手機往他手裡一放,就離開了。從而導致影山陷害加賀美的計劃成功。又比如,調查學校的“詛咒鏡子”,查出主謀以後,直接就在隔壁把主謀請出來了。像極了我在小學時表演的小品,演員在教室門口候場,等著我去請他。諸如此類令我扶額一笑的小細節還有很多很多……

我跟朋友吐槽過這些處理細節的問題,他跟我說,你不要忘記,這個系列說到底最大的受眾還是小孩子。反正劇本目的和結果就是這樣,只不過用了一種很“省”的方式而已。這樣想,我也勉強能釋懷了……

所幸,劇本的基礎設定不錯,獨立的單元部分也確實很有趣,有搞笑,有傷感,還有對人性的審問。例如本作對“怪物”善惡的設定,已經不同於以往我對特攝片的認識。在劇中,騎士系統是“Native”的產物,目的是為了抵抗“Worm”。但他們都是“怪物”,區別在於原蟲想通過對抗異蟲,控制全人類。而異蟲通過殺死人類,擬態(包括記憶)被殺死的對象,生存下去。

從短期來看,異蟲應該被消滅。但從長遠來看,原蟲的陰謀更大。人類只是在夾縫中求生存,無論哪一方失衡都將導致災難性的後果。

而隨著劇情的發展,會發現部分異蟲在長久的和人類和睦共處後,有一些已經產生了感情和人性,有些異蟲更願意以人類的身份死去,甚至去守護人類。那麼這些“擬態人”能不能被稱為人類?你會不會對這樣一個“親人”或者“朋友”下毒手?

對主角天道而言,小時候親眼目睹了父親和懷有生孕的母親被異蟲所殺並擬態。在澀谷的瓦礫之下,生死存亡的關頭,面對身為異蟲的小煦,年幼的天道也猶豫過,糾結過這些倫理問題。但小煦此時在他眼中如同一朵希望之花,讓他擁有戰勝絕望,衝出黑暗的勇氣。

“我不是因為敵人是 worm 才戰鬥的。那些殺害人類,連渺小希望和夢想都要踐踏的 worm,我只是要打倒他們。”天道的信條,因為 tv 版劇情沒鋪墊好,顯得很中二,也略顯生硬。

雖然不能拯救崩壞的劇情,但意義非凡。

以我來看,這段感情的變化顯得有些不自然,也較牽強。幸好,劇場版的橫空出世,彌補了一些瑕疵。兩個版本在廢墟之下,截然不同的處理方式,所包含的寓意與意境是完全不能相提並論的。

在 tv 版中,天道的擬態雙親交付天道的是腰帶。而在劇場版中交付的只是一根項鍊。腰帶代表戰鬥,項鍊則是愛與寄託。兩者相比之下,交付腰帶的歧義和含義就比較多,對天道的心智與感情的變化顯得很生硬。

但反過來“愛”是非常容易傳遞的一種能量,這樣的處理方式更合理,更容易被理解和接受。最後,未來的天道降臨,交付腰帶給童年的自己,寓意也非常容易理解“未來你需要用到它,保護好妹妹與這個世界”。從tv的坑上來看,也很好的解釋了小煦畫上的精靈究竟是誰。

如果 tv 版是這樣的方式去表現,以直白的“大愛”貫穿、支撐全劇。就會如同夜幕中璀璨的星光,起到昇華主題的重要作用。

由此再來看,“種族”這個看似很要命的大問題。在“愛”面前就是蒼白而無力的,我們只要擁有對愛的執著與信念,就能讓世界變得和平而美好。也是對“人蟲是否能共存,以及何為人類,這兩大疑問”,最好的回答。

快說啊!怎麼回事啊!快填坑啊!

但從 tv 的整體劇情來看,我只能說回天乏術。前半鋪墊很好,後半劇情開始抽絲剝繭,吐露真相。但顯然,失敗了,崩的相當徹底。劇情和人物的表現,割裂感比較嚴重。還有很多很多事情根本沒有講明白,比如“紅舞鞋系統”,風間的“雷蜓”哪裡來的,“雙蝗”的變身器哪兒來的,等等等等……

所謂的原案

後來兜帽諾跟我說因為後期換了編劇,還有經費的問題,才導致了這崩壞的爛尾。要想知道全部內容可以看看所謂的原案。這份“原案”的真偽,我無從知曉。雖然看起來很靠譜,但我個人認為,即便這份原案是真實存在的,也沒有換編劇這檔子事兒,要想在接下來的20餘集的篇幅內,將劇情講完整,講好,幾乎不可能。

