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Dr Gears

譯者: tyrant0426

我在重新翻閱這篇故事的時候,不由自主想起了最近購買了大劉的冠以《流浪地球》之名的短篇集。打開之後我略有失望,好些篇章我已經在《科幻世界》上看過,不過是故舊重溫,只有差不多一半是我仍沒有讀過的“新故事”,頗有種虧本的感覺。

但是重新再讀完,仍然合卷嘆息:這些毫無疑問都是老文章,可其中折射出的瑰麗光芒,卻遠勝於現在某些行文之中就透著急促的文章——它們太急著讓你感動,太急著讓你嘆息,也太急著讓你快樂了。一眼就能看到頭,再不會令人有翻閱的慾望。

而這篇故事也是一樣的。

在中文分部仍然翻譯緩慢的時候,這篇文被愛好者們時時提起。它就像是大樹的種子和根,從裡面你能看到無數的發展可能性,延伸向不同的方向。但是裡面不經意提到的一筆,下面都存在著無窮的可挖掘的寶藏——事實上,日後許多種種基金會中令人稱道的概念、事件,都可以溯源到此。

世界大概也是從這裡開始被折騰了一次又一次,在當初或許大家怎麼都不會想到基金會之中會有一張表——甚至是一次競賽——歸納總結毀滅世界的方式。如果說,人類總是在毀滅這件事情上投注無限的熱情的話——

請欣賞世界是如何被第一次毀滅的。

——推薦人Holy_Darklight語

回收自馬裡亞納海溝的文檔

我得把這寫下來,因為我有時很健忘,而且我認為今天聽到的東西很重要。不是對我——現在還活在這個地球上的人已經沒有時間改變什麼了——而是對將來在某處能真正為此做點什麼的人,至少對他有一點幫助,或其他什麼的。一旦我完成了,我要把它封在管子裡,裹上蠟,然後扔進峽谷裡。也許有一天有人能讀到它,並試著追根溯源。如果他們被允許的話。

我很想從事情的開頭來寫,但說真的,我不清楚這個世界是從何時開始終結的。可能從很久之前,也可能一下就完了。溫暖的空氣,涼爽的海水,太多的汽油與太多的人,一切都是這麼陰森冷酷,世界也許從幾世紀前就開始崩潰了,直到一些事情暴露在公眾視野中。我和其他人印象最深的大概是迪士尼魔力號(Disney Magic)的沉沒。我認為自從那時起,大部分人都開始覺得事情比眼見到的更糟了。

迪士尼魔力號是一艘大遊輪,任務是在島間巡遊運貨。一天,所有的新聞都開始報道它在進港時突然沉沒了。奇怪的是在很長一段時間裡,都沒有關於此事的錄像。只有一些它完好時的靜止照片,完全沒有關於它沉沒過程的照片。然後,出現了一卷錄像帶,媒體開始播放它。我不得不認為他們事先沒好好把它看一遍。

遊輪正在平穩又快速的航行著,周圍漂浮著一些小船,就像每個蜜月戀人的夢中場景,突然,它停下了。我是說停下,就像它撞進了一座山一樣的急停。你可以看到甲板上的人群東歪西倒,一堆破爛滾落船舷,真是一團糟。就這麼過了幾秒,船後突然出現一團泡沫。人們都猜那是馬達再試著點火…然後,一條手臂出現了。

我不確定那是否真的是手臂,但它的確是一種肢體,並且至少有100英尺(30.48 米)長。它夠到船舷,然後……把船撕開了,就像拉開外套拉鎖一樣,你可以看到裡面的人在尖叫逃跑……糟透了。然後你看到有東西浮出來了,一個巨大的,多刺的東西在拉扯船的裂口,塞進嘴裡……然後它的背上爆炸了,鏡頭抬起,幾架噴氣機劃過天際……然後就結束了。

記得當時我就坐在那,震驚地看著電視,幾乎沒注意到後來總統宣佈了緊急事態。大概兩三天後——或是一個禮拜,我記不太清——媒體已完全被政府控制。後來網絡被封鎖,你所能聽到讀到看到的都是“保持冷靜,一切都在控制之下”。最奇怪的事是,生活並沒怎沒改變。賬單依舊會來,工作上學依舊得去,一切照舊。只是有了更多驚恐的面容,有了更多荒誕的對話。

很快我們被告知整個鎮子都要被疏散,因為瘟疫,騷亂,恐怖襲擊,或是別的噩夢。住在南部的哥哥說他的鎮子因野火而要被疏散了。他提到火勢蔓延得很古怪……就像在狩獵汽油和樹木。過了一會,他發誓說他看一個20英尺(6.1米)高的人形火焰在行走併吞噬了一切。就在他說話時電話斷線了。從此之後我再也沒和他通過話。

事情變糟了,一點一點得。人們開始持續搬遷,彼此之間不再有有效的聯繫手段,所以很難說事情到底有多糟。同時,離奇的傳言仍在傳播。都是些瘋話,真的,像是在北部出現殭屍,東部的瘋狂殺戮,在一個靠海的地方陸地突然活了開始吃人,一個邪教宣揚基督再臨(the second coming)將要到來並殺人祭神…我開始遠離人群,只是為了獲得思想的寧靜。現在回想起來,這也許救了我的命。

最後,一天,我起床後發現窗戶上有血。是在外面,而且我能聽到外面正在發生一些瘋狂的事情……尖叫,金屬碰撞,槍擊,還有一股燒電線味。我躲了起來。我並不恥於承認它,我讓同伴們爛在外面,而我在屋裡躲了幾乎一整個禮拜,聲音停止了我也沒出去。第十五天,電力與燃氣供應中斷,接著是自來水。當我最終供給短缺時,我試探著出門了,發現整個西邊的世界都消失了。

至今,我仍不確定它是否真的消失了,但在西邊離我屋子30英尺(9.14米)處,那有一條深不見底的裂谷。我看不到裂谷的另一側,既不想去看也沒法看到,那邊的世界對我來說就是消失了。我所住的街區就像個戰場,到處是血與廢物,房子裂開……但是沒有屍體,直到現在我仍覺奇怪。我搜集了一些食物與用品,然後回家了。

我靠著蒐集補給過了一段時間了。我不確定有多久,真的。也許有好幾年,也許就幾個月,這很難說。有時太陽差不多好幾天定在一處不動……還有時候雲霧翻滾,你連自己的腳都看不到。而且,周圍有什麼東西在蠢動。我一聽到聲音就逃跑了,但我認為它們是人型的,而且看起來像金屬。另外,有時有些小東西在瓦礫中爬行,我試著躲開它們。有一次,一隻外形像鼠婦但有貓那麼大的東西爬了過來,看著我,然後用完美的英語向我大叫“停下!”。我跑回屋躲了好幾天。

偶爾天上還漂浮著巨大的飛艇狀的東西。它們的下側長著細小的蟲足,整體看起來像蛆蟲,但全身都長著眼睛。它們降落時會吃掉周圍的一切,但大部分時間都呆在天上。時間就這樣過去,直到我碰到一個受傷的傢伙。他全身都是傷口,看穿著像是在電視上看到的特警(S.W.A.T.),但他的戰鬥服已被撕得粉碎了。我把他拖回家,然後聊起了天。

他說在獵殺那飛艇,但被攻擊了。他不說被什麼攻擊,但看起來他已經快不行了。我餵了他一些罐頭豆子和水,他看起來稍微好些了。他問我我是誰,沒受傷麼之類的話。當我說他是我從看見西邊的世界消失以來見到的第一個人時,他很震驚。他告訴我它沒消失,而是被移走了,但不告訴我意味什麼。我幫他治傷,並一直問他是誰,但他始終不說。最後,他說去他媽的,他的命令可能再也沒用了,然後告訴了我。

他說他為一個像是監獄與研究所的組合的什麼基金會工作。他說他是一個特工,在尋找異常物品並使它們免於傷人。我說他這工作幹得真差勁,他大笑了一陣。他說出了一點事,同時一些東西的看守程度鬆懈了,致使基金會對某地失去控制。他說這已經導致了“GH-0‘死亡溫室’狀況”(“GH-0 'Dead Greenhouse' scenario”)。

我問他這是什麼意思,他在回答前盯了我一會。他說,這意味著地球上的人類已經全滅,但地球本身還完好,並能承載生命。我問他人類全滅後怎麼辦,他奇怪地笑了。我問他是否還有別的人活著,他說是的,但被小心的分散保存著。之後,我坐在那消化這段談話,而那個男人開始整理他的裝備。當他開始穿靴子時,我問他接下來會發生什麼。

他說他們得重啟這個世界。說他們擁有能重造幾乎一切的技術,可以用它很簡單的製造人類。說他們將清除和收容異物,重建城市,並讓人口重新入住。這可能會花很長很長的時間,但最終他們會使這個世界重歸正軌。說他們甚至可以再造記憶與物質。我就震驚地坐在那,一動不動地看著他,看著他就像沒什麼大事發生一樣慢慢穿戴好衣裝。我說他是個混蛋,人類絕不會忘記這一切。他停下了,看著我,笑著說:“為什麼不會?我們以前就這麼幹過。”

我不知道這個人是否瘋了,但我認為他是清醒的。他離開前,他說我的房子將被沁入水下。拜託,別讓他們抹除我。別讓他們藏匿我們。請再多找找,我知道一定有更多的人試著留下些什麼。別讓這個世界白白死去。記住我們。

原文地址:點擊此處

譯文地址:點擊此處

注: 在核心玩家網上發佈的SCP基金會相關內容,均遵守CC-BY-SA 3.0協議。