接:能夠在不同道路上共甘苦的才是朋友。

好在部分的人物設定很飽滿,他們的情感都非常的真摯。二騎加賀美是我很喜歡的人物,他擁有一條很長很長的成長線。從不願當官二代的熱血青年,逐步成長為戰神鋼鬥。我也喜歡他和天道的之間的友情,能共患難,共進退,互相指出錯誤。這讓我想起了,初中語文老師教給我的一個詞:“諍友。”

雖為本劇的搞笑擔當,但其實是個名副其實的悲劇角色。

小少爺神代劍,曾一直認為是異蟲殺死了自己的姐姐,可令自己沒想到的是,他一直以來的復仇對象就是自己。在最後,他以異蟲的身份“死”在了天道手裡,完成了夙願。又以人類的身份回到家中,死在了老管家面前。個人認為這是全劇中,處理的最好的一段劇情。

個性鮮明的主要角色們

除此之外還有可愛過頭的樹花,善良的老闆娘,堅持信念的田所,中二的地獄兄弟,等等……這些角色無論好壞,刻畫的如何,選角都十分出色,每位演員都努力地飾演了各自的角色。為這部劇增添了不少色彩。

皮套與動作設計

科技感十足

再來說說皮套和動作設計。皮套設計相當帥氣,幾乎每位騎士都擁有可 cast off 的裝甲形態,科技感十足,甚至還可以進行 put on 豐富戰術。但可能還是限於資金的問題,裝甲穿脫的特性沒有通過戰鬥充分展示出來。利用 put on 進行戰鬥的橋段屈指可數,實在是一大遺憾。

控制距離,抓時機進行反擊
截擊的方式十分接近於李小龍的動作。膜拜二叔!!

不過,cast off 後的皮套設計還是非常用心的。甲斗的戰鬥方式相當靠近截拳道,如果平時加個彈跳步,那就是李小龍。所以,他的皮套就相當簡潔,活動十分靈活。

HYPER RIDER KICK!!

HYPER 化以後全身裝甲展開,使用大招時背後光之翼展現,都是表現釋放力量的經典手法。

經典拳擊架勢
有趣的是,只有影山的戰法是拳擊。其他角色著裝的時候都不是拳擊。

The Bee 使用的是拳擊的戰鬥方式,他的裝甲也十分簡潔,靈活。變身器和必殺技也是設計在拳頭上。

踢蝗的腿部增幅器十分明確地展示了它的作用
拳蝗的腿部增幅器.....浪費啊!!
沒道理不知道怎麼設計拳擊的動作

雙蝗的皮套設計雖好,但腿部增幅器的作用似乎沒有在拳蝗身上表現出來,要知道強健的腿部對一名拳擊手來說等於掌握了戰鬥的主導權,有了強勁的“發動機”。在劇中……我可真不是一名跳躍重拳的愛好者。即便它是在向老前輩致敬,也與整劇的動作風格不符。

哪怕利用腿部增幅器來個“升龍拳”,落地晃個肩,再後手直拳把落下的敵人揍飛出去也可以,何必執著於先起跳這個動作。

扶額.jpg
可能是最帥的一次.....這還是天道在耍帥啊!

雷蜓的皮套以射擊為主,武器設計很帥,設計上看似多了一層護甲。但從劇場版來看,這層護甲,一點用都沒有。

鋼鬥風評被害

我喜歡鋼斗的皮套,未爆甲前像高達,爆甲後肩炮變雙彎刀,帥的很。整體戰鬥風格以“莽”為主。唯一遺憾的是 HYPER 形態在劇中沒有!

毒蠍 CAST OFF 前的樣子不太喜歡,那一堆管子總覺得很……貝恩?

可能也是全劇中最帥的一次

無論是皮套還是動作設計,都應該是全劇中逼格第二高的角色。無奈,受人設所限,搞笑加上中途賣變身器.......悲劇+1。

結尾

拉我入坑的是這一段,太帥了!

總而言之,這部劇還是能給我留下美好的印象。儘管它並不完美,甚至表現的有些笨拙。但有趣的設定,和充滿魅力的角色,帥氣的騎士,個性的戰鬥場面,為這部劇加分不少。同時,也改變了一些我對特攝劇“低齡向”的固有概念。

另外,555 和法爺都在看,感覺很不錯。法爺的動作設計再次刷新了我對二叔的認識。二叔!灑家與你相見恨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